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36)折服上將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96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三十六章 折服上將

下午趙德志推開了一些應酬,回到家中,等待晚上八點鐘可能的視頻會談。

趙德志一直忐忑不安,不知對方是否會把這件事公開,從而變成一件兩國軍事衝突的大事,那時候任何的妥協都無濟於事了。

同時,對未來的妥協和配合又有著很深的疑慮,如果讓他舉兵造反,他是做不到的。目前他也沒辦法全面掌控南部軍區,就是掌握了也需要外方的配合、壓制,才有可能造反成功。

他在軍中的嫡系不多,而對他的上升不滿的大有人在,隨時有人想取而代之。

當今這位也沒有完全放心他,軍中的一些重要部門主官是直接委派的,和他沒有任何人脈關係。

所以趙德志反覆思索著對方的要價,如果直接威脅到他的人身安全,只能拒絕了。

書房裡煙霧繚繞,兩三個小時,趙德志將一包煙報銷乾淨。仔細閱讀過吳偉光的資料,從各個方面來看,他應該已經和美方深度合作,而且致力於推翻當前中國政權。

尤其他在香港局勢的轉變中,體現出一個鐵腕人物的殺伐、策略、意志,趙德志還是蠻欣賞的,據說他和國安部的許一副部長還是師徒關係。

這個許一和他的家族在中國政壇不可小覷,中國海外間諜、國安部幾乎三分之一的人員和這個家族有著淵源,這讓吳偉光的背景更加深不可測、撲朔迷離。

趙德志懷疑國內一部分勢力是吳偉光的同夥,暗中在幫助吳偉光,甚至已經和美國達成協議,改變中國政府。

想到這裡,趙德志心中隱隱有絲希望,也許他也可能成為其中的一員,在未來中國的政治結構中有一定的話語權。

八點鐘,趙德志點開了女兒whatsApp帳戶,沒有回覆,顯示沒有上線,趙德志心中一片悲哀,看來自己只有解甲歸田了。

到了八點半,那個一直沒有反應的頁面跳動起來,對方開始邀請視頻通話。

出現在畫面的還是那個面色黝黑、平頭短髮的男子吳偉光。看起來吳偉光神采奕奕,勝券在握地開玩笑說道:「趙司令等很久了吧?不著急,我們先看一段視頻資料。」

畫面上出現了周參謀交代的視頻,趙德志心像沉入冰窟窿一樣冰涼。

這段視頻資料徹底暴露整件事情是他主導的,而且沒有得到同僚和上級部門的認可,趙德志將只能自己承擔起引起兩國軍事衝突的責任。

視頻資料放完,趙德志低下頭思索著,吳偉光點燃一顆煙,噴出煙圈,一聲不吭地望著趙德志。

沉默幾分鐘後,趙德志抬起頭,艱難說道:「你想讓我怎麼合作?」

「嗯!態度不錯。」吳偉光掐滅煙頭,正色說道:「合作是多方面的,我們有我們的原則,第一就是保護好合作者的人身安全、財產安全。」

聽到這話,趙德志眼前一亮,抬起頭對著吳偉光說道:「吳先生是大智大勇的人,說吧!我會全力配合你們的行動。」

「嗯!第一階段合作,我們需要趙先生利用軍區的特殊地位,掩護好我們派遣進入內地執行任務人員的安全。」

趙德志想了一想回答道:「這個沒有問題,你們需要什麼交通工具和證件,我都可以辦到。」

「第二階段,看國內形勢的發展,需要趙先生展現勇氣,抵制使用軍隊鎮壓百姓的命令。」吳偉光依然嚴肅說道。

趙德志沉吟半晌說道:「這個應該問題不大,上有上令,下有對策。我趙德志是農家子弟,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好的,有趙先生這個認識就非常好,到了第三階段,我想中共這個野蠻政權大勢已去,趙先生只需要順應形勢,就功德圓滿了。」吳偉光鼓勵的口吻說道。

