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三大戰役拿平民當炮灰 圍長春餓死幾十萬

人氣 2069

【大紀元2021年05月09日訊】抗日戰爭勝利後,中共率先挑起內戰,並最終打敗了國民黨,奪取了政權,還於1949年建立了中共政權。從此,中國人民就生活在中共的殘酷統治下,且在中共幾十年來系統的洗腦下,對中共感恩戴德。中共一個多月前推出的百集洗腦微紀錄片《百鍊成鋼:中國共產黨的100年》 自然依舊在重複中共一個個謊言,包括國共內戰。

在洗腦片第二十四集《決定中國命運的決戰》中,中共大吹特吹從1948年9月12日至1949年1月31日的三大戰役:遼瀋戰役、淮海戰役和平津戰役,並稱「無論是戰爭的規模或取得的戰果,在中國戰爭史上都是空前的,在世界戰爭史上也是罕見的」,而這也是毛軍事思想的勝利。

毛軍事思想究竟在三大戰役中起了多大作用,並不好說。事實上,中共取得三大戰役和內戰勝利,絕非是毛和中共軍隊有多麼了不起,除了國民黨自身原因、中共得到美俄幫助和中共在國統區內策動學潮「反內戰」、給國民黨添堵等外,還有另外兩大重要原因,中共從來不敢提及。

一個就是中共得到了國民黨內部「重量級」中共間諜的內應,提前獲取了國民黨軍隊的軍事情報,這其中就包括為中共立下汗馬功勞的國民黨中將郭汝瑰。據說毛所言的「胸中百萬雄兵」,郭一人就占去五十萬。

作為深受蔣介石器重和信任並擔任國民黨國防部作戰廳長的郭汝瑰,在內戰期間,將大量祕密軍事情報源源不斷送給中共,其中包括:重點進攻山東計劃、徐州司令部兵力配置、國軍在大別山的調度計劃、解圍兗州計劃、解圍長春計劃、解圍雙堆集計劃、國軍江防計劃、武漢、陝甘、西南等地區的兵力配備序列等等。而除泄露軍情外,郭汝瑰還擬訂了讓國軍吃虧的作戰命令,發布了很多假情報,並向蔣介石隱瞞中共軍隊動向,使其作出錯誤判斷。

此外,郭汝瑰還有意在國軍內部製造混亂,動搖軍心。1947年3月19日,四百名國軍退役將校因「整編」而被迫「自謀生路」從而發生的「哭陵事件」,就是他所制定方案一手造成的。試問,有這樣的內應,中共如何在戰爭中能不取得主動?

難怪敗退台灣後的蔣介石曾痛心疾首:「沒有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諜!」 台灣亦有報紙寫道:「一諜臥底弄乾坤,兩軍勝負已先分。」顯然,蔣介石最大的失誤是識人不清。

估計郭汝瑰自己也沒想到,自己拼上性命為中共所做的一切,不僅沒有換來中共巨大的獎賞,反而在中共鎮反中,被誣陷是國民黨潛伏下來的特務組長,小小的川南行署副局長級別的交通廳長的職務也被罷免。而此後的肅反、反右、文革等運動,郭汝瑰一次也沒落下,勞動改造、文革批鬥、抄家遊街等是家常便飯。1978年,71歲的郭汝瑰終於從中共那裡討得了一個說法:他不是國民黨特務,並同意其加入中共。1997年郭汝瑰因車禍去世。這焉知不是郭汝瑰的報應?

