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兒童可以自己決定變性嗎?貝爾的悔恨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2年04月28日訊】(大紀元英國記者站報導)近年來,要求進行變形治療的未成年人數量猛增。2010-11年,被介紹進行此類治療的未成年人有138人,但是到了2020-21年,人數猛增到了2,383人。

媒體披露,由於疫情,許多兒童陷入抑鬱,甚至有更多的人要求進行性別相關的治療,目前等候治療的人數高達5,500人。

去年,英國的上訴法庭支持讓這個信託機構繼續可以為16歲以下的兒童和青少年提供此類治療,只要這些兒童和青少年被視為有足夠的心智能力做出同意治療的決定。

但是,16歲以下的兒童具有判斷能力嗎?

16歲開始變性治療

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貝爾(Keira Bell)官司事件。今年25歲的貝爾出生的時候是一個女孩,但是後來,她被診斷患有「質疑天生性別」的症狀,也就是認為自己的性別不是自己出生時的性別。

16歲的時候,她在Tavistock and Portman Trust接受治療,被注射了青春期阻滯劑,想變成一個男孩。

但是到了20來歲的時候,她後悔了,認為當時醫生為她提供治療的時候應該再多詢問一下。

為此,她將Tavistock and Portman Trust告上法庭,並且說:「我在青少年時期做了一個匆忙的決定,許多青少年都是這樣,想要找到自信和幸福,但是現在我的餘生都會受到負面的影響。用改變性別來治療非常複雜的身份問題,這是一個臨時而且表面的解決辦法。」

網絡誤導 貽誤終生

貝爾說,自己在兒童時期就是一個假小子,但是後來她在上網的過程中,逐漸了解了性別身份問題,並且產生了想要改變自己性別身份的願望,而且越來越強烈。

當她開始尋求醫學幫助的時候,情況「一步接一步」。經過三次歷時一個小時的面談後,醫生給她開出了青春期阻滯劑。

她認為醫生沒有進行充份的調查。她說:「當我聲稱這是自己的決定的時候,醫生應該質疑。我想那會帶來很不同的結果。」

注射青春期阻滯劑一年後,她開始接受男性荷爾蒙注射。三年後,她進行手術摘除了乳房。

她說:「開始的時候我感到很輕鬆和開心,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我想我開始感到對事情越來越沒有熱情,也不開心。」

2019年,她22歲的時候停止服用男性荷爾蒙,並且開始接受自己的性別是女性。每當想起醫生當初沒有質疑她想要變性的願望,她都感到氣憤。

她說:「在我青少年時期被允許有這樣的想法,如同幻覺一樣的想法,這影響了我的成年人人生。」

年幼無知 不聽警告

貝爾說自己當初去進行性別問題治療的時候跟許多類似的青少年一樣,認為改變性別就能解決問題,使自己不再想去自殺,她也不想要聽從別人的警告。

她說:「這就是這起官司的關鍵,當你那麼年幼的時候,你真的不想聽建議。所以我想,像Tavistock and Portman Trust這樣的機構,應該介入,讓青少年重新考慮他們說的事情,因為這條道路是在改變人生。」

現在的貝爾外表完全是男性的特徵,有鬍子、說話也是男人的聲音。她的官司失敗了。

2020年倫敦的高等法庭裁決,13歲及以下的兒童「非常不可能」能夠具有同意使用荷爾蒙阻滯劑治療的能力,14歲或者15歲的青少年了解這樣治療的長期影響的能力「非常讓人懷疑」。

但是,2021年英國的上訴法庭推翻了這一裁決,認為高等法庭做出這樣的指導是「不合適的」,應該由醫生「運用判斷能力」來決定他們的病人是否能夠作出合理的判斷。

不過,卡斯報告顯示,這個信託機構的醫生感到有壓力,不敢對想要改變自己性別的兒童提出質疑,那麼醫生們是否真的能夠運用專業人士的判斷能力,這一點真的讓人感到擔憂。◇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