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惠林:呼喚「海耶克」

人氣 215

【大紀元2022年06月22日訊】一九八○年代蘇聯、東歐、波蘭(蘇東波)相繼由共產倒向私產,實施所謂的「市場經濟」,加上一九七八年底中共「放權讓利」開小門的所謂「經濟自由化」後,世人以為共產主義已走入歷史,自由民主得以普照全球。迄今四十多年的演變,事實證明共產主義非但未消失,反而借「社會主義自由市場」的殼上市,在中國經濟崛起的掩護下更為猖獗,中共肆無忌憚利用「耗費、浪擲資源」的「政府驅動型過度投資」,並以國家力量將法律當工具掠奪全球資源。如今不但中國本身資源幾乎被掏空,金融資產大泡沫伺機炸裂全球,更進而藉著「一帶一路」、「亞投行」掏空全球資源。最嚴重的是斲喪了人類的道德,讓鬥爭、陰謀、欺騙、不誠信與世人長相左右,而天災人禍不絕如縷,毀滅、世界末日的陰影揮之不去。而2020年爆發的中共病毒(Covid-19)更讓政府管制、干預大為擴張,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赤裸裸地風行全世界,「奴役社會」已是活生生的現實。

這種情勢的形成肇因於地球人對共產黨、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不了解,甚至是誤解,以為中共真的倒向自由市場經濟,百般呵護、協助其發展,最後將中共養大後又受其挾持,在其威逼利誘下步步後退,最後很可能大家同歸於盡。早在一九七五年十月四日,已故的一九七四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一海耶克(F. A. Hayek)在第三次訪問臺灣前夕,於西德的第一大報《法蘭克福通報》發表專文,指責西方國家盲目媚匪,將鑄成大錯,文中指出自由世界對中國共產黨令人難以相信的諂媚態度,致英、法兩國斷絕與中華民國的關係以取悅毛共。海耶克一九四四年寫的《到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已將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這些集體主義的禍害赤裸裸地描述,他也明確指出「社會福利福利國」的可怕,且以「冷的社會主義」形容社會福利,而「溫水煮青蛙」、「包著糖衣的毒藥」則是貼切的比喻。

共產主義、法西斯主義被海耶克稱為「熱的社會主義」,其水深火熱較容易被察覺,但也荼毒人類達七十年才被察覺,而社會福利的禍害直到二十一世紀歐債危機中「希臘債務」事件才呈現。海耶克一生都在揭穿社會主義的真相,並且一再苦口婆心告誡世人它的毒性之大,沒想到備受冷落,甚至被人避之唯恐不及。

一九三○年代全球經濟大恐慌,是世人揮之不去的苦痛,而一九二七年海耶克就發出警語明示崩潰的日子,他並且診斷出病因,也提出解救之道,奈何他的處方需要世人忍受一段苦日子才能復原,於是不受青睞。相對地,凱因斯提出「政府創造有效需求」的藥方,以印鈔票促成通貨膨脹來促進就業而受到全球歡迎,被稱為救世主,而海耶克被打入冷宮,輸得非常徹底。不過,迄今九十多年,金融風暴、通貨膨脹、經濟蕭條一直與人長相左右,二十一世紀流行的QE(寬鬆貨幣或量化寬鬆)政策,讓世人浸泡在金錢海嘯裡載浮載沉,如吸毒般劑量一次比一次重,給「毒癮」的稱呼一點都不為過,人類將伊於胡底?在通貨膨脹籠罩全球的今日,只能無語問蒼天?!

這些正在上演的悲劇,不禁讓我們更懷念海耶克,如果他還在世不知會怎麼做?應該會帶頭義正辭嚴駁斥這些流行的觀念和政策,將之翻轉向正路吧!

在海耶克無法還魂重生下,將其信念、主張予以重述、闡揚,應是濟世、救世的正道,而以描繪其一生的方式應該是適當的,這也是我寫這本《海耶克》的原委。

我們知道,市面上已有好幾本海耶克的傳記,甚至有《海耶克論海耶克》的訪問紀錄,為何還需再多加一本呢?除了更簡要、活潑介紹海耶克外,詮釋、評論兼具的夾敘夾議方式,將海耶克和奧國學派的學說重見天日,以及加入海耶克與臺灣的元素,應有其價值存在。

本書共分七章,首先談海耶克的家庭及其求學過程,第二章記述海耶克多彩多姿的學術及教學生涯,第三章介紹海耶克的學術貢獻和自由經濟思路,第四章描述海耶克一手創立的極特殊的蒙貝勒蘭這個崇尚自由經濟的學會,並且為被扭曲的資本主義辯正,第五章記述海耶克和蔣碩傑這對師徒與凱因斯之間的交往及論戰,第六章說明海耶克獲頒諾貝爾獎的來龍去脈,最後一章則以回顧海耶克與臺灣的關係作結。

本書以通俗化方式呈現,沒有註解和參考文獻,雖早在2015年就出版面世,於今觀之,還更合時呢!

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吳惠林:讓海耶克重生
吳惠林: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重現
專訪余茂春:自由世界應對中共劃「紅線」
【名家專欄】美國不需要共產主義特洛伊木馬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馬斯克提和平協議 數百萬人投票
【秦鵬直播】OPEC+大減產 美國祭出大招
【新聞看點】普京簽吞併法案 烏軍擴大戰果
【財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領袖】美國法學院如何受覺醒主義影響?
【時事軍事】普京的手指離核按鈕還有多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