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酷刑日 受害者談酷刑經歷籲徹查大陸人權

人氣 1034

【大紀元2021年06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6月26日是聯合國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據國際法的規定,酷刑是一種罪行。然而,中共治下,發生在看守所、監獄、精神病院的酷刑層出不窮,一個人甚至可以被消失、失蹤。

《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全名為《禁止酷刑和其它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於1987年6月26日正式生效。至今,已有162個國家批准了該公約。中國也是其中之一。

中國酷吏舉報清算中心負責人之一、逃離中國的民運人士界立建是一名酷刑受害倖存者,他的案例受到人權觀察組織的關注,做過一整套身體和心理醫學評估。

他說,「從聯合國宣布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到現在已經34年了,但是酷刑在中國日益嚴重,酷吏日益增多。很多人覺得酷刑看不見、摸不著,其實在中國大地每個角落都發生在我們身邊,人們對中共的超級恐懼,都是源自於中共的酷刑和非人道折磨。」

「從文革大革命十年浩劫,再到對宗教自由的打壓迫害,從一個最大的信仰團體法輪功身上我們看到各種酷刑折磨,由原來肉體折磨、精神折磨直到買賣器官。中共做出的事情超出人類誕生以來亙古未見的邪惡底線。它是全世界的人類公敵,所以說酷刑對中國的老百姓來說,承受了太多太多。」

他向記者講述了自己所遭受的酷刑經歷。

摁水缸 砸門牙 電棍電 燙菸頭

2009年5月22日,界立建在廣東打工。當時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訪問中國,數千訪民去北京遊行。「25日、27日都在搞遊行,那也是21世紀以來訪民最多的遊行場面,後面不斷被鎮壓。我們在國務院新聞辦門口撒傳單,用紅油漆寫上『關注人權』等標語。」他說。

2009年5月27日下午4點,警方開始抓人,把訪民送到久敬莊、馬家樓。28日界立建被移交到山東省聊城市駐京辦,一路被打罵回到高唐縣。「開始把我摁在水缸裡面,你氣若游絲的時候,再把你提上來,問你涼快不涼快?後面就聽不見啥了,人全是木的,眼睛是發黑的,光大口喘氣了。」

「那是在政府一個廢棄的院子裡,以前好像是農機站,窗子全都堵死的。用警用電棒專門電你肚子、關節,惡警朱國玲用手銬砸掉我的上門牙,然後他們邊喝酒邊審問,弄菸頭燙我……後面就拘留了。」

身體綁成n字型放強噪音折磨

在2018年聲援佳士工人維權中,當年7月底界立建又被深圳的國安抓了。「折磨了三四天,綁在椅子上、兩腿分開,手綁在兩小腿之間,只能弓著腰,他們壓著頭成n字型,踹後背,搗後背,鑽心地疼喘不過氣來。

界立建說,「一隻手掛鐵窗上,一隻手掛活動涼椅子上,問你不答他就猛拽椅子,胳膊像撕裂一樣疼,冒著虛汗,出來半年還是疼的,韌帶和關節好像撕開了。他們還會把人固定在椅子上,搞一個耳機帽子套上,強噪音干擾放紅歌,拿下耳機後耳朵嗡嗡響,在精神上摧殘人,用冰礦泉水打臉都是小事情。還有一招比較折磨人的是把人綁在椅子上身體成n字型,他們點香菸或蚊香熏臉,打賭我幾分鐘被燙……」

腳鐐掛鐵鐐 致腳脖潰爛

2017年界立建參加香港七一大遊行後,回深圳時在羅湖口岸被國安截查。後被關到康寧醫院(精神病院)折磨,上電針,強迫吃一些不知名的藥物、注射不知名的液體,至今伴隨著後遺症和併發症。一聽到警笛聲、看到穿白大褂的那些人,還會有條件反射性的恐懼感。

「心靈上的創傷,精神上的傷害,埋到深處的那份陰影,很多在酷刑下的受難者他是一輩子都不可能忘卻、磨滅的。」他說。

在看守所,把人用鐵鐐銬在鐵窗上面,是很常見的迫害。界立建說,「包括殺人犯只要跟政治沒關係的,都可以用破衣服、破布把鐵環包一圈,防止磨壞皮膚、腳腕,因為鐵鐐是生鏽的,上面有細菌、血跡。」

「在廣東深圳的羅湖拘留所期間,警察把腳用鐵鐐掛在鐵窗(有三格)的最高處,屁股一點點著地,那真叫生不如死啊。就這樣倉頭都不會放過你,管教下命令,讓你日夜都不能休息,時不時拽一拽鐵環、鐵鏈,只要一拽會生疼生疼的,前期整個腳踝都腫起來了,後來就麻麻的,感覺腿不是自己的,一拽腳脖處流血、流膿、潰爛,他不給你任何藥消炎,後面就感覺木木的,爛肉的味道。這是最普通的酷刑。」

