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過渡政府第廿二次新聞發佈會紀要

【大紀元10月30日訊】(2008年10月20日 星期一)

☆ 本次新聞發佈會問題導讀:

1、中國渡政府對大陸教育問題的評論。

2、中國渡政府對大陸外匯儲備問題的評論。

3、我認為只有理智、有道德素質才有民主自由,過渡政府有何評論?

4、過渡政府如何通過網絡進行日常管理?

5、過渡政府是否有關於朝鮮的最新消息?

6、中國過渡政府將如何改變中國現狀?

7、過渡政府能否對共產黨成立之初的民主理念進行評論?

8、過渡政府對於楊佳二審時所發生的事情(上千人起來反抗中共)有何評論?

9、不知過渡政府對中國各階層民眾的想法有何掌握?

10、有人主張用回到毛澤東時代的方法來解決中國現在的問題,過渡政府有何看法?過渡政府可否介紹幾本書讓人們瞭解真實的毛澤東?

11、我主張全國罷工、罷市、罷課。不在中共銀行存款,不入股市、樓市。過渡政府對此有何評論?

12. 過渡政府對於武裝抗暴有何看法?

伍凡先生開場綜述:各位網友、媒體記者、全國鄉親父老你們好!今天是2008年10月20日,中國過渡政府第廿二次新聞發佈會現在開始。

首先,著重談楊佳案。今天中共偽上海市高級法院對楊佳襲警案作出終審裁定:駁回楊佳上訴請求,維持原判,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其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依法報請中共偽高院核准。此舉說明中共政權將繼續走強硬路線,置楊佳於死地而後快!對此,中國過渡政府號召全國軍民,用自己認為適宜的方式,以行動表達對邪黨的抗議!以圖最終營救楊佳及其母親。具體實施可參考過渡政府在年初發表的《全國維權抗暴指導方針和操作細則》,包括對黨政機關的招牌塗牌或拆卸,對各級黨委書記進行揭發、聲討等。並且,我們號召大家自各地致電偽北京市公安局、偽上海市公安局、偽上海市高級法院、新華社、人民日報等中共偽機構,表達心中的抗議!用輿論壓力警告共黨,如果殺害一個楊佳,億萬個楊佳將起來對抗暴政,並最終推翻黨天下!他是我們心中永遠高揚的旗幟,楊佳必將永垂青史!他的名言至今仍擲地有聲、振聾發聵:「你不給我一個說法,那我就給你一個說法!」楊佳殺警絕非刑事案件,而是個人挺身維護尊嚴與權益的起義,在維權同時抗共黨之暴!這種精神值得我們堅持併發揚光大!

其次,要談中國土地改革問題。早在十七屆三中全會前胡錦濤就放風表示將行土地新政。所謂「土地新政」不過是允許土地承包權流動和轉讓,或變相轉賣。但這樣一個名不副實、李代桃殭的所謂土改政策在會上還是未獲通過。共黨恐懼如果這樣做了,未來將有相當多的土地資源會歸到農民手中。如果土地脫離共黨的絕對控制,那麼可想而知中共在農村的統治將徹底垮臺。那麼什麼才是真正的土地改革呢? 中國過渡政府主張的土地改革可歸納為:耕者有其田。具體表現在土地私有化,農村耕地、宅基地等一概還之於民!歸農民私有。

在1949年中共竊據大陸之前,中國絕大多數土地是歸屬於自耕農、富農或地主私有的。所謂富農和地主都是共黨根據財產數量定出的荒唐成分。為此他們遭到共黨的屠殺。他們的土地被共黨悉數搶掠,並歸為黨產。儘管共黨也曾進行過一次所謂土改,但幾年後又通過農村合作社等集體化途徑全部充公。農民被強迫捆綁在土地上,成為無地農奴。

