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前臨深淵後有追兵 TikTok怎麼解脫

人氣 1354

【大紀元2024年03月29日訊】中國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之抖音產品的外國品牌TikTok,目前面臨前有深淵、後有追兵的危急境地。前面面臨深淵,是因為美國眾議院3月13日以352票對65票的表決通過了《保護美國人免受外國對手控制應用程序侵害法》(Protecting Americans From Foreign Adversary Controlled Applications Act)。法案規定,短視頻分享應用程式TikTok的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要在180天內剝離TikTok,否則TikTok將在美國被下線,以阻止美國社會敏感的信息被這個娛樂和社交軟件傳輸給中共政權。這個法案還需要得到參議院的批准,在白宮簽署後才能成為法律。

拜登政府官員表示,白宮正在向國會提供一些技術支援和協助,並希望看到參議院迅速採取行動。拜登還說,如果國會兩院通過這項措施,他會將其簽署使其成為法律。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副總裁、戰略技術項目主任詹姆斯‧劉易斯(James Lewis)認為,參議院最終會通過一個修訂版的法案,雖然可能需要較長的時間。

TikTok後面有追兵、鍥而不捨,是因為據路透社3月26日的報導,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可能在未來幾週內就中國的短視頻應用社交平台TikTok涉嫌存在隱私和數據安全問題提起訴訟。FTC過去幾年一直在調查TikTok可能存在的隱私和資料安全問題。政治新聞網站「政治」(Politico)稍早也報導了聯邦貿易委員會可能採取的行動,但FTC、司法部和TikTok都拒絕置評。當FTC將案件移交給司法部後,司法部有45天的時間來決定是以FTC的名義進行和解或訴訟,還是將案件退回FTC進行訴訟。

面臨前後夾擊、危機四伏的局面,TikTok怎麼才能解脫,是一個對TikTok的母公司的董事會、美國1.7億的TikTok用戶尤其是一些依靠TikTok掙錢發財的小商人、中共政府和美國政府都迫切關心的問題。

說起TikTok面臨深淵,不得不面對美國政府強制的割裂,看起來很不近人情,但美國其實已經是很寬宏大度、很「夠意思」了。美國並沒有像其它國家那樣直接禁止TikTok。Tiktok在世界各地有超過10億用戶,但在許多國家,它都被視為安全風險。例如,美國已經禁止政府工作人員包括國會和軍方在政府設備上使用,加拿大也禁止在政府設備上用,歐盟的三大機構如歐盟委員會、歐洲理事會和歐洲議會也禁止員工在工作設備上用。印度早在2020年就全面禁止該平台,禁止後印度本土的兩個視頻平台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親中共的阿富汗政權也完全禁止,台灣也禁止政府工作人員使用,並向民眾宣傳、拒絕使用。美國的1億7千萬用戶占了人口的一半,美國沒有直接禁止而是提出賣給美國公司,應該說是仁至義盡。

雖然美國有1.7億的用戶,許多甚至在幫助TikTok遊說美國政府,每天都會使用TikTok的受訪者當中,三分之二的人都認為政府不應禁止TikTok。但美國全國廣播公司(CNBC)新近的一次民調顯示,20%的受訪者認為,無論如何都應禁止TikTok。另有27%的受訪者則認為,除非由非中國公司接手TikTok,否則就應對其予以取締。也就是說,支持禁止或強制剝離的受訪者總和為47%,幾乎是一半的美國民眾。

其實,賣給美國公司,可能是字節跳動公司的股東和董事會來說,最好的選擇,雖然可能不是中共最希望的選擇。因為字節跳動目前正經歷經營上的困難,字節跳動旗下的系統辦公室軟體「飛書」傳出大規模裁員的消息,此次裁員占比大致在20%,將波及上千名員工。飛書在2022年達到高峰的6000至8000人,現在只有5000人。飛書原來是公司內部的溝通工具,2017年底字節跳動開始全面使用,2019年向業界開放。從2021年開始,字節跳動成立的六個業務板塊,就是抖音、大力教育、飛書、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

