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必烈傳之五

【忽必烈傳】建開平引轟動 蒙哥攻宋駕崩

大紀元文化小組
忽必烈傳(大紀元製圖)
font print 人氣: 4109
【字號】    
   標籤: tags: , ,

忽必烈受命總領漠南漢人軍務後,雖然將藩府建在了金蓮川,但他仍保持著蒙古人入帳居野處、冬夏遷徙的游牧習慣,即通常夏天駐紮在金蓮川,有時駐帳在大盤山,冬天則臨時尋找避寒的地方,或是在桓州(今內蒙古正藍旗北),或是在離燕京不遠的奉聖州之北,或是在撫州(今河北張北),可以說是居無定所。

金蓮川幕府的很多人來自於漢地,習慣於城居,並不適應草原的游牧生活,因此他們積極建議修建一座城池。長期受儒家文化影響的忽必烈也覺得應該有一處比較固定的場所,因此,接受了漢人幕僚們的建議。

開平城留傳說

遠征雲南後的1256年,忽必烈下令讓精通《易經》的釋子聰(劉秉忠)占卜,選擇合適的地點修建新城。釋子聰經過勘察,選擇了桓州以東、灤河以北、北依南屏山、南臨金蓮川的龍岡之地,認為這裡地勢平坦,適合建城。

忽必烈隨即親自到龍岡這裡查看,見其地理上位於蒙古草原南端,北連朔漠,南接中原,地處要衝,非常適合自己總領漠南和漢地的政治軍事需要,同時也方便與身在和林的蒙古汗庭聯繫,即「會朝展親﹐奉貢述職,道里宜均」。忽必烈很高興,就下令讓釋子聰選人建城。

釋子聰推薦了真定董文炳、賈居貞和豐州人謝仲溫打造新城。經過三年多的營建,按照漢人建築、技術和風格打造的新城於1260年落成,定名為開平府。

開平城的興建,是轟動當時的一件大事,民間留下了許多忽必烈向龍借地建城的故事。孔齊《上都避暑》、《至正直記》卷一中記載:「相傳劉太保遷都時,因地有龍池,不能固,乃奏世祖當借地於龍,帝從之。是夜三更雷震,龍已飛上天矣。明日以土築成基。」楊允孚《灤京雜詠》中亦說:「『聖祖初臨建國城,風飛雷動蟄龍驚。月生滄海千山白,日出扶桑萬國明』,就是以這一傳說為題材作出的詩篇。詩人自注說:『上京大山,舊傳有龍居之。』」

據說,開平城的地下有大量積水,水中有龍,深諳風水五行的釋子聰製作了高數十丈的鐵桿,鐵桿立起後,積水枯竭,臥龍飛上了天。

其實,史籍中關於龍的記載確有不少。比如《新唐書‧五行志三》載:「貞元末(805年),資江得龍丈餘,西川節度使韋皋匣而獻之,老姓縱觀。三日,為煙所熏而死。」

《遼史‧太祖本紀下》記:「神冊五年(920年)夏五月庚辰,有龍見於拽剌山陽水上。上射獲之,藏其骨內府」,即宋代遼國皇宮藏有龍骨標本。北宋沈括《夢溪筆談‧雜誌一》也介紹過他多年前出使契丹時聽說了這件事;元好問《續夷堅志》對該事談得更詳細,說那是條五尺小龍。

《清史稿》談見龍現象共八十二次,民國時期,民眾也多次看到龍墜落之事。

所以,當年忽必烈向龍借地建城的故事或許並非虛傳。另據《史集》第二卷記載,當時人們把草地中間的水排乾,並用石頭、石灰、碎磚等材料填平,溶了很多錫加固。「在升起達一人高之後,再在上面鋪上石板……在那石板上面,建造了中國式的宮殿。」

開平城分為三個區域。外城為方形,由12英尺至18英尺高的土牆包圍,大部分居民居住在這個區域裡的土房和木房裡,外城還有幾座佛寺,是按照《易經》確定具體位置的。

第二個區域是內城,忽必烈和他的扈從住在其中,高10英尺至16英尺的磚牆包圍著內城。建築在土台上的王宮大安閣是這個部分的最重要的中心。每面城牆上建有6個城樓或塔樓,用於瞭望。在宮殿內,「大殿、房屋和走廊全部貼金並且油漆得富麗堂皇。宮中的繪畫、肖像、鳥樹花草等等美妙精巧,使人愉快和驚奇。」內城中還分布著許多其它殿堂和官衙。

