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FBI安邦定国故事(上)

——自由世界无敌定海神针

人气 598

【大纪元2021年05月31日讯】美国前总统川普对中共展开贸易战之后,又命令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全面查究潜伏在美国境内偷窃美国智慧财产权间谍,雷厉风行之下,果然有好几个中共军方身份的男女被捕,经判刑后,驱逐出境,可见FBI的调查人员工作效率之高并非虚传。

从前看好莱坞电影,所见神出鬼没的FBI调查人员,一个个身躯彪伟,所到之处如非血肉横飞的厮杀,就是酒池肉林的享受,要不然就是头戴礼帽,竖起大衣阔领,整个脑袋瓜隐没在衣领内,放在口袋里的双手必定抓住两支连发无声的手枪,这种人要不就是人见人爱,否则就一定人见人怕。

FBI是华府观光点

有一年春天,我在纽约参加了一个巴士旅行团去华盛顿首府观光,在行程中有一个参观联邦调查局总部的节目。在官府林立的华盛顿,联邦调查局居然成为观光目标,可见对它有神秘好奇感的人不少,有上面那种种想法的人更为普遍。

一九八零年二月,FBI公布了一件震惊全美的国会议员贪污渎职案。一名联邦参议员、六名众议员,再加上一些地方上的小官吏,在联邦调查局FBI策划、布置、安排、导演下,一一上铐被拘。他们争先恐后向一名由调查人员伪装的阿拉伯“酋长”表示可以效劳,然后分别收受这位“酋长”的贿金,使联邦调查局为之应接不暇。为了避免案情太复杂,也为了减轻办案的费用, FBI只好草草结案,并决定把此案移送法院审理,并向外界公布案情(标题:国会议员贪污涉唐人街)。

对美国人而言,这是轰动一时的大事,按说与唐人街无关,根据新闻价值的评断,这类新闻远不如唐人街一件交通违规案来得受人注意。可是,这次国会议员贪污案则使华人受到牵动,许多华人常被FBI传讯。若干有头有脸的华人发现自己有一段时间被神秘人物跟踪,谍影幢幢,杯弓蛇影,直到全案起诉才告一段落。

原来涉案的一名众议员梅菲,一向与纽约唐人街关系密切,与华人社团常有来往,他不但经常出入唐人街各项庆典活动,发表支持华人的谈话,而且还请了一名华人助理为他应付唐人街的社交活动。

梅菲被FBI控告的罪名是向阿拉伯“酋长”保证,可使哈贝比在他们国家发生政变后来美国安身立命,然后在录影机正对之下,向哈贝比“酋长”收了五万元的贿款。

梅菲是民主党选出的众议员,军功彪炳,西点军校毕业的优等生。曾先后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及韩战,获军中最高荣誉的十字勋章、铜星勋章、紫心勋章及六枚战役星章奖,是典型的英雄人物。

梅菲的选区是属于纽约市史坦顿岛与唐人街的范围,因此所有调查梅菲贪污案的FBI人员,在案发前后那段时间,侦骑四出,希望搜集更多梅菲的罪行证据。

侨领被饮咖啡询问

有一名华人社区领袖,某日下午突然被三名西装笔挺、头戴礼帽的年轻人请到一家咖啡室内,亮出证件,证明自己是FBI人员,想听听社区对梅菲的看法。

一向善于“明哲保身”的华人,虽然不知道FBI办的什么案,也不知道梅菲犯了什么罪,但为了本身的安全,立即摇头摆手,说自己“对政治没有兴趣”,一向“在商言商”,与梅菲只是认识,没有来往。他不知道FBI调查人员早已查出他在某年某月某日,从香港买了一副名贵的象牙雕刻送给梅菲,酬谢他在某一件议案中帮了唐人街的忙,并且为他的子女入常春藤大学写了一封介绍信。

FBI调查人员向他出示了牙雕的照片及牙雕收据的影印本,而收据除了他自己放在保险箱的那一张之外,还有一张就是在香港那家牙雕店内。他回去打开保险箱,发现自己那张收据闻风不动放在保险箱内,不可能被FBI弄去,那么FBI手中那张收据影印本,竟然是从香港得来,因此可见FBI人员的调查无远弗届。

调查议员贪污

FBI后来透露:梅菲不但收了“酋长”五万元贿款,还收了不少政治捐款,再加上他为了外国利益在国会做说客, 替巴勒维统治的伊朗在美国活动,收了不少活动费,他为了可以判断来访者身上是否有窃听或录音装置,还装了一套特别的电子设备。

与梅菲立场不一致的人当然对梅菲落井下石,但与梅菲立场一致的则受株连,因为在华人聚居的唐人街,很可能有人与梅菲建立了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关系,否则梅菲为什么三天两头往唐人街跑?

