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33)悉尼邂逅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15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三十三章 悉尼邂逅

第二天吳偉光和黃子悅乘坐直昇飛機飛往了澳洲旁邊的島國,在飛機場,Mark的侄子亞當斯駕車前來迎接。

亞當斯已經剃掉了大鬍子,顯得年輕很多。上次出賣吳偉光,讓Mark擺了一道,退出了中國市場,現在經營一家牧場。

所以見了吳偉光還是有點內疚,滿臉堆笑、殷勤地招呼吳偉光、黃子悅上車。一路無話,很快到達了吳偉光的別墅。

Mark看到吳偉光一身戎裝,齊刷刷的平頭,黝黑發亮的臉龐,不僅感慨萬千:「John,我都不敢認你了,你現在真是脫胎換骨了。」

「那換得好不好啊?」吳偉光給了Mark一個擁抱,調侃地問道。

「輕點,輕點,你現在手勁真大,把我老骨頭捏碎了。」Mark擺脫吳偉光的擁抱,上下仔細端量了吳偉光的全身。

「嗯!比過去健壯很多,也自信很多,可惜世間少了一位學者了。」Mark悠悠地說道。

「投筆從戎,因為這個世間還有不平。會有一天我退居山野,和你繼續探討哲學的。」吳偉光堅定地說道。

Mark又打量了吳偉光身後的黃子悅說道:「真是一位漂亮小伙。」

搞得黃子悅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說道:「前輩好!」

「哈哈!John,你現在手下人才濟濟啊,聽說有一千多人了。」

「嗯!還都是沒上過戰場的學生。」吳偉光有點憂慮地說道。

「不用擔心,哪個戰士不經過血與火的考驗啊!」聽出吳偉光心中的不安,Mark出言安慰道。

「走,到書房說話。」Mark拉著吳偉光向書房走去,又叮囑亞當斯給黃子悅拿飲料,招待他。

進了書房,Mark拿出一個U盤遞給吳偉光說道:「目前已經查到中國官員、商人在澳洲定居的親屬名單二百多名,包括你需要關照的那些人,其他的還在查。」

吳偉光把U盤插入手機,低頭翻查起來。抬起頭來滿意地說道:「謝謝老師了!」

「John,你真的需要扣押這些人嗎?」Mark有點疑慮地問道。

「看情況,有些重點人物的親屬、子女肯定要採取手段,這關係到大陸執行任務學員的安全。」吳偉光慎重地說道。

「一定要小心,畢竟澳洲是個法治國家。」Mark叮囑道。

「嗯!我會小心的。」吳偉光嚴肅地點點頭。

悉尼大學斐雪圖書館的走廊上走著一位二十七八歲的華裔女子,面如滿月,皮膚白皙,中等身材,一身碎花連衣裙,肩挎名貴的LV網兜包,手裡捧著一本厚書,神色平靜淡然。

她是悉尼大學金融管理專業的博士生趙靜,當然她隱蔽的身分是中國南部戰區司令趙德志的女兒。

在澳洲留學接近十年了,沒有人知道她的準確身分,平時也不和華裔學生來往,顯得孤獨清高,還有半年就博士畢業,現在忙著完成畢業論文。

她的身後不遠不近跟著一位四十多歲身著西裝的男子,這是他父親擔任中國南部戰區司令後,從國內派來的保鏢。

身材結實,行動幹練,神情肅穆,面無表情,但一雙眼睛閃爍警惕的光,不起眼地打量著四周環境,一看就是經過特殊訓練的人。

趙靜拿著書走到她經常坐的書桌,從網兜裡拿出筆記本電腦,一個保暖茶壺,開始翻開書,在筆記本上做著筆記。

那位保鏢則選擇距離她不遠的空桌子坐下來,面對著進口,翻看著自己的手機。

