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升:致文藝界的朋友們一封公開信

人氣 308

【大紀元2023年09月20日訊】文藝界的朋友們:
你們好!我已經是耄耋之年的老人了,不懂音樂,最近因為刀郎的一首《羅剎海市》使我對歌曲有了興趣,聽了不少名人的歌唱,很受感動。那美妙的旋律久久縈繞在我的腦海中。刀郎的《羅剎海市》把當今社會醜態揭露的淋漓盡致,這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到的;琳妹兒的模仿功能,使我真正感受到天外有天,能人就在群眾中。 可是美中不足的是,有些歌曲雖然音律、歌詞動人,但是那罌粟花的芬芳卻掩蓋了罌粟果的毒素。

《十送紅軍》是個什麼歌曲?是歌頌共產黨被國民黨打敗以後逃跑時群眾歡送的頌歌。實際並非如此。共產黨在江西井岡山幹的是土匪的勾當,毛澤東在一首詩上說「分田分地真忙」。分田分地幹什麼?是殺人放火圖財害命。當時的標語寫的很明白:「你想種地主的地嗎?你想住地主的房嗎?你想睡地主的小老婆嗎?你就來當紅軍。」由此挑動窮人鬥地主。地主回頭建立還鄉團,再鬥窮人。來回的鬥了十多年,2000萬人口的江西省只剩了1000萬,血流成河,屍橫遍野的殘酷景象,觸目驚心。江西的群眾恨不能紅軍趕快死光,還送什麼紅軍呢?走了、離開江西,江西少了一大禍害!紅軍也知道他們作惡多端,誰都不敢在江西逗留,老弱病殘都跟著一起走,結果是紅軍的行動受到拖累。1934年冬,為了不暴露西竄行蹤,擔任紅軍總政委的周恩來悍然下令殺死上萬名傷病號以及「政治不可靠」份子,釀成「萬人坑事件」。

什麼南泥灣的花兒香?那不是谷香,是罌粟花香,南泥灣是種大煙的。張思德是熬大煙的。現在大家都知道種大煙是犯法的,國民黨時期也是犯法的。就此一條,就現在中共的法律也應該把毛澤東等人抓起來槍斃!

一曲《我的祖國》,振奮了許多人的心,可是,那是為毛澤東支持金日成侵略南朝鮮的頌歌。

本來1945年日本投降後,朝鮮以38線為界劃分南韓北韓兩個國家。

包括東德西德都是那時劃分的。斯大林為了減少西方北約軍事集團的對他的壓力,挑動金日成發動侵略南韓的戰爭。金日成又有統一南韓野心,毛澤東急於將軍權從元帥手中奪來,又有稱霸亞洲的野心(當時,斯大林讓他把亞洲管起來),三人的野心一拍即合,發動了這場非正義的戰爭。

這場戰爭,開始因為中共完全是祕密進入朝鮮,打了偷錘,讓聯合國軍吃了苦頭。後來人家弄明白了真相,改變了戰略戰術,讓中國的志願軍幾乎全軍覆沒。

中共吹噓戰勝了世界上頭號軍事強國。勝利否?失敗否?其結果已經挑明:中國為此有60萬青年孩子葬送了年輕的生命,而聯合國軍犧牲了3萬多人,此數字難道還不能說明勝敗在那方嗎?本來想統一南韓,戰爭結束後的國界依然在38線上,金日成的目的沒有達成,更進一步說明失敗者是中共。

還有那首《天路》。琳妹兒確實是奇才,唱得真好。歌詞也特別動人:「看那鐵路修到我家鄉,一條條巨龍翻山越嶺,為雪域高原送來安康,那是一條神奇的天路,帶我走進人間天堂……」 事實是這樣的嗎?

