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專訪:香港做不到封城

圖為資深媒體人何良懋(靈犀/大紀元)
人氣: 13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2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近日,香港新增染疫個案不斷上升,港府正採取嚴厲的防疫措施,望與大陸同步「動態清零」。資深媒體人何良懋指出,病毒在弱化,防疫措施卻要「 加辣」,造成混亂。

緊跟大陸措施 香港防疫問題多 

何良懋分析道, 香港跟加拿大和西方社會最大的不同之處是採取清零政策。就是說它要保證感染的宗數,第一要查到來源;第二要能夠控制住;第三要隔絕它,不能感染更多人。

「動態清零」 或者 「清零政策」 ,不是說100%要零個案,而是要把感染率壓到最低。它知道是不可能 「零」 ,所以這個詞本身有誤導,很含糊。全世界現在好像就只有中國大陸和香港是執行這樣的政策。世界其他地方普遍都採用 「與病毒共存」 的政策。

何良懋認為香港現行的防疫政策帶來的問題很多。

第一,令政府的公信力崩潰。

因為它沒有意識到西方關於Omicron的病況的最新處理方法。現在除了中國大陸和香港,其他國家基本上是讓感染了Omicron的人自己回家隔離,當作流感、頂多是當一個特種流感的處理。

所以當西方社會根據Omicron與普通流感很相似的特殊情況,正陸續重啟經濟,分期撤銷防疫措施,甚至不強制做核酸檢測,準備3月就陸續恢復正常生活的時候 ,香港政府卻跟全世界背道而馳,跟隨中共走清零的路線,一旦發現有一宗感染個案,整個區或整棟樓就要強制檢測。這個做法是很匪夷所思的,令香港政府的公信力崩潰。

213日,香港政府通報了創紀錄的1,514例性感染個案,政府也承認大部分是Omicron。也就是說,現在的感染個案越來越多是跟西方的表現一樣的。 Omicron感染性很強,感染率很高,但是致命率很低。比起Delta、比起初始的武漢病毒,就像兩個世界。起碼醫療機構不會出現大量的需要住院的感染個案,ICU也不會出現爆滿,甚至也不需使用呼吸機,不需要令到醫療機構增加負擔。

第二,防疫已經淪為防人。

港府對付病毒所花的力量絕對不及對付民眾的。對付民眾開罰單,就十分落力,從5,000加到一萬。政府搶錢就多過救人;但是對於病患者的資料提供、以至公共衛生的教育宣傳,做法就相當令人失望。因為不信西方的那一套, 所以它都不能夠、 也不可能會將西方的那一套放到香港,作為一個整全的衛生資訊、公共衛生的防疫方法向民眾宣導。所以防疫變成防人的時候,就變成目標是對付民眾, 不是對付病毒。這就引起民眾憤怒。

第三,鼓勵超低齡兒童打科興

民眾對香港政府到底是要為民眾的福利著想 ,還是可能要幫中國大陸的藥廠去推銷次貨存在疑問。科興已被證實其抗體的數量非常低,與莫德納、輝瑞或阿斯利康不可同日而語。但香港政府仍然要民眾打科興, 雖然有復必泰,但是數量少到不成比例。

現在說是鼓勵三到五歲的小孩打科興,駭人聽聞。在全世界、包括世衛都沒有一個科學證據, 證實3-5歲兒童可以打科興的情況下, 居然把接種疫苗年齡降到三歲,好像也找不到科學根據或臨床試驗數據支持。這種做法是從國際公共衛生的尺度來看, 完全是是不符合標準的。讓人感覺到香港特區政府是為中國權貴控制之下的科興藥廠或者是國企藥廠去推銷產品,因為疫苗是用香港的公帑買回來的。

第四,病毒在弱化,措施反在「加辣」。

Omicron毒性極低、是在弱化之中的病毒,而港府卻緊跟北京採取更嚴厲的抗疫政策。傳遞的信息很混亂,使民眾無所適從。

何良懋表示,現在香港社會流行的關於疫苗、關於疫症的信息是混亂不堪的,有很多所謂 misinformation」(錯誤信息)和「disinformation 」(虛假信息

何生在跟網友的互動中發現,很多香港市民不了解Omicron。就算是新聞界的朋友,都不知道中了Omicron,就跟得了流感差不多,一般不需要送去醫院。他們以為這些是假消息,不敢相信。他認為這表明他們完全得不到西方最新的關於Omicron的基本處理方法。

林鄭政府宣布「加辣」 措施後,210日開始,違規罰款從5,000增加到10,000;有些場所,包括宗教場所和理髮廳, 224日開始就要關門兩週;有很多地方要求全部打兩針,要健康碼、又要疫苗證書,更給人一個錯覺,以為疫情很嚴重;但是一些港大的教授、衛生方面的知名人士,暗示中了Omicron的患者又不需要入院、不用到急症室,叫人家自己在家裡搞定就行。令港人十分迷茫。

第五,引入大陸防疫官員,引起更大逆反心理。

政務司司長李家超宣布,引入大陸的防疫官員到香港。有人看到這些防疫人員穿著隔離服從深圳過關。這不是制服而是戲服,是要做秀給香港人看。

香港數以千計的民安隊、醫療輔助隊,以至醫療部門的人員, 難道他們不能夠處理疫情嗎?

