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中共洗腦 港精英舉家移民暑期將現高峰

人氣 2703

【大紀元2021年06月09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唐詩韻、黃家傳、文苳晴採訪報導)6月考完試就是暑假的來臨,不少港人家庭就是等著孩子的學年結束,當七八月到來時,將舉家移民,子女拿著成績表去銜接海外課程。因此未來這兩個月可能成為港人赴英的「高峰期」,其中持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移民的占多數。亦有BNO持有者經過多番考慮後,透過技術移民渠道,準備在澳洲和加拿大展開新的生活。

自去年中共強行實施《國安法》以來,香港自主權移交後再迎來一波移民潮。英國自今年實施BNO簽證,首季已經收到超過3.4萬份申請。由於申請人數遠超預期,英政府其後宣布將會撥款4,300萬英鎊,向移居當地的港人提供房屋、工作和教育等方面的支援。

除了英國,澳洲和加拿大亦是香港人的心儀移居地。澳洲政府在中共《國安法》生效翌日,隨即宣布延長港人簽證並提供永久居留途徑。因此,也有不少持有BNO的港人轉而移民「全球宜居城市」排名前十的澳洲和加拿大城市。

大紀元採訪了多個已準備離港及已抵達英國的家庭,探討不同背景家庭的考量因素、移居計劃和歷程。

接受此次訪問中的移民港人概況。(大紀元製圖)

為子女做好安排 銜接英國課程

自僱人士Alan(化名)和太太,育有兩子一女,原本計劃在明年才離開香港。但查探過學校資訊後,發現長子最好趕在16歲時入學,讓進A-Level前有一年時間準備。這樣一來,一切需立即「變陣」,打算把握暑假這窗口,等學年結束後,一家五口遷往倫敦生活。他直言:「走得非常急。」

從商多年的Alan表示,結束香港的生意後,到了英國將「見步行步」,心中打底「轉行」在所難免,所有決定完全是為了下一代。他直言,不願見到孩子接受共產黨的洗腦教育。

另有從事金融界的David(化名)同樣打算在暑假期間飛往英國,帶同太太及兩位正就讀中學的女兒遠赴西方民主國家定居。

幸而David所屬的歐資機構在倫敦設有具備相當規模的辦公室,管理層理解情況並盡力協助安排內部調配,讓David不致徬徨收入中斷,可以繼續在同一公司團隊上班。David表示,他的其中一名女兒有輕微學習障礙:「少了工作和收入上的擔憂,我和太太便可集中精力為女兒找學校,希望能儘快讓生活安穩下來。」

原本較為嚮往澳洲文化及當地陽光充沛的林太,因其與丈夫的職業不太合乎澳洲技術移民要求,故放棄申請念頭,轉而持BNO向英國邁進。

夫婦二人皆傳統香港中學名校出身,育有兩女,大女明年將升讀小六。跟Alan的情況相似,查詢學校資訊後,發現女兒剛錯過英國的「11 Plus」考試,擔心因此難以報讀好學校,繼而轉變策略。

林太目前正考慮申請私校,並提前在香港辦理手續:「小朋友學業優先,我們大人沒有所謂,一切都是為了她們。」私校學費昂貴,但林太表示為了孩子未來,暫別無他法,「最重要方便女兒上學,找學校時沒既定住倫敦,因為我並不介意在其它城市生活,只要女兒能進好學校就得。」

BNO港人轉戰澳洲及加拿大

往西走不少,亦有往南走的。Andrew(化名)跟林太同樣鍾情澳洲,被該國的氣候和生活方式所吸引:「英國其實沒有考慮,我和太太都比較喜歡澳洲,天氣好,飲食文化方面比較像香港。英國我們會不適應。」Andrew又補充,「去英國,我無法申請家中老人移民,但澳洲可以。」

Andrew的兒子同樣是香港傳統中學名校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時就讀中五。Andrew自己需持有BNO,但若他不去英國的話,兒子便不得前往。

為了安排兒子離港,Andrew做了兩手準備。幸好澳洲政府十分歡迎港人,在《國安法》生效後宣布提供畢業後留澳渠道。因此,Andrew首先給他安排報讀澳洲大學,至少確保兒子能夠離港。然後自己嘗試申請技術移民,結果先後獲批,擬於年底或明年初(澳洲暑假時)動身。

Yvonne和先生育有一子一女,和以上的家庭一樣,一切以下一代優先。為了避開申請移民的繁複手續,Yvonne起初鎖定英國為移居地,但經反覆思量,考慮到丈夫如到英國後,將要面對的包括尋找工作、昂貴生活開支等,而經查看後,發現丈夫的專長乎合加拿大的技術移民要求,因此決定前往加國。

Yvonne表示,申請移民加拿大雖然有更多手續,還要付移民經紀費,但至少先生日後工作收入會比較穩定:「英國是現在不用麻煩,但往後有太多的未知之數,總不能長期『燒積蓄』。」

兒子患有過度活躍症的Yvonne坦言,外國本來就更適合孩子成長,但目前正面對進退兩難的內心掙扎:「其實我放不下在港的老人家,每每想到父母,就想推倒此前的一切安排……其實我內心一點都不好受。」

