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暗諷習?王興遭約談 股市暴跌千億

人氣 6044

【大紀元2021年05月11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5月10日晚上6:30,北京時間5月11日。歡迎收看我們的節目,我是Sydney,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步馬雲後塵,美團創始人王興因言獲罪,寫一首「反詩」被質疑嘲笑習近平,公司股價暴跌、本人遭約談;中共軍事科學家曾研究SARS病毒武器化,《環球時報》洗地,越洗越黑。

Sydney:繼馬雲直言批評當局管理混亂、遭到近半年的清算之後,美團創始人王興日前因一首諷刺秦朝暴政的古詩,被小粉紅扣上了「反詩」的帽子,週一美團股票暴跌超過10%,單日市值蒸發1,500億港元,更遭上海市消保委約談。大陸商界人士越來越感到當局風聲鶴唳的陣勢了。

秦鵬:中共軍事科學家日前被多國外媒報導,曾經在文件裡提到如何將SRAS病毒武器化,輿論譁然。中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出來洗地,稱那只是理論研究。不過,越來越多的證據卻表明,中共軍方和武漢病毒所難逃其咎。

王興寫詩諷刺習近平?美團市值蒸發千億

Sydney:繼馬雲被整肅、阿里巴巴及螞蟻集團被重罰之後,大陸外賣平台龍頭美團也遭到「反壟斷調查」。美團CEO王興,5月6日在社交媒體轉發一首「反詩」,談及朝代興亡,隨後被約談。

週一(5月10日),上海市消費者保護協會,在微信公眾號發文稱,當日約談了中國外賣平台龍頭企業美團,指出美團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方面存在突出問題,包括:一是取消訂單引發的退款問題;二是訂送餐、生鮮蔬菜配送不履約問題;三是頁面誤導消費者的問題。

上海消費者保護協會還要求美團在平台經營過程中,要摒棄唯流量思維,要從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的角度,真正落實平台主題責任。美團表示,公司將根據上海市消保委的要求,進行自查與整肅,並於近日向消保委遞交整改報告。

秦鵬:了解大陸的朋友可能都知道,美團是大陸外賣龍頭,現在業務全面涉足餐飲、打車、共享單車、酒店旅遊、休閑娛樂等領域。2018年9月20日在香港上市,市值一度成為僅次於騰訊和阿里的第三大網際網絡企業。

不過,今年以來,美團和阿里一樣開始倍受煎熬,繼阿里巴巴被重罰182.28億之後,中共當局宣布4月26日對美團進行「反壟斷調查」。而美團股價也從460港幣的高點一路下跌,幅度高達33%。因為美團是第二家被中共當局點名調查「二選一」行為的網絡平台公司,也可能面臨巨額罰款。

Sydney:確實。就在週一,5月10上海市消費者協會約談美團的當天,美團股價暴跌8%,單日市值蒸發1,500億港元。美團已從今年高點股價暴跌了40%多,從高點市值蒸發1.2萬億港元,目前市值15,724億港元,2,000億美元市值也岌岌可危。

秦鵬:儘管美團這一段時間的暴跌,和美團繼阿里巴巴、騰訊之後被列入「反壟斷調查」名單有關,但是外界還是更關注美團創始人5月6日晚上的一首詩,認為這和美團事件進一步發酵有關。

這首詩,是王興在他自己創辦的社交媒體「飯否」上,轉錄的唐朝詩人章碣的《焚書坑》:「竹帛煙銷帝業虛,關河空鎖祖龍居。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

Sydney:這首詩的大意是說:「焚書的煙霧剛剛散盡,秦始皇的帝業也隨之滅亡,函谷關和黃河天險,也鎖守不住始皇的故國舊居。

焚書坑的灰燼還沒冷卻,山東羣雄已揭竿起義,起義軍領袖劉邦和項羽,原來都不讀書!」

這首詩作者是針對秦始皇的焚書坑儒,說他雖然試圖用焚書的蠻橫手段來愚化民眾,依仗武力維持他的萬世基業,但是最後卻事與願違。

這首詩的題目,「焚書坑」傳說是當年下令焚書的一個洞穴,舊址在現在陝西省臨潼縣東南的驪山上。作者章碣可能是到過那裡,感慨之餘,便寫了這首詩。

秦鵬:可能是當前的中國大陸局勢太過敏感,也可能是這首詩本來就是影射一個殘暴的政權靠箝制百姓之口延續統治,結果卻依然滅亡,和當前的互聯網刪貼、壓制各種聲音太相似。所以,有人就說,王興轉發的這首詩是「反詩」,還說「馬雲演講,王興寫詩」都是禍從口出。

