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FBI安邦定國故事(上)

——自由世界無敵定海神針

人氣 597

【大紀元2021年05月31日訊】美國前總統川普對中共展開貿易戰之後,又命令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全面查究潛伏在美國境內偷竊美國智慧財產權間諜,雷厲風行之下,果然有好幾個中共軍方身分的男女被捕,經判刑後,驅逐出境,可見FBI的調查人員工作效率之高並非虛傳。

從前看好萊塢電影,所見神出鬼沒的FBI調查人員,一個個身軀彪偉,所到之處如非血肉橫飛的廝殺,就是酒池肉林的享受,要不然就是頭戴禮帽,豎起大衣闊領,整個腦袋瓜隱沒在衣領內,放在口袋裡的雙手必定抓住兩支連發無聲的手槍,這種人要不就是人見人愛,否則就一定人見人怕。

FBI是華府觀光點

有一年春天,我在紐約參加了一個巴士旅行團去華盛頓首府觀光,在行程中有一個參觀聯邦調查局總部的節目。在官府林立的華盛頓,聯邦調查局居然成為觀光目標,可見對它有神祕好奇感的人不少,有上面那種種想法的人更為普遍。

一九八零年二月,FBI公布了一件震驚全美的國會議員貪污瀆職案。一名聯邦參議員、六名眾議員,再加上一些地方上的小官吏,在聯邦調查局FBI策劃、布置、安排、導演下,一一上銬被拘。他們爭先恐後向一名由調查人員偽裝的阿拉伯「酋長」表示可以效勞,然後分別收受這位「酋長」的賄金,使聯邦調查局為之應接不暇。為了避免案情太複雜,也為了減輕辦案的費用, FBI只好草草結案,並決定把此案移送法院審理,並向外界公布案情(標題:國會議員貪污涉唐人街)。

對美國人而言,這是轟動一時的大事,按說與唐人街無關,根據新聞價值的評斷,這類新聞遠不如唐人街一件交通違規案來得受人注意。可是,這次國會議員貪污案則使華人受到牽動,許多華人常被FBI傳訊。若干有頭有臉的華人發現自己有一段時間被神祕人物跟蹤,諜影幢幢,杯弓蛇影,直到全案起訴才告一段落。

原來涉案的一名眾議員梅菲,一向與紐約唐人街關係密切,與華人社團常有來往,他不但經常出入唐人街各項慶典活動,發表支持華人的談話,而且還請了一名華人助理為他應付唐人街的社交活動。

梅菲被FBI控告的罪名是向阿拉伯「酋長」保證,可使哈貝比在他們國家發生政變後來美國安身立命,然後在錄影機正對之下,向哈貝比「酋長」收了五萬元的賄款。

梅菲是民主黨選出的眾議員,軍功彪炳,西點軍校畢業的優等生。曾先後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及韓戰,獲軍中最高榮譽的十字勳章、銅星勳章、紫心勳章及六枚戰役星章獎,是典型的英雄人物。

梅菲的選區是屬於紐約市史坦頓島與唐人街的範圍,因此所有調查梅菲貪污案的FBI人員,在案發前後那段時間,偵騎四出,希望蒐集更多梅菲的罪行證據。

僑領被飲咖啡詢問

有一名華人社區領袖,某日下午突然被三名西裝筆挺、頭戴禮帽的年輕人請到一家咖啡室內,亮出證件,證明自己是FBI人員,想聽聽社區對梅菲的看法。

一向善於「明哲保身」的華人,雖然不知道FBI辦的什麼案,也不知道梅菲犯了什麼罪,但為了本身的安全,立即搖頭擺手,說自己「對政治沒有興趣」,一向「在商言商」,與梅菲只是認識,沒有來往。他不知道FBI調查人員早已查出他在某年某月某日,從香港買了一副名貴的象牙雕刻送給梅菲,酬謝他在某一件議案中幫了唐人街的忙,並且為他的子女入常春藤大學寫了一封介紹信。

FBI調查人員向他出示了牙雕的照片及牙雕收據的影印本,而收據除了他自己放在保險箱的那一張之外,還有一張就是在香港那家牙雕店內。他回去打開保險箱,發現自己那張收據聞風不動放在保險箱內,不可能被FBI弄去,那麼FBI手中那張收據影印本,竟然是從香港得來,因此可見FBI人員的調查無遠弗屆。

調查議員貪污

FBI後來透露:梅菲不但收了「酋長」五萬元賄款,還收了不少政治捐款,再加上他為了外國利益在國會做說客, 替巴勒維統治的伊朗在美國活動,收了不少活動費,他為了可以判斷來訪者身上是否有竊聽或錄音裝置,還裝了一套特別的電子設備。

與梅菲立場不一致的人當然對梅菲落井下石,但與梅菲立場一致的則受株連,因為在華人聚居的唐人街,很可能有人與梅菲建立了一些不足為外人道的關係,否則梅菲為什麼三天兩頭往唐人街跑?