如果美國要求TikTok與其母公司字節跳動剝離的法案被中方拒絕,TikTok還有機會在其它西方國家繼續運作、賺西方人的錢嗎?恐怕不行了。

歐洲國家早已在開始在歐盟的三個機構及許多國家的政府機構中禁止TikTok,台灣、印度、日本也相應地跟進。意大利競爭監管部門3月14日表示,對TikTok的三家分公司處以總計1000萬歐元(1094萬美元)的罰款,理由是TikTok未能對可能傷害到TikTok的未成年及弱勢用戶的內容採取有效的監管措施。澳洲總理安東尼‧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雖然表示政府目前「沒有計劃」效仿美國、因國家安全考量而封禁TikTok,但澳洲輿論界出現了震動,澳洲反對黨領袖彼得‧達頓(Peter Dutton)表示,阿爾巴尼斯應該展現領導力並採取行動。TikTok的用戶主要是青少年和年輕成年人,是澳洲下載量最大的應用程式之一。

加拿大創新、科學與工業部長方索瓦-飛利浦‧尚普涅(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中文名「商鵬飛」)表示,加拿大正在對中國擁有的TikTok在加國擴張這款熱門短視頻應用程序(app)的投資計劃進行國家安全審查。商鵬飛與G7(七國集團)同僚會面後,在意大利舉行的電話會議上表示,根據《加拿大投資法》(Investment Canada Act)進行的國安審查已從2023年9月悄悄啟動。

中共所謂的技術祕密,不得洩露,其實是無稽之談。TikTok演算法,沒有很高的技術含量。印度人禁止TikTok之後,隨即兩家印度公司就開發了類似的軟件,並且迅速占領印度市場。中共真正害怕洩露的,是中共如何從中提取數據,數據怎麼樣被搜集之後、再轉到中共當局之手。這些演算法和已經累計的大數據,在公司轉讓或兼併之際如何披露,也是中共棘手的問題。

中共即使阻撓出售,後繼的各種各樣的法律訴訟,也可以讓TikTok傾家蕩產。早在2020年,幾個隱私權保護倡議機構指控TikTok違反了《兒童網路隱私權保護法》,2021年字節跳動曾同意支付9,200萬美元的集體訴訟和解金,以賠償一些美國TikTok用戶提出有關侵犯數據隱私的指控。TikTok雖然當前還不能獲利,但其市場估值已經到了1000億—3000億美元。不割裂出售,字節跳動的董事會和股東就一無所獲,可能還會繼續在法庭上輸錢。對他們來說最好的結果,還是賣給美國人。

但假使TikTok董事會最後決定割裂出售,中共也不反對,美國方面怎麼來買,誰來買,還是一個小小的問題。左派的金主許多已經蠢蠢欲動,要買回去當X(推特)的替代和競爭者,加強其左派的宣傳。如果保守派的金主買下來了,可能可以加強一個獨立的媒體聲音。川普總統不支持這項法案,是因為TikTok一旦因為拒絕出售而撤出美國,這個舉動可能會加強臉書的市場地位,讓它更有力地去反對保守和傳統派的力量。如果左派和右派的財力在多頭競爭、競叫之下、抬高了TikTok的賣價,那也不是一個很好的辦法。

在筆者看來,從美國的國家安全和民眾的利益角度來看,最好的辦法,是讓美國的財政部先以市價收購,然後把它在美國國內拍賣掉,就看保守派還是激進左派的財力哪家更雄厚,哪家更能吸引投資來贏得標的。但這樣做似乎也沒有先例,不知是否能夠成行。非常的時代,非常的社會,非常的商業環境,給我們提出了一個非常難解的問題。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憂TikTok涉國安問題 美多州限制使用
TikTok受圍堵 美國會提立法 多州政府禁用
中情局長:TikTok令人擔憂 兒童要小心
美國會議員:TikTok極具破壞性 需立即刪除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