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經濟衰落加速崩解 中國學不了日本

石山

人氣 2490

【大紀元2023年05月18日訊】《有冇搞錯》。5月18日。

5月份,剛剛過了16天,中國大陸爆出的命案就有14宗,傷亡人數有67人。需要說明的是,因為中國網絡封鎖,媒體也不報類似的新聞,因此這只是一個不完全的數字。

5月1日,山西定襄縣宏道鎮西社村發生村長一家3口被殺的滅門案。網傳凶手曾被村長冤枉入獄,出獄後就開始報復。

5月7日,河南濮陽縣柳屯鎮這河寨村發生一起凶殺案,一名村民因鄰里糾紛殺人,致2死4傷。

5月7日的另一起案件,是福建南平發生的一起開槍傷人案件。據說,嫌疑人男性50歲,戶籍所在地是延平區茫蕩鎮寶珠村。警方公布說,提供重要線索直接抓獲犯罪嫌疑人的,獎勵5萬元。消息說,當時是農管強拆豬場,養殖戶用散彈槍擊傷數名政府工作人員,然後攜槍在逃。

5月8日,網傳吉林省吉林市的吉林電子信息職業技術學院也發生一起學生割喉凶案,案發原因是在教室內因座位發生衝突。從視頻看,1名受害者已經死亡。

同一天,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甲山鎮發生持刀傷人案,承德縣公安局通告「重大刑事案件」。當地監控錄下了一男子連續捅倒兩人的視頻,疑似至少2人死亡。

這一天的第三起命案在福建。福建寧德蕉城區西門路診所發生持刀傷人案,2人死亡,分別為60餘歲的醫生和他40餘歲的兒子。

5月10日,山東省濟南市長清區的凶殺案,發生在崮雲湖街道常春藤小區,凶手為一名賈姓英語老師,死者為長清區文昌街道西李村中共黨支部書記劉繼傑,劉的妻子是政協委員,還有兒子,3人都被殺死。案發不久,作案的賈姓老師也畏罪自殺身亡。

5月11日晚,網上傳出重慶九街砍人事件的視頻,顯示至少1人死亡,血流滿地。嫌犯在現場向公安自首。

同一天,遼寧丹東東港市椅圈鎮馬家崗村發生凶殺案。一殺豬匠因田地糾紛,怒殺村長親屬和親戚以及多名路人。官方沒有通報案情。最新傳聞是11人死亡,還有1人在搶救中。

5月12日晚,江蘇揚州寶應縣一小區發生命案,一位九旬老人因吵架,將其八旬老伴殺害。

5月13日,山西呂梁興縣奧家灣鄉溝門前村一男子因感情糾紛,先殺人又開車撞人,至少7死11傷。

同一天,網傳重慶巫溪縣城綠海市場附近發生菜刀砍人命案,傳2死1傷。官方次日回應稱1死2傷。

5月14日晚,網上傳出的多段視頻顯示,貴州省貴陽市雲岩區鹽務街百草巷有男子手持長剪刀,當街傷人。網傳至少5人被刺,有人死亡。但事後官方稱無人死亡。

5月14日和15日,北京人大附中通州校區一名高中生接連兩天傷人。官方17日通報,該生14日晚殺死兩名鄰居,並將自己母親打傷;次日在學校又打傷一名同學和兩名老師,其中一人是副校長。共致2死4傷。

北京時間5月16日晚,廣西梧州市一男子當街砍人,並用刀挾持人質與公安對峙。官方通報2死2傷。

這麼密集的各種凶案,印象中應該是上世紀90年代和之前在中國曾經出現過。2000年之後比較少見。究其原因,這個和社會結構發生較大變化有關係。上世紀80年代,中國開始改革開放,原來的被壓抑的社會體系開始鬆動,社會流動大幅度增加,中國社會那種結構性的不公平發生了一些,對社會造成各種衝擊。

90年代後期,國有企業改革,數千萬工人下崗失業,社會矛盾又進入了一個激化的高峰期。那時中國社會矛盾嚴重,群體事件此起彼伏,惡性案件頻發。直到中國加入世貿,經濟開始高速成長,情況才發生好轉。

看起來,經過了20年的高速發展,中國社會又進入了另一個循環,又進入了另一個社會矛盾緊張激化的高峰階段。

除了凶殺案之外,我們也見到越來越多的自殺案件,尤其是年輕人集體自殺案件。這反映了中國社會目前的兩個特徵。

第一是社會階層固化帶來的社會氣氛壓抑,年輕人因為上升通道受阻,無論多麼努力,年輕人都很難通過自身的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各種拚爹、各種社會關係限制、各種階層和地域歧視,都給年輕人造成極大壓力。