有一個財經博主還在微博上有點玄乎地評論說:「前有馬雲演講,後有王興抄詩,辛丑年三刑齊衝,四庫齊發,人生巔峯盡頭已到,自然禍從口出,他的生辰看後面還有五年背運。時也命也,今年是很多人的轉折之年。」

Sydney:這首詩在網上引起了熱議,王興隨後刪除,並且還解釋說,他是對美團的商業競爭反思。

詩中提到,推翻秦朝的項羽和劉邦,都是沒讀過書的人。他說,這給他提了個醒,最危險的對手往往不是自己預料的那些。

他舉例,這些年阿里一直盯著京東,最後確實拼多多斜刺裡殺出了,用戶數一度超過淘寶。同理,美團外賣最大的對手看起來是「餓了麼」,但更可能是自己還沒關注到的公司和模式。

但是,看起來網友不買帳,有網友回應說,「王興的意思是,餓了麼也一直盯著美團,結果是阿里被罰了,王興在一陣酸爽的同時就從自己的敵人的處境意識到了自己和敵人的共同處境,我們互相以為要搞死對方,其實隨時有人能搞死我們。暗指共產黨社會主義制度。」

秦鵬:網友們也替美團和王興捏著一把汗,網友「外匯交易員」就在推特上評論說:「王興啟動保命模式,此地無銀解釋『反詩』。美團股東們被嚇出一身冷汗,幸虧這兩天休市。」

也有人說:「前有馬雲試講,後有王興寫詩……美團股東是不是要瑟瑟發抖了。」

也正因為有了前面這一段突發的故事,週一,美團暴跌之後,很多人認為這和王興的詩有了聯繫。

Sydney:王興的詩引起關注之後,美團官方也出來解釋王興貼文的意思:「發(貼文)的原因並非外界解讀如此,貼子含意是提醒公司要時刻保持對於創新的追求」。

秦鵬,你認為王興有沒有諷刺中共當局呢?

秦鵬:重要的是不讀書的那些中共官員怎麼看,而不是王興怎麼想。在當前的大環境下,網絡上認為有,那就是有,美團和王興接下去的日子不好過。

美團近期也是麻煩連連

Sydney:美團這一陣也是麻煩連連。廣東餐飲協會此前發布了一個聯名交涉函,炮轟王興的美團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疫情期間佣金不降反增,不顧「復工復產」大局。接下來的幾天,繼續有官媒點名批評美團,說「將全行業鏈條的明天緊緊攥在自家手心,這種做法既不厚道也不明智」。

而之前,也有媒體報導,一般商家入駐美團都要簽訂一份協議,協議涉及的內容包括:「簽獨家合作,佣金抽成是18%,不簽就是23%」、「簽獨家後,再入駐餓了麼就拉黑」。這是要強制商戶「二選一」。之前阿里巴巴就是因為「二選一」被天價罰款。

那是不是,中共當局的反壟斷也是有道理的呢?

秦鵬:在中國很多商業不規範,創新平台企業有一些違規的做法,我覺得可以處罰,應該要求改變。但是,這裡面有一個一碗水端平問題,也有一個正確的解決方法的問題,第一,中共的國企要不要反壟斷?不能只反民企吧?

Sydney:除了市場監管的壓力,外賣騎手的權益保障問題也將美團推向輿論的焦點。因為美團1,000萬名外賣騎手都是外包性質,美團只需要承擔一定的服務費和每天3元的人均保險費。所以這點也讓美團遭受批評。

秦鵬:一個外賣騎手沒有談判能力,面對資方,國際社會一般是建立獨立工會來保障,但是中共當局自己從煽動工人、農民造反起家,所以不允許有獨立工會,這樣騎手就處於弱勢地位。所以,這種事情應該問責中共當局,但是,我們也看到,長期關注外送騎手權益保護的「北京外送騎士聯盟」盟主陳國江2月被捕了。

Sydney:是,他2月被北京警方帶走,原因不詳,後來隔了將近一個月,家人才收到刑事拘留通知書,說他涉嫌「尋釁滋事罪」被拘留。上月初,收到正式逮捕的通知書。

陳國江2019年組建「外送江湖騎士聯盟」微信群,規模越來越大。在群裡,他幫助騎手解決交通糾紛、提供法律援助等,還多次組織罷工。今年黃曆新年期間,陳國江發布一個短視頻,揭露了外送平台給騎手超額配送量的壓榨行為,結果遭到中共當局打壓。他被捕後,網絡一度出現大量尋找陳國江的聲音,但迅速被當局封殺。

如果中共當局真的關心騎手,是不是應該釋放陳國江,或一開始就不該因此打壓他啊?

