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馮智活:港法輪功應有表達自由

人氣 350

【大紀元2021年07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香港報導)香港的「一國兩制」在《港區國安法》下還剩多少?法輪功在旺角、銅鑼灣、尖沙咀、灣仔、上水、黃大仙等香港多地街上的真相點(街站),被認為是「一國兩制」的一個標誌。一出火車站就看到「法辦江澤民」「退黨保平安」「停止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等標語,曾經是香港一景。而今年6月,由於終審法院的判決,法輪功在香港街頭的真相點被迫消失了。

這要追溯到2013年,江派的新任特首梁振英令食環署以「阻街」為名,不停地搶走法輪功在多地的橫幅和展板,並檢控了兩名學員,公然踐踏香港市民的合法權利,將中共在大陸的迫害延伸到了香港。兩學員先後向高等法院提起司法覆核,2018年勝訴,其後食環署提出上訴並勝訴。2021年5月,終審法院駁回了法輪功學員申請司法覆核的要求,至此長達八年的官司到頭,變成食環署可以「執法」清除法輪功的真相點。

香港法輪功真相點,是在有人看管的情況下擺設展品,屬於《基本法》《香港人權法案》保障的「示威自由」範疇,不同於政府土地上無人看管的展品,因此不適用食環署執行的《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

事實上,中共在香港打壓法輪功早已有之。2002年3月,因應江澤民對長春插播事件的學員密令「殺無赦」,12名香港法輪功學員到中聯辦門外靜坐,抗議在大陸發生的迫害。他們只占據了路旁很小的空間,卻被中聯辦壓力下調來的70名警員粗暴抓走,其間對正在靜坐的學員施以按額頭、掐頸、用力頂住學員耳後的穴位、強扭手臂等,導致多人受傷。不久,中聯辦後門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型花槽。

警方以阻街、阻差辦公、襲警等罪名誣告學員,2005年香港終審法院推翻所有控罪,政府還賠償了學員們200萬港幣。「阻街」案的最後勝訴,被認為是香港抗爭自由相當重要的判決,被列入香港大學法律必修課程之一。2013年律政司發表新修訂的《檢控守則2013》引用該案例,強調只有在有關行為「超出理智範圍或合理界線」,當局才應提出刑事檢控。可是,香港終審法院今天推翻了之前的判決。

「我覺得你們(法輪功學員)真是很了不起,受到這麼嚴厲的打壓,不但沒有退縮,還一直在擴展,在香港也出了你們的刊物《大紀元時報》,也出了報攤。我希望繼續,你們的時事報導都很多人看,你們許多獨家的報導,又快又多,很重要的。我常跟朋友講,大陸好像很多東西貌似都能夠搞定,就是沒辦法搞定你們。」前香港立法局議員馮智活牧師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說。

馮智活表示,大家看到了,法輪功這麼溫和的街站都不能擺,其實不單是香港的損失,也是整個中國人的損失。而中聯辦為阻止抗議在門外建花槽,他覺得「很可惜、很離譜」。「香港的自由、言論空間越來越小,越來越窄。你們法輪功的朋友很勇敢、很正義,一直都把大陸壓迫你們和其它人權的問題在香港揭露。」

他以最近的「六四」32周年紀念為例,有些年輕人在旺角區或其它地方擺街站,他們也擺了一段時間,警方應該是沒有檢控他們的,是允許的。但是「現在限聚令是四個人,其實現在政府混水摸魚,現在疫情這麼好,你還限聚四個人,太離譜,很明顯是政治考慮。」

他覺得,在香港應該是允許有法輪功街站的,這屬於表達自由,「你要是說阻街,那我就弄小一點;你說這裡阻擋,那我就擺在另外一邊」。

事實上,從食環署對不同團體的區別對待,即可以看出其執法不公。「現在很多商販,比如我住的那邊,深水埗那一區,很多都擺出來,占了半條行人道,就在我附近,長期不執法,投訴了也不管,管不了或者是不敢管,或者是不想管,別人在做生意等等,那些更阻街得厲害。食環署主要是管理阻街、清潔衛生的嘛。」

他說,在市政局沒有解散之前,食環署的工作,包括市區衛生和小販問題等,是由市政局民選議員管的,可惜現在沒有了議員管,政府就比較任意妄為了。

中共從1999年7月20日全面發起迫害的那一天,就是全球法輪功學員開始反迫害的那一天。22年來,學員義工在世界各地風雨無阻地堅持講述真相。香港法輪功學員亦表示,他們會用不同的方式去爭取,絕不會放棄,現在在香港街頭仍然都有派報的法輪功學員。

「我絕對希望法輪功的朋友繼續去講出真相,還有你們受壓迫的情況,因為大家也看到了,大陸的壓迫是越來越離譜,(要是)沒有一個地方讓人知道、關心、支援,絕對不應該的。」「香港現在是越來越差,我知道,但儘量保持是一個自由的都市,包括言論自由、思想自由等等。」

他不認同中共現在壓住香港人的自由,會讓其政權安全,相反他覺得越公開就越安全。「因為公開呢,把一些不好的糾正過來,大家都安全了;你越壓制,人們就不開心,不高興,限制自由誰會高興?你的兒子你限制他不讓他上街,他也不高興。大家不高興怎麼會安全?關係這麼緊張。應該起碼令大家都舒服點,大家就安全的。」

「人是很奇怪的,他正在享受的東西被拿走,他就會跟你拼了;(如果)他出生以來一直都是沒有的,他沒有那麼覺得。香港一直都有(自由、法治)的,你還應該給我們真普選、雙普選,你現在不給那就算了,我們也當看不見,但是你又把現有的都拿走。」

澳門法輪功學員今年6月也遇到與香港學員同樣的問題。澳門警方禁止了法輪功的集會,用了中共1999年對法輪功的非法定性,做法與今年禁止六四集會一樣,用了中共對相關活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定性。

「很可惜,澳門比香港其實一直都是保守一些的,特別是跟隨中央路線很厲害的。其實不需要這麼怕的,那麼拍馬屁,給別人多一些自由吧。」他強調,香港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有自由,「自由釋放了人的潛能等等東西,給好的東西發展」。

在中共越來越收緊管治的情況下,「整個澳門經濟也不是太好了」。他指,政府不用怕那麼多,「我們也是用嘴說的而已,也沒有任何武器,人數也不是太多,大家都想自己住的地方好。」「我們本著良善的心,哪需要害怕呢?我們好的良善的心是一直擴散開去的。」

中共想用強制手段讓香港市民消音和忘記,但馮智活相信,一切表面形式並不會令香港市民歸順,反而起反效果。「你不讓別人做事,但是思想控制不了、心控制不了。我們用一句俗語說,敵意更強。」包括法輪功真相點在內,很多正義的、對社會好的東西卻不讓人做,「因為你怕而已,我不服你」。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謝田:從經濟數據上看中共罪惡
【珍言真語】邵樂敏:美聲唱法能量強 新唐人大賽文化兼容
【珍言真語】李有甫:在507所見證特異功能
【珍言真語】劉超祺:純正古典音樂來源於神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專訪廖天琪:六四和中共決裂
【未解之謎】穿越時空 二戰飛行員的奇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