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高中生組織反SHSAT 背後有「大人」指導

「Teens Take Charge」的保護傘「Bell Voices」主要成員現身 稱反對學校實施篩選錄取

人氣 168
標籤: ,

【大紀元2021年05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宜君紐約報導)週三(5月12日)下午四點,號稱由紐約高中生領導的團體「Teens Take Charge」(以下簡稱TTC)在紐約市知名的三大特殊高中之一的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前集會抗議,要求撤銷1971年確立特殊高中入學考試(SHSAT)的《赫克特-卡蘭德拉法案》(Hecht-Calandra Act)。

2021年5月12日,Teens Take Charge在紐約市史岱文森高中前舉辦集會,要求廢除單次學術考試作為錄取特殊高中的唯一方式。
2021年5月12日,Teens Take Charge在紐約市史岱文森高中前舉辦集會,要求廢除單次學術考試作為錄取特殊高中的唯一方式。(林宜君/大紀元)
紐約市立大學學生Grace與退休教師Marjorie均到場聲援Teens Take Charge的集會活動。
紐約市立大學學生Grace與退休教師Marjorie均到場聲援Teens Take Charge的集會活動。(林宜君/大紀元)
2021年5月12日,Teens Take Charge舉辦集會要求教育平等與廢除SHSAT,市警局也到史岱文森高中前維護治安。
2021年5月12日,Teens Take Charge舉辦集會要求教育平等與廢除SHSAT,市警局也到史岱文森高中前維護治安。(林宜君/大紀元)

學生組織「Teens Take Charge」與市教育局在反對SHSAT上的一致立場與不避諱「幕後」會見州議員,均讓人好奇高中生如何有能力執行這些任務?事實上,「Teens Take Charge」並非單打獨鬥,其在推特的簡介中自陳是「Bell Voices」的項目。

當天,「Bell Voices」聯合創始人與員工雙雙現身高中生主持的集會,以此表示支持。

TTC的集會目的與訴求

集會正式開始前,「TTC」項目經理兼「Bell Voices」員工的泰姬・薩頓(Tajh Sutton)已與學生碰面,她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當天的活動並非想要針對亞裔學生錄取特殊高中的人數太多,而是要為所有少數族裔發聲。

泰姬・薩頓說:「今天的集會是要反對種族主義與SHSAT,我們希望各(族裔)社區與家庭了解,非裔、拉丁裔、亞裔學生應該要有更多見解而不是分歧,共同為我們的小孩爭取學校。」

「史岱文森高中只錄取8個非裔與20個拉丁裔學生;我們也想有對話,事實是也有很多低收入的亞裔移民學生在這所學校,今天的抗爭並不是要反對他們。」

當記者向其他TTC成員詢問「Bell Voices」是否有成員到現場時,在場一位並不願意透露姓名與稱謂的與事者顯得有些緊張,除了立刻聲明當天的活動是青少年主導,成年人只是「大人盟友」(adult allies)外,也立刻上前與「Bell Voices」的聯合創始人悄聲對話。

學生組織背後的保護傘現身集會

圖中人物為「Bell Voice」聯合創始人兼執行長泰勒・麥格勞(Taylor McGraw)。
圖中人物為「Bell Voice」聯合創始人兼執行長泰勒・麥格勞(Taylor McGraw)。(林宜君/大紀元)

TTC的保護傘「Bell Voices」聯合創辦人兼執行長泰勒・麥格勞(Taylor Mcgraw)比其他「成年盟友」都更早就出現在集會場地。

泰勒・麥格勞接受採訪時表示,TTC當天的集會活動並非針對亞裔學生的錄取人數,而是針對一次性入學考試,想建立一個思及「人性」的考試制度。

但是,TTC與市教育局對於SHSAT考試結果的立場一致,令外界好奇TTC是否為市教育局(DOE)的「夥伴」。泰勒·麥格勞對此反駁「絕非如此」,且表示也反對有篩選錄取標準的學校。

泰勒・麥格勞說:「我們事實上經常反對市教育局,我們曾就有篩選標準的學校錄取方式,起訴過市教育局,不只是特殊高中。很多人關注特殊高中,但是城市裡有上百座學校都是篩選錄取學校(screening schools),以此招生,我們同樣認為這樣不公平,所以我們就此起訴過市教育局,也數次抗議。」

「現在的問題就在於非市教育局負責(Hecht-Calandra Act),而是由州議員負責。所以我們甚至已經向市教育局提倡要關注這些議題,並支持州議員。」

保護傘下的學生組織與政客幕後會面

「Bell Voices」的官網自介寫道:「『The Bell』擴大了紐約市學生的聲音,讓他們能夠在全美最大的學校系統中,領導爭取平等的鬥爭。」

但是,令人不解的就在於為何由「紐約市高中生」主導的TTC會在官方網頁的宣傳活動中,毫不避諱地寫下在2020年10月到2021年3月之間,TTC「正在與盟友合作,並在『幕後』(behind the scenes)與州民選官會面,以建立對該法案的支持」。

高中生如何與政府官員幕後會面?是由「Bell Voices」出聲安排的嗎?

