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哈爾濱承重牆被砸事件中政府該承擔何種責任

人氣 4137

【大紀元2023年05月08日訊】哈爾濱市一個高層住宅承重牆被砸事件在國內成為熱議話題。一個三十一層的高層住宅建築,居然有人斗膽在三層開動專用建築機械要把住宅改造成為健身房,最終導致整個大樓結構受損開裂,然後二百多戶連夜遷走,損失金額估計高達一億六千多萬元,這的確是一件大事,是一件你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的大壞事。

首先這是一個住宅高層,雖然底層可以有商業店鋪存在,但是三層以上可就是純粹的住宅了,大家知道,住宅和商業建築本來就是兩回事,在使用目的、使用強度和防火規範上存在本質的差別,住宅的空間分割是為家庭生活服務的,一般房間都比較多,比較小;而商業空間就如哈爾濱這個案例來說,一般裝修上要求比較通透、空間比較大、進出入的人比較多,這和家庭生活的差距可太大了。那我們不禁要問,到底是誰給這個健身房老闆開的建築用途變更許可呢?如果是政府建設部門開具的,那建設部門憑藉哪部法律法規可以開出這樣的變更許可呢?

根據筆者的檢索,導致事故的三層空間早就變成商業用途了,上個租戶居然是一家「主題賓館」,這個賓館把四戶住宅內部打通改造成了一個賓館,這家賓館不幹了才將這個空間轉給健身房老闆。那主題賓館把四戶住宅改造成賓館,是得到了誰的批准,工商部門憑據什麼法律授予它的經營權,賓館改造過程難道就沒有拆除其他承重牆嗎?我們知道住宅之間的牆體也是很厚的,一般也是承重牆體,那很可能拆除承重牆的事早就已經發生好幾年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政府部門的管理就難脫干係了,你不能說一個賓館在小區裡經營了好幾年你政府一無所知吧?

從目前國內各個媒體所發的評論文章可以看出,媒體有意在為政府洗清責任,有意引導輿論把注意力都轉到健身房老闆和施工公司身上,最多讓物業公司也來承擔一部分責任,而政府則顯得很無辜,事發後表現得一臉茫然,好像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其實政府至少在前期住宅變更賓館的過程是負有重大責任的,在一個街上走個行人都能人臉識別出此人是否對社會心懷不滿的「壞分子」的時代,一個賓館在小區裡經營數年不被發現的概率為零。甚至有極大的可能,這家健身房也是得到工商批准的,這個老闆如果沒有得到工商執照,怎麼敢如此大動干戈,花費巨資去裝修呢?但是目前我們無法在網上搜索到這家健身房的名字,估計此事最終會成為敏感信息,因為哈爾濱政府根本不想為此事買單。

當然我們知道,此等事絕非孤案、個案,類似的事情每年在大陸多次發生,一旦發生,政府都會把自己撇清,把責任一推六二五,全部推到涉事業主、租戶和施工單位身上。問題是建築結構受損帶來的損失實在太大,涉事租戶、施工單位,甚至物業公司也無力賠償,那最終只有靠其他業主來分擔天文數字般的損失了,勢必造成大量新難民和新悲劇。從報道中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已經有業主不願意繼續住在賓館而返回危房居住了,一旦出現後續事故,誰為這些可憐的業主承擔責任?

其實導致此類事件的根本原因是中共建築領域的管理混亂所致,在建設階段,還能大概的分清楚審批、設計、建設的過程,而一旦毛坯房完工,業主入住以後,政府該收的錢都已經收完時,政府就突然不見了。業主們在大樓裡各行其是,想怎麼裝修就怎麼裝修,先搬進來的業主往往得忍受好幾年後進來業主的裝修噪音,甚至業主把承重牆拆了其他人也無從知曉,如果看不到房屋開裂根本不知道危險已經迫在眉睫。在西方生活的朋友可能知道,公寓樓裡誰想私自裝修根本就沒有可能,就連維修人員如果沒有執照想進入公寓也是相當困難,因為茲事體大,公寓樓一旦出現人為錯誤導致的火災或跑水等事故,影響到幾十戶人,那物業公司的法律風險可就大了,所以物業公司必須得瞪大眼睛給業主看著,千萬別發生事故。那政府幹什麼呢?參與制定法律、行政法規和嚴格執行監督,讓建築市場的各方主體不敢挑起釁端,大家畢竟是來生活、賺錢的,誰也不想吃官司。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在哈爾濱事件和全國各地出現的類似事件中,中共政府基本上是不作為的,或只在事後出現把事情擺平,而事情一旦已經發生,不論怎麼擺平,損失很難徹底挽回,所有人都成了受害者,甚至包括健身房老闆和施工單位這樣的角色也同樣是受害者,因為他們輸在了一個沒有法律、沒有監管、沒有預判的無序競技場,這就是孔子所說的「不教而殺謂之虐」。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現場視頻】武漢礄口區物業與業主爆衝突
大陸多地爆發爛尾樓業主維權事件 業主述苦情
【一線採訪】成都業主衝突升級 知情人曝內情
哈爾濱租戶裝修 拆承重牆 240戶被迫疏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