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

【京劇欣賞】四郎探母

楊延輝在兩難中的堅定
袁榮易
font print 人氣: 257
【字號】    
   標籤: tags: ,

《四郎探母》大概是有京劇以來,演出率最高的一齣戲,儘管台灣禁過、大陸也禁過,但在觀眾的極度渴望中,還是解禁。大家愛看總有個原因,從清朝咸豐年間名老生余三勝擅長此劇算起,一百五十年來依舊緊緊牽繫觀眾的心。禁演的理由,是用政治問題考慮的:楊延輝被俘擄卻沒自殺,政治立場可議。

還有人指出鐵鏡公主在發誓時自己稱自己為番邦女子,是一種種族歧視。鐵鏡公主穿清朝旗人服飾是所謂的旗裝旦。慈禧太后也特愛這齣戲,卻不覺得番邦這兩字刺耳。可見一廂情願的用觀念去看戲,就是人為的製造障礙,進不到這齣戲的精華裏面去。


古人用「天理、人情」來衡量得失,如果照上述很簡約化了的現代觀念去編劇,就只能編些宣傳片了。但是《四郎探母》合乎天理人情,劇情跟隨楊延輝的左右為難、文武場面的嚴絲合縫,突破一個一個懸疑、解決一個一個問題,冷水加溫直到沸騰都在情理之中。

「坐宮」裏,鐵鏡公主慢悠悠的「四猜」,卻越猜越心驚;之前鬱鬱寡歡的駙馬把難處已講給了觀眾,驕縱的公主不知情唐突闖入。強烈對比的張力,音樂由慢轉快,觀眾盯著眼睛就怕遺漏一個細節,越是這樣越有打攪,一會兒小孩撒尿、一會兒又裝不懂發誓。一個急、一個不急;急的卻裝不急,他知道那個發誓是所有希望的火花,如果滅了什麼也不算了。

楊延輝動了探望母親的一念,周圍的人事物都繞著這一念而運轉。也因為他在看似混亂的兩難狀態中,能夠堅定,不會畏難而退縮,終而能夠使自己的一念成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古典小說名著「西遊記」,有許多人說它其實是一本講修練的書。例如西方取經路上歷經八十一難就是闖關、過關的歷程。而人的妄念就像猴子,一刻也停不下來,我們常用心猿意馬來形容,孫悟空在書中就被簡稱心猿。京劇裏有許多「西遊記」的戲段,《安天會》是經常演出的一齣,戲裏包括偷桃盜丹,以及神仙齊集抓拿孫悟空的神仙大排場也就是所謂的安天會。
  • 楊貴妃在宮內備受寵愛,一個月圓的晚上,她在御花園百花亭設盛筵,等待君王共渡浪漫的夜晚。出乎意料唐玄宗卻往西宮梅妃那裡去了,她自己無法排解,賭氣而喝得醉醺醺,最後吐得一片狼籍。
  • 打魚殺家描寫一對漁家父女的生活,一葉扁舟,悠然河上。舞台上靠著唱詞與身段,虛擬出在船上打魚、招待客人、夜裡渡河等情境。著墨不多的細節,刻畫出父女默契(如打魚時合作無間)、心電感應(如父親告官,女兒彷彿聽到官府打人的聲音)、關懷與支持(女兒膽小卻要去為父親壯膽)。
  • 杜文學的「好」朋友鳳承棟,一見杜家遭嚴嵩陷害,立即轉變立場,巴結嚴家,落井下石幫嚴家大主管嚴年去奪杜文學的妻子;而周仁赴湯蹈火救好友、救嫂子,匪夷所思用自己的太太去頂替,卻不知是掉入鳳承棟的陷阱,遭來所有好人的誤解,把他和鳳承棟,看成賣友求榮的一丘之貉。
  • 《虹霓關》很早就揚名海外,1924年梅蘭芳劇團應邀赴日演出,受歡迎之餘,日本「寶冢」電影廠拍攝了《虹霓關》中「對槍」一段電影。1935年梅蘭芳到蘇俄的莫斯科演出,著名電影導演愛森斯坦(1898-1948)也拍攝了《虹霓關》中「對槍」 這一段電影,不過這次不是默片而是有聲片。愛森斯坦與梅蘭芳結成好友,他稱讚梅蘭芳是「最偉大的造型大師」。「對槍」是男女對打,可是更像是男歡女愛的求偶舞,身段之優美、唱腔之動聽,連外國人都目眩神迷,愛慕不已,還以當時最時髦的電影拍錄保存。
  • 《五花洞》又叫《掃蕩群魔》,由小丑、小旦(花旦)擔綱演出,是所謂的「小戲」形式。京劇裡有許多小戲,例如打花鼓、打櫻桃、小上墳、小放牛、鋸大缸、探親相罵、荷珠配……,都是小戲的形式,通常是醜男、美女的組合,一俗一俏,相映成趣。市井小民的鮮活描繪,讓人感覺輕鬆與舒服;尤其那種麻俐的對話,現代人甚至無法相比。現代人埋首電腦、應對退化,情緒容易煩躁與消沉,表現不出乾淨利索;而小戲那種樸素的對手戲,卻具有聰明伶俐的挑戰與交流,是更真實的人生。
  • 「奇雙會」利用節氣作為背景,巧喻出人事隨著天象遞變。原本舊的、不如意的生命,因為大地春回的更新作用,最後成為奇妙與美好的結局。
  •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剛在京城考完試的范仲禹,與妻小一行三人,在山上突遇猛虎,慌亂過後,妻與兒不見了。范仲禹山前山後尋找半月,一無所獲;整個消息好像被封鎖,一點也打聽不出來。「瓊林宴」是專業演員才有辦法演出的一齣戲,要將遭逢巨變,心理失常、瀕臨瘋狂的狀態詮釋出;同時在線索出現後,因著急不理智,將情況搞得更糟,越陷越深、越做越錯以致喪命的過程,更要交待得具有說服力。
  • 京劇「五臺山」演的是分別多年的兄弟在神前會面的故事。
  • 《烏盆記》是出典型的老戲,開場「行路、避雨」雷祖帶領風婆、雨師、雷公、電神及雲卒上場。雷祖吩咐布雲作雨完畢即下場,短短兩句話的過場,帶出詭異的氣氛。從前人相信鬼神就存在於與人間比鄰的平行空間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