因此,我們主張在未來民主政府主持下農民一定要獲得土地。我們要突破共黨對農村的「四道緊箍咒」。他們分別是:1、共黨絕對控制農村,支配權在共黨基層幹部;2、名義上土地公有制,實質土地是黨產;3、城鄉人口二元化,農村人口遷徙權被剝奪,農業人口流動受限。雖然改革開放後農民工進城打工,但仍被歧視為二等公民,無法融入城市生活;4、土地甚至土地承包權禁止轉讓。在這「四道緊箍咒」下中國農民哪有自由可言?無地農民就是「無產者」,就無自由。所以全國農民越來越強烈地要求:還地於民。土地原本來自祖傳,與共黨何干?共黨非法搶掠土地,難道不應該無條件退還麼?60年來就是通過掠奪來的土地資源帶來的巨大利益,共黨政權才能維持。還地於民,徹底剷除共黨在農村統治的根基,是我們的當務之急。御用學者們聲言,土地私有中國將大亂。試問,共黨建政前的五千年中國歷史上土地何曾公有過?土地私有何曾令中國動亂過?倒是共黨建政後,造成史無前例的人禍,千萬農民被餓死!可見共黨豢養的犬儒之輩欺騙百姓,對唯有土地私有化才能振興經濟的現實視而不見。仍謊稱「土地是中國穩定的最後一道防線」等等,純屬一派胡言!他們根本不瞭解農村生活,無視農民疾苦。其實農民的訴求很簡單:還我土地和自由!農民知道如何擁有、管理、使用土地。土地自然流動如生態規律,不需要共黨教育農民如何耕種!黑龍江農民就提出脫離共黨自辦農業。這才是真正的農村富裕之路,從而也可以建立內需市場。絕不會像現在,共黨控制一切資源,將中國經濟一步步帶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最後,詳解上次發佈會未談完的教育改革問題。自孔夫子以來的歷代,教育奉行有教無類,對所有人一視同仁,因材施教。使學生成為一個有良知、有道德、關心民族公益、對社會有貢獻的人。但共黨拿教育作工具為其行暴政服務,特別是改革開放30年來教育出的年輕人的狀況最為令人堪憂。最近廣東就出現了大學生二奶夥同男友謀殺大款情人,並分屍滅跡的惡性案件。中國需要如此沒有良心、危害社會、遺害子孫萬代的人麼?所以中國教育未來必將徹底改革,必須恢復中華傳統道德教育,同時結合西方先進教育理念,中西合璧才能匡正中國的教育事業。未來民主政府的教育改革還包括真正實現義務教育,國家承擔教育義務,尤其是中學教育。要鼓勵有才智的年輕人,給他們更多的栽培。不是作為殺人工具或為共黨服務,而是要為整個社會、民族效力的優秀人才。

以下為回答問題時間——

問題一. 中國渡政府對大陸教育問題的評論。

伍凡先生:現在共產黨採取的是一種工具式教育,尤其強調實用性。因為共黨是唯物主義者,絕非唯心主義者。他們只相信能看到、摸到的一些物質是真實存在的。所以它們在教育方面主要重視理科、工科、農科、醫科,不重視人文教育和人格教育。共黨的人格教育包括哲學、歷史(被共產黨篡改的)、藝術和毛澤東時代重視的經濟管理,對宇宙和人的精神世界是歧視甚至打壓的。人類活在世界上,到我這個知天命的年齡已經感覺到天外有天,存在一個可以通過頭腦或心靈感知的世界。而這個世界卻是共產黨最恐懼的,它不敢將這些融入教育。

我們的古聖先賢提出了「天人合一」,人和天合在一起才構成完整的人類社會。我們要把這個觀念、想法、知識和內容傳給我們的後代。天人合一中包含許多內容,有哲學、藝術、宗教、心靈以及外星人等,這些是在共黨學校裡、課本上絕對沒有。而社會上所傳播的知識又是不完整的,共產黨又控制網絡。這些知識和內容都應該教給下一代,讓他們對宇宙有一個比較完整、全面的認知。在這時人們就會知道人在宇宙、世界中的位置,應該接受什麼樣的教育,我們的言行應該是怎麼樣的。我們的言行不能夠違背天人合一。否則我們豈不成了共產黨?它揚言人可以做任何事情,即「人定勝天」,強調人可以勝過老天爺,因為共黨不相信老天爺。他們不知羞恥、胡作非為。所以我們對後代進行全面、完整的,尤其是心靈方面的教育,使人們明瞭人絕非工具,我認為這樣的教育才有利於中華民族的發展。中華民族傳統教育傳承下來的有許多瑰寶,將這些保存下來,進行有別於現在畸形教育的全面教育,這對中華民族至關重要。

