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野家等日本餐飲店正迅速撤離中國市場

人氣 34897

【大紀元2022年09月18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王佳宜採訪報導)日本知名餐飲企業吉野家9月15日發布信息,旗下「花丸烏冬麵」將撤離中國市場。而吉野家早在今年上半年開始,逐漸關閉在中國各地的店鋪。此外日企其它餐飲品牌也正在減少對中國市場的依賴,陸續關閉店鋪,如大眾居酒屋品牌「和民」已宣布全面撤離中國市場。

據紅星資本局報導,吉野家在臨時報告書中宣布,旗下品牌「花丸烏冬麵」將退出中國市場。上海的花丸烏冬麵運營子公司花丸餐飲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於2022年內清算。報告書預計,伴隨花丸烏冬麵退出中國,資產減值損失等會對公司業績造成輕微影響。據悉,花丸烏冬麵在中國僅剩上海美羅城一家門店。至於具體什麽時候閉店,尚不清楚。

花丸烏冬麵於2011年進入中國市場。在上海正式開店前,曾在上海世博會上進行過半年的試營業,期間曾有約20萬消費者光顧。此後,花丸烏冬麵店鋪拓至青島、武漢、深圳等5個城市,最多時曾有37家門店。

2020年,中共病毒疫情爆發,顧客人數減少影響了業績。為應對疫情,花丸烏冬麵選擇了關店止損,在2021年5月結束了福建省的門店。此後各地店鋪陸續關閉。

在吉野家宣布將退出中國市場當天,吉野家在日本東京池袋開設了新的店舖。

花丸烏冬麵於2000年在日本香川縣高松市成立,主打贊岐烏冬麵、關東煮、天天婦羅、炸雞以及日式咖喱飯等。店家採用中央廚房配送生麵以及自動化生產,以提高效率和保持品質穩定;在門店內則採取半自助自選模式,方便客人點餐。

花丸烏冬麵母公司吉野家早在今年初就在加速撤離中國市場。今年上半年,該品牌關閉的門店數量比計劃的多出了約30家。

疫情的爆發,令上海吉野家近兩年的經營情況下跌。2021年實現營收約649萬美元,淨利潤虧損約14萬美元,負債總計約275萬美元。2022年上半年實現營收約124萬美元,淨利潤虧損約77萬美元,負債上升至約328萬美元。

據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官網顯示,上海錦江國際餐飲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擬轉讓上海吉野家快餐有限公司9.815%的股權,轉讓價格821.73萬元(約118萬美元)。

公開資料顯示,1992年,吉野家在北京開設了第一家門店,至2022年1月門店已擴至上海、青島、深圳、福建、武漢、四川、雲南、內蒙古等12個城市。

吉野家作為日本快餐界的頭部品牌之一,創立至今已超過100年歷史。以招牌牛肉飯為主打品,幾十年未大幅漲價,一直走的是平價路線。吉野家的高性價比在日本一直是最顯著、最賣座的特點。此外,吉野家採用中央廚房製作及配送,以簡化製作流程的方式,很大程度減少消費者的等餐時間,提升經營效率。

「丸龜製麵」全麵收縮閉店

在中國另一家日本烏冬麵品牌丸龜製麵也在不斷收縮閉店。目前丸龜製麵僅有4家門店營業,分別在北京、上海、天津和江蘇。

丸龜製麵的中國的門店數量在2020年達到最高,為45家,分布在上海、北京、寧波、天津、杭州5個城市。其中,北京13家,占比近30%;上海最多為23家,占比超過51%。

今年上半年Omicron疫情使得其業績大幅下滑,加速了閉店,短短三個月內,上海只剩下了浦東金橋的1家門店。香港門店16家關閉了7家。

「和民」徹底離開中國市場

日本大眾居酒屋品牌「和民」,於2005年通過海外子公司在中國深圳開設了第一家餐廳後,逐漸擴至上海、深圳、蘇州和廣州等11家門店。然而,2020年2月5日民和宣布,鑒於疫情擴散的影響,導致店舖長期關閉,預計顧客數量的長期下降和中國經濟的不確定前景,決定關閉全部門店,徹底撤離中國市場。

日本時政評論員宮下清川(Miyasita Kiyokawa)認為日企選擇撤離並不意外。他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的防疫運動不但導致餐飲業隨時停業,還導致中國民眾的消費水平下降。疊加中共政策、經濟前景不確定性及企業收益預期的不穩定,日企自然會紛紛撤離。◇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加速撤離中國 韓國大企業在美法人增至1169家
中國高失業率背後:陸企外企產業鏈外移
疫情後 進駐中國的日企創10年新低
韓國第五大財閥樂天拋棄中國市場 攻略東南亞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俄吞併烏四區 馬斯克叫板普京
【時事軍事】海瑪斯數量翻倍後 援烏清單怎麼變
【舞蹈三劍客】豪華牛肉挑戰!A5和牛VS.乾式熟成和牛,蒙著眼睛能分辨嗎?
【神韻早期節目】為神而舞 (2013)
【車評】試駕全新Z跑車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