一抬眼,趙靜發現鄰桌早已經坐著一位男士,舒捲飄逸的頭髮耷拉在寬闊的額頭,堅挺的鼻梁,寬闊、有力的下巴;一身米黃色西服搭在上身,發白的牛仔褲裹住長腿。

啊!好帥氣的男子!趙靜心裡不由地感嘆,一不留神男子抬起頭看到趙靜注視的眼神,衝著趙靜眯徐起大大的眼睛,輕鬆地一笑。

讓趙靜不由地臉一紅,趕緊低下頭,裝作查看書籍,掩飾自己慌亂的心理。

趙靜從來沒有見過這位男子,看來是新來的學生,年紀二十四五歲。

趙靜盡力拉回自己的心思在書上,但還是掩飾不住自己的好奇,不時偷偷打量著鄰座的男子。

看到男子站起身來,異常挺拔的身軀應該在一米八二左右,甩動長腿向茶水房走去。

保鏢也注意到這位新出現的面孔,看起來滿臉書卷氣,挺拔有型的身材應該是經常參加體育鍛鍊的緣故,出於職業的習慣,猜測著對方的身分,是新入校的學生?現在不是季節,那麼是其他國家的交流學生?這個最有可能。

一會兒男子走了回來,手裡端著一個紙杯,坐在自己座位上翻看電腦,邊輕輕飲起來。

趙靜也從網兜裡拿出一個茶杯,把茶壺裡的熱水倒了進去,頓時一陣茶香飄散出去。

鄰座男子也不由地吮吸了一下鼻翼,向著趙靜友好地笑了笑說道:「頂級西湖龍井吧?」一口帶著港腔的普通話。

趙靜點點頭,衝著鄰座男子晃動著茶壺,男子明白過來,把紙質茶杯遞了過來,趙靜小心地給他沏滿了紙杯。

男子小心地吮吸起茶杯裡的茶水,滿意地點點頭:「真不錯!好久沒有喝過這樣品質的綠茶了。」

「從家鄉帶來的,好喝就多喝點。」趙靜靦腆地向男子解釋。

兩人邊喝著茶,邊互相了解起來。

男子果然是一個交換學生,叫黃子悅,來自香港大學,到悉尼大學作為電子工程專業碩士一年交換生。

不知不覺聊到了吃飯時間,黃子悅邀請趙靜一塊到學生食堂就餐,趙靜愉快地答應了。

兩人起身收拾東西,那位保鏢走了過來,小心地把趙靜拉到一旁,細聲勸說著,還用手指指著黃子悅。

趙靜面露慍怒之色,小聲斥責了保鏢。轉過身微笑地向黃子悅說道:「好了,我們走吧!」保鏢無奈地跟在兩人的後邊。

兩人有說有笑地在學生食堂一個卡座就餐,保鏢則在另一個桌子邊吃邊打量著黃子悅,面露懷疑神色。

下午都沒有課,兩人相約去海邊走一走,保鏢剛想開口,被趙靜嚴厲的神色嚇住,閉住了嘴巴。

走出大門口,保鏢去車庫開車,兩人站在路旁等待。

一會兒一輛法拉第跑車駛了過來,在兩人的路旁停住。露出一張華人的面孔叫道:「趙靜,你去哪裡啊?這位是你男朋友吧,介紹一下。」

趙靜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說道:「這和你沒關係,沒必要給你介紹。」

來人叫林軍,父親是中國東南一個省首府的市委書記,舅舅是大陸一家知名上市公司董事長,本人在悉尼大學五年了,一直沒有畢業,卻是悉尼大學華裔學生會主席。

林軍以前沒有對離群索居的趙靜重視過,但是一年前發現趙靜身邊出現了一個保鏢,讓他重視起來。

委託父親身邊人員打聽趙靜的背景,一直沒有下文。這讓林軍迷惑起來,但也更加重視趙靜的一舉一動。

父親身邊人員打聽不到趙靜身分背景,說明趙靜的保密級別相當高,至少是國級的,但他沒想到趙靜是軍方的家屬。

趙靜似乎對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這讓林軍非常惱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財富在悉尼大學華裔學生中不說數一數二,至少目前沒有發現超過他的。