在1930年代,紅軍從這裡進入青藏高原,沒有足夠的食物和補給,於是開始從藏民家中掠奪食物,並且他們開始吃寺廟裡的佛像。這些佛像由青稞面和酥油製成,給人感覺就像是在『吃佛』。(這段記錄來自《吳法憲回憶錄》)。

而除了破壞佛像,紅軍還摧毀了珍貴的經書並殺害了寺內僧侶,阿壩縣最大的格爾登寺一度被徵用為紅軍總部所在地,朱德在此打理事務。這段悲慘的歷史似乎為七十多年後阿壩成為「自焚之都」埋下了伏筆。

1958年, 是西藏歷史上「時間崩塌」的一年。當時中共在西藏強推「集體化」「人民公社」和「大躍進」,而無神論宣傳和對僧侶的騷擾也到達巔峰。1959年,藏民與中共解放軍爆發武裝衝突,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流亡印度,成立西藏流亡政府。緊接著,「文化大革命」進一步摧毀了古老的藏傳佛教文化。

周恩來在上世紀五十年代,三次親赴印度勸說達賴喇嘛回國,說盡了好話,許盡了願。然而五十年代末,他下令殘酷鎮壓抗暴起義的藏民,拆寺院、鬥喇嘛、毀菩薩、燒經書;六十年代中期他派遣紅衛兵入藏「把喇嘛制度徹底打碎」,甚至強迫班禪喇嘛吃屎。

1989年胡錦濤主政西藏大肆鎮壓藏民,受到鄧小平的青睞被隔代指定為儲君。

從2009年至今,已有近160名藏人自焚,其中高達三分之一發生在阿壩,集中在2011年到2013年期間。這是人間天堂還是人間地獄?!

中共歷來提倡寓教於樂,其實它們是寓毒於樂,美妙的旋律使人在陶醉美妙的音律中忘記了中共給中國人造成的悲痛,連地主的後代忘記了他們被殺害父母的慘痛教訓,認為那是因為剝削的罪有應得,可是卻不想殺你的人、搶你的財產、霸占你的妻女、姑姑嬸嬸,以及母親的罪惡要比剝削壞千百倍。刀郎的歌曲為什麼能唱紅全國,因為他有意無意地把中共的邪惡展現在人們的面前。由此,我聽過刀郎的許多歌曲,我認為他不是在報仇而是針砭時弊,羅剎海市的最後一句說的很明白:「馬戶又雞」是人類的根本問題。那是什麼問題,就是是非顛倒正邪不分的問題。請分辨一下,你們唱的歌是不是是非顛倒、正邪不分呢?

歷史已經證明凡是幫助中共幹事的都沒有好下場,給中共歌功頌德的也沒有好下場。1953年鬥地主的農民在統購統銷中,被斗的程度不亞於鬥地主。合作化把農民的土地全部歸公,農民成了新型奴隸;為共產黨造勢的知識分子被打成右派;反右派的的幹部,文化的革命被打成走資派;文化革命紅極一時的紅衛兵被打成三種人;歷史上上了中共的賊船的知識分子,無論是國內的還是從外國回來的除個別的以外大多沒有好下場。中共的高級幹部包括劉少奇、鄧小平、彭德懷、羅瑞卿等等無人倖免。我勸文藝界的朋友不要再為中共站台唱那些為中共歌功頌德的歌曲,現在已經到了天滅中共的時期,誰站在中共一邊就是被淘汰的對象。我給朋友解三個漢字,希望能幫助朋友明白真相,做出正確的選擇:
一個是繁體「選」(選)字,一個是「葬」字 ,一個「騙」子。
有一天,我看到新唐人電視節目中有個大大的繁體「選」字。 這個「選」字內含有「共」字,使我的神經一震:古人造字是非常嚴謹、有道理的,絕對不可能隨意將幾條筆畫湊在一起了事,為什麼要在裡面填上一個「共」字呢?難道就像中共所說的,是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嗎?既然真的是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其實質是,中共綁架了中國人民),古人造字已經把今天共產黨在中國的出現預言了。那麼選擇了它又有何利弊,此字的含義中能不標明嗎?一動了這一念,不知哪來的靈感,好像智慧打開了:共字上面兩個巳字,就形體來講恰像兩條小蛇,蛇視眈眈,翹頭抻脖,凶相畢露。

