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期送餐平台火爆 是否加入 美披薩店看法兩極

人氣 15

【大紀元2021年06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達綜合報導)在疫情爆發期間,民眾前往餐館吃飯的次數大大減少,以網絡訂餐取而代之,令DoorDash和優食(Uber Eats)等送餐平台的業務風生水起。不過,在外賣食品先驅——披薩連鎖店行業內,對於是否使用送餐平台的看法不一。

在披薩連鎖店尋求疫後繼續保持強勁增長之際,有的與送餐平台合作,以吸引新客戶或增加外送能力,而有的則說這類服務砍去了太多的利潤。

「棒!約翰」披薩連鎖店(Papa John’s Pizza)與主要送餐平台達成交易,以在線推廣披薩店,並時不時的使用其司機。該公司執行長林奇(Rob Lynch)表示,公司正在打廣告,吸引那些在疫情期間叫外賣的顧客,包括在DoorDash和其它送餐平台上搜索披薩的食客。

達美樂披薩連鎖店(Domino’s Pizza)卻拒絕使用送餐平台,稱這些平台收的費稀釋了餐館利潤,且加大了餐館與客戶之間的距離。

5年來,達美樂和其它披薩連鎖店以便宜的價格,並由自己的司機高速外送贏得了市場份額。大瘟疫期間達美樂業務加速增長,去年股票累計上漲31%。

去年「棒!約翰」和達美樂美國同店銷售額增幅均高達兩位數。

大型披薩連鎖店必勝客(Pizza Hut)美國臨時總裁霍奇曼(Hochman)表示,必勝客只在有限的情況下(通常自己的司機忙於其它訂單時)才會與送餐公司合作送貨上門。他說,必勝客本身平均外送速度比送餐公司要快,並且,直接從必勝客叫餐也更便宜。

在整個餐飲業中,類似的辯論正在展開。企業在逐漸減少使用送餐平台,或想辦法來保持對客戶訂單的更多控制。

賣披薩餅的一個優勢是成本低廉,因其只不過使用些麵團、調味料和奶酪,通常比許多其它食品便宜。業內高管說,與專門從事其它美食並依靠送餐公司的餐館相比,披薩店通常留有更多的利潤用以支付司機和其它管理費用。

對衝基金大佬阿克曼(Bill Ackman)在本月初《華爾街日報》的活動上表示,他本人的潘興廣場資本管理公司(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持有近6%的達美樂股份,因其擁有自己的送餐服務,從而不必依賴送餐公司。

Uber Eats一位發言人表示,公司針對不同的服務提供不同的價格範疇,全球有50,000多家披薩店使用其平台。

Slice是一家專門針對披薩店的初創送餐公司,在和大型送餐平台競爭。該公司收費2.25美元為獨立披薩店處理在線訂單,相當於對常見的40美元訂單收取6%的小費。創辦人塞拉(Ilir Sela)說,其16,000家獨立披薩店客戶多數自己送貨,但Slice會根據披薩店的規模來協商費用,利用其送餐的主要是小型披薩店。

塞拉說:「做數字化轉型是獨立企業最關鍵的決定。」塞拉的在線披薩網絡競爭目標是達美樂。

達美樂在數字基礎設施上已花費了數億美元,其中包括專有銷售系統和GPS訂單跟蹤。目前,該公司正在休斯敦的一家分店中使用機器人做外送公路測試。

達美樂首席創新官馬洛尼(Dennis Maloney)說,許多美國人在疫情期間嘗試更多外送服務後,想要更快捷更精確的,從而給連鎖店提出更高的要求。

根據市場研究公司NPD Group的數據,在美國,披薩是僅次於漢堡、叫餐最多的食品,在智能手機應用程序出現之前,外送披薩已有幾十年了。達美樂創始人莫納漢(Tom Monaghan)通過不斷創新,例如使用瓦楞紙保溫箱以及30分鐘交貨保證,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披薩連鎖店。

據市場研究數據,在疫情封鎖期間披薩外送量猛增,但其中大部分來自於快速送餐披薩連鎖店。獨立披薩店和小型披薩連鎖店的銷售額卻下降了19%;至4月份已有近8.1萬家披薩店關閉,占總數的10%左右。

疫情爆發之前,位於俄勒岡州尤金的獨立披薩店La Perla Pizzeria合夥人巴羅夫斯基(John Barofsky)提供那不勒斯風格的披薩餅堂食,沒有開展外送業務,由於封城,他只好於1月份關門大吉。◇

責任編輯:朱涵儒

相關新聞
阿馬爾菲海岸線的美景美食(4)古磚爐私家披薩
披薩店成了2020年餐館亮點
外賣達美樂披薩 無人駕駛車輛送到家
羅馬首次推出熱披薩自動售貨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