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31)說服局長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24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三十一章  說服局長

第二天傍晚七點鐘,在中國南粵省省城的一棟不起眼的古舊建築物,南粵省國安部的總部就駐紮在這所建築物內。

就任國安局局長幾個月的黃偉安還在自己的辦公室忙碌,最近香港、國際局勢紛亂,都使得南粵省安全部門的地位吃重。而這個省的國安部門一直是國內各個政治勢力角逐的地方,並不能全面貫徹最高指示。

新任國安部的副部長將自己的嫡系黃偉安越級提拔,調到南粵省國安部門擔任第一把手,試圖掌控這裡的局勢。

但這個企圖並不能輕易實現,這裡各個部門主管、海外間諜關係都和部裡的其他幾位副部長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表面對他很恭敬、順從,但執行任務就大打折扣。

而黃偉安並不熟悉業務,對國內和海外的關係也不全面掌控,面對陽奉陰違的下屬,時時感到力不從心,無法下手。

所以每日在辦公室裡加班,閱讀資料,熟悉各個部門人員狀況,尋找可以扶植、提拔的人員為自己所用。

晚上九點左右,辦公桌抽屜內一架私人手機突然響起,這是黃偉安專門聯繫自己親屬配置的手機以及手機號碼。

看到是美國號碼,黃偉安露出了微笑,知道是自己兒子的母親張素梅打來,讓黃偉安疲倦的身體、煩躁的心情得到一點安慰。

打開手機視頻,卻第一眼看到張素梅驚慌、恐懼的花容,旁邊還站著兩個帶著頭套的黑衣人。

黃偉安心裡一驚,連忙問道:「素梅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這裡有人想和你說話。」張素梅強作鎮靜地回答道。

「哦!是什麼人?」黃偉安心裡已經清楚,張素梅母子倆已經被綁架。多年的警察生涯讓黃偉安迅速判斷著形勢,對方如果是要錢,盡力滿足他們。

視頻裡的張素梅的面孔已經離開,一個頭戴面罩的黑衣人出現在視頻裡。

「黃局長,我想你已經清楚,你的情人和兒子被我們控制。」是一口港味的普通話。

「你們是什麼人?知道不知道我的身分?想在太歲頭上動土嗎?」黃偉安厲聲呵斥道。

「哈哈!如果不知道你的身分,我們還真的沒有興趣動你啊!」對方嘲笑地說道。

「說吧!你們想得到什麼?」黃偉安從對方的話語中猜到對方不是簡單的綁匪,而是衝著他來的。

「三天後,到菲律賓宿務市,有人要見你。不要做任何有敵意的動作,否則的話,不但你的情人和兒子以後你見不到,就是你在美國所有的資產以及存款都會曝光。」

「你們到底什麼人?」黃偉安聽得心驚肉跳,對方不但控制了自己的情人和兒子,連自己在美國購置的物業和存款也知道。

那些東西和國內有權有勢的人擁有的比起來,根本不起眼,但也是自己這幾年辛苦打拼換來的,黃偉安感到一陣肉疼。

看來這個位置不是那麼舒服,本來想趁機再多撈一點,退休後可以遠走高飛,這下連老本都要搭進去了。

「不要問那麼多,按照要求準時到達,會有人通知你見面地點。」對方強硬地回答道。

黃偉安半晌沒有出聲,琢磨著對方的身分:是不是國內的其他派別的人呢?還是美國方面的人呢?黃偉安沒有答案。

「聽到沒有?」對方不耐煩起來。

黃偉安心裡一慌,忙回答道:「聽到了,聽到了,三天後到菲律賓宿務市,等待通知。」

「OK!」對方掛掉了手機。

黃偉安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愣了半天,拿起手機準備給自己的老上司,現在的國安部副部長打電話。

撥了一半,又把手機放了下來。對方是有來頭的,就是祈求組織幫忙,估計也是打草驚蛇,不但情人和兒子保不住,連自己現在的地位、過去掙下的財產也保不住。

畢竟美國不是國內,可以像在這裡一樣呼風喚雨,為所欲為。如果對方是衝著自己身分來著,必然有求於自己,自己可以待價而沽,同時也不必為自己的安全擔心。

想清楚來龍去脈,黃偉安決定自己私自處理,不去徵詢他人意見,以免消息外傳,紛紛揚揚。

黃偉安提前一天來到了宿務市,沒有安排當地的線人接應,也沒有通知國安部門當地人員。

第二天下午兩點左右,那部家用手機響起來了。黃偉安拿起來接聽,依然是那個有著港味的普通話,通知黃偉安到宿務市郊的一個海邊別墅。

黃偉安壓住內心恐懼,打車到達了那個海邊別墅。這裡距離市區大概五公里,是一家私人別墅。

黃偉安按響了門鈴,一會兒一個身穿卡其布戎裝的年輕人出來,將黃偉安接到大廳,檢查了他的身上,便帶他到了一間面向大海的房間。

黃偉安走進房間,看見一個人背對著他眺望著大海,這裡的大海面向太平洋。

「請坐!」這人沒有轉過頭來,發出聲音請黃偉安就坐。

黃偉安看著這個神祕人的背影,尋找到他的對面的一張桌子旁邊的椅子坐下。

好像時間很長,走得很慢,黃偉安被這寂靜的環境壓抑地有點難受。

神祕人轉過身子,黃偉安看清楚了,是一個理著平頭的中年人,古銅色的臉龐,一身美式卡其布戎裝,中等身材。

黃偉安看著相貌有點似曾相識,但是又想不起來在哪裡看到。

「請問,您是?」黃偉安謹慎地詢問,突然一道靈光在腦海裡閃過。

「啊呀!你是……」黃偉安喊出聲來。

「沒錯!我是吳偉光,你們通緝的重犯。」神祕人燦然一笑,毫不掩飾地說出了姓名。

黃偉安「踏」地站起身來,怒吼道:「你這個叛國賊,居然膽大妄為綁架我的孩子。」

「坐下!」吳偉光眯徐的眼睛金光四射,嚴厲地命令道。

黃偉安諾諾地努著嘴,沒有發出聲音來,不情願地坐下。

「黃局長,今天請你來有要事相商。」吳偉光輕鬆地說道。

「啥要事啊?你已經墮落到一個恐怖分子的境地了,虧黨培養你這麼多年。」黃偉安譏諷道。

「嗯!小巫見大巫啊!和你們這些披著法律外衣、橫行霸道、血肉百姓的人比,我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而已。」吳偉光不屑地反駁道。