巳字的含義是什麼?中國常用的天干地支認為,『巳』字是十二地支中的第六位,其五行屬火,其色為紅,屬相為蛇。在基督教中,在西方文明中,蛇的象徵就是誘惑和魔鬼。其實在所有的正道、正教修煉中,蛇也都是魔鬼的象徵……原來古人在造這個字時就告訴我們,選擇了中共就是選擇了誘惑和魔鬼,而且「巳」、「死」同音,選擇了中共就是選擇了死亡。

那麼,兩個「巳」又在預告著什麼問題呢?中共一貫標榜自己信奉的是馬列主義,馬克思是馬列主義邪理的鼻祖、炮製者,列寧是實踐者,一馬一列,兩魔當頭並立,禍害人世。這不就是那兩個「巳」字的寓意麼? 而走之底意味著離開中共才是真正正確的選擇。

葬字的結構是把一個共字攔腰截斷,中間鑲嵌上一個死字,寓意很明顯,就是當中共解體時誰還在中共裡邊,或者為中共辦事的就要跟中共一起陪葬!退出中共,不再為中共辦事,遠離中共就可保命!

再看看那個「騙」字結構一馬一扁。這是不是古人早就知道,今天世界上要出現一個名字叫馬克思的人編出一套邪理來騙人呢?為什麼不是一犬一扁呢?為什麼不是一羊一扁呢?,實際已經證明馬克思確確實實是編了一套反天、反地、反人類的邪理:信仰階級鬥爭,提倡奪財害命,土匪理論;信仰進化論,把人與野獸等同起來,人成了野獸,要與野獸一樣的弱肉強食;信仰無神論,相信魔鬼,《共產黨宣言》聲稱:「一個幽靈在歐洲上空遊蕩」。幽靈是什麼?就是魔鬼。所以共產黨走到哪裡哪裡就生靈塗炭,血流成河,整整殘害人類一個世紀。

為什麼這樣一個邪惡的東西能在世界上生存,除去人類的變異,自私自利的魔性被中共利用以外,中共的肉體殺戮與誅心兩手並用是最有效的武器。誅心比殺戮更可怕,它從思想上綁架者人類,使人變成了任憑中共隨意擺布的行屍走肉。

「槍桿子筆桿子,革命就靠兩桿子」,這是中共總結出的成功經驗。文藝界就是筆桿子的一部分。在中共的造反運動中,知識分子包括歌唱家、戲劇家,都在為中共的邪惡推波助流,才造成今天這種羅剎國的局面。切莫小看你的一首歌曲,它會不知不覺中給人們灌輸一種靈性。人們經常講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塑造著,文藝界是不是也是人類靈魂的塑造著?當然是。可是,是正的靈魂的塑造著?還是邪的靈魂的塑造著?這是塑造者自己要分辨清楚的,切莫被罌粟花的芬芳迷住眼睛。

親愛的朋友 :請把你的美妙的歌喉用在宣揚真正的正能量(可不是中共騙人的所謂「正能量」)上,美妙的旋律與正能量結合在一起,天、地、人產生共鳴,功德無量,福壽無窮!

今天天象已經挑明,天滅中共的號角已經吹響,正邪較量正在進行中,天災人禍遍及全球,瘟疫直接對向中共,選擇善良,遠離中共就會保命!信不信自己決定,我們沒有任何訴求!

說的更明白一點,今天世界上有兩大信仰陣營,一個是以法輪功為代表的信仰「真、善、忍」的善良人群,一個是以中共為代表的信仰假惡鬥邪惡群體。古今中外的預言都說末劫末世已到,選擇善良還是選擇惡魔,天堂地獄,留去自己定!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金言:江西搶棺運動 江曾鬼影再現?
周曉輝:長征是逃亡而非抗日 飛奪瀘定橋屬虛構
影評:擦亮你雙眼,光明我心願
金言:刀郎《羅剎海市》為何異常火爆?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