「嗯!希望這個階段早點到來。」趙德志顯示了誠意。

「好!趙先生覺醒得很快,我想未來的中國,中國老百姓會感謝你的。」

「哪裡,還是需要您的幫助,您是真的想為中國、中國老百姓做點事的人。」趙德志恭維地說道。

「今天就談到這裡,你需要安排可靠的聯繫方式以及人員和我們的人接觸,你的女兒和財產我們會保護好的。」

「謝謝!」趙德志點點頭,擦了擦腦門上汗珠。

隨著視頻畫面的消失,雷諾興奮地拍了拍吳偉光肩頭說道:「John,你折服了這個老狐狸。」

「不是我折服了他,而是大勢所至,每個人都需要在大勢面前選擇,趙德志算是明智之人,我們幫助他選擇一條好的出路而已。」吳偉光思索地說道。

轉頭面向老劉說道:「準備派遣一百名特戰隊員進入內地,最好能說普通話。」

「好的,馬上進行選拔。」老劉慎重點點頭。

「你們中情局過去收集到的國內參與迫害異議人士的軍警特的人員名單和資料準備一份,我們最近討論一下第一批懲處目標名單和行動方案。」吳偉光又對雷諾說道。

「你準備到哪個層級?」雷諾問道。

「層級不限,先在南粵省下手。」吳偉光回答道。

「好的!」雷諾轉頭出門,回到自己房間開始聯繫總部情報部門。

代號「雷霆行動」懲處南粵省軍警特惡霸的計畫如火如荼地在安納塔汗島展開,在幾百名特戰隊員中選拔合格人員進行培訓,熟悉南粵省地理、交通,以及目標人物情況,分成若干行動小組研究行動方案。

