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嶽散人:更多的豬死於跑步

五嶽散人

【大紀元11月18日訊】別看現在的巴黎號稱浪漫,當年頗有段時間那裡是個家豬橫行的世界。歐洲人喜歡吃肉,雖然他們用的不是象形文字,但那時候他們也把豬養在離人不遠的地方:在巴黎,大家把豬養在街上。某皇太子就曾被豬撞倒過。而法國大餐跟他們的浪漫一樣有名,當年他們做豬肉的時候另有一功:先拿棍子把豬打得嗷嗷怪叫,然後再殺之烹製。據說這樣的豬肉肉質酥嫩、入口即化。
  
  當然,現在法國人不這麼做了。文明嘛,是一種進化的過程。豬被馴養的歷史與人類的文明程度,都算是一種進化的過程。所以,現在的法國豬們雖然還是被吃掉,至少殺威棒是不用再吃了。
  
  關於這些生下來就要被吃掉的豬們,除了最近頻繁出現的漲價新聞外,還有一條是比較另類的。北京奧運會的花邊新聞云:專門為奧運會飼養的該肉用動物,除了從小就要用中草藥健身外,每天還有兩個小時的鍛鍊時間。有識者云:不愧為奧運豬,連它們都鍛鍊矣。
  
  這裡讓人好奇的地方倒不是豬為什麼要鍛鍊——這沒什麼好說的,為了殺它們的時候它們很健康——而是它們的鍛鍊項目是什麼。跳高看來不是很合適;鑑於蹄子的緣故,看來所有投擲項目都不能在考慮之列,能適合的看來就只有跑步了。想像著專用操場上跑著一群豬總是很怪,希望它們跑步的時候沒有哨子在旁邊控制步伐節奏。
  
  我們知道,除了人類以外,幾乎所有動物都沒有主動去鍛鍊的,除非還是在年幼的時候學習捕獵技巧。鍛鍊其實是件挺痛苦的事兒,對於人與豬來說都是如此。但人類鍛鍊總還有一個目的:健康的活到老,或者去拿塊奧運會或者其他運動會的獎牌,至少在天災人禍面前還能跑得快一點。豬的鍛鍊肯定跟它們的壽命沒關係,而它的健康也只跟我們的口感有關。
  
  所以,文明這件事到底有多少進步實在是很難講的事。從某一方面來說,改善了豬的生存條件是一種進步,但把豬按住痛打100殺威棒,與每天趕著吃飽的豬跑上兩個小時,到底那種情況更文明實在難說的很。鑑於「子非魚,安知魚之樂」的道理,我們無法替豬做出判斷。
  
  老實講,寫這個東西倒不是對豬有什麼憐憫,而是對某些領域文明的一種疑問。比如說工業化的社會,看上去大家都吃的不錯、有份穩定的工作啥的,其實跟被圈養的豬也沒什麼本質的區別,所差的不過是最後一刀而已。從內心裡來說,豬為了健康的被宰而跑步與人為了更好的生活而拚命,都是身不由己。
  
  我的一個朋友曾經就法國豬被打寫過一個文章叫做《更多的豬死於亂棍》,如果某頭認字的奧運豬看過這文章,估計會寫個《更多的豬死於跑步》。但看來這事不太可能發生,所以,我就用這個標題寫了這個東西。(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北京秘養「奧運豬」 民眾嘲諷
生子當生孫仲謀 做豬要做奧運豬
奧運豬与賣國者 看當年周恩來的鮑魚筵
【澳媒觀察】做豬要做奧運豬 打工要打澳洲工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澳洲造核艇日本劃紅線 習再喊備戰
吳明德:中共通過發債券捲走香港庫房資金
【新聞大家談】美英澳組小軍事聯盟 習嚴重誤判?
【拍案驚奇】華爾街大佬進京救火?許家印兩出路
【馬克時空】中共軍事威脅擴大 台灣將購入哪些新武器?
【未解之謎】償還業債 轉世變成了動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