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31)说服局长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42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三十一章  说服局长

第二天傍晚七点钟,在中国南粤省省城的一栋不起眼的古旧建筑物,南粤省国安部的总部就驻扎在这所建筑物内。

就任国安局局长几个月的黄伟安还在自己的办公室忙碌,最近香港、国际局势纷乱,都使得南粤省安全部门的地位吃重。而这个省的国安部门一直是国内各个政治势力角逐的地方,并不能全面贯彻最高指示。

新任国安部的副部长将自己的嫡系黄伟安越级提拔,调到南粤省国安部门担任第一把手,试图掌控这里的局势。

但这个企图并不能轻易实现,这里各个部门主管、海外间谍关系都和部里的其他几位副部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表面对他很恭敬、顺从,但执行任务就大打折扣。

而黄伟安并不熟悉业务,对国内和海外的关系也不全面掌控,面对阳奉阴违的下属,时时感到力不从心,无法下手。

所以每日在办公室里加班,阅读资料,熟悉各个部门人员状况,寻找可以扶植、提拔的人员为自己所用。

晚上九点左右,办公桌抽屉内一架私人手机突然响起,这是黄伟安专门联系自己亲属配置的手机以及手机号码。

看到是美国号码,黄伟安露出了微笑,知道是自己儿子的母亲张素梅打来,让黄伟安疲倦的身体、烦躁的心情得到一点安慰。

打开手机视频,却第一眼看到张素梅惊慌、恐惧的花容,旁边还站着两个带着头套的黑衣人。

黄伟安心里一惊,连忙问道:“素梅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这里有人想和你说话。”张素梅强作镇静地回答道。

“哦!是什么人?”黄伟安心里已经清楚,张素梅母子俩已经被绑架。多年的警察生涯让黄伟安迅速判断着形势,对方如果是要钱,尽力满足他们。

视频里的张素梅的面孔已经离开,一个头戴面罩的黑衣人出现在视频里。

“黄局长,我想你已经清楚,你的情人和儿子被我们控制。”是一口港味的普通话。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不知道我的身份?想在太岁头上动土吗?”黄伟安厉声呵斥道。

“哈哈!如果不知道你的身份,我们还真的没有兴趣动你啊!”对方嘲笑地说道。

“说吧!你们想得到什么?”黄伟安从对方的话语中猜到对方不是简单的绑匪,而是冲着他来的。

“三天后,到菲律宾宿务市,有人要见你。不要做任何有敌意的动作,否则的话,不但你的情人和儿子以后你见不到,就是你在美国所有的资产以及存款都会曝光。”

“你们到底什么人?”黄伟安听得心惊肉跳,对方不但控制了自己的情人和儿子,连自己在美国购置的物业和存款也知道。

那些东西和国内有权有势的人拥有的比起来,根本不起眼,但也是自己这几年辛苦打拼换来的,黄伟安感到一阵肉疼。

看来这个位置不是那么舒服,本来想趁机再多捞一点,退休后可以远走高飞,这下连老本都要搭进去了。

“不要问那么多,按照要求准时到达,会有人通知你见面地点。”对方强硬地回答道。

黄伟安半晌没有出声,琢磨着对方的身份:是不是国内的其他派别的人呢?还是美国方面的人呢?黄伟安没有答案。

“听到没有?”对方不耐烦起来。

黄伟安心里一慌,忙回答道:“听到了,听到了,三天后到菲律宾宿务市,等待通知。”

“OK!”对方挂掉了手机。

黄伟安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愣了半天,拿起手机准备给自己的老上司,现在的国安部副部长打电话。

拨了一半,又把手机放了下来。对方是有来头的,就是祈求组织帮忙,估计也是打草惊蛇,不但情人和儿子保不住,连自己现在的地位、过去挣下的财产也保不住。

毕竟美国不是国内,可以像在这里一样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如果对方是冲着自己身份来着,必然有求于自己,自己可以待价而沽,同时也不必为自己的安全担心。

想清楚来龙去脉,黄伟安决定自己私自处理,不去征询他人意见,以免消息外传,纷纷扬扬。

黄伟安提前一天来到了宿务市,没有安排当地的线人接应,也没有通知国安部门当地人员。

第二天下午两点左右,那部家用手机响起来了。黄伟安拿起来接听,依然是那个有着港味的普通话,通知黄伟安到宿务市郊的一个海边别墅。

黄伟安压住内心恐惧,打车到达了那个海边别墅。这里距离市区大概五公里,是一家私人别墅。

黄伟安按响了门铃,一会儿一个身穿卡其布戎装的年轻人出来,将黄伟安接到大厅,检查了他的身上,便带他到了一间面向大海的房间。

黄伟安走进房间,看见一个人背对着他眺望着大海,这里的大海面向太平洋。

“请坐!”这人没有转过头来,发出声音请黄伟安就坐。

黄伟安看着这个神秘人的背影,寻找到他的对面的一张桌子旁边的椅子坐下。

好像时间很长,走得很慢,黄伟安被这寂静的环境压抑地有点难受。

神秘人转过身子,黄伟安看清楚了,是一个理着平头的中年人,古铜色的脸庞,一身美式卡其布戎装,中等身材。

黄伟安看着相貌有点似曾相识,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

“请问,您是?”黄伟安谨慎地询问,突然一道灵光在脑海里闪过。

“啊呀!你是……”黄伟安喊出声来。

“没错!我是吴伟光,你们通缉的重犯。”神秘人灿然一笑,毫不掩饰地说出了姓名。

黄伟安“踏”地站起身来,怒吼道:“你这个叛国贼,居然胆大妄为绑架我的孩子。”