強迫打針 吃藥 上電針

精神病院也是中共迫害異議人士和信仰者的場所。界立建表示,在精神病院裡搞酷刑是最恐怖的,是令人最絕望無助害怕的一個地方。在裡面要強迫吃藥,破壞腦神經。尤其上電針,這種傷害不只是肉體的巨痛,會造成永久性不可修復的神經病變,痛苦一生。

他說,「打針時是綁著的,頸部也有固定帶,打完針人很快昏昏欲睡,五臟像火爐,苦水吐不出來,產生幻覺,感覺無數人過來放蟲子咬你、掐脖子、打你⋯⋯很多訪民,打死也不願進精神病院,因為太痛苦了,出來就可能是半廢人。」

界立建在精神病院酷刑摧殘下割腕自殺以求解脫。(受訪者提供)

據介紹,精神病院有二個病區,一個是有錢人的治療區,條件優越一些;第二個就是訪民、維權者被派出所送到裡面來的,還有一些流浪的精神病患者。

界立建在男護理區,經常聽到女護理區有哭的、吼叫的,聽著護工的咆哮、毆打。還有的女孩被消失了,他懷疑最悲慘的結果就是中共黑器官販賣利益的受害者。

頻繁抽血 夜間轉移 疑被摘器官

界立建被關在深圳羅湖區康寧醫院關五十多天,光做所謂的體檢抽血4次,每次抽很大劑量的血,比正常體檢多8-10倍不止,而且只抽年輕人、健康人的血。界立建懷疑這是做器官供體匹配檢查。

他介紹,有一個河南的黃大姐,是基督徒,比他早抓進來二十多天,一起做過體檢、抽血的,半夜被轉移走了,這個大姐到現在在哪裡不知道。「聽同住的女孩說,半夜護工帶著護士、移動床,讓她們不要看,蒙頭睡覺,她們就聽到他們說要轉移她走,身體有嚴重的疾病要轉院,大姐說你為什麼不白天轉移,我不走,聽到護工訓斥,大姐反抗說放開我,護工就捂嘴,上閉嘴器,還聽到護工跟護士交談:針打完了嗎?然後就放在活動床上被帶走了。」

「還有個小伙子是惠州博羅的,客家人,流浪時在大排檔撿酒瓶子起衝突,被警察扭送到醫院來。他沒有疾病,但是在派出所的記錄裡,送過一次精神院了,一查記錄,再送精神病院去。他有三次進出康寧醫院,他說每一次抽血都感覺生命走到盡頭,被隨意當豬當牛宰一樣。」

據界立建介紹,被民政局和救助站強制送到精神病院的流浪漢,關一段時間就放出去,因為共產黨不可能花這麼多錢養著你,但是這些黨官利用他們的名額發病人財、醫療費財。出院的時候偽造出院記錄,偽造簽名,申報經費。

界立建轉述,博羅的小伙子透露,這些人就被用拉牲口的集裝箱、上面只有一個護欄窗口的車輛拉走,拉到深圳與東莞交界處、惠州那邊去,往那邊驅趕。有的女孩直接就賣給社會人員了。

在深圳有個東門步行街,小伙子認出有個瘦弱的女孩,眼睛沒有了,在地上爬,撿飯吃;還有個一起撿垃圾的,一直說疼,邊瘸邊走,他就把衣服撩開給他看,在腋下腰部的上方有一個大口子,懷疑是割取腎器官的手術傷疤。

呼籲關注精神病院黑幕 徹查人權狀況

界立建認為,康寧醫院作為深圳最大的精神病醫院,是屬於政府類的,所以醫院裡器官買賣、割取,是受難受害群體最大、最恐怖的區域之一。

他說,「廣東的報紙在廣告欄經常發政府信息,發現無名屍,看照片衣服是塌下去的,就像內臟掏空了。沒人認領,政府就收拾了,死就死了。尤其最底層的流浪人吃不飽喝不飽,你跟別人說,你是受害者,你是邪惡的見證者,別人說你有病。這麼一個循環下,傷害性最大、最悽慘、最恐怖的就是精神病院裡一批人。」

「所以維權人被抓會有人發信息大家馬上去聲援。精神病院就是這麼現實的殘酷剝奪人權、生命、自由的這麼一個最悽慘的屠宰場之一。」

界立建表示,中共簽約反酷刑就是對世界人類反酷刑最大的一種侮辱,和對人權的踐踏。聯合國應該徹查中共人權狀況、邪惡的恐怖罪行,將中共驅逐出反酷刑組織的名單裡。「因為它就是目前最大的人權破壞者,總的魔鬼撒旦領頭人。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再也找不出這麼一個邪惡組織了。」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致死致殘多人 實施酷刑的山東省監獄
【中共酷刑】形形色色的小板凳
【中共酷刑】:欲致人於死地的強行灌食
國際反酷刑日前 紐國法輪功舉行反迫害集會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場冷遇
【橫河觀點】孫力軍為誰推磨 中紀委不談的話題
吳呂南:李貞駒如何走上中共間諜之路
【舞蹈三劍客】神韻七團全球巡迴演出 精采幕後
寒山碧:北京冬奧 西方國家與中共互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