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中共竊政72年對教育的摧殘(上)

人氣 1964

【大紀元2021年07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李新安採訪報導)中共竊政72年,原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認為,中共教育最大的敗筆就是破壞傳統文化,引進的所謂馬列主義其實就是西方的一個邪教。它宣傳的就是破壞傳統,比如它宣傳的進化論、無神論,這套系統等於給中國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破壞傳統 破壞師道

李元華指出,中共對中國社會宣傳無神論,其實是通過教育去傳播的。無神論教育使得今天社會上的人們什麼都不信,什麼都敢幹。那麼在學校教育上,就是師生關係的破壞。中共執政72年,在這樣的一個教育體制下,產生的惡果就是人不像人,老師不像老師,學生不像學生。

他說,「文革的時候,中共鼓動學生去鬥老師,紅衛兵把老師以所謂的階級敵人作為鬥爭對象,當年在北京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師大初中的校長被女學生活活給打死,其實在北京發生過上千例這樣的情況。」

「這個(風氣)蔓延到什麼(結果)呢?道德敗壞以後,從師生關係這個方面講,比如今天的中國社會,很多老師其實沒有像傳統文化裡面講的傳道、授業、解惑,而是破壞道德。老師現在就是像貪官一樣向學生或者學生家長去索要禮物,師道被破壞了。」

「再有,在大學或者中學,甚至小學裡面都有教師性侵學生,這完全就是禽獸不如的,簡直就是喪盡天良了。這根本就跟師道沒有關係了,而且這些現象是很多的。」

他表示,現今的教師身上都帶有社會上一些被污染的東西,比如造假,從名校的大學校長,再到中央高層官員,都存在學歷造假,這都是今天教育界的亂象,直接影響社會。不良的社會和學校是一個互相呼應、互相印證的關係。

李元華認為,校園暴力直接就是中共鬥爭哲學在學校裡的反映。在無神論教育下,學生根本就不知道有天譴或者因果報應,因為這個黨文化裡沒有。培養出來的學生,有的甚至「理直氣壯」地無惡不作。

他說,「因為中共傳遞給整個社會的信息,就是要強權,要暴力,在教育上也是這樣。老師對學生也是以我有權力,我來壓制你,學校不是通過引導的方式只是強制。所以從學生來講,他從學校裡感受到的或者說領會到的就是強權和暴力來解決問題,而不是中國一向講的以理服人。」

破壞人類文明

李元華指出,中共教育內容裡邊尤其是人文社會科學這部分,它以「封建落後」來概括中國五千年的文明,其實就是讓人背棄祖宗,然後虛假地去宣傳它是人民的救星,把這一套謊言充斥到整個教材體系裡面。

2013年,網絡上瘋傳中共向高校下達「七不講」通知,包括:不講普世價值、不講新聞自由、不講公民社會、不講公民權利等;2017年,中山大學推出「課堂教學十不准」原則,禁止「非議憲法」等。

李元華認為,現在來講,它又更多了一個懼怕普世價值,西方文明。所以甚至在教材裡邊,像基督啊,所提到的西方一些民族,都要結合它那種政治化的標準去改造,甚至神這個字都不能出現,或者神這種人物不能出現,一些西方名著它也要改。

「實際上它(中共)是破壞整個人類文明,而不只是中國傳統的文化了,就是包括西方的普世價值。大家尊敬的普世價值,這都是它懼怕的。」他說。

城鄉差別巨大 教育失衡

大陸組織全國婦聯課題組於2013年發布的報告中,推算全中國有六千萬的留守兒童,城鄉流動規模達三千五百多萬,將近一億的兒童沒有一個完整的家,釀成無數悲劇。

李元華表示,「過去的社會其實是一個自然的社會。中共為了它的管理,用戶籍制度強制把人釘死在一個地方,所以就造成了一個城鄉的巨大差別,包括發達城市和非發達城市的一個區別,甚至發達城市裡面有發達地區和非發達地區。這個區別就太大了。」

他指出,所以從硬件來講,中國有世界上最頂級的小學、幼兒園、中學,但不能以偏概全地認為中國教育很好。其實中國社會有大量的失學兒童,在欠發達地區或者貧困地區,有大量得不到教師基本待遇的代課教師。

