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觀察】涿州水災何來?中南海三宗罪

人氣 2743

【大紀元2023年08月08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秦鵬觀察》。今天是美東時間8月7日,京港台時間8月8日。

今天焦點:大陸專家揭露涿州水災罪魁禍首:中南海!河北省委書記視察被市民痛罵:早幹嘛去了?失蹤的涿州書記:蔡奇侄子?

關於涿州水災,質疑聲一直不斷,大水到底何來?幾分天災幾分人禍?大陸專家披露罪魁禍首,中南海難逃其咎。共有三宗罪!

河北省委書記露面涿州挨罵。而涿州書記居然神龍見首不見尾,到底發生了什麼?答案看來在這裡!

中南海三宗罪

最近中國大地真的不太平,水災、地震接踵而來,而中南海的中共最高領導人們全部從人間蒸發,不知在什麼地方趴著「親自指揮」抗險救災。有朋友說,幽州龍無頭,涿州水無邊,德州地無定,朔州會如何?再來就是流星隕石雨了。

按照中國傳統文化來說,天人之間存在感應,當人類道德崩壞,執政者不做善事的時候,必然會出現災禍。就像漢朝董仲舒集前人學說大成講的那樣,「國家將要發生違背天道的壞事,天就先降下災害來譴責、告誡他(君王);如果不知道醒悟,又顯示一些怪異的事情來警告他;仍然不知道改變,而後災禍才來到。」也因此,古代時候,一旦天下災難頻發的時候,皇帝是要下罪己詔的。

當然,這樣的傳統,到了中共眼裡肯定行不通了,中共領導人從毛澤東開始,就是一方面會講風水祈求老天保護,但另一方面又持續作惡。毛澤東說「歷代皇帝下罪己詔,沒有不亡國的」,所以「我是不下罪己詔的」。而自認為比肩毛澤東的習近平,當然也為了不丟失政權,絕不會承認錯誤。所以,我們看到,這幾天習近平躲起來了,但是大筆一揮,給了同樣水災的蘇丹4000萬捐贈。

不過,中國民間並沒有放棄追尋涿州水災的真相。8月2日,河北省委書記倪岳峰在保定市和雄安新區檢查防汛搶險救災工作的時候,強調,要有序啟用蓄滯洪區,減輕北京防洪壓力,堅決當好首都「護城河」,被網路罵翻。網民紛紛質疑,河北省為了給習近平拍馬,故意犧牲了涿州。

而水利部部長李國英8月1日的一番講話,也提出確保雄安新區、北京大興機場絕對安全,同樣讓網民罵翻了天。

不過,有哪些具體證據,證明共當局真的是犧牲了涿州來保雄安呢?

我發現,答案在當局說的七個蓄洪區裡。

8月2日,中共新華社報導,前一天,河北省陸續啟用了7處蓄滯洪區,目的是「減輕京津防洪壓力」。

然而,這個說法,遭到部分中國水利專家的駁斥,稱北京地勢高,是天津的上游,而泄洪的目的一般都是為保下游地區。8月3日,央視網還引述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副總工程師程曉陶的話說,洩洪保北京保天津是不準確的說法。也有專家在互聯網指出,這次水淹較嚴重的河北涿州及天津,位於北京的西南部及東南部,北京靠近內蒙古,地勢較這些地區都高,故不存在「河北、天津泄洪保北京」,「水往低流,不會往高流!」

可是,這樣一來,不打臉了河北省委書記和水利部長的臉,證明他們第一不專業,第二是拿虛假信息向黨中央邀功請賞嗎?他們真的那麼膽大妄為,胡說八道嗎?還是央視網報導故意隱瞞了部分真相?