而那些國共內戰中被俘的國民黨將領,於1959年大赦後大多數選擇了前往台灣。許多人在後來寫《國民黨將領淮海戰役親歷記》時,仍然流露出對郭汝瑰恨之入骨的感情。

另一個被蔣介石大罵「斷送了我的半壁江山」的紅色間諜是曾任蔣介石侍從室少將高參的段伯宇,而正是段伯宇在國共內戰期間策動、組織了數萬國民黨軍投奔中共,並策應中共軍隊渡江南進。中共建政後,段伯宇任自然科學史研究室和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負責人。與郭汝瑰一樣,「文革」期間,段伯宇被打成叛徒。1998年病逝。

此外,曾任國民黨高級將領白崇禧機要祕書的謝和賡、胡宗南機要祕書的熊向暉以及傅作義祕書的閻又文,也都是中共間諜。他們皆為中共提供了國民黨內部情報,而從他們的下場看,與郭汝瑰、段伯宇並無兩樣,這同樣是報應使然。

另一個中共不敢言說的原因是中共使用了「人海戰術」。按照旅美學者辛灝年先生在《誰是新中國》一書中所寫,所謂「人海戰術」就是殘酷的「人肉戰略和人肉戰術。比如淮海戰役以政府軍死一人、中共軍死五人為中共所贏得的勝利,就是中共「人肉戰略和人肉戰術」的勝利。不僅在淮海戰役,在遼瀋戰役中,中共同樣運用了這一戰術。

台灣立法院院長梁肅戎生前撰寫的《大是大非——梁肅戎回憶錄》一書中,在談到四平之戰時如此寫道:「民國三十七年三月,共軍三度進攻四平,計有五波攻勢。這次共軍發動人海戰術,把老百姓組成隊伍,一波波的往前趕,打得老百姓的屍體堆積如山。國軍也不忍心再打下去,共軍則踏著死屍,攻進四平。最後四平淪陷日有的說是三月十二日,有的則說是三月十五日,我則清楚的記得是黃曆二月二日『龍抬頭』當天。」

「共軍為什麼能發動人海戰術?以我家鄉為例,我家鄉離四平五十華裡,當時共產黨到地方上,首先開群眾大會,把地主、士紳公然處決,然後威脅這些老百姓說:『你們把國民黨的地主、士紳處決了,將來國民黨回來,你們也沒命了。』」是以,無知的老百姓不得不跟著共產黨跑,也因而被共產黨送到前線當炮灰。

還原歷史真相系列的作家林輝也曾聽一個朋友的父親說過,當年中共軍隊之所以攻下四平,靠的就是「驅迫大量無辜平民當炮灰的戰術」,即讓平民百姓走在隊伍前面。國民黨軍人打到最後,再也不忍向百姓開槍,只有撤退。

旅居加拿大的老作家馬森在散文《我的三次『解放』》(見台灣2005年1月的期刊《印刻》)中也如此描述道:「那時最令我心驚的是,聽玉春表哥的描述,解放軍攻城時走在軍人前頭的都是烏壓壓一片手無寸鐵的老弱農民,以至使守城的偽軍無法開槍,才讓解放軍輕易地爬上城來。」

辛灝年2005年澳洲巡迴演講中亦提到了他從一名濟南軍區中共退役軍官那裡聽來的故事,故事揭示的是中共為何在山東孟良崮戰役中贏下了國民黨王牌師七十四師。

當時,中共軍隊向孟良崮的山坡發起了第一次衝鋒,國民黨士兵射出子彈後,才倏然一驚,最前面的居然是一群老頭老太太(地主富農反革命)。國軍遂停止了射擊。隨後中共發起了第二次衝鋒,這次打頭陣上來的竟然是一群孩子(地富子女),國軍只好又把槍放下去了,中共軍隊藉機上沖,被國軍打敗。第三次沖在前面的是一片白被單,國軍正要開槍時,白被單沒有了,全是赤裸身體的青年婦女(地主富農的女兒媳婦們)。國軍把槍一扔,這仗可怎麼打啊?!此役,抗戰英雄、師長張靈埔自殺殉國。

而國民黨將軍胡璉亦曾與朋友何家驊談到過中共的「人海戰術」。他說:「當年我在沂蒙山區與共軍作戰,親眼看見他們驅使老百姓帶兩手榴彈來衝鋒;我守軍用機槍掃射,眼見死的都是老百姓,自然不忍打下去,這時共軍正規軍就上來了。」「我知道人海戰術,但我們能用嗎?我們寧可認輸。」