事實上, FBI對唐人街的注意,並非起於梅菲議員的貪污案,早在韓戰期間,許多FBI人員因為對共產黨的擔心,跟蹤監視過華埠,直到後來查明唐人街華人心態,才放鬆了調查。

韓戰導致排華

曾是紐約唐人街最高僑團領袖的譚中平(已去世),就曾在韓戰期間被FBI調查人員登門拜訪,要他說出與中國大陸親人的通訊經過,想知道他與中共「政要」有什麼往來?

據說在FBI調查人員上門之前好幾天,譚中平已經發現有人跟蹤他,如非門口大模大樣擺下一輛密封大卡車,就是有身分不明的人在遠處以長鏡頭照相機,拍攝他家中進出者的照片,使譚中平緊張了好幾天,直到有一天調查人員上門,才解開謎底,原來FBI截走了他經香港轉去中國大陸的若干函件及匯給親人救濟金的單據。

中共助北韓結怨美國

那些年月,中共的「抗美援朝」、「無私援助北韓」,與美國結下深仇大恨,在向中共圍堵禁運之中,美國的華人都成為被調查的對象,移民來美的華人,均需經過相當嚴密的調查問訊,才發給簽證。

譚中平事後描述FBI人員上門查問的經過。他說:多名FBI人員來到他家中,出示身分證明,拿出他匯款給中國大陸親人的單據,並有他寫給親友信件的照相原件,顯示出FBI不但香港有人,甚至鐵幕關閉得水洩不通的中國大陸也有他們的「眼線」。

FBI人員顯然弄不清楚華人為什麼自己生活這樣困難,每個月還要匯錢給自己在大陸鄉間的父母、兄弟與姐妹,這種對父母孝順,對手足照顧,實在不可思議,因此他一再問譚中平:「為什麼匯錢?」「為什麼歷經過這樣多曲折還要把錢匯入中國大陸?」「為什麼委屈自己還要供養親人?」「有沒有政治作用?」

譚中平當時向FBI的調查人員解說中國人的倫理關係,闡述華人對父母孝順的傳統,他反問調查人員,如果他們有親人在中國大陸,由於斷炊絕糧而向他們求援,他們會不會寄錢?

FBI錯怪譚中平主席

FBI的調查人員想了半天,才站起來向譚中平握手,表示自己「錯怪好人」,他們表示,今後不會再上門找譚中平麻煩,但希望譚中平寄錢、寫信去中國大陸,應該自行留下記錄呈報,省去他們的麻煩。從此以後,就不再有FBI的人員在他的身邊出現。

紐約有一個姓伍的老華僑,在唐人街的僑團中一向活躍,風頭很健,也許他在僑社有舉足輕重的份量,因此當70年中共醞釀與美國搞「邦交正常化」之際,他變成了中共爭取的對象,整整有好幾年的時間,若干左傾分子把他拉去為中共當傳聲筒,成為中共一個海外統戰組織的「副主席」。

就在伍姓老兄沾沾自喜、得意忘形之際,突然發現他們家門口出現了許多身分不明的陌生人,有時步行,有時坐車,有時候拍照,有時候繪圖;明明家中的水管沒有毛病,卻常常有人上門為他免費修理;明明電話沒有故障,卻經常有人向他們問東問西;尤其是每當他外出上班,不論自己駕車或坐地下鐵路,都明顯地感覺有人跟蹤他,甚至過去每天為他們送信的郵差也換了人,這一切轉變均顯示出很不尋常的氣氛⋯⋯

調查人員多偽裝被揭穿

於是,有個星期日他在家休息沒有出去,有幾個年輕洋人上門,表示要與他談談。他一眼看去,這些人一個個似曾相識,其中有送信的「郵差」、修水管的「工人」、電話公司的「職員」,還有就是經常「隨侍在側」的幾個熟面孔,這些人一進門,就紛紛亮出FBI證件,證明他們是FBI的調查人員。