財新網專題報導《洪水選擇題(下):水淹涿州》,引述中國專家的話,披開了真實內幕。

報導說,這7個蓄滯洪區各有功能。據中國農業大學土地與遙感團隊文章《針對2023年京津冀特大暴雨啟用的蓄滯洪區》,小清河分洪區、蘭溝窪兩個蓄滯洪區位於雄安新區上游,通過運用小清河分洪區、蘭溝窪兩個蓄滯洪區削減洪峰,控制雄安新區上游白溝河洪水有序釋放,可以減輕雄安新區防洪壓力。(大家看,我在他們做出的圖中標出了序號,1和2)。

啟用東澱蓄滯洪區,可以加快雄安新區下游大清河洪水下泄,降低雄安新區的防洪風險(東淀蓄滯洪區,我標示出了3號)。運用寧晉泊、大陸澤蓄滯洪區,可以緩滯滏陽河上游洪水;運用獻縣泛區,可以分蓄滹沱河洪水,有效減輕下遊河道防洪壓力,確保天津市、津浦線、石德線以及華北油田等重要對象的防洪安全。

財新網這篇報導還說:「但對涿州來說,蓄滯洪區的啟用自然不利於其防洪抗洪。據涿州市水利局工程師李俊通2010年發表的研究,北拒馬河西部河道無堤防,加之永定河向小清河分洪形成的小清河分洪區、蘭溝窪蓄滯洪區,極易造成涿州全市洪水氾濫。」

也就是說,這一次,當局沒有啟用傳統上的蓄洪區白洋淀,而啟用的7大蓄滯洪區,居然有3個,小清河分洪區、蘭溝窪以及東淀,都是為了減輕或者降低雄安新區的防洪壓力。中國農業大學的專家們,無意中用這種專業說明,有力的證明:中共當局就是犧牲了涿州保雄安,而河北省委書記和水利部對中南海的獻媚,則是拿著河北人民的鮮血給黨獻祭。

至此,真相大白!

然而,我還發現,中南海的罪惡,不僅僅是把雄安這個蓄洪區變成了城市,把涿州這個城市變成了蓄洪區。它還有至少其它兩宗罪。

第一,很早預知危險,但是不對危險區民眾發出實質性預警,以及做好充分準備。

我在一個星期前那期節目,「火箭軍換將風雷再起,北京大水中外鬥法」中就說過,早在7月25日,歐洲和美國的氣象局,都給出了華北尤其是京津將發生強降雨的預報,普遍降雨量將達到300-400毫米,北京西南可能超過800毫米。但是隨後,中共中央氣象台,經過人工修正後,給出了自己的看起來更加穩妥的預報:7月30日、31日兩天,京西南方向的河北保定、雄安(白洋澱)一帶,24小時降雨量在100~250毫米之間,為華北降雨中心。

但是,到了7月29日下午,中共氣象當局就大幅修正了之前的預報,預計7月29日夜間至8月1日夜間,北京將出現大暴雨,西部、南部特大暴雨。隨即啟動了全市防汛紅色(一級)預警。

此時距離北京以及涿州水災,還有足夠時間。然而,當局除了關閉主要景區和地鐵,告訴人們居家,還有什麼特別有價值的避險舉動嗎?沒有!

據一位北京水利系統人士介紹,環京水繫上下游在此次強降雨之前就分河流建了專門的暴雨應對實時信息共享群,「週日(7月30日)晚上他們就知道要放水,所有下游都知道。海河委員會、水利部全程發調令,流量是實時匯報的,他們應該自己推算流量,提前通知避險轉移。問題出在轉移預案與應急措施不到位」。

第二,洩洪不通知,半夜偷挖大壩。

開放七個蓄滯洪區,水淹涿州,按理應該提前告知當地民眾。然而,中共當局不僅沒有這樣乾,而且由中南海直接下達了挖掘茨村大壩的命令。

很多人可能都在網上看過這個視頻,8月2日凌晨,涿州的茨村大橋西堤,當局派人偷挖大堤被村民發現並製止,現場村民與警察對峙。

村民質疑,1、明明有洩洪區為什麼要挖我們村的堤,2、既然沒有紅頭文件,這些人私挖大堤是不是犯罪,3、村裡還有老人小孩,如果我們沒在這守堤,現在村子已經沒了,4、既然人民和警察不是對立的,帶這麼警察是來幹嘛?幫我們護堤嗎?

©麼明明:有洩洪區,當局還要偷偷挖掘茨村大壩,水淹村莊呢?因為這裡是白溝河的一個關鍵路口,往東會經過北京的大興機場,而往南,將最終與南拒馬河一起,匯入大清河。大清河再往南,則流經雄安新區、廊坊等地!