事实上, FBI对唐人街的注意,并非起于梅菲议员的贪污案,早在韩战期间,许多FBI人员因为对共产党的担心,跟踪监视过华埠,直到后来查明唐人街华人心态,才放松了调查。

韩战导致排华

曾是纽约唐人街最高侨团领袖的谭中平(已去世),就曾在韩战期间被FBI调查人员登门拜访,要他说出与中国大陆亲人的通讯经过,想知道他与中共“政要”有什么往来?

据说在FBI调查人员上门之前好几天,谭中平已经发现有人跟踪他,如非门口大模大样摆下一辆密封大卡车,就是有身份不明的人在远处以长镜头照相机,拍摄他家中进出者的照片,使谭中平紧张了好几天,直到有一天调查人员上门,才解开谜底,原来FBI截走了他经香港转去中国大陆的若干函件及汇给亲人救济金的单据。

中共助北韩结怨美国

那些年月,中共的“抗美援朝”、“无私援助北韩”,与美国结下深仇大恨,在向中共围堵禁运之中,美国的华人都成为被调查的对象,移民来美的华人,均需经过相当严密的调查问讯,才发给签证。

谭中平事后描述FBI人员上门查问的经过。他说:多名FBI人员来到他家中,出示身份证明,拿出他汇款给中国大陆亲人的单据,并有他写给亲友信件的照相原件,显示出FBI不但香港有人,甚至铁幕关闭得水泄不通的中国大陆也有他们的“眼线”。

FBI人员显然弄不清楚华人为什么自己生活这样困难,每个月还要汇钱给自己在大陆乡间的父母、兄弟与姐妹,这种对父母孝顺,对手足照顾,实在不可思议,因此他一再问谭中平:“为什么汇钱?”“为什么历经过这样多曲折还要把钱汇入中国大陆?”“为什么委屈自己还要供养亲人?”“有没有政治作用?”

谭中平当时向FBI的调查人员解说中国人的伦理关系,阐述华人对父母孝顺的传统,他反问调查人员,如果他们有亲人在中国大陆,由于断炊绝粮而向他们求援,他们会不会寄钱?

FBI错怪谭中平主席

FBI的调查人员想了半天,才站起来向谭中平握手,表示自己“错怪好人”,他们表示,今后不会再上门找谭中平麻烦,但希望谭中平寄钱、写信去中国大陆,应该自行留下记录呈报,省去他们的麻烦。从此以后,就不再有FBI的人员在他的身边出现。

纽约有一个姓伍的老华侨,在唐人街的侨团中一向活跃,风头很健,也许他在侨社有举足轻重的份量,因此当70年中共酝酿与美国搞“邦交正常化”之际,他变成了中共争取的对象,整整有好几年的时间,若干左倾分子把他拉去为中共当传声筒,成为中共一个海外统战组织的“副主席”。

就在伍姓老兄沾沾自喜、得意忘形之际,突然发现他们家门口出现了许多身份不明的陌生人,有时步行,有时坐车,有时候拍照,有时候绘图;明明家中的水管没有毛病,却常常有人上门为他免费修理;明明电话没有故障,却经常有人向他们问东问西;尤其是每当他外出上班,不论自己驾车或坐地下铁路,都明显地感觉有人跟踪他,甚至过去每天为他们送信的邮差也换了人,这一切转变均显示出很不寻常的气氛⋯⋯

调查人员多伪装被揭穿

于是,有个星期日他在家休息没有出去,有几个年轻洋人上门,表示要与他谈谈。他一眼看去,这些人一个个似曾相识,其中有送信的“邮差”、修水管的“工人”、电话公司的“职员”,还有就是经常“随侍在侧”的几个熟面孔,这些人一进门,就纷纷亮出FBI证件,证明他们是FBI的调查人员。