伍姓老兄似乎已知道不妙,他以為可以引用美國人身保護令的規定,對一切問題拒絕作答,不願答覆,口口聲聲說要找律師,因為他很清楚,他已經有了美國護照,是美國公民,有法律保護,不要說他左傾沒有問題,說的時髦一點,他只是「向尼克森看齊」,尼克森沒有問題,他當然也沒有問題。

伍老兄既然「胸有成竹」,當然「理直氣壯」,沒有想到,會話中一個年紀較大的FBI調查人員,從皮包中拿出一個厚重沉實的卷宗,從中抽出一張文件向伍說:

「伍先生,這裡有一張當年你宣示入籍成為美國公民的宣示書,上面有你簽名,相信你對宣誓內容已有充分了解?」

伍老兄當然點頭不迭:「我當然了解!」

FBI人員說:「這份文件裡說明,你不會參加共黨組織,過去沒有任何活動,但是,現在我們知道你過去有過共黨活動,現在參加共產黨組織。」

「你有什麼證據?」這是所有被問話的人一句公式問題。

證據必需確鑿

「當然有!當然有!」 FBI人員立即翻開卷宗,從第一頁開始,每一份證據有一份文件說明,另外還有照片、舊資料,觸入伍老兄眼中的一切,比他自己保留的還要多,伍老兄這時才知道他早已在FBI的監視中。但他仍不服輸,態度強硬地說:「美國沒有法律規定左傾有罪,也沒有法律禁止我參加任何組織。」

「當然沒有法律規定或禁止你一切活動」, FBI人員說:「只要我們找到你過去的宣誓與現在參加組織的證據,我們就可以向法院控告你偽證罪,伍先生,你大概知道什麼是偽證罪吧?」

伍老兄當然知道「偽證罪」非同小可,一旦罪名成立,不但判刑而且公民資格取消,失去美國合法的居留事小,「走投無路」事大,他最擔心的大概是被驅逐出境回中國大陸。左傾可以,「愛國」口號叫叫也可以,「回去中國大陸定居」那簡直是開玩笑,沒有人會傻到做出這樣愚蠢的抉擇。

令左傾者俯首認罪

於是,伍老兄立即向FBI人員「交心」求情,敘述他在左傾的經過與參加組織的由來。他說:他是受朋友所累,為了出風頭而投機,今後決定擺脫,希望FBI網開一面,法外施仁。

現在伍老兄還經常在唐人街出入,不再搞左傾時髦活動,也不再列名「副主席」。說到這些往事,他仍然餘怒未息,大罵被別人陷害,拖他落水,掛在他口頭的一句話是:「我是一向嚮往自由、民主的嘛!」

自從中共與美國建立「外交」關係以後, FBI人員在全美各地唐人街的人員倍增,反情報組織大量吸納華人情報人員,或者廣布外圍「眼線」,不但監視中共派到美國的五萬九千名留學生與八百名「外交官」,同時並留意左傾分子與左傾組織的一舉一動。

一九八三年二月十日,聯邦調查局在華府FBI總部的胡佛大廈舉行記者會,埋怨FBI內的華裔情報人員數目太少,使業務展開困難。因此表示FBI有意招兵買馬,希望華人參加FBI。

接著, 一九八三年三月七日,里根總統公布了新法規,授權FBI不需國會批准,可以向任何「暴力革命組織」、「恐怖左傾團體」展開監視、調查的工作,同時還可以不受限制地運用「眼線」從事「告密檢舉」的活動。

(待續)

作者簡介:李勇為資深專業報人,曾在台、港、北美多家華文報紙擔任記者、採訪主任、總編輯;創辦多份北美華文報紙;著有《新聞網外》、《一棒定江山》、《中國情報人員工作實錄》等著作。

責任編輯:高義 #

相關新聞
FBI姓名檢查最新規定及公民申請審理最新信息
FBI偵破正遭罷免的劉醇逸密友犯案全過程
高天韻:「人日」感懷 人民何以安?
替8000遊民申請選民註冊 加州兩男被訴欺詐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黨媒一文打掉四千億 緣何自殘?
【時事縱橫】中共關國門惹議 北京衛戍區換高層
【新聞大家談】英政府:超級變種病毒或出現
【秦鵬直播】中共停發護照 原因涉國家機密?
【拍案驚奇】疫情蔓延 中共喊不惜代價保北京
【重播】參院聽證:中共如何威脅美國國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