現在不但是在採用大陸的那套方法,還要引進那麼多的大陸醫療人員。香港人就擔心,以後會不會在香港採用「肛拭子」那種核酸檢測等方法呢?

從最近流傳出來的一個哈佛學者黃萬盛關於疫情、關於中共的內部決策的講話可以得知,中共病毒檢測原來是一宗很大的生意、全球最大的生意,價值6,700億人民幣。這些檢測生意全部是被中國的權貴階層壟斷了。大家現在開始明白,為什麼要全民檢測, 為什麼要強制檢測。

香港人還擔心,現在還有健康碼數碼監控工具、疫苗證書等,實際就是以防疫的名義行監控香港民眾之實,獲取你的DNA數據。將來全面實施數碼監控以後,在數碼監控的網絡裡面,一旦發現一些異見人士有所行動,就可以將你的綠碼轉成黃碼、紅碼,令人寸步難行。這將會是很恐怖的數碼暴政。

現在,港府的航班限制令已經延長到34日。34日前加拿大沒有航班飛香港。到時候會不會再次 「加辣」 ,沒有人知道。這令到香港人感到很不方便。

最近又因為有一些進出關口的貨車司機初步被驗出Covid-19呈陽性反應,這些司機就不能開車了,香港的蔬菜和冷凍家禽供應就會減少,一段時間可能會暫時中斷。因為香港90%的食品是依靠進口的,而內地是香港最主要的食物和食品來源。所以如果搞下去, 香港人怎麼辦呢?

香港就像一個嚴重的疫區, 外資已經感覺香港不再是做生意的好地方。

以過時資訊提出封城 恐有政治考量

據何良懋了解,香港大學醫學院最近做過流行病學推算, 認為即使現在林鄭月娥政府收緊措施,也無法使疫情受控。還預計到三月中會達到感染高峰,可能每日會有11,000人成為感染個案,同時會有超過400人要入院治療,認為這樣會超出香港的醫療負擔。還推算到6月的時候,預計死亡人數最多可能超過1000 人,估計到6月中旬累積的亡人數可能升到3,000人,還有60萬人需要隔離。

何良懋表示,這個推算非常恐怖。Omicron在西方肆虐,從去年11月開始到現在也才不到三個月,就已經從高峰迴落,「Pandemic (大流行病) 變成 Endemic (地方病/風土病),變成流感化了;但是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現在估算到五個月之後。如果是Omicron的話,為什麼比西方要雙倍的時間才會由高峰迴落?何良懋懷疑這個估算是不是國際公認的、學術上經得起同行評論、批評的,也擔心這個梁卓偉是為了要迎合北京動態清零,沒有考慮在西方,Omicron已經是尾聲。

何良懋說,令人覺得奇怪的是, 建議當局考慮封城的是港大醫學院院長,而他是參考了2020年上海封城的做法,認為封城可能是控制疫情最有效的措施。但2020年上海封城是應對原生的病毒。

但去年開始就出現了變種病毒,Alpha Delta到現在的Omicron。現在仍然是當原生病毒,還想用2020年封城的做法。因為前提是錯誤的,所以何良懋認為這個梁卓偉應該被炒魷魚才對。

何良懋擔憂,(醫學專家)向權力中心靠攏,而不是向公共衛生國際公認的科學標準靠攏,可能是政治主導了專家的醫學專業的決策。

香港封城不容易

想在香港搞封城,何良懋認為基本上做不到。

第一,理論上,梁卓偉的那個研究,就是自己打敗自己,因為前提已經錯誤。

第二,實際上也封不了城。因為香港是一個面向全世界24小時運作的城市,跟世界上的財經等系統有很多的交易、交往,經濟活動是24小時不間斷的。如果封城的話, 單是食物供應怎麼解決?

還有香港是沒有大陸的那種小區的管理方法的,香港是用大廈管理。管理對應不上,既沒有這種專業的訓練,也都不可能來得及了。

香港現在是每一個樓層、每一個家庭,點狀式分散管理, 一封城成就變成是全面的,就要中央統籌,香港沒有這樣一種設計,也沒有這樣一種實踐經驗。

第三,整個香港的環境、樓層是垂直發展的,一旦落實封城,那些有特殊醫療需要的人士、或者是傷健人士,他不能自己去做事、需要特別協助的時候,誰幫他們呢?可能很快就會出現嚴重的人道災難。可能數以千計這樣的事情每一天都會發生, 香港能夠應付得過來嗎?

搞中央統籌、集體主義、集權式的做法,不是香港人熟悉的語言,也不是香港的常態,是不屬於香港的DNA,所以何良懋認為香港封城是不可行的。

責任編輯:林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