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阻止投資流向人權侵犯者 專家建議3個辦法

【大紀元2022年05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梁耀採訪報導)拜登政府正在考慮對海康威視公司實施升級制裁,現有監管未能成功阻止海康威視擴張。美國專家就如何圍堵侵犯人權的中企,給出了三種選擇辦法。

這三種選擇是:教育公眾,並敦促他們要求修改退休儲蓄投資合同,將禁令擴大到所有中國公司;拜登政府擴大和執行限制對華投資的現有法律;拜登政府可以要求完全暫停美國對華和對中企的投資。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海康威視此次可能被列入「SDN清單」。根據美國國會2016年出台的《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美國政府有權對「侵犯人權」的實體實施制裁,而美國財政部負責將違反法律的公司列入「特別指定國民和被封鎖人員名單」(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 and Blocked Persons List,下稱:SDN清單)。

根據規定,任何與被列入SDN清單公司有業務往來的企業和政府,都有可能招致美國制裁。相比實體清單,美國政府此次制裁手段將升級。

2019年10月,美國商務部發布公告稱,將海康威視、科大訊飛等8家中資企業在內的28個實體納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2021年6月,據白宮網站的公告,海康威視等59家中企被列入投資「黑名單」。

實體清單是由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發布,用於出口管制;而SDN清單則是由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發布,具有金融制裁性質。因此,相對於實體清單,SDN清單帶有「制裁升級」的份量,並針對海外市場。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政治學專家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對大紀元說:「制裁可能會迫使180多個進口海康威視產品的國家取消未來的訂單,或受到美國的二級制裁。」

進入SDN清單不會阻止美國投資者購買中企股票

被列入SDN清單,意味著海康威視等公司將無法在未經美國政府具體批准的情況下購買軟件和微芯片等美國技術,但不會阻止美國投資者購買這些公司的股票。

拜登政府去年將該公司和其它幾家與中共相關的集團列入「中共軍民融合」名單,禁止美國人投資這些企業。總部位於深圳的全球最大商用無人機製造商大疆和專注於面部識別軟件的中國人工智能公司商湯科技,也成為瞄準對象。

事實上美國的實體清單也沒有阻止海康威視的發展。

中國經濟分析師、專欄作家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告訴大紀元,拜登政府的行動是有必要的,早就應該採取行動了。幸運的是,川普(特朗普)政府開啟了一些舉措,拜登政府正在延續這些舉措。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但無論該社會主義如何具體發揮作用,中共採取的是中央計劃經濟。中共制定了五年和十年計劃,並有效地控制了民眾、銀行和公司。這意味著中國的每一家公司,尤其是大公司,都是中共更大戰略和目標的一部分。

他解釋說,這些目標包括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經濟強國、世界軍隊和全球影響者。其最終目標是不僅在經濟、軍事和地緣政治的各個方面都處於領先地位,而且還將決定其它國家所要遵循的國際規範和準則。

科爾也表示,鑒於問題的嚴重性,對海康威視的制裁不僅來得太晚,而且範圍過於狹窄,「這實際上是中共為了其邪惡目的而動員中國所有經濟的方式」。

專家:需禁止中企新股在美國上市

格雷斯福說,當美國允許中企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時,就是在允許中共從美國投資者那裡獲得資金,以推進中共最終推翻美國的計劃。

他說:「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要讓中國(中共)用我們的錢來摧毀我們呢?」

他認為,中企因未達到審計要求而從美國退市,或對海康威視等參與種族滅絕的企業實施制裁,都是可喜的舉措,但數量少、零碎、時間長。需要立即禁止中企新股在美國上市,並積極審查所有美國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公司,並將其摘牌。

「此外,我們需要對美國在中國的投資進行更多控制。我們應該將美國公司資助中企研發敏感技術或與中企從事敏感技術的公司合作定為非法。」

格雷斯福說,美國還需要擴大「敏感技術」的定義。

他認為,允許聯邦政府監管對外投資的法律比較薄弱,而且較少使用。當然,就像任何其它法律一樣,需要非常小心地應用或執行它們,畢竟美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家,這些法律可能會限制個人的財務和經濟自由。

另一方面,他說,如果可以宣布與中共交戰,「那麼這些法律或許可以改寫為阻止美國對交戰國進行投資。美國應該效仿對古巴和伊拉克的經濟禁運的措辭和執行方式,然後將類似的方案應用於中國。」

