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吏救人不貪女色 神助其家免遭火厄

文/杜若
顧君不貪女色,使得顧君妻兒得到了上天保護。(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59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清朝年間,杭州城內發生了一場嚴重的火災,幾千戶房屋慘遭祝融。大火燃燒時,人們眼睜睜地看著金甲神揮旗指揮,大火燒到某處後,居然自己「轉身」離開了。看著眼前奇異的景象,百姓們議論紛紛……

清朝同治八年(1869年,己巳年),杭州城內發生了重大火災。熊熊大火連日燃燒,接連燒毀了數千戶民宅。所有的官員差吏都趕到了現場,與民協力滅火。

就在大火熊熊燃燒時,眾人看到大火中站著一位金甲神人,手中還拿著一面紅色的旗子,圍繞著一座宅院左右指揮。奇異的是,當大火燒到那座宅院,烈火就像長了眼睛一樣,竟然自動折返回去了。

大火終於撲滅了。人們發現很多民宅被燒毀,到處一片狼籍,然而就在這廢墟中,只有金甲神人揮旗圍繞的那座宅院孑然獨存,倖免於難。人們一打聽,方知那是北新關吏顧某家。

當時顧君奉命出差,前往江南還沒有回家。屋室內只有婦女和孩子幾個人,但都沒有受到火災影響。眾人感到很驚訝,都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原來,顧君前往江南,他乘坐的船停泊在蘇州河邊。傍晚時,他看到一位少婦正在河邊痛哭。顧君心生憐憫,於是好意詢問她原因。

少婦回答說:「我的丈夫欠人家糧食,價值五十金,現在被關在監獄裡,性命危在旦夕。我不忍心見丈夫先死,所以想到這兒來自盡。」

顧君同情這對夫妻,拿出自己囊袋中的五十金贈給她,幫她解決燃眉之急。婦人感恩拜謝後就匆匆離開了。

當顧君返航時,他的船又停靠在此地。他上岸後,偶然來到一家酒店中喝酒。巧的是對門就是那個婦人家。婦人看到顧君,告訴了她的丈夫,那位就是他們的救命恩人,於是熱情地邀請顧君到家裡來喝酒,想著好好地招待他。

由於要留宿,那名丈夫和妻子商量著,他們無以報答顧君的救命之恩,就打算讓妻子去服侍恩人伴宿。當夜深人靜後,少婦就按著丈夫說的,來到顧君房間。顧君是位正人君子,毅然拒絕了多次,看少婦不走。他就披起衣服回到小船裡避嫌。

當顧君回到家後,慰問的人接踵而至。人們都來詢問顧君,他做了哪些美德懿行,以致於在這麼大的火災中,顧家妻兒得到了上天保護。面對眾人的詢問,顧君感到實在茫然,一時也想不起來。

在眾人的一再追問下,他想起去江南途中所遇之事,於是就把此事講給大家聽。大家伸出手指,算算前後的時間,正好和發生火災的時間相符合。

事據《道德叢書:富室珍言》第40頁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根據《玉壺野史》卷一記載,曹彬滿周歲時,曹家舉行了慶生宴會。曹彬父母把上百的玩具和器物全都擺在宴席上。眾人也都好奇,小曹彬能抓到什麼呢?
  • 故事中的漁民救人不圖名、不圖利、不圖報,既幫淹死鬼修成了正果,自己因救了三個人積了很大陰德。自從淹死鬼做了土地神,漁民就再也不打魚了。而漁民也得到了福報,在神佛的護佑下,不管災年豐年,他家的莊稼年年豐收,家中事事順利,家境也慢慢富裕起來,他活到八十多歲無疾而終。
  • 《壽康寶鑑》裡記載的一個因果故事,引發了我的一些思考。故事中藍潤玉的行為,在現代人眼裡,不僅不算啥錯誤,很可能還會被人以「痴情」「追求愛情」等來看待,會看成一段有「浪漫情愫」的「暗戀」及「美好回憶」。可是,他的行為卻遭到了天譴惡報。
  • 北宋初年,在益津關一地(現今河北省霸州市),名將楊延昭成功運用「火牛陣」大敗韓昌的五萬鐵甲騎兵,重現了這場經典戰役。
  • 鐵甲騎兵,是騎士與戰馬都穿著堅固鐵甲的兵種。他們同時具備極高的防禦與攻擊能力,主要用以前線衝鋒擊破步兵之方陣,在東西方戰史上都有過輝煌戰果的紀錄。在北宋時期的遼國也有著這樣一支精銳部隊,一度讓宋軍陷入苦戰,但這支部隊最後是如何被打敗的呢?這便是在河北當地流傳千年的楊門女將大破鐵甲騎兵的傳說......
  • 傳說大禹治水留下的海眼,在江陵縣城的南門外就有一個。「海眼」有龍、各種神獸或神靈鎮守,不能輕易移動、打開,否則海水就會倒灌陸地,形成洪水災害,江陵城就發生過這樣的事。
  • 唐總督只信鬼話勘案,不重證據,差點造成一樁冤案;而江蘇司郎中紀容舒與刑部主事余文儀,雖遇奇事,仍盡忠職守,詳實勘查案件,最後讓一樁沉冤得以昭雪。
  • 老人收到的一百兩,其實是從商人的箱子裡拿出來的,而招待老人的酒席,是典當商人的背心付的錢。但這位江西術士如何辦到的?這就無人知曉了。
  • 燕子在人家屋梁上結巢,如果有一年燕子不來了,那就是有大的變化要發生了。人們認為有燕子來,是吉祥的象徵。燕子身形雖然嬌小,但有些燕子確實是有來頭的,在他們身上,也曾展現給人豐厚的中華文化內涵的神奇。
  • 人怕鬼?還是鬼怕人?有道是「君子行正氣,小人行邪氣」,擁有正直的氣概,連邪鬼都得懼十分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