秦鵬:是。中共長期保護縱容資本方,聯合盤剝勞動者,所以,才有了中國普遍的低收入、低福利,這實際上也是中共建立「世界工廠」的根本取勝之道。要想讓企業負擔更多的員工福利,我覺得也可以,但是同時應該壓縮政府的開支,降低企業負擔,不能讓政府只充當一次次出事後的裁判者,它也應該被監督和處罰。否則,中國現在民眾處境不會有根本的改善。

Sydney:中共從一個問題的製造者,搖身一變成了一個裁判者。卻騙普通老百姓當看客,還叫好。

秦鵬:是。我們這一陣談了很多關於馬雲、馬化騰的事,今天又談了美團王興的經歷,很多人都清楚了,這些企業家其實也是被黨養大的韭菜,現在也在被收割。

Sydney:這幾天,北京市有一個提法,說北京要發展好,就要「捨棄白菜幫子,精選菜心」。在推特上,讓很多人想起當年在寒風中被驅趕的所謂「低端人口」,很多人說,原來低端人口就是中共當局嘴裡的白菜幫子啊。

秦鵬:是,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郭于華老師說,類似王興馬雲這樣的非低端人口也不過是韭菜葉子。而中央黨校教授蔡霞說:「在這黨眼裡,『人』只是實現他們計劃目標的工具。計劃經濟時期,人被『物化』,宣傳做黨的馴服工具,一塊磚,螺絲釘;半市場經濟體制以來,人分等『高端低端』,北京寒冬夜驅趕『低端人口』,現在又有了新名稱:『白菜幫子』『白菜心』,留『白菜心』,扔『白菜幫子』。」

《環球時報》闢謠SARS武器化 越描越黑

Sydney:這幾天,國際上有一個關於中國的新聞,讓輿論震驚,也還在繼續發酵。多家媒體報導,中共軍方科學家,幾年前曾經討論,把SARS冠狀病毒武器化,還寫了在文件中。

秦鵬:SARS是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2002年,在中國廣東首發,擴散至東南亞乃至全球,稱為SARS事件。

Sydney:上週六,5月8日,澳洲大報《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披露,美國國務院官員2020年調查新冠病毒起源時,取得一份撰於2015年的文件,其中,中共軍方科學家和武器專家,竟然把SARS冠狀病毒列為武器。

這份文件名稱是「SARS的非自然起源和作為基因生物武器的人造病毒新物種」,中共研究人員形容,SARS病毒預示「基因武器的新時代來臨」,又指「新興人類疾病病毒可人為操縱,然後用作武器,以前所未見的方式輸出」。

秦鵬:文件列出的18名作者,包括中國公共衞生和軍方高層,包括中國防疫單位前副主任李峰,還有10名作者是與中國西安空軍軍醫大學有關的科學家和武器專家,該校的國防研究水準被列為「非常高風險」。

報導稱,這份文件的一名作者是徐德忠,現任西安空軍軍醫大學軍事流行病學系教授,1981年曾在美國疾病控制中心進修。2003年SARS疫情蔓延期間,徐德忠向中共中央軍委和衞生部的最高領導24次匯報,並準備了3分報告。

Sydney:報導還稱,英國外交特別委員會主席圖根達特,和澳大利亞議會情報及安全委員會主席帕特森認為,這份文件引發外界對中共在新冠病毒起源信息上缺乏透明度的嚴重關切。圖根達特聲說,中共顯現出的對生物武器的興趣令人極為擔憂。「即使在最嚴格的控制下,這些武器也是危險的。」

不過也有人在質疑說,這份文件真的可信嗎?會不會是偽造的?

秦鵬:澳洲一個網絡安全專家波特,認為這份文件並非偽造,他說「在中國互聯網上找到了它的起源」。波特還說:「從科研能力上看,難以區分這些研究被用於進攻還是防禦,因為這並非是這些科學家能決定的。」他還說,這些研究「培養了讓軍隊免受生物攻擊的能力,同時也給了軍隊使用這些武器進攻的能力。不能把這兩者分開」。

我們在網上也確實搜到了這本叫《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的書。

Sydney:嗯,週一,中共官媒《環球時報》闢謠,澳媒報導中的那份文件並不是解放軍內部的祕密文件,而是一本公開發行的「理論性極強」的圖書,只是學術理論,不是機密。你怎麼看《環球時報》的這個說法?

