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立大功判大刑 中共特工葛佩琦往事

葛佩琦1949年前曾任國民黨東北保安長官司令部政治部少將督察,為中共蒐集絕密情報,為其奪取政權立下汗馬功勞,但1949年中共當政後,葛佩琦卻被中共整得死去活來。(《百年真相》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1433
【字號】    
   標籤: tags: , , ,

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1949年前,中共特務滲透到中華民國幾乎所有要害部門,蒐集絕密情報,為中共奪取政權立下汗馬功勞,但在1949年中共當政後,這些特務幾乎沒有一個不挨整的,許多人被整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葛佩琦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今天,我根據《胡耀邦與平反冤假錯案》一書的記載,跟大家談一談葛佩琦被整得死去活來的往事。

葛佩琦的無罪辯護

1959年3月4日,在北京城東北角草嵐子看守所的一個臨時法庭內,被關押一年多、經歷66次審訊的葛佩琦出庭受審。檢察官宣讀完《起訴書》後,法官要他陳述意見。

葛佩琦說:「《起訴書》指控我的罪名,概括起來有兩條:第一條是『歷史反革命』;第二條是『現行反革命』。這兩條罪名都不能成立。《起訴書》說我『歷充蔣匪要職,積極為敵效勞,長期充當蔣匪特務』,因此認定我為『歷史反革命』。這不是事實。

「我曾擔任過『國民黨東北保安長官司令部政治部少將督察』等職,但這不是我的真實職務,而是我的掩護身分,是共產黨的領導人讓我去擔任的。在這些職務掩護下,我曾幫助建立瀋陽地下電台,蒐集了國民黨的大批重要軍事情報,報給共產黨……我不是『為敵效勞』,而是為共產黨效勞;我不是『蔣匪特務』,而是受共產黨派遣,打入國民黨高級軍事機關的地下情報人員。因此,我不是歷史反革命。

「《起訴書》說我『(1957年)借幫黨整風之機,攻擊誣衊黨的各項政策和政治運動,叫囂要殺共產黨人和推翻人民政權』,因此認定我為『現行反革命』,證據都是從1957年報刊上抄下來的,也不符合事實。」

《起訴書》上抄了什麼報刊內容呢?包括「人民生活提高的是過去穿破鞋進城、現在坐上小汽車的黨員和幹部」「黨員起了監督群眾的便衣警察作用」「今天的黨群關係和解放前相比,差了十萬八千里」「共產黨可以看看,不要自高自大,不要不相信我們知識分子。搞得好,可以;不好,群眾可以打倒你們,殺共產黨人」等等。

葛佩琦說:「這些話不是我的原話;報刊上發表這些言論時,沒有經我同意,沒有經我簽字,是沒有法律效力的,不能作為定罪的『證據』。因此,我不是『現行反革命』。」

最後,他請求法庭依法宣告將他無罪釋放。

葛佩琦被判無期

作為中共的階下囚、政治犯,葛佩琦的申辯毫無意義,沒有人會聽他的。

1959年6月29日,北京市中級法院堅持認定他是集合了「歷史反革命」和「現行反革命」的「雙料反革命」。

判決書稱:葛佩琦「長期充當蔣匪特務,發展情報人員」,並親自蒐集中共軍情,「報與敵特機關,參加鎮壓學生運動」。「(1949年後)對其主要歷史罪行長期隱瞞」,「乘黨整風之際,……向黨和政府展開全面進攻,竟然公然叫喊要殺共產黨人、要推翻政府」。

最後,法院根據所謂《懲治反革命條例》的規定,以犯反革命罪,判處葛佩琦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香港一家報紙對此評論說,葛佩琦作為共產黨打入國民黨要害部門的一名得力情報人員,是促使國民黨在東北戰場大潰敗的一個局外人無從知曉的因素,國民黨後來想懲治他而只能乾瞪眼,想不到共產黨自己卻幫了國民黨這個大忙。