問題二. 中國渡政府對大陸外匯儲備問題的評論

伍凡先生:中共外匯儲備有1.8兆,我解釋一下這麼多錢的來源與所屬。由於中共採取人民幣不開放政策,人民幣在世界上不能正常流通。現在香港、日本、韓國和台灣流通的人民幣屬於非正規流通,所以人民幣和外幣之間兌換是通過匯率完成的。這些外匯是由共黨政權外匯管理局或者中國銀行來控制和管理的。中共在30年前外匯儲備連一億都不到,現在已經將近兩萬億。這些外匯一部份通過外貿(對外貿易)賺取,另一部份是外國直接在華投資。偽人民銀行把美元換成人民幣交給外商,而這些錢都存進了外國銀行,也就是說有大約兩兆美元的外資已經換成了人民幣在中國大陸流通。這個錢在外國是作為儲備金,如果外資要撤退那麼這些錢就要還給外商。再有,外貿盈利換成人民幣交給廠商使用了,美金還是留在外國,錢慢慢積累了起來。一個國家正常外貿系統是不需要這麼多外匯儲備的,只要有國民生產總值的30%-50%應用於準備進行外貿的流通資金就夠了。存這麼多,並且這些錢由國家控制,錢怎麼用呢?現在中共已經有1.3兆(60%-70%的外匯儲備)已經借給了美國,而中共也是需要資金的。但是這些錢是拿不回來的,拿回來就會形成通貨膨脹(同一筆錢被二次使用)。這是不合理使用,相當一部份泡湯了。這種做法對中國整體經濟有百害而無一益,那麼怎樣才是合理使用外匯呢?應該把這些外匯換成大批物資運回中國儲存起來自己使用。可是中共沒有這樣做,而是把這些錢作為政治、外交工具去影響美國,希望美國和共產黨合作,並且對共產黨唯命是從,進而影響國際政治和經濟。照此下去,如果美國經濟不能很快恢復,那麼這些錢便泡在那裏了。中國老百姓辛辛苦苦賺的血汗錢就這樣被共產黨糟蹋了!這就是我給你的回答。

問題三. 我認為只有理智、有道德素質才有民主自由。過渡政府有何評論?

伍凡先生:這種說法表面看起來是有道理的,實際上完全是共產黨的一種說辭,污蔑中國老百姓沒資格講民主。以前溫家寶講過,中國為什麼不能實行普選,是因為中國老百姓的文化程度太低,素質太差。

這純屬一派胡言,就拿共產黨本身舉例,在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在中共統治的陝甘寧邊區,當地農民沒有文化知識,素質都極低。可那時共產黨要做民主樣板給美國、國民黨、蔣介石看,因此就舉行選舉,用黃豆來投票。每個海碗前面站一個人,把黃豆放在哪個面前的海碗裡,就證明我投他一票,美其名曰「海選」。這種方式需要多少知識、多少理智才能選舉呢?不需要太多吧。

許多非洲國家也都進行地方選舉,推行民主,柬埔寨全國也已經選舉了四次。台灣今日的民主,能說不理智、素質低?台灣的民主走到現在,總統已經三次直選。台灣以百姓意志決定國家走向,並讓百姓掌握媒體。媒體在整個民主進程中間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百姓掌握輿論權,可以批評和監督政府,可現在中國大陸有半點麼?

中共講中國百姓沒文化、不理智、不懂民主,所以就不能實行民主。真意是說共產黨是最有民主、最有理智的?那麼在共產黨又有民主又有理智的情況下為什麼會發生楊佳事件?為什麼發生毒奶慘案?為什麼會發生天安門大屠殺?為什麼屠殺法輪功學員?誰沒有民主?誰沒有理智?共產黨掌權之後扼殺了老百姓所有的權利,剝奪了老百姓的知情權,老百姓不能得到自我提高。因此在中國實行民主過程中,我們不需要這些胡言亂語,應當把所有的權利還之於民,讓百姓自己判斷對錯。所有的知識份子們要出來講話,引導全國的老百姓認清孰是孰非。

在清朝滅亡後,中華民國初期有幾千家的報紙和雜誌,那時實際已經走上了民主政治和政黨政治的道路。在孫中山發表二次革命之前的北洋軍閥統治時期,中國已經走上這條道路了,很可惜後來中斷了。中國不是沒有能力做,中國應該是能夠走出來的,但被黑心的共產邪黨把民主道路堵死了,才造成目前的局面。

所以,今天我們要求恢復原狀,起碼恢復到北洋政府時期。要民主政治、政黨政治,這條路是可以走的出來的。民國初期這條路走了十多年的功夫,終於走成功了。1912年中華民國成立,到1924年孫中山逝世,這一段時間中國的民主政治、政黨政治已經初步形成規模。我們要走上這條路,同樣不需要共產黨來統治。

問題四. 過渡政府如何通過網絡進行日常管理?

