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京東成立工會 分析:中共加強控制民企

人氣 1447

【大紀元2021年09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張玉潔採訪報導)京東集團和滴滴出行成立內部工會的消息引發關注,美團阿里巴巴也提及相關事宜。分析人士表示,這些科技企業的「工會」成立在當局嚴打之時,有迎合中共的意味,而中共治下的工會不是維護員工權益,而是進一步監控民企的工具。

聽新聞: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路透社9月1日引述兩位知情人的消息說,大陸網約車巨頭滴滴出行將成立工會,滴滴出行在8月份的一個內部論壇上宣布了這一消息。

知情人表示,工會最初將由北京總部的員工管理,由(中共)政府支持的中華全國總工會(ACFTU)提供指導。

在滴滴出行成立工會的消息傳出之前,京東集團8月30日在北京召開了第一屆工會會員代表大會,正式成立工會,北京市總工會的下屬刊物報導了這一消息,報導中的照片顯示,出席30日大會的有中共政府官員。

隨後路透社表示,京東證實了成立工會的消息,並說公司下屬一些部門近幾年已經成立了工會組織,這次在公司層級成立工會是為了協調規劃與資源。

根據大陸媒體消息,北京市總工會、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總工會向京東集團提供了「工會組建和服務職工啟動經費」。

除了京東和滴滴出行,彭博社引述知情人的消息說,美團阿里巴巴的公司內部也提到了組建工會的話題。

分析:中共治下的工會不為民

大陸一位關注勞工權益的大學生吳同學9月2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滴滴出行、京東、美團、阿里這些科技業民營企業紛紛傳出組建黨辦工會的消息,根本目的不是為了改善勞工的權益,而是中共加強對民企控制的手段。

他說:「(中共)黨辦工會駐紮在這些民企裡,一來可以起到監控民企運行的作用,二來多了一個以『違反勞動法』為由懲罰民企的工具。如果民企或者他們背後的中共政治勢力有了不利於北京當局的舉動,可以用維護工人權益為由對企業開罰。」

他進一步表示:「中共並不真的關心勞工權益,相反它對民間獨立的勞工運動甚至勞工權益相關的研究都是相當提防的,把這看作是對他們政權的威脅,從勞工學者王江松被停職、佳士工運被打壓、外賣騎士聯盟盟主被捕,到最近港大勞工研究博士生方然被以煽顛罪監視居住,都說明了這一點。」

「中共如果真有誠意改善中國勞工的狀況,就應該釋放被捕的勞工權益人士,允許工人組建獨立工會自發維權。」吳同學說。

民企工會成立 正是中共「嚴打」之時

上述成立工會和提及工會事宜的4家公司,均在近幾個月遭到北京當局的處罰。比如,滴滴出行6月30日在美國上市後,7月4日被北京當局下架App,9月1日再與另外10家網約車平台公司被官方「約談」;京東於5月和7月分別被罰30萬和40萬人民幣;騰訊和阿里巴巴因「壟斷」分別被罰50萬和182億元人民幣。

大陸一位關注勞工權益的學者李先生2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表示:「這些民企巨頭成立公會,是想向當局表示一些誠意,同時他們也有這方面想法——我成立工會,你(中共)至少不能再從勞工權益遭剝削這個角度來對企業進行懲罰或做點什麼。這些企業成立工會,更多的是像成立危機公關部門,應對組合拳中的一個部分,但並不是讓工人或農民工自己組織起來成立工會,與企業管理方進行平等博弈,肯定沒有這方面意思。」

李先生認為,這些公司成立的工會不會有多大作用,「只是走形式而已,騙政績、有數字,中共當局就滿意了。至於說這個工會是真工會還是假工會,這就不好說了,反正大家臉上好看就行了。」

李先生最後說道:「國內做勞工權益維權的、公益等的基本現在都躺平了,只要你不是官方工會體制內的、黨群體制內的所有這方面的民間勞工工作者基本都躺平了。」

美國之音9月2日發表文章《中國民企巨頭紛紛向中共輸誠 組建工會以求「手下留情」》表示,中國網約車巨頭滴滴出行和電商巨頭京東分別在公司內建立工會,這是中共強化對民營企業監管中發生的一個新現象。

文章引述分析表示,隨著中國國際環境的惡化,中共通過監管部門對中國大型民企展開了多方面打壓,迫使它們向中共臣服。從阿里巴巴到騰訊,從滴滴到美團,民企在遭受各種打壓的同時極力向中共示好,對強化監管和處罰表示歡迎和配合,騰訊等不少企業還主動捐出巨資「回饋」社會,以求中共手下留情。

責任編輯:孫芸 #

相關新聞
天貓、京東、唯品會又分別被罰50萬元
京東數科終止上市 今年32企業喊停科創板IPO
滴滴等遭打壓 中共為何盯上大數據公司
滴滴再被約談 整改若不到位將暫停網約車服務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美挺台參與UN機構 能否破陣?
【拍案驚奇】馬斯克重登世界首富 許家印跌慘了
練乙錚:中共激化國際矛盾 製造冷戰局面
【古韻流芳】烏拉那拉氏 康熙親選的兒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