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島:哀「秦裕」

夏雨島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12月11日訊】8月25日下午,我正在忙家務,突然接到一個校友的電話,劈頭就是一句:「秦裕出事了!」 我心裏頓時一沉。

「你怎麼知道的?」我急忙問。「新浪網上登的。」

於是,我趕緊去看新浪網。果然有一則新華社的消息,很簡短,稱「有關門部在對上海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違規使用社保資金問題進行核查中發現,中共上海寶山區委副書記、區長秦裕涉嫌嚴重違紀,正在接受調查。」

「這下秦裕可徹底栽了!」我心說。雖然我對此早有預感,但萬沒想到竟來的這麼快!

沒幾天,又有熟人傳來消息:上海當局已在一定範圍內傳達了秦裕的案情,稱他不僅有經濟問題,而且生活糜爛。

之後,我又陸陸續續得知了一些有關秦裕的案情信息。海外報導稱,他一家有五套房子,面積將近一千平米;還有的報導稱被中紀委逮起來後,他一開始嘴很硬,但待辦案人員給他看了一盤錄像帶後,立刻就癱了,接下來,竹桶倒豆子,甚麼都招了。原來,這盤錄像帶拍的是他與不法商人張榮坤提供的女人在賓館淫亂的場景。

在網上搜了一下才發現,秦裕是7月25日才在寶山區五屆人大五次會議上被補選為寶山區區長的。像所有「當選」的官員一樣,在這次會上,他也發表了自己的「施政綱領」,表示在區長崗位上,將做到「三個始終堅持」:「始終堅持革命工作的激情和衝勁,求真務實、真抓實幹……;始終堅持把維護好、發展好人民群眾的利益作為衡量政府工作的唯一標準……;始終自覺接受人大代表及區人大的監督,勤政廉政、嚴格自律。」

對比已經披露的案情與這個官味十足的「施政綱領」,一眼便能看出,此君說的是一套,做的卻是另一套,是個典型的口是心非、男盜女娼的貪官!(秦裕曾在 1994年出版的《懺悔與虔誠——論道德真誠》中寫道:由於多年從事倫理學的教學和研究,自己也置身於這個「圈子」的緣故……對「偽君子」和「假道學」有著切膚之痛。如今讀來,真是別有一番滋味。)

不用說,當今大陸百姓最恨的就是這種貪官,但作為與秦裕有過交往和感情的校友,得知他的落馬與穢行,我們心裏更多的倒不是憎恨,而是悲哀。

當年與秦裕有過交往,特別是對他比較瞭解的校友都知道,學生時代的秦裕是個典型的書生,與後來的「貪官」 秦裕完全不是一個人。

據說八十年代中期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哲學系曾有兩大才子,其中之一就是秦裕。那時的秦裕雖然在校園裡很得寵,但他天性本分,靦腆內向,從不以才子自居,待人接物十分謙和,所以大家都很喜歡他。因為品學兼優,大學畢業後,他順利的被保送為本係的研究生,讀的是倫理學專業,導師是全國著名的倫理學專家周原冰先生。拿到碩士學位後,秦裕如願的留在哲學系當了老師,教的就是倫理學。

留校期間,秦裕沉浸在八十年代那種自由、開放的學術空氣中,讀書、寫文章,幾乎成為了他生活的全部。1992年,他在《讀書》雜誌發表文章《「經濟人」行為的道德評價》;1993年,在《江西社會科學》發表《論現代西方倫理學在思維方式上的轉換》;1993年,翻譯出版了美國女哲學家、倫理學家愛因‧蘭德的《新個體主義倫理觀》;1994年出版個人專著《懺悔與虔誠——論道德真誠》……由於學術成就突出,1994年,只做了6年教師的秦裕就獲得了破格提副教授的機會。

當教師的那幾年,我們與秦裕還時常見面,沒人發現為人師表的秦裕與學生時代的秦裕有甚麼不同。

現在回憶起來,秦裕的變化是從他步入官場,當上了陳良宇的秘書後開始的。我不止一次的聽當年曾與秦裕過從甚密的校友抱怨過,他們偶爾與他聯繫,想聚聚時,他都以一個「忙」字推辭了。有的同學好多年沒見,從外地來上海出差,特地打電話給他,想見見老同學,他仍是一個字:「忙」。「再忙也不至於忙到見一下老同學的時間都沒有罷!」大家都這麼說。

那麼,這些年他都在「忙」甚麼,以前大家不甚明瞭,現在總算明白了,原來他老兄是在官場中忙著「爬」與「混」啊!正是這種骯髒的官場政治一步步的改變了秦裕的世界觀和人生觀,使他在權錢色的泥潭中越陷越深,從一個老實本分的書生漸漸變成了一個為人不恥的貪官。

這已經足夠令作為校友的我們為他悲哀了。但在我看來,最可悲的還不在於此,而在於他最終淪為共產黨權力鬥爭犧牲品,被其拋棄的命運。

從目前披露的案情來看,秦裕侵佔的財富不算少,也不算太多,在今天的大陸官場,像他這樣水平的貪官可以說多的去了。為甚麼許多比他更黑的貪官至今沒事,他卻一下成了「反腐敗」的祭品?為甚麼之前他一直平安無事,現在卻突然落網?瞭解此案背景的人都知道,這跟中共高層近期的權力鬥爭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秦裕長期擔任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秘書,是陳的心腹,而陳是「上海幫」的主要干將,他們的後台老闆則是江澤民。胡溫當權後,以江澤民為後台的「上海幫」一直處處做梗,但隨著江的勢力越來越衰弱,胡溫的羽毛越來越豐滿,最終促使胡溫決定扳倒「上海幫」。就像當年江澤民扳倒陳希同是先拿秘書開刀一樣,這一次胡溫也是故伎重演。因此,秦裕落馬之後,許多人都預測,陳良宇快完蛋了。不久,果然如此。

試想,如果秦裕沒有涉入這場權力鬥爭,或者如果他不是「上海幫」的走卒,而是胡溫的人馬,他還會遭此一劫麼?

所以,作為貪官的秦裕固然可憎,但更可憎的是共產黨。正是共產黨的官場政治讓他從一個本分書生墮落為一個不為人恥的貪官,並由官場紅人最終淪為權力鬥爭的犧牲品!

1992年,秦裕曾在《讀書》雜誌上以「漂泊的心」為題,描寫康德。在文章結尾處他感慨說,「歷史與文化就像一條川流不息的河,放眼回溯,風流人物與庸常之輩泥沙俱下、灰飛煙滅,惟有漂泊的魂靈生生不息。」

今日的秦裕已是失去自由、度日如年的「階下囚」。回想自己的一生,他一定會有更多的感慨,包括悔恨。但感慨也罷,悔恨也罷,如果他到現在還沒明白是共產黨毀了他的一生,那才是最令人悲哀的呢!

仕途完結不足惜,成為共產黨的殉葬品才最可惜。

作為校友,我們殷切的希望秦裕能從此幡然醒悟,徹底拋棄中共。這才是他今後應該選擇的人生,也是唯一能使他脫胎換骨,邁向光明之途的人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上海再掀波瀾 中共權鬥詭譎
曾寧:上海反腐,拍蒼蠅或打老虎
上海幫風聲鶴唳  胡曾江三角權鬥
透過「上海社保基金串案」看福利主義
最熱視頻
【嚴真點評】喬州現「內鬼」華府揪出大鱷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直播】亞利桑那議會舉行選舉誠信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