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謝田:從經濟數據上看中共罪惡

人氣 1626

【大紀元2021年07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香港報導)中央財辦副主任韓文秀在中共100年黨慶新聞發布會上稱,1949年以來中國經濟累計增長約189倍,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綜合國力快速提升等等,被指中共往自己臉上貼金,目的是掩蓋其71年的累累罪惡。

旅美經濟學者、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博士謝田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這是中共一貫的自我吹噓和標榜,如果了解中共71年執政的歷史事實,就會知道中國經濟發展的原因,並非中共一再宣傳的是它的功勞,而是中國人民在被中共搞窮鬆綁後,在西方的支持下一點一滴建設起來的。這71年恰恰是中共醜惡與罪惡的真實見證。

中國經濟為何發展 中共絲毫不值得誇耀

謝田表示,中共建政前十年,由於內戰結束和蘇聯扶持,中國經濟增長很快,但隨後大躍進導致的大飢荒嚴重破壞了中國經濟,直到文革後期,中共自己承認經濟下滑到了崩潰的邊緣。中共為了保黨,把大量年輕人趕到了農村去,維持「城市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

「把年輕人趕下去以後,城市人口減少,就業的壓力也減少了,就這樣躲過了這個經濟危機。」

而最近四十年的經濟發展「也不是中共的功勞」,他強調,因為中共所謂改革開放,在農村就是廢除生產大隊模式,改讓老百姓包產到戶、自負盈虧,「讓農產品開始一定程度的市場化,去掉原來的統購統銷。」在城市則是「允許私營企業、個體企業,個體戶開始增加經濟。」

這些措施說白了,就是中共放鬆了對人民的枷鎖,還給了人們一部份此前被其強制剝奪的、本就屬於人民自己的自由。謝田認為,從1978年開始的改革開放,實質上就是對共產黨本身的一個否定。

「徹底否定了社會主義公有制經濟,回到了資本主義的經濟制度以後,才讓中國經濟恢復了過來。所以這不是中共的功勞,而恰恰是中共的罪惡的一個見證。」

最近二十年,是1949年後中國經濟最高速發展的階段,為什麼呢?實際是「由於美國和西方國家對中國開放了市場,讓中國以外貿出口為驅動力的經濟得以長足發展。中國得到了世界的資金、技術和市場,這才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原因。」

他以其他華人社會進行對比,如果看人均收入,香港在1949年並沒有比上海更繁華,但後來香港的經濟發展,包括台灣和新加坡,他們的經濟增長速度都遠遠超過中國大陸,而中國大陸只是經濟總量排世界第二位。

「中國的人口基數比較大,如果按人均的話,實際上中國還是遠遠的排在世界的後面,平均綫以下,所以實際上中共沒有值得什麼可以炫耀和吹耀的。」

在改革開放賺取民心的同時,中共卻沒有放下對人民的屠刀,而是延續了毛澤東時代對人民的強制與洗腦,及對中國各種群體的迫害。如計劃生育強制墮胎、六四屠殺愛國青年、1999年至今殘酷迫害法輪功、在新疆建集中營囚禁大批維吾爾族人、濫捕上訪人士、鎮壓追求民主的香港人等等。

「中共建政70年的歷史和中共自己百年的歷史,實際上是一個醜惡的、罪惡的歷史,經濟上沒有任何值得誇耀的。」

中國經濟面臨三大挑戰

謝田認為,中國經濟目前存在幾個方面的挑戰, 一是失業就業問題,包括外資企業產業鏈轉移、中國年輕人就業問題及「躺平主義」等 ;二是房地產業過剩造成「鬼樓」現象,房地產泡沫危機;三是中國債務增長導致實際可利用外匯縮緊。

他指,過去一年疫情給全世界的經濟以極大的打擊,許多國家GDP下跌,一度國家封閉,工廠、商店、公司紛紛關門。而中國的疫情爆發的最早,走的也早。

「實際上中共利用這個瘟疫發了一個國難財,中國原來那些衛生防疫、防護用品的產量比較高。」後來中國的疫情慢慢過去了,開始恢復生產,「世界各國對這些,比如說在疫情期間在家裡工作、在家裡上學、遠程上班,相關的那些產品(需求大增),大部分都是從中國來的。」