Alan、David、林太、Andrew和Yvonne均屬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們或他們的子女都是香港名校生,曾就讀皇仁書院、聖若瑟書院、喇沙書院、庇理羅士女子中學、協恩中學等傳統學府,均是香港的精英中流砥柱。他們熱愛香港這個城市、家鄉,無奈中共暴政迫使數以十萬計和他們一樣的港人離鄉背井。

妻兒先行 分隔兩地情緒一度低落

香媽媽(化名)是典型的中產家庭主婦,丈夫賺錢養家,自己在家中打點一切。2019年元朗7·21事件後,香媽已對港府徹底失望和憤怒。在傳出要立《國安法》期間,便考慮離開,夫妻二人花了約半年時間準備移民事宜。

去年11月,香媽媽決定先帶兩名兒子前往英國,三人揮別爸爸和土生土長的香港,抵達當時仍處因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封城的倫敦,「整個城市死氣沉沉,加上英國經常下雨,心情差上加差」。

香媽媽是BNO護照持有人,兩名兒子只持有香港特區護照。但因為母親的關係,3人都可以在英國機場入境,向入境官員申請「特許入境許可」(Leave Outside the Rules,縮寫為LOTR)。她指申請過程順利,官員在取得其銀行單、在英地址證明等資料後,他們等候僅一小時,就已獲批准入境。

香媽媽解釋道,當時由於香爸爸仍要在港處理工作,而香港已經不再是溫水煮蛙,共產黨已撕破假兩制的畫皮,「香港已經不宜久留」,唯有先獨自帶著兩名兒子移居英國,以防萬一。

香媽媽續指,去年《國安法》在香港實施後,香港已徹頭徹尾變成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地方:「香港已經不再是一個自由、法治和包容的國際城市,而是一個中國普通城市。」她坦言,《國安法》的各項不合理條文是她決心要離港的原因之一,「一個人在港犯法被拘捕,當然是由香港法庭審理。現在可以隨意送中,無限期還押。」

下決心容易,但剛抵達英國時,感覺是舉目無親,「先生不在身邊,凡事都要自己想辦法解決」。她坦言,在先生抵埠前一段時間,情緒一度低落,「我也曾感到不開心,擔心丈夫不能離境」。

移居英國後,香媽媽馬不停蹄地為兩名兒子四處打問公立學校學位。雖然早在香港時已租到合適的住所,但同時要申請當地銀行戶口、國民保險(NI)等,可謂忙得透不過氣,「找學校不難,但申請其它項目好煩」。

她指,英國的行政效率、步伐和文化都大有不同。「這裡的生活不應該什麼都跟香港做比較,這裡是英國。」又流露出其思鄉之情,表示很懷念一系列港式美食,包括腸粉、叉燒包、肉餅蒸飯等,「以前在香港,隨時去酒樓,但現在不可以日日這樣吃」。

在此階段期間,唯一讓香媽媽感到慶幸的是兩名兒子融入當地生活,她指兩人具語言天分,在英國學校就讀一段時間就已經融入其中:「他們在學校已經有好朋友,我完全不擔心他們不能融入和適應英國生活。」

所幸皇天不負有心人,香爸爸在安頓好一切後,亦在今年年初抵達英國,與家人團聚,一家人從此不用再分隔兩地。

英國疫情緩和機會湧現

香媽媽一家現居倫敦,寸步難行的日子過了約逾半年,生活開支成為首要解決問題。然而,香爸爸早前由於疫情關係,一直找不到工作。但隨著英國的疫情緩和,工作機會逐漸湧現,事情也略有起色。

幸而,香爸爸最近接獲一間銀行通知,決定聘請他,將來可以有穩定工作收入。對此香媽媽坦言,薪金在扣稅後沒有香港多,但她認為在英國起碼可以享受到言論自由、自由的空氣,這些都是在香港得不到的:「自由是多少錢也買不到!」香爸爸接著說:「賺少了些錢沒關係,頂多做多份工作、開Uber。」

香媽媽在公園看著兩個活潑好動的兒子,指夫婦押上一切,帶著兩子逃離熟悉的香江,「如果沒有他們,我鐵定不會離開香港。我在香港不缺什麼,但為了下一代,我必須要離開,因為我不想兩子生活在一個充滿歪理的社會!」談到未來,她只有對兩名兒子的寄望:「為父母的不求回報,只要一家人在英國好好生活,我已心滿意足。」「至少他們能在一個有真正民主自由的社會生活,不會因言入罪。」

訪問結束之際,香媽媽展示出其後頸一個迷你獅子山紋身,指這已經是唯一和香港的聯繫。難捨難離,她在回憶起剛抵達倫敦希斯路機場時不禁哽咽,「其實好不捨得香港,真的好不捨得……」但她的眼神堅定,認為離開香港的決定是對的。「如果我的一對兒子仍留在香港,鐵定沒有將來可言!」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多項數據顯示 香港正爆發前所未有的移民潮
港共修例收窄自由空間 何良懋:港人用腳投票
港版國安法出臺5個月 港人獲澳技術移民簽證翻倍
調查指港高收入者更想移民 英國最熱門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七一風聲鶴唳 中共發滅門威脅
【遠見快評】董經緯傳聞VS習宣誓 中紀委恐嚇
【新聞看點】炒顧順章叛黨 中共將對誰下手?
【秦鵬直播】美發警告 中共百億大外宣為何慘敗
【微視頻】2021中共維穩 異議人士毛左齊抓(上)
【探索時分】暗劍無人機嚇壞美軍?吹15年無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