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上海清零大限將至 瘋狂亂象頻現

人氣 8055

【大紀元2022年04月20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4月19日,星期二。我的頻道是美東時間每週二、四、五更新視頻,給您帶來最新的時局分析,深度解讀,歡迎大家訂閱並分享給您的朋友。

今天焦點:中共命令20日清零,上海怎樣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疫情怪像,打擊投機倒把再現,真正需要打擊的也許是連花清瘟。

上海被命令的17日拐點實現,但20日清零幾無可能,高層堅持政策不變,因為和首腦和中共綑綁,底層必然造假。上海打擊的囤貨抬價,只是封城下的商品流通,打擊不是為民眾利益,而是保證權力的壟斷,真正應該打擊的可能是連花清瘟。

清零軍令狀

今天中國已經是20日早上了,是傳說上海清零和解除封城的日子。不過目前看來這個目標並沒有達到。

這裡要說一下的是,所有的相關報導都是來自路透社的一篇報導,路透社報導是17日,星期日,他們得到了一份中共地方官員16日星期六講話的副本。這個講話是寶山區區委書記陳傑,有這麼幾個要點:國務院工作組、市委市政府要求,疫情拐點應該在17日出現,20日清零。

這是軍令,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要做到清零,需要做兩件事,加速核酸檢測和加速轉移病人和陽性。這兩點都證實了。上次節目後有觀眾朋友反饋,「我住的小區『靜安區南西街道潤康邨』從昨天(4月16日)開始連續5天進行全員核酸檢測。」應該就是這一部分。

現在回頭看,上海公布16、17、18三天的新增陽性感染者,確診病例從3,238減到2,417,又減到1,894,而無症狀感染從21,582減到18,831,再減到16,998,確實在17日實現了拐點,但這離20日清零又差得太遠。

根據法新社報導,上海各區在16日都召開了類似的動員大會,可以佐證路透社消息的可信度。拐點比較容易造假,就像這個數字,16日就公開說17日必須出現拐點,只要從17日開始逐日減少新增陽性和病例就可以了,但清零比較難,拐點是數字大小問題,清零是有和無的問題。

當然清零也可以造假。其實從動態清零到社會面清零,還有一種說法是社區清零,沒有看到原文,應該和社會面清零差不多,或者就是一個詞的不同翻譯。

怎麼能保證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從現在情況看,個人覺得會從兩個方向發展,一方面口頭上,包括中央命令、喉舌媒體的宣傳,會繼續強調動態清零,如《人民日報》18日頭版評論,說兩年多來證明習近平的策略方針是正確有效的,要堅決打贏常態化疫情防控的攻堅戰持久戰。

國家衛健委書記主任馬曉偉18日也在中央黨校報刊發文,反對共存和病毒流感化的錯誤論調,以實際行動迎接二十大。

我從一開始就說,動態清零是政治問題而不是科學,是和習近平的二十大綑綁起來的,中共從建政以來,沒有一個大項目不是政治的,政治運動當然是政治,但經濟建設同樣是政治,三門峽、三峽大壩就是政治,反對的比支持的有更多的科學依據,但建大壩符合中共的政治,反對的只能被銷聲。

因為中共統治不合法,需要用重大事件來證實或替代其合法性,體育金牌舉國體制和大躍進大煉鋼鐵是一類的,現在的清零也是一樣,一是和最高統治者的政績即合法性綑綁,二是和中共的合法性綑綁。自動認錯是不可能的。

但有一種可能性,就是強壓下去之後,完不成錯誤是底下的,20日清不了零是上海的錯,而底下也有對策,層層傳達下去,把壓力向下傳遞,能不能完成就看個人本事了。其實社會面清零就是一種妥協了,陽性都隔離和轉移了,社會面清零就完成了。

有時候,底下人造假對民眾是做了好事。大饑荒時期一直到後來文革,農村基層官員都有一種重大錯誤,叫做瞞產私分,和畝產萬斤放衛星是相反的,瞞報產量,瞞下來的私下分給農民。

今天的上海,到各級官員都完不成任務的時候,這種造假必然會出現。其實躺平也是一種對抗,需要各區開動員會,立軍令狀,說明這不是一個常規布置就能完成的任務。

如果真能達到20日清零,就是這樣完成的。其實這樣後果不一定更糟,因為上海封城是最糟的,不可能更糟,任何變化都會向稍好的方向走。

就像文革結束的時候,政治經濟都到底了,任何變化方向都是往上走,一樣的道理。現在看來上海的這波疫情重症率死亡率不正常的低,也是有系統性造假的因素在,因為再低也不會一個沒有。現在有幾個了。

封城怪像

這裡有一件事需要討論一下,就是打擊哄抬物價。這件事發生在上海靜安區,根據警方的通告,高某從4月10日以來,囤積了大量食品,高價出售,銷售175萬元,獲利150萬元。警方以非法經營罪對其採取強制措施,案件進一步偵辦中。