「說得再多,綁架親屬也是不上道。」黃偉安不服氣地回道。

「嗯!相對除奸除惡,讓你的情人和孩子受點委屈,他們以後會原諒的。」吳偉光寸土不讓地訓斥道。

「不要說漂亮話,想讓我幹什麼,才能放過我和我的孩子。」黃偉安依然理直氣壯。

「說到正事了,請你到這裡來,就是想讓你配合。」

「配合什麼?」黃偉安囂張起來。

「配合我們推翻這個殘暴的奴役人民的政權!」吳偉光正色說道。

「就憑你們!?」黃偉安不屑地撇撇嘴。

「正是我們,還有國內十幾億受到壓迫的百姓,國際社會正義的國家,不夠份量嗎?」吳偉光說道。

「什麼十幾億百姓啊,都是草民、奴隸,國際上哪個國家願意冒這個風險啊!」黃偉安依然不屑譏諷道。

「你以為沒有國際社會支援,香港人的支持,憑著我一個人能把幾百名惡警、便衣、香港特首懲罰嗎?」吳偉光又眯徐起眼睛來。

「啊!香港的事情都是你做的?」黃偉光瞪大了眼睛。

「沒錯!香港發生的事情即將在大陸重演,懲奸除霸!」吳偉光毫不掩飾地說道。

「香港畢竟不是內地啊!」黃偉安的語氣緩和下來。

「嗯!有所不同,不過黨國官員各個貪污腐敗是相同的,今天我們可以請你過來,就可以請其他的官員也過來啊!」吳偉光嘲笑地說道。

黃偉安低下頭不吱聲了。

「說吧!你們想讓我幹什麼?太危險的我也幹不來。」過了一會兒,黃偉安諾諾地說道。

「嗯!態度很正確,我們不會把任何一個和我們合作的人置於危險之地的。」吳偉光語氣嚴肅起來。

黃偉安將信將疑地望著吳偉光。

「黃局長,我們來探討一下你可以合作的範圍,而且又可以不讓你身處險地。」吳偉光坐了下來,拿起桌子上的茶壺,給黃偉安的面前杯子沏了水。

兩人開始一言一語地交流起來,畢竟吳偉光是從國安部門出來的,熟悉那裡情況。將可能讓黃偉安暴露的事情排除,指出他可以配合的地方。

黃偉安感到心悅誠服,抬頭說道:「吳處,您的事蹟我也聞聽了,您比我有條件當官,沒有想到您能這樣義無反顧地拋棄。」

「嗯!這第一說起來是情懷,第二也是要為自己考慮。黃局長,國內外的形勢你也看到了,甚至比我知道的還多,這樣一個倒行逆施、殘暴的政權還能支持下去嗎?」

「嗯!國內基本靠鎮壓。哎,我們也是身不由己啊!」黃偉安感嘆道。

「嗯!要有所為,有所不為,有句話說得好,槍口可以抬高一寸,為自己留後路。我們所做的就是剷除那些死心塌地、血肉、鎮壓百姓的惡霸、流氓。」吳偉光眼裡露出凶光,讓黃偉安心裡一凜。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些都是他利用軍中的特權和妻子一家人合夥走私石油、販賣緊俏物資賺來的。這讓趙德志有點氣餒,吳偉光不但綁架了女兒,連他的資產也準備下手,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封自己的資產。
  • 不惜代價,用重金收買無賴國家和流氓政客,還用鉅款收購西方國家的媒體網路,讓他們幫中共說謊,欺騙世界人民。中共對他們既贈錢又贈物,讓他們參觀旅遊訪問事先精心設計安排好的地點、事與人,還供他們玩弄最漂亮的女人。
  • 趙靜似乎對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這讓林軍非常惱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財富在悉尼大學華裔學生中不說數一數二,至少目前沒有發現超過他的。
  • 這座海島經過一年多建設,早已經是一座規劃整齊的軍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軍營宿舍,一座座訓練場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島的各個角落。
  • 多數單位為了向領導顯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級領導賞識,能夠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虛作假,虛報完成和超額完成上級數字和指標...
  • 中共為了讓高價藥占領市場,在交易中讓回扣高的淘汰回扣低的廉價藥,迫使生產廉價藥的藥廠關門。而且鼓勵藥廠每年推出改頭換面的高價新藥上萬種,不顧人民死活地壓榨病人
  • 張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實,趁著大陸的官員、富豪不在,到外邊打野食,補充感情和慾望的缺失,但張素梅一次也沒有幹過,知道這裡風險很大,而且自己年歲增大,經不起風浪。
  • 民以食為天,全面地和美國冷戰、甚至局部的熱戰,都會使得國內經濟雪上加霜。
  • 由於共產黨搶走了農民的土地,拆掉了他們的住房,所以現在變得上無片瓦、下無葬身之地,在他們死後還得花1~2 萬元,甚至10~20萬元買塊1~2 平方米的墳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