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場外大陸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

人氣 3464

【大紀元2021年08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龍騰雲報導)新冠病毒大流行尚未消退,剛剛落下帷幕的東京奧運會又出現了中共培育出的「新民族主義」狂熱情緒正在快速蔓延。

大陸「民族主義」情緒為何如此高漲

在東京奧運會的賽場上,中國代表團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績,僅次於美國。在賽場之外,中國「小粉紅」們亦在四面出征,甚至連自己人也不放過。

代表中共出征奧運會的中國選手們,如今也成為小粉紅們征討的目標。

7月26日晚日本兵乓球混雙打敗中國隊奪冠後,參賽中國選手被許多大陸網民怒斥「辜負了國家」。

中國隊選手在羽毛球雙打決賽中輸給台灣後,也成為網上的攻擊目標,被中國網民批為「沒睡醒」。

而長期代表中共奧運榮耀的中國女排7月底卻提前出局、未能出線。儘管部分官媒發聲安慰女排,但中國排球協會的一個官方帳號出言抨擊女排拍太多廣告;女排個別球員甚至被網民們罵上了熱搜榜。

就連贏得了金牌的中國選手,也難逃「民族主義」狂潮的襲擊。

例如為中國奪得本屆奧運會首枚金牌的神槍手楊倩,僅因曾在微博上晒過自己收藏的耐克鞋,就被「愛國」小粉紅們怒罵「滾出中國」。因為曾擔心強迫勞工問題而停止使用新疆棉花,耐克已被小粉紅貼上了中國之敵的標籤。

「愛國」網民們在中國境外發動的攻擊更為猛烈。

7月28日晚日本體操選手險勝中國體操隊奪得金牌後,大批中國網民翻過了中共為信息審查而設置的網絡防火牆,登錄Facebook、推特、Instagram等海外社媒,對獲勝的日本選手進行人身攻擊和威脅。

中國小粉紅們的網絡暴力甚至驚動了日本政府,日本內閣官房長官回應說,這些攻擊事件違背了奧運會的精神。

與當局開動宣傳機器在國內痛罵「帝國主義敵人」的歷史相比,如今的中國「民族主義」情緒更具侵略性和不穩定性,如同炸藥包一樣隨時可能被引爆。

例如8月初前後,原本「愛國人設」的台灣藝人小S(徐熙娣)在社媒上為出賽東奧的台灣選手打氣,因其帖文中提到「國手」2字,結果引來小粉紅出征。無數中國網民斥責小S「台獨」,甚至施壓其所代言的商業品牌,導致小S丟失4家廣告代言、損失數千萬元。

香港著名時評家劉銳紹表示,這是中共的鬥爭文化充斥東京奧運。他舉例說,路透社報導中國女子舉重選手侯志慧奪金牌的照片,被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和中國小粉紅們指責是「侮辱了中國運動員」。劉銳紹認為這其實是中共的「政治正確」在作祟,因為中共自己為了政治目的,經常蓄意挑選、篡改新聞照片。

事實上,痛批外媒照片「醜化中國」的聲音不僅來自中國民間,而且是首發於中共使領館。就在路透社在推特上發布侯志慧奪金照片的次日,中共駐斯里蘭卡大使館發文稱,路透社選用的照片「顯示了他們有多麼醜陋」,痛斥路透社「無恥」。

所謂「小粉紅」,是指被中共混淆黨國的愛國主義謊言所蒙蔽的中國青年。這些「愛國」網民翻牆輸出網絡霸凌和中共意識形態的舉動,被戲稱為小粉紅出征。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中國大陸的小粉紅現象和『民族主義』狂熱情緒,完全是中共一手炮製出來的,是中共戰狼外交在民間的延伸。」中共刻意放任小粉紅舉著「民族主義」的大旗,四處出征他國選手或奧運迷。

他分析說,在全球言論審查最嚴厲的社會中,中國爆發出的「民族主義」狂熱只能是中共故意炮製和釋放出來的聲音。「其目的是混淆中共和中國,將國內外任何批評中共的聲音都打上不愛國的標籤。」