聽上去很嚇人,但實際上這是一個冤案。1)他的高價並沒有損害消費者利益。因為這是自由買賣,一個願賣一個願買,沒有人強迫,有人願意出這個價,說明沒有人能提供同樣的商品,如果他不賣,其它地方買不到,這部分消費者的利益才受到損失;

2)囤積食品,包括青菜、雞蛋、雞鴨,既然他能囤積,就說明這些食品是有的,只是生產和消費者直接被切斷了,他完成了這個連結,使商品流通起來了,說明問題在於有人切斷了商品流通渠道,是誰?是當局的封城,因此要追究應該追究當局;

3)哄抬物價,既然當局切斷了供應,他能打破這個封鎖,這就是他的成本,不能以他的採購價來計算,因為最大的成本在運輸和風險上。以前聽過一個西方的故事,一個老偷和一個新手路過斷頭台,那新手說他最討厭斷頭台了,而老偷說幸虧有這個斷頭台,有本事的賊才能大顯身手,斷頭台把競爭者都消滅了。比喻不太恰當,但利潤和風險是相符的;

4)不到十天的時間(10日到19日被抓)銷售175萬元,說明需求很大,說明政府發放或分配的食品完全達不到市民的需求,可能是數量,也可能是質量。

既然他沒有危害消費者,為什麼要抓他?

1)他打破了政府的壟斷。這和災害時不允許民間組織參與救災一樣,如果私人可以比政府做得好,還能盈利,當局還有什麼資格叫人感恩?

2)他暴露了當局的無能。他一個人就能解決那麼多人的食品,當局有權力,卻搞得一團糟;

3)抓他最重要的是他政治上錯了,其它所有做對的事都成了罪行。這和文革期間打擊投機倒把是一樣的。所謂投機倒把,其實就是物流,把商品流通起來。

很簡單的一個例子,我下放當知青的時候,村裡一個強勞力一天掙十分工才2毛錢,村裡一個歷史反革命給我出主意,讓我父親在上海買一輛自行車,從幾十里外的地方買胡蘿蔔,自行車可以裝100斤,運到當地集市上可以每斤賺1分錢,跑一趟就是賺1元,比幹農活多賺5倍,還輕鬆。

這就叫投機倒把,我不是個冒險的人,沒有聽他的,當時就是那麼荒唐,促進商品流通本來是好事,打擊是沒有道理的,唯一的理由就是那是屬於資本主義尾巴。這不是歷史,而是現實。

居然還有個什麼武漢大學的法律碩士,說發國難財的要把錢吐出來。發國難財的是政府官員,有權力得到食品和分配食品的官員,不是平民百姓,比如上海封城期間的團購團長模式,深究起來一定有貓膩。

能把物價抬到這麼高的不是這個高某,而是中共當局的封城措施和官僚機構的混亂,說到底,競爭不過人家就把人抓起來。當然,如果高某背後有權貴支持是另一回事,不過我相信真正有權力的人是不會幹這一行的。

最不缺的就是連花清瘟

講到打擊囤物抬價,就要談另一個真正發國難財的連花清瘟。上海物資供應緊張,很多人斷糧斷菜,斷醫的也不少,上次談過名人之後,又出現一些名人或家人因封城導致就醫無門而去世的消息,包括《唱支山歌給黨聽》作曲者的夫人。

但可能最不缺的就是連花清瘟了,和食品供應一起發放,有菜就有,有的沒菜,但連花清瘟總是有的。作為絕大多數上海人,食品蔬菜供應是最重要的,正常的供應鏈都切斷了,政府開始強力介入提供,這本來就比市場供應差很多,還要把寶貴的資源用於連花清瘟的分配上。

我不反對中醫中藥,但中醫中藥是完全不同的系統,講的是辯證施治,不是一個方子包治百病的。我沒有看到這方面的臨床實驗報告,不能隨便評論,但我認為一家私營公司的有疑問的產品占用政府資源去分配,這裡一定有貓膩。

上海警方與其去干預投機倒把類型的正常商業活動,更應該去查查公權力是否為私所用。不過這種事永遠不會發生的。連花清瘟這種事,只有兩種可能被調查,後台失寵了和股民拋棄。

最後再說一下,從本週開始,《橫河觀點》節目會在週二、四、五在油管上播出三次,專題暫時停一下。如果喜歡我的節目,請別忘記訂閱、點讚和轉發。好,感謝大家收看,也感謝觀眾朋友對我節目的支持。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橫河觀點】酷吏傅政華雙開 直指後台老闆?
【橫河觀點】次生災害超病毒 上海清零難實現
【橫河觀點】布恰慘案觀察 回顧俄屠殺平民歷史
【橫河觀點】封閉上海灘 軍援進駐 社會清零?
最熱視頻
【菁英論壇】世界盃 習近平的「左弧球」
【微視頻】世界盃亞洲球隊露臉 讓中共尷尬
【全球新聞】上海逮捕抗議者 民眾大喊「放人」
【思想領袖】科學界忽視「疫苗傷害綜合症」
【環球直擊】清華大學抗議清零 蔡英文辭黨主席
【中國禁聞】抗議四起 上海人高喊「共產黨下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