“坐下!”吴伟光眯徐的眼睛金光四射,严厉地命令道。

黄伟安诺诺地努着嘴,没有发出声音来,不情愿地坐下。

“黄局长,今天请你来有要事相商。”吴伟光轻松地说道。

“啥要事啊?你已经堕落到一个恐怖分子的境地了,亏党培养你这么多年。”黄伟安讥讽道。

“嗯!小巫见大巫啊!和你们这些披着法律外衣、横行霸道、血肉百姓的人比,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而已。”吴伟光不屑地反驳道。

“说得再多,绑架亲属也是不上道。”黄伟安不服气地回道。

“嗯!相对除奸除恶,让你的情人和孩子受点委屈,他们以后会原谅的。”吴伟光寸土不让地训斥道。

“不要说漂亮话,想让我干什么,才能放过我和我的孩子。”黄伟安依然理直气壮。

“说到正事了,请你到这里来,就是想让你配合。”

“配合什么?”黄伟安嚣张起来。

“配合我们推翻这个残暴的奴役人民的政权!”吴伟光正色说道。

“就凭你们!?”黄伟安不屑地撇撇嘴。

“正是我们,还有国内十几亿受到压迫的百姓,国际社会正义的国家,不够份量吗?”吴伟光说道。

“什么十几亿百姓啊,都是草民、奴隶,国际上哪个国家愿意冒这个风险啊!”黄伟安依然不屑讥讽道。

“你以为没有国际社会支援,香港人的支持,凭着我一个人能把几百名恶警、便衣、香港特首惩罚吗?”吴伟光又眯徐起眼睛来。

“啊!香港的事情都是你做的?”黄伟光瞪大了眼睛。

“没错!香港发生的事情即将在大陆重演,惩奸除霸!”吴伟光毫不掩饰地说道。

“香港毕竟不是内地啊!”黄伟安的语气缓和下来。

“嗯!有所不同,不过党国官员各个贪污腐败是相同的,今天我们可以请你过来,就可以请其他的官员也过来啊!”吴伟光嘲笑地说道。

黄伟安低下头不吱声了。

“说吧!你们想让我干什么?太危险的我也干不来。”过了一会儿,黄伟安诺诺地说道。

“嗯!态度很正确,我们不会把任何一个和我们合作的人置于危险之地的。”吴伟光语气严肃起来。

黄伟安将信将疑地望着吴伟光。

“黄局长,我们来探讨一下你可以合作的范围,而且又可以不让你身处险地。”吴伟光坐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给黄伟安的面前杯子沏了水。

两人开始一言一语地交流起来,毕竟吴伟光是从国安部门出来的,熟悉那里情况。将可能让黄伟安暴露的事情排除,指出他可以配合的地方。

黄伟安感到心悦诚服,抬头说道:“吴处,您的事迹我也闻听了,您比我有条件当官,没有想到您能这样义无反顾地抛弃。”

“嗯!这第一说起来是情怀,第二也是要为自己考虑。黄局长,国内外的形势你也看到了,甚至比我知道的还多,这样一个倒行逆施、残暴的政权还能支持下去吗?”

“嗯!国内基本靠镇压。哎,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啊!”黄伟安感叹道。

“嗯!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有句话说得好,枪口可以抬高一寸,为自己留后路。我们所做的就是铲除那些死心塌地、血肉、镇压百姓的恶霸、流氓。”吴伟光眼里露出凶光,让黄伟安心里一凛。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共全国党政军违规违纪,挪用侵占的公款休闲旅游、出国进修读书、送礼、超福利补贴、公吃、公车、公费旅游等,用去的费用实际高达2万多亿元,相当于全国税收的50.5%。
  • 想到这里,赵德志心中隐隐有丝希望,也许他也可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在未来中国的政治结构中有一定的话语权。
  • 只见营地上空,三道火舌扑向三驾直升飞机,随即传来巨响,三驾飞机临空爆炸,火焰照亮了营地周围,和那些潜伏前进带着面罩的武装分子惊愕的眼睛。
  • 现在中共的县政府有成千上万吃皇粮的人。人民用血汗养活了这些人,他们却反过来要用枪弹镇压屠杀人民,共产党还要逼着人民高唱拥军爱民军民一家亲。中国历朝以来没有歌颂杀害同胞的刽子手一家亲的。
  • 这些都是他利用军中的特权和妻子一家人合伙走私石油、贩卖紧俏物资赚来的。这让赵德志有点气馁,吴伟光不但绑架了女儿,连他的资产也准备下手,以他的背景很容易查封自己的资产。
  • 不惜代价,用重金收买无赖国家和流氓政客,还用钜款收购西方国家的媒体网路,让他们帮中共说谎,欺骗世界人民。中共对他们既赠钱又赠物,让他们参观旅游访问事先精心设计安排好的地点、事与人,还供他们玩弄最漂亮的女人。
  • 赵静似乎对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这让林军非常恼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财富在悉尼大学华裔学生中不说数一数二,至少目前没有发现超过他的。
  • 这座海岛经过一年多建设,早已经是一座规划整齐的军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军营宿舍,一座座训练场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岛的各个角落。
  • 多数单位为了向领导显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级领导赏识,能够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虚作假,虚报完成和超额完成上级数字和指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