對於中共軍隊的惡行,1946年4月16日,上海《大公報》發表了《可恥的長春之戰》的社評,作者是知名報人、大公報主編王雲生。他在文章中痛斥中共軍隊:進攻的戰術,常是用徒手的老百姓打先鋒,以機槍迫炮在後面督戰……徒手的先鋒隊成堆成群的倒了,消耗了對方的火力以後,才正式作戰……實已到了最傷天害理的程度,驅市人為戰,縱使勝了,又有什麼面子?難道真要把全國同胞犧牲了二萬萬以爭勝負嗎?請快軟軟心腸放下屠刀吧!

《大公報》的文章讓我們又了解到當年長春圍城之戰中,中共的卑劣。1948年5月,駐守在吉林省長春市的國民黨六十軍10萬人遭到了10萬中共軍隊的全面圍困,導致守軍糧食、燃料極度缺乏。在外援無法到達、糧草匱乏的情況下,堅持了150多天的國民黨軍隊被迫倒戈,中共軍隊占領了長春。

而《大公報》之所以長春之戰可恥,是因為中共軍隊採用了極不人道的做法,即在圍城期間,不准一個老百姓出城。也就是說,長春城內的老百姓成為了中共軍隊要挾國民黨軍隊的籌碼,老百姓出城謀求生路全部被攔截。這導致被圍困期間,老百姓為了生存下去,不僅吃樹皮、樹葉等,還出現了人吃人的現象,許多人因為飢餓死去。據說,長春滿城百姓幾乎沒有人家不死人的。

在國民黨軍隊倒戈後,中共軍隊進城的第一件事就是「救生埋死」。「救生」就是給活著的人發糧食,「埋死」就是埋死人。第二年春天,凡是埋死人的地方都不長草,因為那地太「肥」了。

那麼,長春被圍期間究竟有多少人被餓死?資料顯示,國民黨士兵沒有一人被餓死,但老百姓餓死的準確數字卻眾說紛紜。大陸有學者認為是15萬,國民黨軍官段克文在回憶錄中估計餓死了65萬人,日本方面估計餓死20萬人左右,而據台灣作家龍應台在《大江大海1949》中保守估計,餓死人數至少也有30萬,不低於南京大屠殺造成的死亡人數。

然而,對於中共在長春犯下的惡行,包括長春人在內的很多中國人都不知曉。龍應台曾在書中發問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麼大規模的戰爭暴力,為什麼長春圍城不像南京大屠殺一樣有無數發表的學術報告、廣為流傳的口述歷史、一年一度的媒體報導、大大小小的紀念碑的豎立、龐大宏偉的紀念館的落成,以及各方政治領袖的不斷獻花、小學生的列隊紀念、鎂光燈下的市民默哀或紀念鐘聲的年年敲響?」

為什麼呢?當然是害怕自己的醜行曝光。那些仍在為中共塗脂抹粉的御用文人、記者、小粉紅們,當你們知曉三大戰役中,中共的上述惡行後,你們該作何感想呢?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紐時:中共慶60 避談長春戰役16萬亡魂
殘忍!中共人海戰術與「劫魂」士兵
【史海】共軍內戰「人海戰術」逼地主媳婦裸體打衝鋒
古玉文:紅諜郭汝瑰不忘初心 助共為虐食苦果
最熱視頻
【專訪】前黨媒高官:良心抗命 流亡30載無悔
【新聞看點】廣州傳下死令 G7歐盟溯源火烤世衛
【遠見快評】反外國制裁法 北京揮「七傷拳」?
【小宇宙傳説】男孩天堂一遊 帶給您新的思考
【秦鵬直播】《無間道》恐成絕唱 疫苗大戰打響
【珍言真語】梁振英爭特首?程翔:沒必要演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