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36)折服上将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296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三十六章 折服上将

下午赵德志推开了一些应酬,回到家中,等待晚上八点钟可能的视频会谈。

赵德志一直忐忑不安,不知对方是否会把这件事公开,从而变成一件两国军事冲突的大事,那时候任何的妥协都无济于事了。

同时,对未来的妥协和配合又有着很深的疑虑,如果让他举兵造反,他是做不到的。目前他也没办法全面掌控南部军区,就是掌握了也需要外方的配合、压制,才有可能造反成功。

他在军中的嫡系不多,而对他的上升不满的大有人在,随时有人想取而代之。

当今这位也没有完全放心他,军中的一些重要部门主官是直接委派的,和他没有任何人脉关系。

所以赵德志反复思索着对方的要价,如果直接威胁到他的人身安全,只能拒绝了。

书房里烟雾缭绕,两三个小时,赵德志将一包烟报销干净。仔细阅读过吴伟光的资料,从各个方面来看,他应该已经和美方深度合作,而且致力于推翻当前中国政权。

尤其他在香港局势的转变中,体现出一个铁腕人物的杀伐、策略、意志,赵德志还是蛮欣赏的,据说他和国安部的许一副部长还是师徒关系。

这个许一和他的家族在中国政坛不可小觑,中国海外间谍、国安部几乎三分之一的人员和这个家族有着渊源,这让吴伟光的背景更加深不可测、扑朔迷离。

赵德志怀疑国内一部分势力是吴伟光的同伙,暗中在帮助吴伟光,甚至已经和美国达成协议,改变中国政府。

想到这里,赵德志心中隐隐有丝希望,也许他也可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在未来中国的政治结构中有一定的话语权。

八点钟,赵德志点开了女儿whatsApp账户,没有回复,显示没有上线,赵德志心中一片悲哀,看来自己只有解甲归田了。

到了八点半,那个一直没有反应的页面跳动起来,对方开始邀请视频通话。

出现在画面的还是那个面色黝黑、平头短发的男子吴伟光。看起来吴伟光神采奕奕,胜券在握地开玩笑说道:“赵司令等很久了吧?不着急,我们先看一段视频资料。”

画面上出现了周参谋交代的视频,赵德志心像沉入冰窟窿一样冰凉。

这段视频资料彻底暴露整件事情是他主导的,而且没有得到同僚和上级部门的认可,赵德志将只能自己承担起引起两国军事冲突的责任。

视频资料放完,赵德志低下头思索着,吴伟光点燃一颗烟,喷出烟圈,一声不吭地望着赵德志。

沉默几分钟后,赵德志抬起头,艰难说道:“你想让我怎么合作?”

“嗯!态度不错。”吴伟光掐灭烟头,正色说道:“合作是多方面的,我们有我们的原则,第一就是保护好合作者的人身安全、财产安全。”

听到这话,赵德志眼前一亮,抬起头对着吴伟光说道:“吴先生是大智大勇的人,说吧!我会全力配合你们的行动。”

“嗯!第一阶段合作,我们需要赵先生利用军区的特殊地位,掩护好我们派遣进入内地执行任务人员的安全。”

赵德志想了一想回答道:“这个没有问题,你们需要什么交通工具和证件,我都可以办到。”

“第二阶段,看国内形势的发展,需要赵先生展现勇气,抵制使用军队镇压百姓的命令。”吴伟光依然严肃说道。

赵德志沉吟半晌说道:“这个应该问题不大,上有上令,下有对策。我赵德志是农家子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好的,有赵先生这个认识就非常好,到了第三阶段,我想中共这个野蛮政权大势已去,赵先生只需要顺应形势,就功德圆满了。”吴伟光鼓励的口吻说道。

“嗯!希望这个阶段早点到来。”赵德志显示了诚意。

“好!赵先生觉醒得很快,我想未来的中国,中国老百姓会感谢你的。”

“哪里,还是需要您的帮助,您是真的想为中国、中国老百姓做点事的人。”赵德志恭维地说道。

“今天就谈到这里,你需要安排可靠的联系方式以及人员和我们的人接触,你的女儿和财产我们会保护好的。”

“谢谢!”赵德志点点头,擦了擦脑门上汗珠。

随着视频画面的消失,雷诺兴奋地拍了拍吴伟光肩头说道:“John,你折服了这个老狐狸。”

“不是我折服了他,而是大势所至,每个人都需要在大势面前选择,赵德志算是明智之人,我们帮助他选择一条好的出路而已。”吴伟光思索地说道。

转头面向老刘说道:“准备派遣一百名特战队员进入内地,最好能说普通话。”

“好的,马上进行选拔。”老刘慎重点点头。

“你们中情局过去收集到的国内参与迫害异议人士的军警特的人员名单和资料准备一份,我们最近讨论一下第一批惩处目标名单和行动方案。”吴伟光又对雷诺说道。

“你准备到哪个层级?”雷诺问道。

“层级不限,先在南粤省下手。”吴伟光回答道。

“好的!”雷诺转头出门,回到自己房间开始联系总部情报部门。

代号“雷霆行动”惩处南粤省军警特恶霸的计划如火如荼地在安纳塔汗岛展开,在几百名特战队员中选拔合格人员进行培训,熟悉南粤省地理、交通,以及目标人物情况,分成若干行动小组研究行动方案。