這趙靜太不識抬舉,但無法得知趙靜的身分背景,林軍還要小心,陪著笑臉說道:「這不是路過嗎?看到你身邊有了陌生人關心一下啊。」

一會兒保鏢駕駛著奔馳車過來,兩人沒有理睬林軍上車,車子向悉尼的海邊駛去。

林軍惱恨地看著奔馳車遠去,拿起電話吩咐自己一個小弟去打聽黃子悅的身分。

傍晚,黃子悅回到Mark的郊區別墅,向在那裡等待的吳偉光和Mark匯報了情況。

聽到趙靜身邊有個保鏢,還有一個叫林軍的學生特別關注趙靜,吳偉光向著Mark說道:「這個林軍恐怕要壞事。」

Mark點點頭說道:「保鏢一起掠走,林軍必須處理一下,否則會報警。」

第二天林軍很快打聽到黃子悅只是一個新來的交換生,心裡有了主意,便吩咐自己的幾個馬仔準備今天收拾一下黃子悅。

自己十點鐘起床,吃了早餐,才駕駛車子從舅舅給他買的郊區豪華別墅出來,向學校方向駛去。

剛出了林間小路,上了一個主幹道,一抬眼,發現一輛大貨車駛了過來,將他的法拉第從側面撞了滿懷。

林軍醒來,發現自己的左胳膊、左腿已經骨折,幸虧法拉第的氣囊不錯,正面胸部位置沒有受到傷害,整個法拉第左面已經被壓癟了。

林軍氣不打一處來,打電話通知別墅的管家過來,把他送往醫院,另外報警追蹤肇事大貨車。

林軍住了醫院,再沒有閒心關注趙靜。

幾天下來,趙靜和黃子悅的關係已經熱絡,成雙成對地去圖書館、食堂,儼然一對戀人。保鏢無法阻止趙靜的行為,只能打電話給她父親勸阻,另外通過其他渠道打聽黃子悅的背景。

星期天的到來,讓計畫提前實施,黃子悅約趙靜一塊乘坐叔叔的直昇飛機去大堡礁遊玩,趙靜高興地答應了。

保鏢無法勸阻,也一塊跟著上了直昇飛機。當看到機上的吳偉光時候,保鏢感到似曾相識,似乎在哪個資料上見過這位。

吳偉光已經迎了上來,熱情歡迎他們乘坐他的直昇飛機去遊玩,在握住保鏢的手時候,保鏢感到一點刺疼,一會兒意識模糊起來。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許一不知道怎麼接這個話茬,總理看似是要求他去探聽美國方面態度,但實際上讓他轉達美國方面的情況。
  • 共軍在第五次反圍剿中失敗,為了不被消滅,開始大逃竄,謊稱是北上抗日救國。但逃跑的路線卻是西北的甘肅、新疆,而日軍佔占領的地區在東北。
  • 中國有位軍事專家最後說了實話,美國就是不發展,中國軍事實力趕上美國還要30年時間。但是美國不是不發展,而是突飛猛進地發展,新的隱形戰機、第六代戰機,中國、俄羅斯根本沒有能力偵測,也就沒有辦法防禦。
  • 毛澤東和周恩來互相勾結,狼狽為奸,他們為了討好外國親爸爸,幹下的賣國罪行,是中國歷朝歷代昏君和奸相所不及
  • 從和李作成的談話裡,也大致了解了李作成的不滿和憤懣。回來和許一商量後,增強了策反李作成的信心。
  • 「其實我們在西部戰區和印度的陸軍力量對比半斤對八兩,誰也不占優勢。但目前戰爭關鍵的是空軍力量的對比。」楊元簡短道來。
  • 但他對在辛亥革命、北伐戰爭、抗日戰爭,為國家民族出生入死的功臣大開殺戒、殘酷迫害。
  • 通過內線通報得王紅的行蹤分析,這位還真是忠心耿耿,幾乎是三點一線,西山特勤局總部、中南海、特勤局各個分部視察,沒有一絲私人的空間。如此這樣根本沒有時間、地點組織一次萬無一失的刺殺。
  • 在文化思想道德上,國民政府堅守中華民族優良文化思想道德傳統,重視文化教育,堅持用忠孝仁愛、仁義禮智信教育人民
  • 這個世界最怕的不是眼前的危險,而是未知的危險,不知來自何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