伍姓老兄似乎已知道不妙,他以为可以引用美国人身保护令的规定,对一切问题拒绝作答,不愿答复,口口声声说要找律师,因为他很清楚,他已经有了美国护照,是美国公民,有法律保护,不要说他左倾没有问题,说的时髦一点,他只是“向尼克森看齐”,尼克森没有问题,他当然也没有问题。

伍老兄既然“胸有成竹”,当然“理直气壮”,没有想到,会话中一个年纪较大的FBI调查人员,从皮包中拿出一个厚重沉实的卷宗,从中抽出一张文件向伍说:

“伍先生,这里有一张当年你宣示入籍成为美国公民的宣示书,上面有你签名,相信你对宣誓内容已有充分了解?”

伍老兄当然点头不迭:“我当然了解!”

FBI人员说:“这份文件里说明,你不会参加共党组织,过去没有任何活动,但是,现在我们知道你过去有过共党活动,现在参加共产党组织。”

“你有什么证据?”这是所有被问话的人一句公式问题。

证据必需确凿

“当然有!当然有!” FBI人员立即翻开卷宗,从第一页开始,每一份证据有一份文件说明,另外还有照片、旧资料,触入伍老兄眼中的一切,比他自己保留的还要多,伍老兄这时才知道他早已在FBI的监视中。但他仍不服输,态度强硬地说:“美国没有法律规定左倾有罪,也没有法律禁止我参加任何组织。”

“当然没有法律规定或禁止你一切活动”, FBI人员说:“只要我们找到你过去的宣誓与现在参加组织的证据,我们就可以向法院控告你伪证罪,伍先生,你大概知道什么是伪证罪吧?”

伍老兄当然知道“伪证罪”非同小可,一旦罪名成立,不但判刑而且公民资格取消,失去美国合法的居留事小,“走投无路”事大,他最担心的大概是被驱逐出境回中国大陆。左倾可以,“爱国”口号叫叫也可以,“回去中国大陆定居”那简直是开玩笑,没有人会傻到做出这样愚蠢的抉择。

令左倾者俯首认罪

于是,伍老兄立即向FBI人员“交心”求情,叙述他在左倾的经过与参加组织的由来。他说:他是受朋友所累,为了出风头而投机,今后决定摆脱,希望FBI网开一面,法外施仁。

现在伍老兄还经常在唐人街出入,不再搞左倾时髦活动,也不再列名“副主席”。说到这些往事,他仍然余怒未息,大骂被别人陷害,拖他落水,挂在他口头的一句话是:“我是一向向往自由、民主的嘛!”

自从中共与美国建立“外交”关系以后, FBI人员在全美各地唐人街的人员倍增,反情报组织大量吸纳华人情报人员,或者广布外围“眼线”,不但监视中共派到美国的五万九千名留学生与八百名“外交官”,同时并留意左倾分子与左倾组织的一举一动。

一九八三年二月十日,联邦调查局在华府FBI总部的胡佛大厦举行记者会,埋怨FBI内的华裔情报人员数目太少,使业务展开困难。因此表示FBI有意招兵买马,希望华人参加FBI。

接着, 一九八三年三月七日,里根总统公布了新法规,授权FBI不需国会批准,可以向任何“暴力革命组织”、“恐怖左倾团体”展开监视、调查的工作,同时还可以不受限制地运用“眼线”从事“告密检举”的活动。

(待续)

作者简介:李勇为资深专业报人,曾在台、港、北美多家华文报纸担任记者、采访主任、总编辑;创办多份北美华文报纸;著有《新闻网外》、《一棒定江山》、《中国情报人员工作实录》等著作。

责任编辑:高义 #

相关新闻
FBI姓名检查最新规定及公民申请审理最新信息
FBI侦破正遭罢免的刘醇逸密友犯案全过程
高天韵:“人日”感怀 人民何以安?
替8000游民申请选民注册 加州两男被诉欺诈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近平险遭袭击?官方放猛料泄底
【拍案惊奇】华尔街大佬进京救火?许家印两出路
【秦鹏直播】大陆最惨富豪缩水270亿 下个是谁
【新闻看点】福建疫情仍高烧 中共欲打港富豪?
【财商天下】恒大如炸弹 救或不救中共陷两难
【古韵流芳】岳飞《满江红》慷慨悲壮神来之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