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三中全會將打著改革旗號反改革

人氣 1514

【大紀元2024年07月09日訊】離中共20屆三中全會的召開已剩下不到十天了。

6月27日舉行的中共政治局會議宣稱,此次三中全會將 「圍繞中國式現代化進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對此做出「總體部署」。

在不久前舉行的企業和專家座談會上,黨魁習近平也親自登台為這次會議造勢,高調聲稱要「全面深化改革」。座談會上,甚至令人意外地出現了改革派經濟學家周其仁的身影。受此影響,有些人以為中共這次真的要糾偏,重回改革的軌道了。

其實,這只不過是一些天真者的一廂情願。

據我個人判斷,二十屆三中全會不但不會重回改革的軌道,而且將繼續打著改革的旗號大張旗鼓的反對改革。

有人肯定要問:你做出這種判斷的根據是什麼?

諸位且聽我慢慢道來。

近四十多年來,中國最熱門的政治詞彙莫過於改革二字。但不同的人在談論改革時,賦予它的含義其實是不同的,甚至可能是迥然相反的。

我們通常所說的改革,是指1978年12月18日-22日召開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啟的,由鄧小平主導的改革,故又稱鄧氏改革。

鄧小平推行的改革其實是以政治鬆綁為前提的,本質上是對毛時代黨對社會各方面的嚴格管控的有限放鬆,正因為如此,才可能有個體經濟與民營企業的恢復和發展,才可能有外資的大規模引進和利用,才可能有所謂的「社會主義市場化經濟」。但他提出了四項基本原則,強調要堅持黨的領導。

換句話說,鄧不是不要黨的領導,而是認為毛時代黨管的太多太嚴了,把社會的活力搞沒了,反倒危及了中共的統治。所以他要把中共套在人民脖子上的繩索松一松,讓經濟活起來,讓老百姓喘喘氣,日子好過一點,以此來穩固共產黨的江山。

習近平上台後,談改革雖然不如前幾任黨魁談得那麼多了,但時不時仍會有所提及甚至強調,最近更是開口閉口一個改革。但他所理解的改革跟鄧氏改革顯然是兩回事。習的理想是什麼?是回到毛時代。在他看來,中共套在人民脖子上的繩索不但一絲一毫都不能放鬆,而且還要不斷強化,否則就是在削弱黨的領導,就可能亡黨亡國。而在他眼裡鄧小平的改革恰恰就是如此。所以,為了保黨,就必須把被鄧小平改掉的東西重新改回去。說白了,習近平的改革其實就是對鄧氏改革的否定和清算,就是對鄧氏改革的改革,就是打著改革的旗號反對改革。

如果說有人之前還對此認識不清,那麼看看中共最近的所作所為,就再明白不過了。

在企業家與專家座談會上,習一方面大談「進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另一方面又強調說,「改革無論怎麼改,堅持黨的全面領導、堅持馬克思主義、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堅持人民民主專政等根本的東西絕對不能動搖。」這等於給改革套上了個鐵籠子。

前不久的中共政治局會議對改革做了更具體的闡述。據黨媒報道,會議強調,黨的領導是進一步全面深化改革、推進中國式現代化的根本保證,必須堅持黨的全面領導,堅定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發揮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作用,把黨的領導貫穿改革各方面全過程,確保改革始終沿著「正確政治方向」前進。

左一個「堅持黨的全面領導」,右一個「把黨的領導貫穿改革各方面全過程」,開口閉口都是黨的領導,表面上看似是在談論改革,本質上不是在開改革的倒車又是什麼?

特別值的關注的一個重大動向是,日前中共十四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法》,並宣布將於2025年5月1日起施行。

這一法案可以說是對早前嘗試的集體經濟股權化,土地承包權和其他財產權股權化、物權化,然後在市場上自由流轉的改革方案的否定,為資本下鄉兼并土地明確設限,因為該法明確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資產屬於公有不可分割買賣。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分配原則是按勞分配,不存在憑藉占有資產的份額取得分配權,更重要的是,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生產生活統一由黨管控。

可見,「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法」事實上已經將中國近40年的農村改革徹底否定,無怪乎被外界解讀為中國(中共)向計劃經濟轉向,進一步背離市場經濟的風向標。據悉,部分地方政府甚至已經做出了「『小田並大田』改革意向承諾書」,準備往「人民公社」邁進。有人預測,不出幾年,中國農村將被打回到40多年前,重新迎來貧窮和飢餓。

而中共選在三中全會召開的前夕通過這一法案,難道是偶然的嗎?

所以,基於以上種種跡象,我認為儘管不排除二十屆三中全會可能會圍繞著激活民營經濟、穩住和吸引外資以及大力發展高科技出台一些新的措施,甚至是力度比較大的措施,但就總體而言,這次會議肯定是一次打著改革旗號反對改革的會議。

責任編輯:金岳

相關新聞
三中全會前中共整肅加劇 分析:高層四分五裂
三中全會政治高於經濟 分析:中共全線告急
三中全會前夕上海衛健系統被密集清洗
三中全會前 大量訪民進京上訪被送進久敬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