伍凡先生:我們的網絡日常管理以及未來中國論壇,由相關部門的專人管理。我們希望參與其他的網絡投稿、寫作、交流等,現在正向這方面運作。這些就不需詳談了,起碼未來中國論壇有人管理。每週的新聞發佈會很明顯是有人管理的。我們希望逐漸參與進中國大陸的各個網絡,並期望可以進行公平、對等的交流,這是我們的目標,我們正在向著這個方向努力。

問題五. 過渡政府是否有關於朝鮮的最新消息?

伍凡先生:10月20日「 北韓重大消息」的發展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新的報導,是日本的一個新聞社傳出的消息,至於中間有什麼變化我們不知道,都在猜測,所以我們只能耐心等待。對此我認為大可不必認真,因為朝鮮素來愚弄百姓,它比中共控制網絡和媒體更嚴密,是一個非常落後的國家。我國與朝鮮是一衣帶水之邦,關心朝鮮的動向很正常。如果金正日過世,那麼誰來統治這個國家呢?我想共產黨一定會介入,它不會容許南北韓統一,也不會讓美國進入北韓。

問題六. 中國過渡政府將如何改變中國現狀?

伍凡先生:自中國過渡政府成立以來,不斷發展壯大。我們正在加強管理並不斷調整,總結和積累經驗,以提高工作效率。尤其對中國大陸的事態我們密切關注,並根據國內形勢的發展提出相應的立場、觀點、方針和指導原則。我們的工作成績顯而易見,每週的新聞發佈會就是其中之一。通過網絡和廣大網友、記者,特別是國內的朋友進行廣泛交流,答疑解惑,聽取大家的建議、意見。當然我們還有更多的內容,只是目前尚不能公開,請大家諒解。從媒體的反映以及各界的評論可知,中國過渡政府是在正常的軌道上向著正確的方向運作。雖然力量還小,但我們必將逐漸壯大,對中國的政治、經濟等各個方面產生的影響力將逐步加強,勢必對中共政權形成強大壓力,影響力的擴大就是我們的成績。雖然我們現在還未掌握政權,沒有可利用的資源,人力不足。但我們的工作主要是對國內維權抗暴運動提供指導意見,還包括對國內政治、經濟、社會、土地、教育等各個領域發表我們的觀點和想法,影響中共對相關事件的處理,力所能及地幫助國人,這就是我們正在做的事情。

問題七. 過渡政府能否對共產黨成立之初的民主理念進行評論?

伍凡先生:上世紀四十年代有一個共產黨領導下的報紙叫《新華日報》,在重慶出版,最主要的領導人是周恩來。當時作為一面民主的旗幟對抗國民政府。

上個世紀的四十年代,尤其是在一九四三——四五年所發表的一批社論,現在再拿出來看,都令那些《人民日報》的編輯們汗顏啊!當時他們要求國民黨改變一黨獨裁專政,要求軍隊國家化、教育民主化、土地改革等。就好像現在我們的基本觀點,並且與我們現在的政治訴求非常接近。 當時他們提出的主張代表了相當一部份人的心聲,其中包括知識份子、共產黨員和其他不滿意國民黨統治模式的人們。

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取悅美國。當時正值二戰時期,據說羅斯福為蔣介石感到相當頭痛,因為中國戰區參謀長是美國中將史迪威,他與蔣介石不和,最後因此調離。 在此期間,共產黨就充分利用這個矛盾,把自己打扮成仙女,對美國大加讚許。講美國民主政治是多麼得偉大,以取悅美國。可在共產黨勢力壯大,並竊據祖國大陸取得政權後,《新華日報》的社論便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毛澤東親自寫了《別了,司徒雷登》以示跟美國決裂。這完全是一種政治伎倆,絕非真心誠意地要把中國變成一個走美國式民主道路的國家。

