武漢女孩哭訴洗腦班對母親的身心摧殘

人氣 2187

【大紀元2021年04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採訪報導)4月18日,在紐約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22周年的活動中,有兩個年輕的女孩站在鏡頭前,控訴中共武漢政府以及公安局利用洗腦班對她們父母進行的罪惡摧殘。

兩人的父母都曾經只因為修煉法輪功就被抓進武漢的洗腦班——黑監獄,在裡面受到了強制洗腦等非人折磨,出來之後都呈現出了不同程度的精神異常狀態,其中一人甚至被家人送進精神病院治療。而他們以前都是身心健康、積極樂觀的好人。

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

「我本該三年前就站出來的」,一個叫劉丹碧的武昌女孩說,提起自己原來開朗活潑、似乎什麼都難不倒的媽媽現在的樣子,她的眼淚就撲簌簌地掉下來,心裡既難過又後悔,「我媽媽是個愛美的人,可現在她是那麼憔悴,每天要服用精神病藥物,我從來沒有想過她會變成這個樣子……」

丹碧說,媽媽黃時群原本是一名幼師,自從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對幼兒園的孩子和家裡的親人們更加富有愛心。

劉丹碧的母親黃時群曾經是一位開朗活潑的幼兒園老師。(明慧網)

2017年底,媽媽為讓中國人知道法輪功真相,出去派發資料,遭人舉報,被中共警察非法拘留10天;之後被送入所謂的「礄口區法制教育中心」即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中折磨。(詳見明慧網報導

丹碧聽到這個消息後,想到了在明慧網上看到的關於武漢各洗腦班的種種駭人傳聞,頓覺心頭發緊。

「我以前感覺明慧網上說的法輪功學員受到的迫害經歷離我很遙遠,沒想到這回一下子落到了自己的頭上。」

她看到,武漢市為迫害法輪功學員成立了超過60個洗腦班,掛的名字都是什麼「法教班」、「轉化學習班」、「法制教育中心」等,實則都是中共吃人的黑監獄。而額頭灣洗腦班就是其中關押學員時間最長、人次最多的一個。

從裡面出來的人說,為了達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和「誅心」的目的,洗腦班分批次組織各色人等,對學員進行不分晝夜的「疲勞戰」、「車輪戰」,幾天幾夜不准睡覺,並強迫罰站、辱罵、毆打、關禁閉、吊銬、用高分貝的大喇叭播放誹謗法輪功的內容給人洗腦,把藥物摻在飯菜裡……直到學員過度疲勞、神志不清,甚至致殘、致瘋。

丹碧看到這些文字就已經感到害怕了,而當她在通話視頻中看到媽媽那幾乎認不出來了的痛苦不堪的臉龐時,她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

「我不知道她經歷了什麼,她在洗腦班一個月體重暴跌了30斤,一夜一夜的睡不著覺,在地上走來走去;後來就發展成視力聽力下降、眼睛不能看書、出門辨認不了方向;恐懼心慌、怕光怕聲音,在家裡連手機都要藏起來;身體劇痛,全身莫名其妙出現瘀青,肌肉抽搐、毛髮脫落……她說似乎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受刑;原來那麼活潑開朗的人變得焦躁和抑鬱,我感覺她好像分分鐘都要跳樓不活了……」

2018年的時候,有一次爸爸把媽媽送進了精神病院,幾個月之後,媽媽回來了,但是看上去仍然在生死線上掙扎。

讓丹碧不能容忍的是,共產黨把媽媽迫害成這樣了,仍然不罷休。今年過年前,中共官員又找上門來說,他們正在搞所謂「清零」運動,讓媽媽簽字不煉法輪功了,「以後就給你除名了,不來找你了。」

所謂的「清零」運動,就是中共通過各種手段威逼利誘,欺騙法輪功修煉者及其家屬,要求他們放棄修煉,企圖造成一種假象,欺騙14億中國人,似乎他們已將法輪功修煉者「清零」了。

家人答應了中共官員的要求,交上了媽媽的一張照片和病例,以為這就沒事了。可是,剛過正月十五,官員又找上門來。

「最近湖北省委組織部又找了我爸很多次,給我爸施加壓力。」丹碧說,這回他們竟然逼得她的父母要離婚……

玉筍山洗腦班

「這種離間親人的殘忍手段是共產黨最邪惡的地方」,另一個武漢女孩鮑汐萌說,「我父母在洗腦班受到最大的迫害是精神上面的,他們不僅在肉體上折磨你、用藥物控制你,還離間你的親人。」

2018年5月8日,汐萌的父母、武漢市江漢區法輪功學員鮑裕農、蔡滿意夫婦被江漢區「610」聯合北湖街派出所劫持到玉筍山洗腦班。

2018年被中共抓進洗腦班迫害的鮑汐萌的父母。(大紀元資料)

