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披露2020大選中的推特審查機制

人氣 3651

【大紀元2022年12月03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Caden Pearson報導/陳霆編譯)週五(12月2日)晚間,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和獨立記者兼作家馬特·泰比(Matt Taibbi)公布了推特(Twitter)內部通訊,說明在2020年總統大選前幾週,這家科技公司何以壓制了《紐約郵報》有關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筆記本電腦的報導。

這份被馬斯克稱為「推特檔案」(The Twitter Files)的報告,被泰比以一系列推文的形式公布在他的帳戶上,他說,這份報告是基於「從推特消息源獲得的數千份內部文件」。

這些推文包含了Twitter員工之間的交流,他們正努力為其審查報告的決定找藉口。

馬斯克在10月接管了該公司,並一直倡導透明度,他轉發了泰比的推文,並質疑一些披露的信息表明,可能違反了《第一修正案》。

泰比說,Twitter員工「控制言論」的工具,最初是為了打擊垃圾郵件和金融欺詐者。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員工開始「發現這些工具有越來越多用途」。

他寫道,很快地,而且越來越頻繁地,「外人開始請求該公司操縱言論」。

泰比說,週五發布的信息,僅集中在亨特·拜登的報導上,這是該系列報導的第一部分。

他暗示,「推特檔案」的後續部分,將涉及壓制某些帳戶的影響力,而放大其他帳戶等問題。

馬斯克說,「第二集」將在週六發布。

2020年審查要求成為「例行公事」

泰比說,「推特檔案」講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故事」,即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最有影響力的社交媒體平台,如何利用其強大的工具,應「相關行為人」的要求刪除推文。

泰比說,到了2020年這個選舉年,Twitter的審查制度已經很成熟,雖然美國兩黨都可請求刪除推文,但該平台大多數員工的政治偏見,意味著民主黨人有更多渠道可以來「抱怨」推文內容。

「例如,在2020年,川普和拜登競選團隊的請求都被收到,並得到了滿足」,泰比寫道,「然而,這個系統並不平衡。它是基於聯繫人。由於推特過去和現在絕大多數都是由同一個政治傾向的人組成的,所以對左派(嗯,民主黨人)開放的渠道和投訴方式比右派更多。」

在一系列推文中,泰比分享了Twitter高管之間的電郵和通信截圖,讓人得以一窺這個系統是如何審查《紐約郵報》關於亨特·拜登的文章。

一封日期為2020年10月24日的電郵似乎顯示,一名推特高管分享了一份據稱是由當時的候選人、民主黨人喬·拜登的競選團隊指定的五條推文清單。

泰比指出:「到了2020年,相關行為者要求刪除推文的請求已成例行公事。一位高管給另一位高管寫信說:『拜登團隊指出有更多內容需審查。』回信答道:『已處理。』。」

「名人和不知名的人(的推文),都可以在一個政黨的要求下被刪除或審查。」泰比說。

泰比通常在內容創作平台「Substack」上,為他的訂戶提供報導,他的報導在Twitter上以一系列「實時推文」(live tweets)的形式呈現,在週五晚間的一段時間內陸續發布。

他指出,「還有更多內容」,並承諾回答許多保守派人士提出的關於「影子封殺(shadow-banning)、提升人氣、粉絲數、各種個人帳戶的命運等問題的迫切問題」。

「這些問題不僅限於政治權。」泰比指出。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晚間新聞】中國多少胡鑫宇?十餘青少年近日失蹤
【全球新聞】美上空驚現疑似中共偵查氣球
印度新財年軍費大漲13% 採購更多武器裝備
布林肯即將訪華 兩黨議員促其向中共問責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胡鑫宇案 重點不在失蹤
【菁英論壇】胡鑫宇案官方定論 引輿論海嘯
【十字路口】胡鑫宇案八大疑點 美軍奇招圍戰狼
【時事軍事】F-16進入烏克蘭 真正障礙在哪裡
【財商天下】斬草除根 華為遭全面圍堵
【探索時分】台灣為什麼購買火山布雷系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