由于是第一次进入内地行动,虽然折服了赵德志,获得一定的身份保证,但毕竟是深入内地,吴伟光还是感到危机四伏。

不过,在香港的经验基础上,队员们倒是不感到困难,信心十足。

吴伟光严厉督促老刘,对每一个目标一定要在资料基础上研究透彻,制定完善的行动方案,力求不发生意外。

几天后,安纳塔汗岛迎来一位老人,Mark乘坐直升飞机到达海岛,并给吴伟光带来了一个人。

吴伟光陪同Mark参观着营地,看着一队队矫健的队员在做训练,每个人都精神抖擞。

Mark感概地说道:“John,当年见到你,绝没想到你成为一个领兵的将军,而且将会是一个改变历史的人。”

“这不是时势造英雄嘛!我也不想喊打喊杀啊!”吴伟光语气有点沉重。

“嗯!你是天作之选,你不出头谁出头啊!?你的同胞正在遭受苦难,你的祖国被狂妄之徒蹂躏,你必须站出来。”Mark正色对着吴伟光说道。

“嗯!听从恩师教诲!”吴伟光诙谐地说道。

Mark捅了捅吴伟光的肩头说道:“跟你说正经呢,听说你俘虏了一百多名中国军人?”

“嗯!上次那个赵德志想搞个夜袭,被我们打了个埋伏。”吴伟光轻松说道。

“有没有可能从中选拔一批,补充到你的队伍。”

“难!你知道中国军人基本在封闭环境里训练,灌输的都是党国的思想。要改变需要时间,而他们的基础薄弱。”吴伟光认真地说道。

“嗯!你自己多想办法吧,能够转变过来,对你在大陆的行动还是大有帮助的。”Mark略有深意地说道。

“嗯!老师的意见非常正确,我多想办法转变他们,争取他们投身到这个中国改变的行动中。”

“我这次带来的人是向澳洲安全部门投诚的一个中国间谍,你帮助看看他的成色。”Mark又向吴伟光说道。

“好的!等下我们和他谈谈。”吴伟光点点头。

在会客厅里,两个澳洲安全部门的人员陪着一个华裔年轻人聊天,看到Mark和吴伟光进来,都站起身子来。

吴伟光很快扫描了一下这个华裔年轻人,看起来人很周正、帅气,但神色显露出跃跃欲试的激动表情。

Mark介绍了吴伟光身份,让这个年轻人很吃惊,表情露出羡慕神色。

Mark带着两个人出去,留下吴伟光和这个名叫王强的年轻人在屋里。

吴伟光低头看着资料,并不搭理王强。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渐渐王强脑门开始出汗,想出声又不敢出声。

吴伟光又点燃一颗烟,抬起头来,用眼神示意王强要不要吸烟。

王强诚惶诚恐地接住一颗烟,点着吸了一口,没想到呛住嗓子,大声咳嗽起来。

吴伟光依然不动声色地看着资料,只是用眼角余光打量着王强的举动。

半个小时过去,对面王强已经满脸通红。

“听说你被中国法院逮捕过,怎么回事?”吴伟光突然抬头发问。

“啊!这确实不好启齿啊”王强有点发蒙。

“如实说就行了,没必要隐瞒,我也不是中国法官。”吴伟光调侃的语气让王强轻松很多。

“那时候刚毕业,回到家乡,跟家乡人吹牛,认识什么人什么人。没想到家乡人真信了,给了我一笔钱,让我替他办事。可事情不好办,钱花了不少,于是被家乡人告到法院。”王强力求简省地说道。

“那你怎么认识你老板的?”吴伟光突然厉声问道。

王强吓得差点坐到地下。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共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失败,为了不被消灭,开始大逃窜,谎称是北上抗日救国。但逃跑的路线却是西北的甘肃、新疆,而日军占占领的地区在东北。
  • 中国有位军事专家最后说了实话,美国就是不发展,中国军事实力赶上美国还要30年时间。但是美国不是不发展,而是突飞猛进地发展,新的隐形战机、第六代战机,中国、俄罗斯根本没有能力侦测,也就没有办法防御。
  • 毛泽东和周恩来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他们为了讨好外国亲爸爸,干下的卖国罪行,是中国历朝历代昏君和奸相所不及
  • 从和李作成的谈话里,也大致了解了李作成的不满和愤懑。回来和许一商量后,增强了策反李作成的信心。
  • “其实我们在西部战区和印度的陆军力量对比半斤对八两,谁也不占优势。但目前战争关键的是空军力量的对比。”杨元简短道来。
  • 但他对在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为国家民族出生入死的功臣大开杀戒、残酷迫害。
  • 通过内线通报得王红的行踪分析,这位还真是忠心耿耿,几乎是三点一线,西山特勤局总部、中南海、特勤局各个分部视察,没有一丝私人的空间。如此这样根本没有时间、地点组织一次万无一失的刺杀。
  • 在文化思想道德上,国民政府坚守中华民族优良文化思想道德传统,重视文化教育,坚持用忠孝仁爱、仁义礼智信教育人民
  • 这个世界最怕的不是眼前的危险,而是未知的危险,不知来自何方。
  • 这一千多名暗线基本属于中层干部,分布在各大战区技术部门,还有金融机构、警察、国安,以及一些政府部门,所在岗位属于不可或缺的技术岗位,所以可以永久潜伏,而不至于因为政治变化被调职,或者下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