「它在教育投入本來就少,又嚴重的失衡。它使勁地在高等教育投錢,投入到重點大學,因為它要在世界上搶新;而在基礎教育裡邊,它偏重於那種所謂重點學校。」他說,「一些文化發達的國家,像日本,你到了一個鄉村,看最好的建築是學校。那中國農村不是這樣,今天那種破敗的校園,依然你能看到。」

李元華說,從教育投入可以看出,它的前提不是為了教育的考慮、整個國民受到一個基礎教育,不是說正常社會的這樣一個思考。它的所有教育就是所謂的要培養精英,跟世界爭霸。

中共還崇尚權貴教育。「比如中南海的人,從四九年之後就有最好的中學,他們高官的孩子就分別在男校女校就讀,這就是一個權貴教育。」

據介紹,北京十佳小學也是這樣,二十年前就有鋼琴室一層樓,都是一對一的鋼琴教育。這種學校有政府的大量投入,招生時一部分名額是給權力人員留的,另外一部分是給有錢人預備的。「比如我招生,招三百人,拿出一百人(的名額),就是給權貴(子女的)。」

李元華指出,權貴教育打破了中國社會的一個自然的生態。「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這樣,士農工商,讀書人在士這個階層是最受尊重的。不管是農工商,都可以通過讀書來進取,到了做官做士這個階層。」

「那麼今天中共治下這個社會貧富差距越來越大,造成教育上對社會的撕裂,窮人就沒有可能去進入好一點的基礎教育裡面,從小學到中學,根本就不可能去再讀好一點的大學了。基本通過教育來改變自身命運(的途徑)就沒有了。」

教育的等級化和產業化

按照中共目前一直延續的高考戶籍政策,在北京、上海的考生,如果沒有北京、上海的戶口,還是要回本地去高考。

「中共搞出城鄉戶籍,造成了這種社會的不平等。」李元華說,「那麼你要回到原籍(參考)同樣的水平,你有可能就從一流的就變成二流或者三流的大學了,但是它不管這個,還是以你能不能買房、有沒有戶口為標準。所以這個社會這種等級的分化,也是教育的等級化。」

「社會的等級化反映到教育的等級化,它的標準就是權和錢。要麼你有權,要麼你有錢。所以這種教育上的不平等,就使得人很功利。受教育是為了奔向權、奔向錢,在社會才能立足。整個社會的污染,教育是一環,它起到了一個推波助瀾的作用。」

中國辦學歷史淵源深厚,包括官辦和民辦。李元華認為,教育正常來講是一個培養人的事業,但是中共把教育變成產業化,它這個詞本身就是對於教育的一個玷污。

「它發展所謂高等教育,讓學校去貸款,去擴招,背了好多債,然後它就得高收費。教育從歷史上來講,不管中西方來講,教育是不可能做到像一個掙錢的企業一樣。」

他指出,過去的大學是精英教育,今天的大學已經叫基礎化教育了。比如以前上大學的時候是百分之四的入學率,但後來大城市已經達到百分之八十、九十了。那是另外一個概念了,就是說你交得起錢就能上了。

通過教育「農村包圍城市」

李元華表示,實際上現在中共投在教育上的經費是很少的,但是中共為了所謂稱霸世界,對其它國家的留學教育,它也搞一個農村包圍城市,所謂農村就是欠發達的國家了。

中共對非洲有大量的教育傾斜。據媒體報導,中共向非洲提供大量援助,給留學生大量的助學金,山東大學還要給他們配所謂的女伴讀。

「比如說向非洲捐什麼校車,而它所有的這些援外的計劃在中國全是沒有實現的,置本國國民於不顧,而它並不是關心非洲的教育和非洲的窮人,它只不過是想通過這種大撒幣,來讓這些國家到聯合國裡面去支持它,為它在世界爭霸,或者說為它的『合法性』加砝碼。」

「所以共產黨教育,它並不是從人的最基點去考慮,而是從它這個邪黨惡政的角度去考慮的。這種野心膨脹,它就可以拿這個中國有限的錢,不去投入本國的教育,而去到非洲去撒錢,滿足它做老大的這種心態。」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反對種族歧視理論教育 家長們在起作用
中共在香港推「洗腦」策略 生活教育全染紅
「反送中」少年被洗腦 「再教育營」進香港?
西湖大學被納「省部共建」 私營教育監控升級?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加賽德:中共最懼怕中國人民
【未解之謎】捕捉靈魂的攝影師
【新聞大家談】姚誠:賣命偷機密 遭卸磨殺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