葛佩琦被宣告無罪

十年文革結束後,中共開始平反冤假錯案。從1978年底開始,葛佩琦走上了漫漫上訪路。最後,在時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長胡耀邦的親自過問下,他的冤案得到平反。

1980年12月10日,北京市高級法院開庭宣布:1959年對葛佩琦的判決是錯誤的,應予糾正,葛佩琦無罪。那麼,葛佩琦的「歷史反革命」和「現行反革命」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先說「歷史反革命」。葛佩琦是山東平度人。1933年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曾任北大學生會副主席;1938年他加入中共,1939年後多次接受中共指派,在河南、安徽、陝西、東北等地國民黨軍政機構從事「特務」工作。

比如,1942年,他遵照中共指示,到國民黨第一戰區司令長官部,以「第一戰區司令長官部戰地聯絡組組長」名義任少將參議,赴豫東日本統治區做情報工作。

1946年中國新年過後,中共西安情報站負責人趙耀斌派葛佩琦等四人打入國民黨東北保安司令長官杜聿明的司令部。葛佩琦先後任少將督察和東北通訊處長,利用其特殊身分,將獲得的國民黨東北全部駐軍一覽表等機密情報交給單線聯繫人李年,再通過祕密電台,源源不斷送給毛澤東。這些軍事情報對於中共打贏遼瀋戰役,發揮了重要作用。

這不是為中共立了大功嗎?結果成了「歷史反革命」。

再說「現行反革命」。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後,葛佩琦被分配到中國人民大學當物理教師。1957年毛澤東發動反右派運動前,一再鼓勵知識分子幫中共整風,聲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

當時,中國人民大學黨委先後三次邀請葛佩琦參加「黨外人士座談會」。葛佩琦自認為是中共黨員,怎麼能參加「黨外人士座談會」呢?一請,不去;二請,不去;三請,不得不去了。

1957年5月24日,他在座談會上發言說:「我不是作為黨外人士參加這個會的,是作為1938年就已經入黨的老黨員來向黨委反映意見的。」

葛佩琦雖然是1938年入黨的老黨員、為中共當特務出生入死,但是1947年底,與他單線聯繫的人被捕,他失去了與中共組織的聯繫。1949年中共建政後,他四處奔波,要求恢復組織關係,要求承認他是中共黨員,但得到的回答總是:你的問題時間長了;問題複雜;不好解決。一直拖到1957年,中共還不承認他是黨員,但是,既然黨再三請他提意見,他就講了一些真心話。

1957年5月27日,他的發言被刊登在人民大學內部刊物《人大週報》上;5月31日,發表在《人民日報》上。他的發言經過斷章取義、添油加醋、上綱上線,演變成了「殺共產黨人」「殺成千上萬共產黨人」「推翻共產黨的領導」等的「反黨言論」。

1957年6月8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這是為什麼》。從此,毛澤東發動的幫黨整風運動,變成「反擊右派猖狂進攻」的反右運動。隨後,《人民日報》連篇累牘登載批判葛佩琦的文章。長期默默無聞的葛佩琦,一下子成了聞名全國的大右派。

葛佩琦被整得妻離子散

1957年12月24日深夜,葛佩琦在家中被逮捕。然後,中共跟他舊帳、新帳一起算,1959年將他重判無期徒刑。

他的妻子朱秀玲是人民大學副教授,原本就患有急性風濕性心肌炎。接到丈夫的判決書後,朱秀玲一下子就暈倒過去,後來癱倒在床八年。

葛珮琪家五個孩子,三女兒曾寫過一篇文章《回眸一甲子,風雨故人情》。裡面說,葛佩琦被捕那年,剛出生幾個月的小女兒無奈被送入托兒所,兩年多沒接回家;1964年,大女兒報考北大,她考試成績優秀,但最終沒收到錄取通知書。她到北京市教育部門查詢,才知道檔案中有個「因出身問題,不允許任何大學錄取」的結論。

文革爆發後,葛家排行老二的兒子也因為出身問題被人打得腎臟嚴重損傷。他們家門外還被貼上「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的對聯。

