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夜狼拒做順民與中共對美心結

張菁

標籤: ,

【大紀元8月3日訊】記者李元龍(夜狼)最近被貴州省畢節地區法院判了兩年徒刑,罪證是寫了四篇文章,說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大凡看了這個判決的人都會有一個共同的感覺,幾個無知的狗官,一個脆弱的政權。

說他們「狗」,是因愚忠只會聽從黨指揮,奴性重,沒有自己的思考,不分青紅皂白亂定人罪,完全不懂言論自由為何物;竟也把與「被告」人有利益相關的人員,即李元龍的老婆孩子拿來當作證人,連「迴避」都省了;利用「自由門」上網瀏覽招惹誰了?也有罪,刑法哪一條哪一款訂了使用「自由門」是犯法的?更離譜的是1,532次點擊率也被列為罪證,好像這一千多人是被李元龍強迫上網來看的一樣,你說他們是不是無知得可憐!一紙判決,洋相百出。

說那個政權脆弱,一點不假,四篇文章就可以把他顛覆,就可以推翻這個國家的社會制度,中共利益集團沒有安全感,睡不穩,非要把他夜狼打進大牢不可,否則政權難保。千年文字獄,中共依然傳承至今,口口聲聲這樣現代化、那樣科技化,可禁錮人的思想卻原始落後到如此地步,如此荒唐,與文明世界的落差如此之大,泱泱大國,雞腸小肚,對異見人士赤裸裸地鎮壓,喪心病狂連遮羞布都不要!

李元龍踩到中共敏感神經

判決書上反覆強調的那些罪狀,簡單說就為兩點:第一,李元龍衝破了資訊封鎖,瞭解到了外面真實的世界,變成了敢講敢說,獨立思考的非順民;第二,那篇《思想上加入美國籍》的文章,踩中了中共對美國愛恨交加的那根敏感神經,對美採取控制性、選擇性的宣傳是中共的一貫做法,怕的是美國的自由核心價值、人權民主理念讓百姓了解,怕有更多的人嚷著要跟進要學習、要這種權利要那樣自由,怕他們的獨裁統治一朝變色。

只消細心讀讀那篇文章,就會領悟個中道理,夜狼的話就是沒錯。對美國,中共暗地裡垂涎三尺。放眼望去,那些中共的大頭們一代又一代、一家又一家削尖腦袋的都爭相把子女們送到美國來,在眾多的西方文明國家中,他們首選的還偏偏就是美國,而且不少人宣誓加入了美國籍,成了堂而皇之的美國公民。他們愛美國經濟富足制度寬鬆,恨美國的價值理念足以動搖共黨王朝根基,這就是中共的心結,因此,在國內採取州官可放火、百姓禁點燈的流氓政策。

一次,本人到紐約一地區移民局辦事,一位移民官說:我們這個區的治安環境相當好,好幾個中共高官的孩子在這裡宣誓入籍。不過,是在事隔一段時間後,他們統領龐大的公司回到美國來做生意,我們才知道的。顯然,這些都不是普通老百姓力所能及的,而這種事情多如牛毛。就在夜狼所居地的貴州省,前省長劉某的兒子,就買了洋房安居在紐約皇后區的一個好社區裡。其他高級別的中共「八旗子弟」也都這樣:中、美兩地來回倒生意,賺得盆滿缽溢。可是,像夜狼這樣的普通百姓連想想說說都有罪。

對外柔順對內專橫跋扈

表面上中共對美恨切切,骨子裡卻愛癡癡。恨時,透過煽動國內不明就裡的百姓來發洩;愛時,則不露聲色地由「自己人」私下獻媚,極盡扭捏作態。以下幾個大事件,就清楚看到中共的虛偽和無恥。

1999年,北約應南斯拉夫聯盟請求,為遏阻阿人對塞族人的種族清洗,北約出兵科索沃地區。這是一場保衛弱者生命權的正義戰爭。有人關著門打老婆孩子,鄰居聽到求救聲,理當挺身而出。5月7日貝爾格萊德的午夜,一架美軍B-2型轟炸機向一目標大樓投下了五枚2,000磅的JDAM型炸彈。這正是中國駐貝爾格萊德大使館,當即炸死三人,使館建築也炸去了小半壁江山。這下「中國人民憤怒了」,「炸我領館,就是炸中國」之類的口號鋪天蓋地,一些城市的憤青們一度石襲、蛋洗美住華使館。

可是兩國政府在談賠償時,中共也許自知被炸當晚利用領館在搞什麼「鬼」,十分順從地接受了美國對三名遇難者和20名傷者共450萬美元的賠償(可知在紐約,一個人大街上走路不小心摔倒跌傷,怪馬路不好,一狀告到公堂,市政府一賠就是幾百上千萬美元,類似新聞常常見諸報端,住紐約中領館不會不知吧?);至於被炸和被弄損的各方領館,美賠償中方2,800萬,中賠償美方287萬,美國解釋始終只有一個:誤炸。中共自此不吭聲了。這個結果明白地告訴中共,炸了你又如何?最多花點錢銷災,誰叫你借領館來「搞鬼」,為什麼死的都是「記者」,而不是那些有名有姓的領事們呢?什麼身份在做什麼,美國人一清二楚,要騙只能騙騙中國的老百姓罷了。

想想看,只能聽得到一面之辭的中國人民不是白憤怒一場嗎?