那麼我們還可以看到1946年,由重慶轉到南京國民政府參議院的一些代表團去延安訪問。其中黃炎培問毛澤東:「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親眼所見到的歷朝歷代,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沒有一個國家一個單位跳出這週期率的支配力。延安這個地方現在的確是欣欣向榮,這個是沒有疑問的了。但是共產黨能不能跳出這個週期率呢?」毛澤東回答:「我們能跳出這週期率,我們已經找到新路,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這段話非常有名,被共黨稱為「窯洞對」。可就在一年之後的1947年,國共內戰爆發。共產黨依靠蘇聯,使林彪的四野接收了關東軍的大批武器、裝備,一路打到海南島。同時,美國又對蔣介石不滿,牽制著他。更重要的是中共的高級間諜在軍政高層中進行叛變,就把蔣介石的統治徹底搞垮了。

那麼當毛澤東奪得政權之後有沒有依照1943年寫的社論中的道理追求民主呢?完全沒有!1949年7月1日發表的《論人民民主專政》中表明要實行斯大林主義,直到現在,仍然以馬列主義指導中國。這片大地上哪裏還有民主、自由、人權和法治?《新華日報》、《人民日報》為何不作聲?它們還敢登嗎?不敢了,他們背叛了他們的前輩,他們的父兄所追求的東西已經蕩然無存。

我還記得在洛杉磯跟余浩誠老先生相處了一段時間,我們談了很多,他很傷心。那時他也參加了共產黨的革命,他是要打倒蔣介石,要追求自由民主理想。可是結果到現在,他們後悔走過那一段路,覺得被共產黨給騙了。他們是追求一種理念,相信早期的共產黨,結果走向了馬列主義道路。用毛澤東和鄧小平的話講他們死了也要去見馬克思,他們要做馬克思的子孫,而不做孔老夫子的子孫,不做炎黃子孫。可是現在的倫敦馬克思墓碑前,還有幾個共產黨人去祭拜呢?胡錦濤在訪問英國的時候,祭拜過馬克思墓嗎?沒有!背叛了!即便是過去他們有過一些人所謂相信馬列主義,現在還有堅定的馬列主義者嗎?絕種了!僅僅是作為統治的一種工具,來壓制老百姓。他們真的相信馬克思主義嗎?真的相信公有制嗎?要是真的共產主義者,為什麼現在經濟走的是資本主義道路?而且比資本主義還要資本主義!完全是早期血腥掠奪性的資本主義,每個毛細血管都流著骯髒的血。他們還打著馬克思的招牌!但是把馬克思要求的平等現在沒有了,在中國把羅斯福的自由民主講得很漂亮,最終也沒有實現。

現在有人提這樣的話題,我非常歡迎。我們在網絡上也不時登出來,讓共產黨看看自己的醜惡嘴臉。我們過渡政府在這裡講,中宣部不知有多少人在這裡聽。之後回去報告,可是他們卻不敢回答我們。「五毛」們、「六毛」們你們敢回答這些問題嗎?如果我們下一期討論上個世紀四十年代一些《新華日報》的社論,五毛們,你們敢拿來評論嗎?你們敢分析為什麼毛澤東那時要寫那些東西、到1949年以後卻不去實行?你們敢來分析、討論、批判嗎?不敢!那一段時間是被共產黨欺騙最成功的一段,可是回過頭來看,也是它最失敗的一段。口是心非、混淆是非,這就是共產黨一貫的伎倆。好,這個問題我就回答到這裡。

問題八. 過渡政府對於楊佳二審時所發生的事情(上千人起來反抗中共)有何評論?

伍凡先生:上個星期,在偽上海法院門口,上千人聚集,高喊「打到共產黨!打到法西斯!楊佳是英雄!」等口號。這是在共黨統治六十年來,第一次在大城市、群眾自發聚集起來表達出抗暴心聲!這是中國政治的轉折點之一,火花已經燃起,聲音傳遍全國!只要是關心中國事態發展的,能看到網絡消息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海外的媒體也都在傳播!當然了,中共媒體自然不敢報導。但中性的以及正義的媒體都在傳播這件事情,那麼共產黨現在就下令追捕這些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就可能會激起第二個,第三個,第四,甚至上千、上萬個楊佳出來。這是一個新的轉折點,是非常重要的標誌,我們過渡政府也發表聲明支持這個行動。因為只有打倒中共、打倒法西斯,中國才能走向光明,才能杜絕類似「楊佳事件」的發生。中共政權走到現在,經過三十年的所謂經濟改革開放,生活提高之後,人們還提出打倒共產黨,這是一個極大的反面教材。