開平城的最後一個區域是外城北面的獵場,由草地、樹林和河流組成。獵場中馴養著供忽必烈打獵的各式各樣的動物,主要是鹿。

開平城建好後,忽必烈在金蓮川的幕府成員都遷移至此,在這裡,他們繼續向忽必烈講授儒家要義和治國理政思想,為他出謀劃策。開平城逐漸成為忽必烈統領漠南漢地的中心,其後更成為忽必烈即位稱汗的所在。

獵場中馴養著供忽必烈打獵的各式各樣的動物,主要是鹿。示意圖,圖為北宋/金 傳黃宗道 舊傳李贊華 獵鹿圖 卷。現藏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公有領域)

遭嫉恨引猜忌 斂鋒芒兄弟隔閡消

忽必烈遠征大理取得勝利,在軍事上掌握了部分大權,提高了自己的聲望。此外,他改革蒙古舊俗,接受儒家思想,在漠南漢地採用漢人之法治理,在發展經濟、為自己贏得了聲譽、得到了民心的同時,也引起了一些蒙古貴族的不滿和嫉恨,因為忽必烈推行的政策阻礙了他們的財路,《元史》上說「或讒王府得中土心」,就是說,有人在蒙哥汗面前進讒言,說忽必烈有圖謀汗位之意,甚至說忽必烈截留了應該給大汗的稅賦、不利於朝廷等。

於是蒙哥汗派遣阿藍答兒等人在關中設鉤考局(註:相當於今天的審計局加紀檢委),查核京兆、河南財賦以及審查官員。

忽必烈一時想不到該如何應對。謀士姚樞為他分解時局,認為他長期居於漠南,遠離蒙古本土,與蒙古親人的見面時間少,關係難免疏遠。如此一來,一旦有人離間,就會引起大汗猜忌。因此,他建議道:「帝,君也,兄也;大王為皇弟,臣也。事難與較,遠將受禍。莫若盡王邸妃主自歸朝廷,為久居謀,疑將自釋。」意思就是讓忽必烈將王妃等家人送回蒙古本土,然後再親自去向大汗請安,如此就可消除兄弟間的隔閡。

忽必烈茅塞頓開,於是帶著王妃和子女北上去見蒙哥汗。此時,正率軍準備伐宋的蒙哥汗已經來到河西之地。忽必烈前去覲見,蒙哥汗見忽必烈如此,猜疑頓消,兩人不免相擁而泣,蒙哥「竟不令有所白而止」,並下令停止了鉤考局的運作,將阿藍答兒召回。

忽必烈為表赤誠之心,也交出了河南、陝西、邢州等地的全部權力,將自己的人馬撤回,還撤銷了邢州安撫司、河南經略司、京兆宣撫司及其附屬機構,相關事務全部交由蒙哥汗處置。

蒙哥汗接見外國使節。(公有領域)

蒙哥攻宋身死  忽必烈受命再建功

蒙古與南宋在1234年聯合滅金後,雙方開始處於正面衝突狀態。窩闊台時期,蒙古主力主要放在西征方面。對南宋,雖也曾出兵攻打過襄陽和川北,但都被宋軍擊敗。

蒙古統治者認識到滅亡南宋不是件輕而易舉的事。因為在人口眾多的南方,河流山脈縱橫交錯,都市地區人口密集,唯一可能進行的戰爭是圍攻戰。在圍攻戰中,尤其是水戰,來自草原的牧民們有些不知所措。如果要在中國南方取得勝利,必須有大批步兵團、水軍和一整套「火炮」設備。為此,蒙哥汗令忽必烈採取迂迴包抄的戰略,征服雲南的大理就是其重要的一步。

1256年夏天,以南宋扣押蒙古使者為理由,蒙哥汗正式宣布了再次攻打南宋的命令,並說:「我父祖成大業而享盛名,我欲效之。」第二年秋,他命幼弟阿里不哥留守和林,讓自己的兒子玉龍塔失和大臣阿藍答兒輔佐,自己率大軍在祭天後出征。前鋒諸王塔察兒率諸軍圍樊城,但趕上連月陰雨,遂班師。