1965年,朱秀玲為了孩子的前途,不得不跟葛珮琪離婚,孩子全部改姓朱。1975年12月,在服刑18年後,中共出於某種政治考慮「特赦原國民黨縣、團級以上黨政軍特人員」。葛佩琦被以「國民黨少將」身分特赦出獄,幾經周折後,於1976年3月下旬回到北京。這時候,他已成了全身「沒有一個好零件」、雙目幾近失明的65歲老人。

中共顛覆中華民國,不擇手段;維持極權統治,也是不擇手段。不擇手段,用現在的話說就是「超限戰」,超過一切道德和法律的限度。為了掩蓋真相,過河拆橋、卸磨殺驢成為中共的一貫做法。縱觀其百年黨史,這樣的教訓實在是太多了。前車之鑑,理當引以為戒。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了,謝謝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百年中共史上,所謂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的「野心家、陰謀家」可能有一串。今天,我們就來說說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孫政才,原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這三個人,都是後期被中共點名的「野心家、陰謀家」。
  • 2018年8月1日,一條醜聞在互聯網上炸開,轟動海內外。中共最高級別的大和尚——中國佛教協會會長釋學誠,竟然是個大色魔,性侵多名出家女弟子。
  • 2021年4月15日,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問題顧問余茂春,在「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舉辦的聽證會上說,過去15年,至少27位中國億萬富翁被抓捕,他們遭受的指控既離奇又荒唐。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被關進中共監獄的億萬富豪。
  • 「這是一場人類歷史上空前的悲劇。在氣候正常的年景,沒有戰爭,沒有瘟疫,卻有幾千萬人死於飢餓,卻有大範圍的『人相食』,這是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異數。」 這段話,是原新華社記者楊繼繩,對中共發動大躍進運動的控訴。歡迎收看《百年真相》節目。今天,我們跟大家說說中共當政後,以極左政策殺人最多的這場人間慘劇。
  • 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要打倒的最重要政敵,是時任國家主席劉少奇。毛打倒劉出了很多狠招,其中之一,就是讓劉的親生兒女貼大字報,批判自己的父親。歡迎收看《百年真相》。今天,我就跟大家聊一聊這張顛覆人性的大字報,以及由此帶來的惡果。
  • 歡迎收看《百年真相》。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共前黨魁毛澤東在發動「文化大革命」時,依靠一批「筆桿子」——也就是今天人們說的「大五毛」,來左右輿論風向,掀起極左狂潮。但最後,這些「筆桿子」都沒有好下場。
  • 李銳,曾經當過毛澤東祕書。從上世紀40年代到70年代,他三次挨中共的整,一次比一次慘,最後一次蒙冤坐牢八年多。他吃苦很多,命卻很大,活了102歲。今天,我就根據《李銳口述往事》等記錄,跟大家聊一聊他跌宕起伏的一生和晚年對中共的反思。
  • 歡迎收看《百年真相》節目。在2001年至2022年的21年間,遼寧省四任公安廳長——李峰、李文喜、薛恆、王大偉全部落馬,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四個公安廳的第一把手都不正,整個遼寧省公安系統的官員能正的了嗎?絕對正不了。
  • 中共第一任公安部長羅瑞卿,經常是毛澤東走到哪裡,羅瑞卿就陪同到哪裡,確保毛的安全萬無一失,可謂忠心耿耿。因此,羅又被稱為「毛的大警衛員」,也被毛提拔重用為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祕書長、總參謀長等。但是到了1965年,毛卻突然翻臉不認人,不但將羅打倒,還把他逼得跳樓自殺。今天,我就根據余汝信編輯的《羅瑞卿案》等蒐集的史料,跟大家聊一聊這件往事。
  • 歡迎收看《百年真相》。韓正是在1997年被江、曾提拔重用為上海市委常委,成為副省部級高官,直到現在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其被認為是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中共「上海幫」重要成員。但是在上海期間,當地民間流傳著一個說法,叫「韓正不正」,可想而知上海人對韓正沒什麼好印象。不僅如此,韓正至少和三件嚴重違紀違法的事,有著重大關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