2001年4月1日,中美軍機在海南島東南海域附近的國際領空相撞,結果更讓國人生悶氣。中方一飛行員死、一戰鬥機毀,美方EP-3型偵察機受損迫降在海南島,無人傷亡。兩國交涉,中國索陪100萬美元,並且要求道歉,而美方一口咬定只付34,567美元,作為美軍24名機組人員11天的食宿及提供支援服務。美國人說,沒有什麼好道歉的。100萬美元聽起來像敲詐,就這數三萬多,不要拉倒!最後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中共又不言語了。「中國人民不可欺」響徹雲霄的口號又白喊了。國人再次「遭受嚴重傷害」。其實,中共心中有鬼話不硬:人家是偵察機,無彈炮,你是戰鬥機武裝齊備,想露一手,技術有限機身又小,人家發出警告你當兒戲,人家一轉身,你一跟斗栽下去,怨誰?老美當然不陪,更甭想什麼道歉。你說,不瞭解真相的國人生的氣冤不冤!

資訊封鎖愚弄老百姓

一般來說,美國人是講道理的,只要不超出他的底線,像美中數千億的貿易逆差,經濟上讓你佔點小便宜也就睜隻眼閉只眼了,但是涉及到原則問題絕無商量。真正最受傷害的是那些白忙白喊白氣的中國人民。在中共利益集團的誤導下,他們沒有知情權、資訊不是被封鎖就是被迫選擇性的接收,一次又一次盲目的憤怒,一次又一次上當受騙,每每氣得還沒緩過神來,又眼睜睜地看到中共跟別人勾勾搭搭起來,把那國恥拋在腦後,一切「向錢看」。如夜狼說,不瞭解實情,你被賣了,還幫人數錢。

就說近一點的事吧。1995、96年,中共惡狠狠的在台海試射飛彈,說要給台獨顏色看看。中國上下一時間同仇敵愾,喊打喊殺聲勢浩大。台灣百姓真的看到了飛彈,以為戰爭在即。可當時的總統李登輝卻鎮定自若。過了一段時日後,李登輝才不經意爆了出來:中共的飛彈原來是「空包彈」(只有外殼、無殺傷力)。不僅如此,正是那個時候台灣與中共暗地還有「管道」勾通呢。全台嘩然:原來如此。就是現在的「扁時代」,不一樣也大路暗道都通暢嗎?可悲的是動了真情的大陸老百姓,太多的謊言,太多的傷害。

我倒覺得,大陸的憤青、憤壯、憤暮們,何不如象夜狼一樣,設法多「偷看」些資訊,全面瞭解外面的世界,換個思維方式,換一個角度想問題,倒底誰是賣國、辱國賊?為什麼一定要恨美國、打台灣?為什麼南韓學生不滿政府就可示威,敢與警察打得烏煙瘴氣,常見政府讓步收場?而大多數中國人為何心存不滿,最多是偷偷摸摸地在某個網站貼上幾條,宣洩幾句,還不如香港鵝頸橋下阿婆「打小人」來得過癮,對誰不滿,拿著他的照片或畫像,口唸咒語,照著「小人」一陣猛抽猛打。

中共把台灣民進黨恨得個牙癢癢,為什麼卻拒絕讓揭發台灣第一家庭醜聞的功臣邱毅到大陸去說是非緣由呢?一句話,怕美麗島的民主火炬燒燬了中共的專制殘網,怕人民要問為何可以收押台灣總統女婿、而不可逮捕中共八旗倒爺?其實,要是大家都通過「自由門」、「花園網」類似的網上橋樑,到外面的世界瀏覽瀏覽,那日狼、夜狼、老羊、小羊們就不會因此坐大牢,畢竟,牢房是有限的,能容一億?兩億?

看真實世界做獨立思想者

社會進入E訊時代,要獲得廣泛的訊息並不難。身在窮鄉僻壤的貴州小縣城的李元龍,不就是通過「自由門」等網上橋樑來開闊視野的。任何事情必須是在瞭解真相後,才能得出正確的結論,成為獨立的思想者,才不會視野不清,人云亦云。李元龍正是在對美國的制度有一定的瞭解,並將它與中國現實社會作出比較後,才寫出了《思想上加入美國籍》一文。相信他也知道美國並非天堂,也有不完善之處。但最重要的是,美國有一套可以讓她走向完善的保障制度。這就是希望、就是嚮往。

與中共利益集團剛好相反,美國政府不怕外人只怕國人,因為,國會監控政府,國會議員由選民選出,若不代表民眾利益,議員的政治生命就宣告完結。如果每個中國人的心中都有把秤,就不會輕易隨中共指揮棒起舞,司法人員就不會亂抓亂判,李元龍這樣的思想者就不會被打入大牢,不至於發生太多的冤假錯案,社會的和諧就不至於建立在以大眾閉嘴為代價的基礎上。

一個偶爾的場合與一位俄國婦女閒聊,好奇地問:前蘇聯生活好、還是現在的俄國好?她說,前蘇聯的生活穩定,但我喜歡現在的俄國。為什麼?因為有政治參與感,你會覺得國家利益與你個人利益休戚相關。是呀,人有別於動物的不就是吃喝以外的思考行為嗎?行使一些基本權利,如獨立思考、獲取資訊和自由表達的權利,天經地義。這是人的生命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相反,對自由思想者的懲罰、對資訊的封鎖就是反人性、反潮流。李元龍被判刑,必將激勵更多人的思考,也必將出現更多獨立的思想者。

轉自《民主論壇》(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一個元宵節 多出45萬顆高污染電池
李元龍:從百歲老朽入黨說開去
救台中治安 瞄準八大黑名單
中國貓熊 不准來台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於狂热探險家  Fjallraven Kanken亞馬遜有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