十二月,蒙哥汗經過漠南,在玉龍棧赤駐蹕,忽必烈等諸王來覲見。正是在此,蒙哥與忽必烈相擁泣下,消除了隔閡。兩人還談到了分道伐宋之事。

1258年三月,蒙哥汗再度率四萬大軍南下,兵分三路:西路主力怯薛軍由蒙哥率領,由隴州入散關,東路由諸王末哥由洋州入米倉關,還有一路由孛里義萬戶帶領從漁關入沔州。另派遣兩軍入湖南、江南,其中塔察兒攻打荊山,而忽必烈暫時駐紮在濮州(今河南濮陽),整治軍隊準備攻打鄂州。此外,令兀良合台率兵從交趾攻打,在湖北與大軍會合。這是蒙哥的作戰計劃。

1258年三月,蒙哥汗再度率四萬大軍南下。(大紀元製圖)

當時金蓮川幕府成員郝經跟隨忽必烈在濮州。有人提出取宋七條建議,忽必烈交予諸將商議。郝經卻認為,現在宋朝並沒有敗亡的跡象,而蒙軍傾巢而出,恐怕會引起內亂,因此他建議忽必烈「不如屯兵不動,頒行德政,施恩於民,招賢納士,籠絡各地守臣共同防禦,等待西軍進展。這樣上合天心、下從民望,時至而動,可輕易奪取宋國」。

忽必烈聽到如此高論,十分驚異。隨之郝經又進呈七條建議,共七千餘言。忽必烈十分欣賞。

當忽必烈聽說名士宋子貞、李昶(chǎng)也在濮州時,便將他們請來,詢問蒙古人征宋的得失。宋子貞坦言:「蒙古人威武有餘,但仁德不夠。宋人之所以拚命抵抗,是懼怕被殺。如果投降者不殺、脅從者不被治罪,那宋朝的城池只需一紙文書,就可以降伏。」忽必烈聽了,認為言之有理,表示願意按照其所說的去做。在此次和後來的滅宋戰爭中,忽必烈的確做到了。

而李昶給出的建議也差不多,他說:「論治國,則以用賢、立法、賞罰、君道、務本、清源為對;論用兵,則以伐罪、救民、不嗜殺為對。」忽必烈聽後,同樣大加讚賞。

此時,率領主力軍的蒙哥汗從陝西打到了四川,一路所向披靡,攻克了四川北部大部分地區。所到之處,蒙哥下令禁止抄掠。而諸王末哥、諸王塔察兒出兵皆戰敗,蒙哥遂命忽必烈統領諸路蒙古、漢軍伐宋。將東部作戰部隊交給忽必烈,說明蒙哥是信任忽必烈的。十一月,根據蒙哥的旨意,忽必烈在開平東北行祭旗禮,正式出兵南下攻宋。

出兵前,張文謙與釋子聰對忽必烈說:「王者之師,有征討但無戰爭,對南方臣民當一視同仁,不可濫殺。」忽必烈道:「希望與卿等共同遵守。」果然,忽必烈入宋境後嚴令諸將不准妄殺、騷擾居民和燒毀房屋,他還任命楊惟中為江淮荊湖南北等路宣撫史、郝經為副使,率領歸德軍先開至江上,宣布恩信,招納宋人歸附,穩定人心。對於違反軍紀的士兵,則綁縛送到有司治罪,「由是將士肅然,無敢違命者。」

1259年,蒙哥汗在合州釣魚城(今重慶合川區)下攻勢受阻,戰事膠著數月。而此時的忽必烈則率大軍渡過淮河,攻入南宋境內,所獲軍民一律釋放,深得人心。隨後大軍一路向南,進展十分順利,並很快進入湖北,開始進攻長江中游的鄂州。進軍神速的忽必烈令宋人驚恐不安。

然而,正在四川領兵攻打的蒙哥在釣魚城突然駕崩,終年五十一歲,在位八年零兩個月。關於其死因,並沒有確切說法,有說是受傷不治而亡,有說是死於痢疾。

蒙哥死後,蒙軍中止了進攻,北歸。後忽必烈追尊蒙哥廟號為憲宗。史書對蒙哥的評價是「聰明果毅,內修政事,外闢土地,親總六師,壁于堅城之下,雖天未厭宋,齎志而殂,抑亦不世之英主矣」。

從成吉思汗到窩闊台,再到蒙哥,他們為忽必烈留下了一個疆域廣闊、令世界矚目的大帝國,為忽必烈留下了一個龐大的基業,而如何最終一統天下、如何治理好包括中原漢地在內的廣大區域、如何調和蒙古族與漢族的統治模式,是即將走上歷史大舞台的忽必烈即將面對的問題。