東奧會上的像章風波:「民族主義」狂熱覆水難收

中共一手放出了狂熱的「民族主義」怪獸,但似乎未能駕馭住。

兩名中國自行車金牌選手戴毛澤東像章領獎,奧委會表明將介入調查後,央視重播畫面抹去像章。但央視舉動惹來「愛國」網民們的怒罵。(視頻截圖)

8月2日,贏得自行車女子團體競速賽金牌的兩名中國選手,戴著毛澤東像章登上奧運頒獎台。

該事件引起了「愛國」網民們的喝采,但因違反奧運會禁止在領獎台上展示政治物品、做政治宣傳的規定而招來爭議。

8月3日,國際奧委會(IOC)稱正在調查此事,並要求中國奧委會進行澄清。國際奧委會後來得到中方保證「不會再發生這種情況」。但中共在官方報導中並未提及「國家隊保證毛澤東像章不再出現」一事。

新浪熱搜、百度等旋即撤下或屏蔽了「東奧會上毛澤東像章」等熱點話題。央視也在重播中將兩位運動員身上的毛澤東像章打馬賽克,進行屏蔽。

出乎意料的是,中共當局罕有的遵循國際規則的舉動,也惹來了「愛國」鬥士們的網暴。

除了部分毛左媒體和網站發文力挺「愛國」奧運選手,大批小粉紅留言批「央視在怕啥」、「毛主席萬歲、不服來戰」。

與此同時,中共控制的網絡意見領袖仍在奧運事件上煽動「民族主義」。

例如某知名網絡大V將該風波引申為共產主義和代表自由人權的西方意識形態之爭,繼續在網絡上鼓動網民情緒。

該網文評論毛澤東像章風波稱,「在西方主導的東京奧運賽場上,可以感謝上帝,但是不被允許佩戴我們的像章;同樣,在我們主導的本土影視與電子遊戲賽場上,就要打掃屋子再請客,不能再遵循西方政治正確的規則。」

李林一對此表示,「中共及其操控的輿論在將毛與上帝進行對比之時,明顯忘記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奧運會上西方運動員感謝的是神,但毛只是中共前黨魁,而且是被公認對數千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承擔責任。」

對於官方是否會對這種「民族主義」情緒降溫,台灣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執行長董立文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共已無力踩煞車,因為這正是中共長期以來嚴控網絡所造成的結果,一方面鼓勵「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另外一方面則是鉗制或是封殺理性多元的聲音。

當中共「民族主義」成長為網絡新勢力之後

美媒《連線中國(The Wire China)》8月8日的文章「中國的新民族主義」評論說,中共一向利用愛國主義來增強其統治合法性,但現在情況已發生了變化,中共的「民族主義」不再是防禦性,因為它代表了一代人的轉變——1990年以後出生的中國人。

《連線中國》分析說,這些年輕人生活在中共為抵消89年六四民主運動而發起的新一代「愛國主義教育」中,這種「愛國教育」已經使得新一代學生將黨和國家下意識地混為一談,「在中國,你不能不做民族主義者」。

該文指出,簡單點說,新民族主義就是「不要討厭中共制度」,並且「要讓中國(中共)成為世界的中心」,其表現之一包括所謂的「市場民族主義」,即用經濟手段懲罰那些被視為冒犯了中共的外國公司。

國際社會或許意識到中共澆灌出的「民族主義」、已成長為能夠挑戰國際秩序的網絡新勢力,但不一定明白覆水難收的道理。因為面對中國新民族主義挑戰的,不僅僅是西方政府和尊重普世價值的國際企業,也包括了中共自己。

一個令中共尷尬的例子,是對奧運冠軍的採訪。8月1日中國鉛球名將鞏立姣奪得奧運會女子鉛球金牌。中共官媒央視在當天對她的採訪中稱其為「女漢子」。

央視採訪播出後,不但未能激起網民的共鳴,反引發中國社會的口誅筆伐。大批中國網民留言批評官媒對女性運動員的刻板印象。

截至目前,央視並未回應互聯網上的批評聲浪。

對於當前高漲的「民族主義」,中共當局的態度日漸曖昧。其中一個訊號是,日前財新、《環球時報》等陸媒在報導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對中美關係的看法時,刻意刪去了其中有關「民族主義」的內容。