由於是第一次進入內地行動,雖然折服了趙德志,獲得一定的身分保證,但畢竟是深入內地,吳偉光還是感到危機四伏。

不過,在香港的經驗基礎上,隊員們倒是不感到困難,信心十足。

吳偉光嚴厲督促老劉,對每一個目標一定要在資料基礎上研究透徹,制定完善的行動方案,力求不發生意外。

幾天後,安納塔汗島迎來一位老人,Mark乘坐直昇飛機到達海島,並給吳偉光帶來了一個人。

吳偉光陪同Mark參觀著營地,看著一隊隊矯健的隊員在做訓練,每個人都精神抖擻。

Mark感概地說道:「John,當年見到你,絕沒想到你成為一個領兵的將軍,而且將會是一個改變歷史的人。」

「這不是時勢造英雄嘛!我也不想喊打喊殺啊!」吳偉光語氣有點沉重。

「嗯!你是天作之選,你不出頭誰出頭啊!?你的同胞正在遭受苦難,你的祖國被狂妄之徒蹂躪,你必須站出來。」Mark正色對著吳偉光說道。

「嗯!聽從恩師教誨!」吳偉光詼諧地說道。

Mark捅了捅吳偉光的肩頭說道:「跟你說正經呢,聽說你俘虜了一百多名中國軍人?」

「嗯!上次那個趙德志想搞個夜襲,被我們打了個埋伏。」吳偉光輕鬆說道。

「有沒有可能從中選拔一批,補充到你的隊伍。」

「難!你知道中國軍人基本在封閉環境裡訓練,灌輸的都是黨國的思想。要改變需要時間,而他們的基礎薄弱。」吳偉光認真地說道。

「嗯!你自己多想辦法吧,能夠轉變過來,對你在大陸的行動還是大有幫助的。」Mark略有深意地說道。

「嗯!老師的意見非常正確,我多想辦法轉變他們,爭取他們投身到這個中國改變的行動中。」

「我這次帶來的人是向澳洲安全部門投誠的一個中國間諜,你幫助看看他的成色。」Mark又向吳偉光說道。

「好的!等下我們和他談談。」吳偉光點點頭。

在會客廳裡,兩個澳洲安全部門的人員陪著一個華裔年輕人聊天,看到Mark和吳偉光進來,都站起身子來。

吳偉光很快掃描了一下這個華裔年輕人,看起來人很周正、帥氣,但神色顯露出躍躍欲試的激動表情。

Mark介紹了吳偉光身分,讓這個年輕人很吃驚,表情露出羨慕神色。

Mark帶著兩個人出去,留下吳偉光和這個名叫王強的年輕人在屋裡。

吳偉光低頭看著資料,並不搭理王強。

時間一分鐘一分鐘過去,漸漸王強腦門開始出汗,想出聲又不敢出聲。

吳偉光又點燃一顆煙,抬起頭來,用眼神示意王強要不要吸煙。

王強誠惶誠恐地接住一顆煙,點著吸了一口,沒想到嗆住嗓子,大聲咳嗽起來。

吳偉光依然不動聲色地看著資料,只是用眼角餘光打量著王強的舉動。

半個小時過去,對面王強已經滿臉通紅。

「聽說你被中國法院逮捕過,怎麼回事?」吳偉光突然抬頭發問。

「啊!這確實不好啟齒啊」王強有點發蒙。

「如實說就行了,沒必要隱瞞,我也不是中國法官。」吳偉光調侃的語氣讓王強輕鬆很多。

「那時候剛畢業,回到家鄉,跟家鄉人吹牛,認識什麼人什麼人。沒想到家鄉人真信了,給了我一筆錢,讓我替他辦事。可事情不好辦,錢花了不少,於是被家鄉人告到法院。」王強力求簡省地說道。

「那你怎麼認識你老闆的?」吳偉光突然厲聲問道。

王強嚇得差點坐到地下。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從和李作成的談話裡,也大致了解了李作成的不滿和憤懣。回來和許一商量後,增強了策反李作成的信心。
  • 「其實我們在西部戰區和印度的陸軍力量對比半斤對八兩,誰也不占優勢。但目前戰爭關鍵的是空軍力量的對比。」楊元簡短道來。
  • 但他對在辛亥革命、北伐戰爭、抗日戰爭,為國家民族出生入死的功臣大開殺戒、殘酷迫害。
  • 通過內線通報得王紅的行蹤分析,這位還真是忠心耿耿,幾乎是三點一線,西山特勤局總部、中南海、特勤局各個分部視察,沒有一絲私人的空間。如此這樣根本沒有時間、地點組織一次萬無一失的刺殺。
  • 在文化思想道德上,國民政府堅守中華民族優良文化思想道德傳統,重視文化教育,堅持用忠孝仁愛、仁義禮智信教育人民
  • 這個世界最怕的不是眼前的危險,而是未知的危險,不知來自何方。
  • 這一千多名暗線基本屬於中層幹部,分布在各大戰區技術部門,還有金融機構、警察、國安,以及一些政府部門,所在崗位屬於不可或缺的技術崗位,所以可以永久潛伏,而不至於因為政治變化被調職,或者下崗。
  • 聯合國軍司令麥克亞瑟,還向杜魯門提議用原子彈摧毀中共沿海大城市,趁機將中共消滅。蔣介石獲得此情報後再三向美國政府表態,反對使用原子武器傷害國人。
  • 兩次的接觸,已經讓吳偉光看清楚這位江亨的底色、企圖,依然沒有放棄繼續統治中國的野心,享受特殊待遇的妄想。原本以為現實和當前的形勢能夠讓他們明白所處的位置,他們處於待審判的地位。
  • 蔣介石在任總統和總司令期間,經常回家探望母親,祭祖掃墓。但他每次回家只穿便服不帶警衛,經常去拜望父老鄉親。當隨從擔心他的人身安全時,他卻說,如果連家鄉的父老鄉親都不信任,要擔心他們害我,那我還活著做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