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揚:中日兩國關係的冬天來臨了嗎?

李揚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4日訊】筆者2003年曾在海外發表文章,提出《中日兩國存在激烈對抗的隱患》,因為從種種跡象表明,中日在能源、在領土、在地緣政治等方面,已經產生磨擦,而這種磨擦有走向明朗化的趨勢,而筆者看不到解決的辦法,所以撰文表達自己的憂慮。而這種憂慮不幸被筆者言中,2005年的中日關係,達到了所謂的“政冷經熱”,然而此狀態持續下去,怕是中日經濟關係也要滑坡了,因為兩國的輿論和民意,開始彼此充滿誤會甚至是敵意。

日本在沒有走出經濟衰退陰影的情況下,大力加強軍事實力,舉國上下對修改和平憲法的意向也趨同一致,這讓日本周邊國家感到緊張。2005年的日本,不僅向俄羅斯提出北方四島的領土要求,而且其領土要求第一次擴大,這讓俄羅斯民族主義惱怒:日本人想要多少?!俄羅斯政府為了吸引日本的投資和技術,已經冒著國內民族主義的壓力,答應先歸還北方兩島,剩下兩島再議;然而日本政府態度鮮明地提出了更多的領土要求,這讓世人感到意外。

也是在2005年,日本對一直存在爭議的獨(竹)島,開始希望通過國內的法律解決,即獨(竹)島是日本領土的一部分,這引起韓國一片譁然,切指抗議者有之,切腹抗議者有之,自焚者有之,韓國人上街焚燒日本國旗者甚眾。日本希望把實際由韓國控制的獨(竹)島,提交國際法庭仲裁,被韓國一口拒絕:獨(竹)島問題,高於韓日兩國關係!面對中日存在爭議的釣魚島,日本逐漸通過法律的形式,企圖將釣魚島納入不可分割的日本版圖,這引起中國大陸和臺灣的不滿。日本對俄羅斯提出北方四島的領土要求時,中韓兩國曾經堅定地站在日本一邊,給予日本無條件的支持,然而現在的中韓俄三國,面對貪得無厭的日本,逐漸走到一起,形成了3:1的東亞對峙;筆者僅指在領土問題上是這樣,但面對日本逐漸強大的軍事實力,和咄咄逼人的態度,中韓俄三國在同日本的領土爭端上遙相呼應似不可避免!

中國雖然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但每年8%的GDP增長,預示著它對世界能源的無限渴求,沒有能源做保障,就談不上中國的經濟發展,生產力的提高就成為一句空話。所以中國和俄羅斯經過幾年的談判,計畫建設一條中俄石油管道“安大線”,由於中國政府的大意,被日本鑽了空子,利用手中的巨額美元攪黃了“安大線”;望著“煮熟的鴨子飛了”,中國第三、四代領導人不僅是目瞪口呆,而且是惱羞成怒,進行必要的報復舉措是必然的,結果中日兩國在東海海域石油勘探上產生爭執,中國羸了一分,挽回了點面子;而日本政府領導對中亞國家的訪問,也導致中國政府疑神疑鬼,唯恐日本在中國西部能源進口方面“搗亂”。

2004年10月21日傍晚,日本官房長官細田博之舉行記者招待會,就美陸軍第1軍司令部遷移至座間營地(神奈川縣)的構想發表了政府內部的統一意見,稱:“目前不考慮修改 (《日美安保條約》第6條)遠東條款。”這一舉動為政府內圍繞美軍整編及安保條約問題的紛爭劃上了句號。這意味著一旦中國政府武力統一臺灣,日本將直接或間接地介入,中國政府面對日本官方的明確表態,加速軍事現代化已不可避免,這讓美國國務卿賴斯警告中國大陸:中國不要錯誤地估計單邊優勢……,2005年3月,在中國兩會召開期間,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記者招待會上,面對記者提出的有關武統臺灣問題時,溫家寶回答:“中國不希望外國干涉中國的內政,也不怕外國干涉中國的內政!”筆者倒是認為,前半句是針對美國說的,後半句是針對日本說的,因為中國早就想和日本較量一番,但中國真的不怕美國軍事干涉台海戰爭嗎?!

中國第三代領導班子,在對待日本問題上,只是通過講話和民眾輿論,來對日本造成壓力,並未想搞僵中日關係,但第四代領導班子一上臺,中國的潛艇就兩次出現在日本列島附近,而中國的海洋勘探調查船在日本列島附近的勘探活動,中國政府的解釋是進行正常的海洋勘探調查,符合有關的國際法的規定;但這種勘探調查,不僅能查清日本附近海域的洋流情況,也能查清日本列島海底的情況,可以為將來的中國潛艇自由出入日本領海打下基礎;中國軍方在是發展潛艇還是發展航母的爭論暫時平息了,中國政府和軍方正在大力打造強大的潛艇部隊,以應對未來的台海危機,目標也間接指向日本可能的軍事介入,這讓日本政府有關官員提出:武力驅逐中國的海洋勘探調查船在日本海域附近的活動。

歷史上從來就沒有什麼“和平崛起”的國家,那些在歷史上崛起的國家,都是通過大大小小的戰爭來蠃得的。中國第四代領導班子提出“和平崛起”的概念,只是要安慰中國的周邊國家,不要對中國國力的走強過分擔心,但要想達到這個目的,恐怕不是幾句話就可以安撫的吧?中國在崛起是個不爭的事實,而日本在政治、軍事上的崛起,也是個不爭的事實,其背後還有美國的支持,因為美國軍力困頓於伊拉克的窘境,導致美國支持日本發揮更大的作用,主要是抑制中國和俄羅斯在東亞的政治、軍事活動。

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在漫延,日本的右翼勢力則在日本政府內取得優勢,兩國的極端民族主義者都把矛頭指向對方,而中日兩國政府也不肯坐下來談判,因為雙方都認為自己擁有一定的優勢地位。中日兩國的磨擦在加劇,而且逐漸使用象徵性武力威嚇對方,筆者擔憂的是:哪裡是中日兩國磨擦的盡頭,我們能看到中日兩國關係的春天嗎?!

2005年3月18日

──轉載自《議報》第190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5-03-24 10: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