一開始,泰勒・麥格勞並未正面回應這個問題,而是說:「我是『The Bell』的執行長,我們有兩個學生項目,一個是播客『Miseducation 』,是提供學生學習使用媒體的平台,就像校園記者的系統;另一個是TTC,由學生團體支持或捍衛教育平等,TTC的學生從地方到州府層級都有支持,所以就這方面來說,是的,他們有與立法者會面,如州議員、市議員、教育局官員……」

經記者追問「為什麼是幕後見面」時,泰勒·麥格勞反問:「我有些疑惑,你說的幕後會面是什麼意思?」當記者表示,TTC的網頁上就是這麼寫的時候,泰勒・麥格勞旋即改口。

「是、是的,讓想支持活動的人們知道『發生了什麼』是很重要的,我們嘗試讓近況更新更透明化……我們與紐約市教育委員會的州議員、(《赫克特-卡蘭德拉法案)共同提案人會面,我們與他們見過幾次。現在,我們開始與州眾議會議員會面,同時也會和州參議員會面。」

泰勒・麥格勞又表示,每年的立法結果都讓人喪氣,所以會一再向立法者表達非裔與拉丁裔學生教育權益受損的事情。

保護傘提供工具、知識與支持

既然「Bell Voices」聯合創始人與執行長對於學生教育權益這麼關切,為何不直接主辦集會要求教育平等?

對此,泰勒・麥格勞說:「TTC是學生倡議組織,主辦集會,他們是『Bell Voices』的項目之一,也是非營利組織,所以我在這裡支持他們,因為我是組織的執行長,且跟員工的關係密切,我們有些員工支持TTC的活動……」

泰勒・麥格勞表示「Bell Voices」的目的是「給年輕人力量做網絡工作,這就是他們在做的事情,他們正在做我們準備做的事情。」

「我們每週都有會議,學生來自紐約市不同學校,他們(TTC)組織不同的宣傳活動。」泰勒・麥格勞說,「我們提供工具、訓練、支持、知識,所以他們能運作,這是他們正在做的事,而這就是他們為何能在今天組織集會。」

廢除篩選錄取聲音的矛盾

儘管泰勒・麥格勞自稱也反對其它有篩選錄取制度的學校,但是當天出席集會的學生中,至少就有兩位來自紐約市的特殊高中,如布碌崙科技高中(Brooklyn Technical High School)。

Jill和Tina(皆為化名)都是花費至少兩年的時間準備考試,Tina表示選擇就讀布碌崙科技高中的原因,是因為她想成為工程師,而這間特殊高中有她需要的教育資源。

當問及紐約市的教育制度有何缺失時,兩人均提到一個問題,也就是紐約市的教育資源並不平均,某些社區需要更多教育資源。

兩位高中生都點出了紐約市教育系統的根本問題,但她們沒有意識到的是,廢除SHSAT或者擴大錄取特殊高中入學管道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因為這是「大蘋果」官僚系統的積弊。

去年5月27日,《紐約郵報》獨家曝光了反對考試的「紐約市學校融合與反種族隔離聯盟」(New York City Alliance for School Integration and Desegregation)聯合主席,在信中透露市教育局要民眾製造「噪音」,推動反選拔招生制的人發出更多聲音。

此外,該篇報導也指出卡蘭薩並未面對真正的問題,也就是在紐約市貧困和少數族裔社區中,許多公立學校並沒有正常運作。

《紐約郵報》點破的市教育局應真正面對的癥結點——貧困社區的學校運作問題,其實也是許多被學生團體或激進派視為守舊的地方團體最關切的事情。

5月8日,「紐約市居民聯盟」(NYCRA)在聲明指出:「特殊高中入學考試不是種族主義者,它不問種族。測驗是『色盲』,而只有極少數黑人和西語裔學生有足夠分數獲得錄取,是對市教育局給予的教育質量的控訴。」◇

責任編輯:李悅

相關新聞
反對取消SHSAT  紐約中華公所致信市教育總監
紐約教育局長廢SHSAT言論  亞裔社區批駁
紐約家長籲市府修復教育系統 停止歧視亞裔生
紐約州參議員再提廢除SHSAT 民團展開攻防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拜普密談中共 396華人年前返美被查
【財商天下】泡沫多嚴重?大陸房地產未來走勢
【思想領袖】帕特爾:確證中共種族滅絕罪行
【秦鵬直播】美抗共新模式砸錢?美俄峰會盤點
【軍事熱點】核軍備白熱化 世界核武庫存停止下降
【有冇搞錯】又一招「黑虎掏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