第二個是經濟整體下滑。實際上,中國社會出現巨大不穩定,一般都和經濟下滑有關。有人說,中國歷朝歷代都是被窮滅掉的。這話說對了一半。因為中國很多朝代末期,經濟並不是很差,社會財富不少,但是卻貧富懸殊嚴重,社會資源被權貴階層嚴重壟斷。

比如說明末,民變四起,導致明王朝最後崩潰滅亡的,首先是貧富懸殊、階層固化嚴重,其次是經濟危機導致底層民眾陷入生無可戀的狀態,最後鋌而走險。

中國大陸現在的貧富懸殊有多嚴重,外界已經無法得知,2008年中國基尼係數高達0.491,處於全球最高的水平,隨後中國停止公布基尼係數。官方的研究告訴你說,中國的基尼係數逐年下降,體現了社會治理的效果,體現了共同富裕的成果。但這些說法極為可疑。

我們以銀行存款為例。深圳招商銀行的數字顯示,該行的個人存款,約百分之三的帳戶,占了存款總金額的約九成。這和一般民眾的印象大致相當。

中國的貧富懸殊,卻和個人努力沒有太大關係。比如兩個人,一個戶口在北京,一個在河北邯鄲。工資差距不說,社會福利差距不說,兩個人工作20年,都買了房子,房價的差距就在10倍以上。現在中國居民的資產,七成以上體現在房產上,於是北京人的資產自然地就比邯鄲人多了10倍。問題在於,決定這一差距的,不是兩個人自己的選擇,而在於他們的戶口。

習近平推出全面小康、消除貧困的政策,但卻從來沒有去解決造成貧困的真正的結構性社會體制問題。一個城市戶口的居民,個人資產因為房價上漲而上升,但一個農村戶口的居民,他的土地或者是住宅卻不能合法轉讓、抵押,或者變成其它金融性的資產,等於是被規定了就是一個窮人。

這種戶籍上的歧視,在2000年後曾經有所鬆動,但最近五年卻在加強。因此,我絕不相信中共有關全面小康、消除了貧困的宣傳。

從上面的刑事案件案例就可以看出,案件絕大部分發生在鄉村以及城鄉結合部位的地區。這些地方正是貧困和富裕的邊界,眼睛看得到,卻無能為力,於是化為憤怒的情緒,以刑事案件的形式表現出來。

這在美國也是一樣的。美國刑事案件最多的是大都市,也是貧富的邊界地帶。

中國有句老話,貧賤夫妻百事哀。人如果窮了,什麼事情都不對,家庭矛盾急遽上升,社會糾紛容易激化,誰看誰都不順眼。

以前,這種情況主要在鄉村和城市貧民群體中,但現在看來即將普及到原本的中產階層。

有人說,中國上世紀50年代末餓死了幾千萬人,中國人也沒有造反,所以現在中國也不會發生什麼事情。我不太同意這種說法。原因是有比較才造成傷害。中國自1937年到1949年經歷了12年的全面戰爭年代,經濟基本上徹底崩潰,人民的問題不是發展,而是恐懼,恐懼戰爭的暴力,也恐懼被餓死。即使到了50年代末期,經過十年的和平時期之後,這種恐懼記憶猶新,飢餓的感受仍然不太陌生,大部分人仍然選擇順從以圖活著。

但現在的情況完全不同。過去20年是所謂發展的20年,主導中國人情緒的是發展的慾望,對生存本身的恐懼,早已經淡忘了。因此,變窮會成為刺激冒險和發洩不滿的巨大動力,如果加上持續的社會不公,各種暴力反抗預計會層出不窮。

最重要的,是中共基層的權力單位慢慢失效,各種躺平和不作為橫行,再多的理論和思想都無法解決問題。我甚至認為,最近的暴力蔓延,就是和基層政府和底層官吏的躺平有關。

這是一個相當危險的局面。一旦北京的高度權威衰落,中共的基層很可能會以難以想像的速度衰敗,導致整個社會大崩解。問題是,中國恐怕不會再有一次高速成長的時機了。

香港的老生意人常說,一間公司經營如何,不是看生意順利的時候,而是看生意艱難、舉步維艱的時候表現如何。中國人常嘲笑日本失去的30年,捫心自問,中共這樣的體制,能夠撐過去一個低落的30年嗎?恐怕到時候,中國想要做日本而不得呢。


石山角度: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f9m2ego2d87xwxnRkfIjqs3j1th0c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有冇搞錯】北京大火和政治內幕
【有冇搞錯】韓國的劍尖對準北京
【有冇搞錯】台海戰爭 中共面臨存亡之道
【有冇搞錯】千年大計?習近平的小世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