他說,中國去年出口劇增的部分,很多都與在家裡上班的辦公用品、醫療防護用品和保健品相關,因此中共確實在瘟疫中發了一大筆財,這就是中國出口增長的原因。

而現在世界各國也開始慢慢恢復正常,這時他們已經得到了「很大的教訓」,就是不能依賴中共,「尤其是關鍵的醫療設備,還有一些關鍵的藥方、處方藥,和藥品的成分。」

「實際上中國最先進的醫療設備都是從美國進口的,但是中國可以製造大量的中低檔的醫療設備。即使這些設備,例如呼吸機這些東西,如果依賴於中共的話,依賴於中國的話,其實各國家就會很被動。」

他表示,全球供應鏈、產業鏈的轉移,從2018年美中貿易戰就開始了,而疫情使醫藥產業鏈的轉移特別得到了加速,「很多國家開始重新組建自己的醫療、醫藥的產業鏈和供應鏈系統。我們知道最近美國和澳大利亞、日本、印度合作,把很多處方藥、藥品的這些產業鏈轉移,離開中國。」

「大量產業鏈整體轉移,向越南、向印度、向印尼這些國家轉移,這個東西一直在進行著,我想也會加劇。那就導致這些失業的問題。」同時還有年輕人就業問題,中國現在出現的「躺平主義」「實際上是一種對政府、對現行社會制度非常的不滿,實際上是一種消極怠工和罷工的行為。」

「一方面需要製造業的時候,有些人根本就是不願意工作;另一方面來說,有些人又找不到工作。還有把那個工資價錢壓得很低很低,所以這個失業還仍然是一個問題。」

他說,中共現在可能有將近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但中國的外債一直在增加,包括很多國有企業,這使得中共真正可以動用的外匯儲備可能只有幾千億美金。中共近年對中國人出國旅游,購買海外房地產,甚至包括護照都加以限制,原因之一就是「它要堵住一切外匯可能流失的窗口。」

他指,房地產泡沫和外債泡沫其實是聯繫在一起的,「很多外債實際上也是跟著房地產企業相關的。」

香港前途失人心 經濟靠大陸支撐

6月25日《蘋果日報》突然消失後,最近一系列香港的媒體、自媒體開始自我審查,刪除以往的節目或文章等。一些香港人認為,香港經濟目前還相當強勁,不管是金融市場、進出口、港幣幣值還是經濟總量,似乎不太受政府高壓和中共干預的影響。謝田覺得,這正是中共與港府刻意營造的一個假象。

「不管外匯也好黃金也好,或者這些公司也好,它(中共)很容易動用大陸的資源來支持香港(經濟),它要扶持親北京的港府,它一定可以在財政、稅收、貿易、經濟等所有方面,房地產等所有方面都來支持。」

他坦言,現在只要中國大陸拿出一點點錢來支持香港,完全可以保持香港的經濟看起來非常好,因此如果光從現在的經濟來看,很容易會得到一個錯誤的結論,被假象所迷惑。在他眼中,真正重要的是,要看香港人對香港未來的信心是怎樣的,國際上對香港是怎麼看的。

有個朋友向他透露,「與別的朋友一起吃飯,大家吃飯的時候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完之後大家都感覺到一種,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大家可以再聚在一起吃飯。你看他這個人心慌慌,信心喪失已經到了這個程度了。」

「實際上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香港的前途或者是沒有了,或者是非常的岌岌可危。因爲現在香港,可能中共可以保持股市、港幣和經濟、外貿、專控貿易的數字,但是它維持不了人心。大家誰都知道,所有的人都知道香港被中共徹底的毀掉了。」

他預計,由於各界已對香港的前途失去信心,如果哪一天大陸的經濟也捉襟見肘,對香港來說就是危險,「中共沒有更多的外匯來支援香港、港府,也抽不出那麼多黃金來支持的時候,那時候香港很可能一下子就崩潰了。當然我們不想、不希望這些事情發生。」

「(現在)香港經濟,實際上是建立在中國大陸支撐的一個非常脆弱的基礎上。」他說,因為香港原有的法治、獨立媒體、自由的社會制度、關鍵的精英人才以及人心,基本上已經都沒有了,大量的財富和能跑掉的人都在跑。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鍾劍華:蘋果被打壓 觸動國際
【珍言真語】陳朗昇:國安法下港媒生存困境
【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統治71年 學者作風倒退
【珍言真語】羅家聰:外資急撤 香港失國際中心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鄭州洪災四大疑點 南京疫情突起
【新聞看點】鄭州是內澇還是洪水 習淡化災情?
【遠見快評】鄭州洪災慘劇 兩處人禍製造?
【秦鵬直播】王毅妥協見美副卿 河南水災民要真相
【思想領袖】巴斯:中共窺探德州空軍基地?
【財商天下】昔日巨頭變老賴 匯源果汁因何殞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