這就和水利部長李國英對中南海的喊話對起來了:要保雄安和大興機場。

而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大陸官媒透露,這支半夜挖掘大壩的力量並非來自河北省。

《澎湃新聞》報導,8月1號15時,東茨村大橋所在的大清河水系白溝河水文站水位已達到27.22米,超過洪水紅色預警標準。保定市白溝河沿線有關單位及社會公眾要加強防範,密切關注雨水情變化,及時避險。

—-也就是說東茨村村民連夜守護堤壩,是保定地方政府防範措施下達後做出的舉措,那麼夜間突然出現的決堤行動,是連保定地方政府也不知道甚至有著要保定政府背鍋洩洪後果的舉動。

這樣的命令,顯然只能來自中南海!

涿州書記因這失蹤?

中南海為什麼要偷偷決堤,還試圖讓河北省與保定市委市政府事後背黑鍋呢?我們再來一段視頻。

這是8月6日,洪水退去,河北省委書記視察涿州,圍觀民眾憤怒指責,「弄完了你們來了啊?早怎麼不來啊?為什麼不讓拍啊!」

看得出,中國民眾還是很多有血性、不怕中共的。

不過,這也引出一個謎題:為什麼涿州市委書記和市長不出來視察涿州災情?如果說他們前幾天躲起來是怕危險,那麼為什麼,現在河北省委書記都親自蒞臨當地了,他們居然還敢不出來迎接大駕,而河北省委書記居然還沒有大大的發火呢?

這在官大一級壓死人的中共官場,用正常邏輯是無論如何解釋不通的。除非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逃跑」的涿州書記有更大的背景,河北省委書記也不敢惹。

幾天前,網上透露出這麼一條消息。8月4日,推特網友@抵抗專制極權同盟披露,中國雄安區盟友消息:據傳涿州市書記蔡煒華主動要求替雄安分洪,出人意外地在2小時內通過蔡奇決定水淹涿州,連上級保定市委都不知情,別說什麼救援了。而蔡煒華是中共政治局常委蔡奇的侄子。

這名網友還說,蔡煒華也仿照趙家人來「歷練」,20年還擔任副縣長,21年就變成正市長,同年升任涿州市委書記,「2年三級跳把涿州經濟搞得一塌糊塗,正好一淹了之」。

也就是說,涿州市委書記雖然不地道,害苦了當地,可是他那是為了拍中南海的馬屁啊。難怪河北省委書記也不敢惹!

那麼,躲起來的蔡書記,後面會有什麼結果呢?

我認為可能有兩個結局,第一個是李強模式。李強雖然在2022年的上海封城中,造成了無數人間悲劇,但是依然從上海市委書記任上,被提拔成中共政治局常委,榮登中共國務院總理大位。

第二個則是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模式。徐立毅因為在鄭州水災中,在氣象局長要求停止集會、停課和停業的情況下,沒有採取措施,導致地鐵五號線灌水以及京廣隧道嚴重死亡事故。最後在民眾的憤怒呼聲中,他被當局予以黨內嚴重警告、政務降級的處理。不過,看起來他後來又復出了,今年1月再次當選河南省人大代表。也就是說,只要站隊正確,最多受一時之苦。

那麼,大家認為,蔡煒華最終會走哪條路呢?從目前來看,我認為,他更多是迎合了中南海的上意,保護了雄安,也保護了北京大興,這一點和李強堅決執行習近平的「清零」政策很像。似乎被免職追責的可能性不大。

當然,無論如何,在涿州與保定地界上,蔡書記可能待不住了,因為保不齊哪一天被淹死的涿州民眾的親屬,看到他會跟他直接拚命。這樣一來,他又會到哪兒做官呢?讓我們繼續追蹤觀察。

好了,我們今天就談到這裡,請大家訂閱《秦鵬觀察》,讓我們透過現象看本質,也一起站在政治、經濟和歷史高度,觀察國際重大事件。謝謝,我們明天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wX6rw_QzJbFzvr1CzivxIg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eiqjdnq7go7cVXgAJjJp39H61270c

秦鵬觀察》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秦鵬觀察】朝鮮停戰70周年 聯合國打臉中俄
【秦鵬觀察】火箭軍換將風暴起?習10天3喊反腐
【秦鵬觀察】馬斯克都懵了 美國為何沒衰退?
【秦鵬觀察】萬億金控集團爆雷 中植系崛起之謎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Gucci 飄香 折扣高達5折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