參考資料:

《新元史》
《元史》
忽必烈傳
《馬可‧波羅遊記》

點閱【忽必烈傳】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張憲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由於忽必烈所轄漢地範圍逐漸擴大,其統治中心也轉移到中原地區,如果繼續將和林作為帝國的都城已經不合適,因此,在仿照中原王朝建立年號和國號前後,忽必烈將都城從和林遷到了漢地。
  • 阿里不哥臣服後,忽必烈實際管轄的政治版圖已然包括中原地區(位於長城以南、秦嶺淮河以北)、東北地區(包括整個黑龍江流域)、朝鮮半島北部、漠南漠北蒙古草原全境(內蒙古和外蒙古地區)及西伯利亞南部地區、西域大部分地區(今新疆東部和南部)、吐蕃地區(包括今青海、西藏、四川西部等地)以及雲南地區等地。如何治理這些地區,是忽必烈面臨的又一大問題。
  • 蒙哥汗1259年在南征時的猝然去世,對於南宋而言是獲得了短暫的喘息時間。因為彼時兀良哈台已從南邊攻打廣西南寧、桂林,劍指潭州(今長沙),忽必烈則圍攻湖北鄂州(今武昌),蒙哥則在四川一路高奏凱歌,南宋已處於北、西、南三面同時面臨進攻的局面。南宋朝廷極為恐慌,當時的丞相丁大全隱匿戰情,引發不滿,宋理宗將其罷免,並急拜賈似道為右丞相兼樞密使,率軍前往鄂州迎敵。
  • 如果說「思大有為於天下」的忽必烈在漠北潛邸時意識到人才的重要性,通過與諸多名儒的交談及通過他們的講授和答疑了解了儒家文化、了解了如何做一名帝王、了解了如何治理一個國家,並初步有了「以儒治天下」的想法,那麼,在金蓮川時期,其身邊形成的「金蓮川幕府」使他未來在實踐中進一步強化了「行漢法」的主張。史書說,忽必烈「聖度優宏,開白炳烺,好儒術,喜衣冠,崇禮讓」。
  • 1241年黃曆十一月,在位十二年零三個月的大汗窩闊台行獵時,在行宮駕崩,終年56歲。由於窩闊台生前未確立太子,在他過世後,汗位繼承人問題引發了朝中的一系列紛爭,導致汗位空懸。
  • 忽必烈幼年和青年時的成長,不僅受到來自家庭的影響,而且受到外部環境的影響。成吉思汗奠定偉業後,窩闊台時期的蒙古帝國繼續壯大,遼闊的草原上矗立著金碧輝煌的幕帳,來自內地、中亞各地的商賈以及前來拜訪、投靠合罕和蒙古貴族的各色人等雲集,各種商品琳琅滿目,多種語言交織,除了農牧業,還出現了農業和手工業,大汗牙帳所在地哈拉和林更是建起了一座相當規模的城市,並成為世界性的焦點。
  • 1227年8月,在建立了草原帝國「大蒙古國」並讓歐亞為之震撼的成吉思汗魂歸長生天後,他的繼任者,即被追封為元太宗的窩闊台大汗,秉承父親的遺命,一方面聯宋攻金,繼續開疆拓土,徹底消滅了金國,完全征服了華北和中亞地區;另一方面,重用耶律楚材管理華北和中原地區,整頓內治,鞏固了大蒙古國的統治基礎。與此同時,蒙古人又進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西征,進一步加強了歐亞大陸間的交往。而最終讓蒙古人「入繼中華大統」、以海納百川的胸懷建立一個新王朝並使之燦爛一時的乃是成吉思汗的孫子忽必烈,正如成吉思汗曾經的預言一樣。
  • 故劍深情為誰起?漢宣帝「詔求微時故劍」的聖旨有著最浪漫聖旨、最深情的詔書之暱稱。皇上的故劍情深為她傳情話,漢宣帝為何下了這道與眾大不同的昭書呢?
  • 中國歷史上能當上皇帝的,都是有天命的,這其中就包括南北朝時期南朝「宋齊梁陳」中的齊國開國皇帝,即齊高帝蕭道成。蕭道成52歲登基做皇帝,55歲駕崩,在位三年中,他不止一次說過:「朕本來就是一個普通老百姓,做夢也想不到竟然會有做皇帝的一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