玉筍山洗腦班位於武漢市蔡甸區玉筍山旁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坳裡,那是一棟二層的樓房。這個建築被四周圍的參天大樹覆蓋得非常隱蔽,無論在山下公路上或從空中俯視也難看到它的蹤跡。這只是武漢幾十個洗腦班中的一個。

「中共說取消所謂『610』了,其實根本沒有取消,上門的公安就公開說他們是610辦公室的。」汐萌說,「勞教制度雖然已經廢止了,但實際上被這些洗腦班取代了。」

揭露武漢洗腦班罪惡的漢口姑娘鮑汐萌。(施萍/大紀元)

根據明慧網報導,據不完全統計,自1999年底到2018年,先後在該洗腦班被非法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上千人次,被非法拘禁期限有的長達一兩年。其中,被直接或間接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7人;被迫害致瘋的至少有5人;還有大批人被迫害致傷、致殘。

現在在武漢這樣的洗腦班仍然猖獗,特別在2018年以後,在各種場合被中共非法逮捕的法輪功學員,只要不「轉化(放棄修煉)」的,統一都送去洗腦班面對慘無人道的迫害。

汐萌說,玉筍山洗腦班逼迫她父母所有的親屬寫信罵他們,讓父母感覺自己豬狗不如,好像自己已經眾叛親離。

「爸爸出來後說,洗腦班是一般人不能承受的。」汐萌說,爸爸出來後總嘆氣,平時在家裡不敢開燈,有人按門鈴從來不開門。「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共產黨從來都是背信棄義的,它迫害的不光是法輪功學員,更是所有中國人。共產黨為了維護政權摧毀了中國的傳統,讓中國人在紙醉金迷的生活中沉淪,變得麻木不仁、是非不分。」

站出來揭露中共的罪惡

兩個柔弱的女孩子,在美國求學就已經不容易了,在她們需要父母的關愛和鼓勵的時候,中共卻把她們的父母抓去,逼迫他們放棄信仰。中共的罪惡讓兩個女孩忍無可忍,她們鼓足勇氣,站到了聚光燈下,向全世界控訴中共的邪惡罪行。

丹碧說,當年留學來美時,母親在機場送別時的情景依然在眼前。那時媽媽對她說,「你不用擔心,我和你爸還年輕,家裡有我,我會照料好一切的,你就放心去求學吧」;而現在,媽媽對她說的卻是,叮囑她今後如何照顧好爸爸,聽上去如安排後事般讓她害怕……

經過三年的試圖「息事寧人」的徒勞後,丹碧終於徹底認識了中共的言而無信與毫無人性的本質,所以她決定站出來曝光迫害、騷擾她母親的中共官員。

「我想對抓我媽媽進洗腦班以及那些洗腦班上迫害我母親的人說:人生非常的寶貴,應該做有意義的事情,而不是在陰暗的洗腦班迫害自己善良的同胞。如果你們家人知道你們在做這樣的事情,他們會是什麼感受?如果你們還不停止的話,我會繼續在國際上曝光這些惡行,不是為了報復,只希望你們停止作惡,不給自己人生留下遺憾。」

好像忽然長大了的丹碧感到自己重任在肩,她在鏡頭前對媽媽鄭重地說:「中共的迫害讓我越來越清醒了。媽媽你別害怕,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的。」

4月18日,劉丹碧和鮑汐萌在紐約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22周年的活動中。(戴兵/大紀元)
4月18日,劉丹碧和鮑汐萌在紐約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22周年的活動中。(戴兵/大紀元)
4月18日,劉丹碧和鮑汐萌在紐約中領館前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22周年的活動中。(戴兵/大紀元)
4月18日,劉丹碧和鮑汐萌在紐約中領館前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22周年的活動中。(戴兵/大紀元)
4月18日,劉丹碧和鮑汐萌在紐約中領館前法輪功學員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22周年的活動中。(戴兵/大紀元)

責任編輯:楊亦慧#◇

相關新聞
飽受迫害 佳木斯法輪功學員張慧茹含冤離世
紐約4.25遊行 華人:法輪功是中華民族的希望
溫哥華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紀念「四·二五」
紐約磐石教會負責人:讓我們支持法輪功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美國家實驗室暗查武漢病毒所
【微視頻】趙婷被中共封殺 另有不為人知原因?
【遠見快評】印變種病毒曝細節 歐盟重拳擊中共
【時事縱橫】紅二代與習分裂 拜登模糊保台?
【財商天下】中國滯脹來了?比經濟危機更可怕
【秦鵬直播】傳蓋茨出軌華人 當事女翻譯闢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