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獎得主:為信仰跳舞 向世界講述自己的故事

人氣 849

【大紀元2021年09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在9月3日的第九屆新唐人「全世界中國古典舞比賽」中,銀獎獲得者、神韻演員饒德如選跳了一隻雙人舞《鏡花水月》,她用美妙的舞姿與嫻熟的技巧將中國古詩中那種不可言傳的意境傳遞給了觀眾。

「中國古人說,『詩有可解,不可解,不必解,若水月鏡花⋯⋯』我們想通過舞蹈的方式把詩歌的意境體現出來。」饒德如說。

兩位合作者把這個舞蹈分成了四部分,分別為「清奇」、「高古」、「沈著」和「飄逸」四部分,讓觀眾體會一下「鏡中的花」和「水中的月」。

舞蹈中兩位舞蹈演員互為呼應、補充,欲左先右,欲右先左,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表現出世間萬物之間的諧和與平衡之理。

2021年9月3日,第九屆新唐人電視台「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歐美區初賽在美國紐約繼續舉行。圖為青年女子組參賽選手饒德如(左)和黃于亭(右)表演舞蹈《鏡花水月》。(戴兵/大紀元)
2021年9月3日,第九屆新唐人電視台「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歐美區初賽在美國紐約繼續舉行。圖為青年女子組參賽選手黃于亭(左)和饒德如(右)表演舞蹈《鏡花水月》。(戴兵/大紀元)

在與同伴創作這個雙人舞的過程中,饒德如體會到,在藝術創作中不能去牴觸或者否定合作者的主意,而是互相補充、互相成就。「你不能去抵觸或者否定別人,因為那樣是不能做藝術創作的。應該是你有一個想法,我再疊加上去,互相起到促進作用,這樣藝術作品會更完美,其實是一種諧和共存的狀態。」

她認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應該是這樣。

「作為一個人,你要謙讓,以禮待人,並懂得關愛別人,中國傳統文化都在這樣潛移默化地告訴我們:你要放低自己,當你放低自己的時候,你不是『貶低』自己,而是自我昇華——有了道德約束之後,你會發現,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時候就會很平和。」

到現在為止,饒德如已經有十年的舞蹈歷史了,她已經習慣並擅長用舞蹈表達她的情感,講述她的故事了。

饒德如學習舞蹈是因為她的家庭和信仰。她出生在中國,四歲的時候父親因為不願意放棄「真、善、忍」的信仰而被共產黨迫害,含冤離世。從那以後同是法輪功修煉者的媽媽帶著她開始了顛沛流離的生活。饒德如變得內向,不願意說話。雖然跟著媽媽參加了很多講真相的活動,但是她感到用「說」來表達對她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12歲那年,媽媽讓她學跳舞,讓她意識到這是一個「用行動代替語言」的渠道,她可以用舞蹈去講她的故事了,告訴全世界「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所以,儘管小時候曾經一度畏難不想跳,饒德如還是堅持下來了,這一跳就是十年。

「人們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十年練起來是挺辛苦的。」饒德如說,「但是,跳舞就像做人,你需要『堅持』,我媽媽告訴我,做什麼事情都不能虎頭蛇尾,她說『堅持』是一種高貴的品格。」

媽媽還教育她要「感恩」。

「『感恩』中包含著『知足』,也包含著『安分守己』」,饒德如說,「我們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比如,我在家裡我是女兒,我要孝敬父母;我在學校我是學生,我要尊師重道,尊敬老師;我在神韻藝術團我是舞蹈演員,我要為我的職業負責。」

如果問到她在舞台上最想表現哪個歷史人物的話,饒德如的回答是「岳母姚氏」,岳母讓她聯想到自己的母親。

「我是單親家庭,母親又要當爸爸,又要當媽媽,她雖然也心疼我跳舞,但是她像岳母一樣,不會因為心疼自己的孩子而不讓他去做正確的事情。」饒德如談起自己的母親在中國那樣惡劣的環境下一邊堅持自己的信仰,一邊含辛茹苦將她養大,並教給她做人的道理的時候,不由得潸然淚下。「我媽媽身上就有岳母的精神,她們都是『捨己為人』,『為大國捨小我』,所以,我認為我的媽媽是一個偉大的母親。」

今年已經是饒德如第四次參加新唐人的舞蹈大賽了,她此時的心情非常平靜。

「以前小的時候還很緊張,想要做得很好。我現在抱著『做而不求』的心態,我相信有神在看著,只要用心去做就好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她鼓勵人們來看新唐人的比賽和神韻演出。「因為中國古典舞的身法和韻律都是傳統的,她能啟迪人的善的一面,她會讓你變成一個更好的人、更善良的人。」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與才女共鳴 林郁婷體會中國古典舞的意義
組圖一:第九屆中國古典舞初賽青年女子組風采
青年組選手曹筱涵:以中國古典舞演繹外婆婦德
新唐人中國古典舞大賽 75名選手進入複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