8月3日李顯龍在連線參加美國阿斯彭安全論壇時,不但告誡中共「東升西降」的看法是錯的,同時也告訴美國,中國不是蘇聯,不會消失。

李顯龍特別提到,美國若與中國為敵,是否意識到對手有多可怕,因為在中共灌輸的世界觀和「群眾路線」的鼓動下,高漲的「民族主義」讓中國人相信他們被踐踏過,但決心繼續前行、告訴別人「我們不會消失」。

財新網等陸媒在報導中,都未提及李顯龍談話中有關「民族主義」的內容。

所謂「東升西降」的說法,是指今年1月陸媒披露的,習近平在對中共高層講話中做出的「東升西降」的判斷,習稱中共勢力在崛起、而美國等西方國家在衰落。

另外一個訊號,是中國網紅經濟學者葉檀的「愛國」言論被網民打臉。

8月5日,葉檀在微博上提醒網民關注「加拿大孟晚舟引渡案」,稱「她(孟晚舟)在替所有人擔罪」。結果網民在近乎一邊倒的評論中猛批葉檀;有網民批評葉檀昧心討好華為和政府,有網民譏諷葉檀「愛國」謬論得罪數億韭菜,也有小粉紅指責葉檀擅自給孟晚舟定罪。

就在兩年前,華為和中共還曾利用孟晚舟一案,收割了無數中國人的愛國情懷、以及支持國貨的海量金錢。

孟晚舟是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之女,因涉嫌觸犯美國法律而被加拿大扣押、等待引渡。孟晚舟在加國並未坐牢,而是居住在逾千萬美元的豪宅中等待審判。

評論員李林一認為,民族主義或愛國主義原本是對國家或民族的高度認同和自豪感,但在中共統治下,被變異為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畫皮和假面具。

實際上,近年來在大陸「民族主義」高漲的背後,中共「復旦幫」被認為是幕後推手。

從中共三朝「國師」、「復旦幫」領頭羊王滬寧,到習近平舊識、「復旦幫」新貴張維為,他們的對外政策主張都是大國崛起的戰狼外交。而「復旦幫」新興的網紅學者鄭若麟、沈逸等人,更是在海內外主動出擊,散布激進的「愛國主義」言論。

李林一指出,習近平當局近年來鼓吹「民族主義」的舉措,應該是「復旦幫」在背後推動。

不過,他分析說,「民族主義」對中共亦是雙刃劍,當「愛國」在中國大陸成為政治正確時,被煽動起來的「民族主義」情緒不一定會按照中共的劇本上演。

「例如李顯龍對中國民族主義的判斷就不一定全面,他可能未看清『愛國』的小粉紅其實是對中國最缺乏認知和認同的群體。而且,陸媒刻意隱去他談話中民族主義的部分,也反映出中共自己對『愛國主義』的矛盾心態,既想利用它騙取人民的支持,又害怕民眾情緒失控、動搖了政權。」

「現代愛國青年,其實對於中國近現代的苦難歷史,無論是外國列強、還是共產黨執政後強加給中國人民的痛苦,幾乎一無所知。」李林一表示,「他們只能接受『愛國教育』灌輸給他們的一切,所以年輕一代的愛國者只是中共用謊言圈養起來的韭菜和綿羊。」

「當『民族主義』燒昏了頭,綿羊開始變得有狼性了,緊張的不止是西方,也包括了中共自己。畢竟中共所要的,從來都不是愛國者,而是聽黨的話、容易被黨收割的韭菜和綿羊。」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分析:「復旦幫」當道 北京深陷外交泥潭
與美爭霸 中共智囊妄稱外交「平起平坐」
東奧之時 前中國體操冠軍乞討照網上熱傳
塞爾維亞人封路 抗議政府允許外企開採資源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Y-20U加油機也擾台 中共想太多了
鄭文傑:倫敦唐人街襲擊事件早有預謀
【思想領袖】中共如何利用美國「覺醒主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