秦鵬:我覺得這個辯解很蒼白,一個戰略或戰術,當然會先通過理論討論,然後付諸實施。

現在外界普遍認為武漢病毒所有問題。中共如果真想闢謠,讓《環球時報》寫一篇文章,遠不如直接讓外界獨立調查武漢病毒所來的簡單。但是,中共為什麼一直不肯讓調查,還銷毀證據呢?這是一個最大的疑點。

中共至今遮遮掩掩

第二,中共至今對此遮遮掩掩,拒不承認與軍方有聯繫,但是,英國《每日郵報》4月24日發表文章,指他們獲得的文件表明中共至少在9年前發起了一項尋找新動物病毒以及涉及其傳染的生物學「暗物質」,所謂「暗物質」,應該就是還不為人知的病原體和致病機制。

這個項目負責人是院士徐建國,5個課題組的負責人分別是石正麗、曹務春等人。此前確實有美國國務院和高官講話提到武漢病毒所是軍方生物武器研究開發的一部分,閆麗夢等人的序列分析則顯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除刺突蛋白外基因序列和軍方南京軍區研究所發現並公布的兩個舟山蝙蝠冠狀病毒高度相似。國家自然基金會項目的兩個課題負責人為石正麗和軍方的曹務春,應是首次證明武漢病毒所和軍方的關係。

我查了一下,中國國家自然基金會2018年2月1日有一個報導,就提到了當年1月19日,這個項目的結題的驗收會,裡面就是這個石正麗和曹務春等人合作的課題。

Sydney:也就是說,武漢病毒所和軍方有合作,是鐵板釘釘的了,但是他們為什麼否認呢?

秦鵬:是啊,很奇怪。另外,還有兩個疑點:

第三,武漢疫情之後,中共派了軍方少將陳薇接管武漢病毒所,為什麼呢?派去接管武漢病毒所的團隊裡面,就有和石正麗合作的曹務春。曹是現職少將,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長、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軍隊生物安全專家委員會成員、國家衛生部反恐(生物)應急處置專家委員會委員。所謂生物反恐,就是和發展生物武器有關了。他是派去接管武漢病毒所的團隊僅次於陳薇的負責人。

第四,《每日郵報》還指出,石正麗團隊2019年9月把病毒樣本數據庫從網上刪除了。文章只說疫情爆發幾週前,現在分析,應該是秋天疫情首先在實驗室爆發的時候,提前銷毀證據。

Sydney:確實疑點重重,很難解釋。

美國家實驗室:病毒可能源於中國實驗室

最近還有另一份病毒起源的機密報告被曝光,是美國能源部下屬的生物防衛研究所「勞倫斯‧利弗莫爾國家實驗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發布的報告。來自於他們的情報部門「Z分部」(Z Division),這份報告是在去年5月27日發布的。

研究人員對病毒起源的兩種可能:「實驗室洩露說」和「人畜共患自然演進說」,都進行了評估,最後得出結論認為,新冠病毒可能起源於中國的實驗室。

還有一位匿名美國國務院前高官向美國之音確認,在去年9、10月份看過這份報告,印象是「報告的結論很肯定」,但他拒絕透露具體內容。這位前官員還說,「從新冠疫情一開始,美國政府很多部門都根據自己的職能進行了類似的調查」。

結果消息曝光後,美國聯邦眾議院多名共和黨籍議員要求國務院解密相關文件檔,讓真相公諸於世。

秦鵬:今年1月15日,美國國務院發布書面聲明(Fact Sheet),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2019年秋季有數名研究人員發病,症狀與新冠病毒一致,而中共阻止了獨立記者、研究人員和世界衛生機構對包括這些患病者在內的武漢病毒研究所人員進行採訪。

3月26日,剛離職的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也對CNN表示:「我一直認為武漢爆發疫情的原因是,病毒從武漢病毒研究所逃逸出來。說『洩漏』,一些人不相信,那好吧,科學會讓真相大白。」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蔡英文獲麥凱恩獎 G7會6大特點
【秦鵬直播】傳蓋茨出軌華人 當事女翻譯闢謠
【秦鵬直播】遭追蹤火箭中共惱怒 美防長回應
【秦鵬直播】美中激辯聯合國 美抗共朋友圈形成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叛逃高官疑似國安副部長?5點詭異
【新聞看點】劉鶴傳接燙手山芋 習巨資走毛老路?
【時事縱橫】美中暗備星球大戰?中防長遭打臉
【拍案驚奇】台山核洩3風險 UN列強摘受害群體
【有冇搞錯】又一招「黑虎掏心」?
【橫河觀點】愛國同心會中招 拜普會聯俄抗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