他說,就目前的情況而言,美國法律和執法以及政策的去中心化性質,將需要對每家中企進行具體調查,調查、分析、警告、上訴等周期漫長而昂貴……也許過了五年,在付出巨大代價之後,美國有效阻止了一家中企。但在同一時期,又有十家公司進入美國市場或美國投資者投資了另外十家中企。

限制美國退休基金投資中企

據路透社報導,截至2018年6月30日,CalSTRS持有海康威視435萬股股票。直接或通過新興市場交易所交易基金持有的股份按該股數計算將價值2,400萬美元。紐約州教師退休系統還擁有海康威視的股份,截至2019年6月底報告為81,802股,高於2018年底的26,402股。

格雷斯福認為,法律規定,退休基金管理人有義務為投資者的最大利益行事。這意味著,產生最大的回報,同時保持在投資者的風險範圍內。如今,合同中可能還包含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即投資經理/投資組合經理將只投資於符合企業社會責任特定條件的公司。因此,除非對海康威視的投資違反了投資合同中的風險狀況或企業社會責任約束,否則投資海康威視是公平的遊戲。退休基金可以對其投資。

他說,根據現行美國法律,這些投資是合法的。為了阻止基金流入中企,有三種選擇:1. 教育公眾,並敦促他們要求修改退休儲蓄投資合同,將禁令擴大到所有中國公司。2. 拜登政府擴大和執行限制對華投資的現有法律。或者,3. 拜登政府可以要求完全暫停美國對中國和中企的投資。

「作為一個自由國家,我們對在美國制定和執行法律猶豫不決。這是一件好事。我們許多最大的監管機構實際上並不是政府。例如,紐約證券交易所是自我監管的;真正深入研究好萊塢電影業或許多其它行業的法規時,您會發現它們是自我監管的。

「因此,阻止教師工會或任何其它工會投資這些中共政府公司或政府控制的實體所要做的就是教育公眾了解這些公司的真實性質,並敦促人們改寫其退休投資計劃的合同。例如,一個組織可能決定他們的退休計劃不能投資於色情公司、酒精公司或香菸公司。他們還可以決定他們的計劃不會投資中企或在中國大量投資的美國公司。」

「這樣一來,美國對中國的資助就會被削減,而無需制定新的法律。另一種選擇是政府積極執行現有的法律,或者擴大交戰國的定義或敏感技術的定義,徹底禁止美國在某些領域和某些公司在中國的投資。」

中國問題專家、公民力量副主席韓連潮和德州大學聖安東尼奧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San Antonio)教授布拉德利‧A‧塞耶(Bradley A. Thayer)5月4日在《國會山》(The Hill)上發文,反對把美國聯邦雇員的退休金投資到中國。

該文稱,貝萊德(BlackRock)投資管理公司和「聯邦退休節儉儲蓄投資委員會」(FRTIB)正試圖讓政府雇員在不告知節儉儲蓄計劃(TSP)(世界上最大的養老基金)投資者他們可能投資於中共的情況下,將其儲蓄的25%,即多達5,000隻共同基金,投資於中共。拜登政府必須停止這種為退休儲蓄增資的努力,包括來自退休和尚未退休的美國人的儲蓄。

科爾認為,民主國家,尤其是美國、歐洲和日本之間,應該有一個協調的法律制度,禁止投資者購買在中國和俄羅斯等敵對國家註冊的公司股票。為這些公司提供資金會賦予威權政權權力,並削弱民主經濟,包括其工業和技術生態系統。隨著資本流向對手,民主國家失去了工作機會。最終,資本本身是不安全的,因為不能指望獨裁和共產主義政權尊重財產權。

他說:「至少,當共同基金的任何部分投資於來自中國和俄羅斯等危險和不道德的國家的公司時,所有共同基金的投資者,包括持有退休帳戶的個人,都應該被告知。」

責任編輯:田青#

相關新聞
消息:美計劃對海康威視實施人權相關制裁
【新聞看點】防疫標準轉變 黨在上海玩夠了?
傳中共實施安可計劃 令所有單位統一用國產電腦
【秦鵬直播】特斯拉上海傳擴廠 馬斯克被英傳喚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河北公安廳長劉文璽的真實死因?
【新聞大家談】嚴重被低估的「軍火大國」
【馬克時空】烏克蘭撤退戰 堪比美國長島戰役?!
【思想領袖】國家防疫機器如何崛起
【財商天下】這三個弱點 致加密貨幣狂跌
【傳統音樂】傳統文化與音樂 第五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