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國經濟危機與中共三中全會

人氣 1421

【大紀元2024年07月03日訊】6月27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五次集體學習中,又一次強調了他的前任胡錦濤13年前所講的黨面臨「四大考驗」(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外部環境考驗)與「四種危險」(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脫離群眾、消極腐敗)。

這表明十多年來中共的「亡黨」危機從未緩解過。而且,更令當局憂慮的是,2022年10月「二十大」後危機更嚴重了,突出表現為所謂「世所罕見的經濟快速發展奇跡」的破滅,中國經濟進入全面危機狀態。

舉例而言。(一)2023年GDP增長率,官方數據為5.2%,但按美元計算則為-0.5%,這是自人民幣大幅貶值的1994年起、29年來首次出現負增長,且占全球GDP的份額連續2年下降。而自2011年起中國GDP增長率就持續下跌,破10%、破9%、破8%、破7%、破6%,2020年和2022年甚至分別低到2.2%和3%。(各界還懷疑這些數據的真實性,認為實際情況應更慘。)

(二)截止2024年5月,PPI(全國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已經自2022年10月以來連續20個月同比負增長,何時收停還不知道(與此相呼應的是,2022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84,038.5億元,比上年下降4.0%;2023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76,858.3億元,比上年下降2.3%)。這已是2012年以來的第三輪PPI長期負增長。2012年3月至2016年8月,曾持續54個月下跌;2019年7月至2020年12月,曾持續18個月(2020年1月短暫同比正增長)。工業、製造業是中共手中的一張王牌,但PPI十多年來主要是負增長,影響企業營收和利潤、居民就業和收入、政府稅收和財力,衝擊微觀主體預期和信心;更重要的是,它是中國經濟病入膏肓的一個表徵。

(三)房地產泡沫破滅,中共無力回天。以2021年恆大爆雷為標誌,中國房地產市場轟然倒塌。當局開始遲疑,後積極干預,從2022年末「金融支持地產16條」到2024年5月17日房地產新政密集出台、6月7日國常會再部署房地產政策、收購存量房作保障房擴圍至全國縣級以上城市,但樓市仍是一個「跌」字。在連續2年下跌的基礎上,2024年1-5月份,新建商品房銷售面積和銷售額分別同比下降20.3%和27.9%。上半年,前100房企實現銷售操盤金額18,518.3億元,同比降低39.55%。2024前5個月,全國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12,810億元,預計2024全年收入為4.7萬億元;相比2021年的8.7萬億,接近腰斬。

(四)中共商務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24年前五個月,中國吸引外商直接投資同比下降28.2%;5月份外商直接投資(FDI)進一步下降,是連續第12個月下滑。比較而言,2017-2022年中國吸引外資連續六年正增長,特別是2022年在全球跨國投資下降12%的背景下,中國引資數量同比增長6.3%,創下了歷史新高。但2023年大轉折了。根據中共商務部數據,2023年中國實際利用外資1633億美元,較2022年的1891億美元同比下降13.6%;但中共外匯局數據顯示,2023年中國直接投資負債僅為427億美元,同比降幅驚人。

(五)2022年以來,中國股市一直下跌。2024年上半年裡,證監會主席換人、當局出台「國九條」、推出眾多政策想穩住股市。但上證指數仍多次跌破3000點。6月28日,A股上半年收官,其中,滬指半年累計下跌0.25%,深成指下跌逾6%,創業板指數下跌逾10%。5300多隻上市股票當中,半年來股價上漲的不到800隻,跌幅逾10%的將近4000隻。此外,外資投資者再次逃離中國股市,連續四個月的資金流入戛然而止,全球基金通過港交所6月共拋售494億元人民幣(68億美元)的境內股票。

以上列舉的都是些具體表現。如果透過這些表現,挖掘更深層次原因,就經濟本身而言,中國經濟掉進了三大陷阱:(一)債務陷阱(尤其是地方債),(二)貧富分化陷阱(絕大部分人貧窮,社會是「倒T字型」結構),(三)人口老齡化、少子化陷阱。

而造成今日中國經濟全面危機的,比經濟因素更重要的是政治因素,可以說「表現在經濟、根子在政治」。就政治而言,其對經濟的戕害,擇要而言,有如下三條:

(一)固守意識形態,控制經濟,全力打造「鳥籠經濟」模式,為此高調宣揚「市場有效+政府有為」論、「兩個毫不動搖」論(所謂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國進民退」成為大趨勢。

(二)雖然「改革開放」口號不停,但「改革開放」早已死去,且在倒退;而在「改革開放」中,一小撮權貴富了起來,成為金字塔的塔尖,形成了強大的利益集團,壟斷了國家經濟命脈,助推了中共內鬥。

(三)中共全球野心膨脹,要把美國挑下馬,被西方視為「系統性挑戰」、比蘇聯更可怕的危險,紛紛要與中共「去風險」,從關稅戰到經濟戰、金融戰、科技戰,中共的國際經濟處境根本性逆轉、不斷惡化。

經濟上的三大陷阱和政治上的三大戕害,直接導致了今日中國經濟處於全面危機狀態。

習當局對此也心知肚明,但是如何解決呢?內部分歧巨大,遲疑不決。因此三中全會一推再推。

現在,三中全會終於要開了,是不是已經找到解藥了呢?當然沒有。許多人呼籲,「中國現在需要一次類似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會議,要有振聾發聵的重大改革來打破僵局,給全社會帶來信心。」這只能是一廂情願的幻想。

因為無論從中共的「二十大」報告到今年6月27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這是三中全會前的最後一次政治局會議,為三中全會定調),還是6月17日至19日在陝西延安召開的中央軍委政治工作會議、6月24日在北京召開的全國科技大會,當局的思維已經僵化,喪失了對現實的敏感性,喪失了政策的敏感性,一貫的強硬和虛偽,仍持續地「向左轉」。什麼「新質生產力」「新一輪財稅改革」「房地產新模式」,都只是玩弄文字遊戲。

中國經濟已經病入膏肓。如何跳出經濟上的三大陷阱和解除政治上的三大戕害?不可能寄希望於中共,只能寄希望於中共解體。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國經濟危機四起  專家:面臨惡性循環
周曉輝:紅二代《求是》刊文的真實用意
中國經濟危機令人震驚 給全球經濟帶來風險
專家:中共威權思維導致中國經濟危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