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團購亂象頻現 購物平台遭三面衝擊

人氣 4431
標籤: , ,

【大紀元2022年05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綜合報導)上海封控一個多月來,社區團購火爆,然而近日大陸媒體紛紛曝光團購亂象。分析認為,疫情下「人禍」頻現,不乏以權牟利,而遭中共過度監管的電商大平台正遭三面衝擊,開始走向崩潰。

上海購物亂象 「團購」成焦點

近日,上海曝出一個個團購亂象。一段廣泛流傳的片段顯示,上海一個被叫停團購社區的居民,憤怒地闖入居委會辦公室,拍攝並揭發辦公室內堆滿大量食物及蔬菜。

上海江橋鎮一個小區有工作人員私吞配送物資、高價炒賣,累計非法獲利150餘萬元,引發該社區居民不滿抗議。

靜安區一小區的居民參加社區團購,成團後,幫居民採購物資的「團長」,在群裡發起了運費「眾籌」,要求所有成員承擔14,000元(人民幣)運費。

還有知情者披露,有政府保供人員通過社區團購一天可賺30萬元。上海一名為帥俊的志願者與網友的對話截圖在朋友圈廣為流傳。據悉,他隸屬於保供單位,為社區供應緊俏物資,日進萬元,但這樣的「肥差」並非誰都可以做,需要「有關係」的。他提到:「希望疫情別結束」。

幾天來,團購的種種亂象被媒體聚焦,《第一財經》撰寫題為「『黑心團長』日入萬元?上海團購熱潮能火多久」的文章;今日新聞報導「上海團購主修圖改價!物資大漲75%」等。

不過,不只是團長的問題。上海一位社區志願者告訴大紀元記者:「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外面有物資,但是進不了小區。你要進小區,就要參加社區團購,或參加政府組織的團購,你都要被人家宰一刀的。我覺得政府就是不想讓大家買到便宜的菜、買到正常價格的菜。」

《明報》分析,疫情下的中國人,總是一邊應對「天災」,一邊對付「人禍」。

分析說,從武漢爆疫,如潮湧來捐給紅十字會的防疫物資,近在眼前卻被閒置挪用;到以「硬封城」的西安,哄抬物價、囤積居奇,天價菜成了這一役最大標籤;再到此輪上海封城引出的權力「尋租」及各式各樣「發國難財」的行為。

《明報》文章說,疫情之下,若欲防止權力出籠傷人,最好之法,便是將之攤薄(削權),而不是慣縱。

分析還說,封城中民眾面臨的斷糧危機和官員腐敗,不僅讓走向富裕的中產階層重溫了計劃經濟年代的不堪與無助,也讓民眾對防疫政治下的體制本身,產生了幻滅。

上海居民團購的興起到衰落

上海團購是如何興起和衰敗的?自4月1日全面封城,居民的基本生活物資嚴重缺乏,團購成為市民的生命線。

財新網報導,疫情初期站出來組織團購的團長們,大多是熱心居民,之後越來越多「職業團長」加入,在一些小區,團長形成了利益群體,爭執越來越多。

4月15日,小區居民自己組織的團購被居委會叫停,團購改由居委會領導,團長開團前需提交一系列的審批文件。

《第一財經》的報導則說,團長吃回扣等問題導致多方矛盾逐步升級,而終止小區團購罵戰的,是重新進入團購購買渠道的電商大平台。

報導說,4月下旬開始,居民發現拼多多上能團購蔬菜水果禽肉奶蛋,大家按需下單。一個小區集齊三四十份自動成團,隔日配送。盒馬團購每四天向小區開放一次,不久餓了麼也加入了團購。

但實際上,在封城期間,多數電商平台被排除在團購外。如美團,在北京疫情剛起來,美團就不得不關閉了北京的購物平台。還有京東物流,派了上千小哥去上海,結果有的在社區連貨都下不了。

分析:中國龐大的社區購買行業正在崩潰

在社區購買中,科技公司促進了資源集中以低價批量購買商品的傳統做法。不過,這些電商大平台已經今非昔比。據彭博社日前報導,這個龐大的社區購買行業正在崩潰。政府對幫助鄰居以大宗價格購買雜貨的技術平台的策略感到不滿。

報導說,這次病毒大流行,北京、上海和其它城市的COVID-19封鎖對電商大平台而言,為社區購買提供物資本應是其可獲暴利的機會,但物流網絡的中斷削弱了平台滿足需求的能力。

因為封城,大量城市居民上網訂購日常必需品。但在4月最後一週,美團因為要遵守當局的COVID-19限制,停止了在北京的社區購買業務,關閉了該市數百甚至數千個取貨點。

報導說,像28歲的向美玲這樣的團長正成群結隊地離開社區購買論壇。她在美團上收到的訂單從去年初的每天約20個下降到3月份的兩三個。

「自大流行以來,這個行業就像過山車一樣。」大中華區顧問Kearney的董事總經理何雪莉說。

現在,即使是財力雄厚的運營商也在裁員。彭博社援引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今年早些時,中國第二大電子商務運營商​​京東將其社區購物部門、京西的員工人數削減了10%至15%。網約車巨頭滴滴全球公司的社區購買部門裁員約20%。阿里巴巴集團也削減了促銷活動及成本。

報導說,數百家初創公司已經破產,投資者可能會在最新的警示故事中損失數十億美元,即北京的打壓會以多快的速度毀掉一個蓬勃發展的行業。

電商巨頭遭三方面衝擊

信傳媒分析,中國互聯網電商巨頭的壓力主要來自3個方面。首先,在當前環境下,中國經濟增速持續放緩,消費低迷,對科技公司業務造成衝擊。

再就是監管部門施壓,部分企業調整經營方式;2021年3月,中共對互聯網巨頭的全面打壓。市場監管機構對美團、拼多多和滴滴處以罰款。兩個月後,Nice Tuan因產品傾銷和定價欺詐再次被罰款。

此外,為了貫徹習近平清零政策,極端封控措施癱瘓了上海等27個城市(約1.85億居民)的經濟活動,製造、物流、消費也被清零。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認為,除了中共對互聯網團購企業的打壓,造成這些企業走下坡路之外,由於中共體制的因素,使得官員及部分民眾在團購過程中以絕對的權力進行牟利、腐敗,也是上海民眾逐漸對團購企業失去信心的原因之一。未來,團購企業在中國將如何發展,還要看當局的具體政策。

責任編輯:胡宇龍#

相關新聞
阿里系社區團購十薈團被中共罰款150萬
商圈旅遊團購趣   邀國際友人踩線新台中
上海居民團購運費高達一萬四 引發爭議
上海鬧饑荒 中共基層利用團購牟利內幕曝光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盧比奧:抗中共威脅 三個關鍵點
【未解之謎】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