共產黨認為,人是要吃飯的,所以吃飯權就是人權。既然三十年來人們解決了吃飯問題,那為什麼今天還會有人打倒共產黨呢?因為人不是動物,與生俱來就要求平等、追求自由。為什麼楊佳事件會發生,就是你不給他自由、迫害他,他自然要反抗,這和吃飯沒關係。中國不是有個人權協會嘛,是幹什麼的呢?專門向世界製造假象!說什麼中國人也吃飽飯了,不餓肚子了,感謝共產黨了。可是現在打倒共產黨的聲音一傳出,這些官僚們啞巴了。所以這件事情非常重要,今天我在這個發佈會上再講一次,我們支持這些中國百姓的口號:「打倒共產黨!打倒法西斯!」

問題九. 不知過渡政府對中國各階層民眾的想法有何掌握?

伍凡先生:關於中國民眾階層的想法,自然是各有不同。有相當多的人對中共的統治模式反感,有的強烈,有的含蓄。不要欺騙老百姓,尤其是不要拿毒奶粉來毒害百姓,這都是起碼的看法。不管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受過迫害的、沒受過迫害的,都有這樣的共同想法。共產黨用假話欺騙人太多了,老百姓也受夠了,這是第一個共同想法。第二個共同想法是痛恨共產黨貪污腐敗,包括買官、賣官。第三點共同想法,不希望共產黨管得這麼多,渴望公民自治。我想這是公眾想法,這是存在的。那麼有不同想法的首先是維權人士,年紀有大有小,年齡最高的可以達到七八十歲,他們長期受到迫害。現在,他們要求正義,要討個說法,而在共產黨那裏他們有冤無處伸。

再往下看,中間四五十歲的這批人也很複雜,事業有成功的,也有不成功的。相當一部份沒有成功的這批人,到現在子女也大了,他們非常抱怨,把青春耽誤了,沒受到良好教育,這批人只希望子女長大好好地回報、過一個安靜的日子。如果他們幸運,還算好好地過來了,如果不幸運的房子土地全喪失,這批人數量相當大。成功的這批人四五十歲、五六十歲的,基本是跟著共產黨走從中得到好處的,有的甚至進入到管理階層、統治階層,這批人我看來是少數,是害群之馬。這些人是不是完完全全講共產黨好話呢?也不見得,那是為了得到好處,有的是昧著良心講假話,這批人最多。

至於八十年後和九十年後的人,是教育非常失敗的一代,不知道世界和宇宙。有的在農村受了很大的苦,有的在城裡跟著新潮流走,吃喝嫖賭無惡不作。這些人是喪失精神自我的一代,沒有未來,不知未來該怎麼辦。只是追求權、錢、色、利,這一部份人相當多,這些人中有理想的鳳毛麟角。這是三十年來共產黨權利教育和貪官污吏給他們惡劣影響,只想不擇手段達到目的爭取做人上人,一旦達不到的,就一事無成。二奶、三奶、妓女、嫖娼、做鴨子,五花八門,都在這一批人中間。但是這批人裡面也出現優秀人才。這批人在共產黨這三十年來各種各樣的影響下,產生非常的複雜的反應。有的喜歡共產黨,有些厭惡共產黨。而且厭惡是非常強烈的,且人數眾多,大概有三億到五億人口。

這批年輕人現在的走向會決定中國未來的命運,所以我們要影響、教育這批年輕人,讓他們知道人生目的,為什麼要到這個世界上來,來了以後該做什麼。所以我想應該在這批年輕人中間廣泛的提倡信仰,傳播宗教,傳揚法輪功,傳播天主教、基督教、佛教,讓宗教信仰去熏陶這批年輕人。開發他們的心靈,把自己原本所有的良心、佛性發揮出來,這樣就不會危害社會。這是我們要努力工作的方向。

我這樣籠統的描述了一下中國各個階層。各個階層在共產黨內部也是一樣,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包括軍隊也是。共產黨裡面從年輕的到老的都有,軍隊是青年到中年這一段,這些人跟社會幾乎和同步的。在共產黨裡面貪官污吏特別多,這是共產黨逼迫和引誘出來的,你不貪污就不能在這個超級貪污集團裡生存。如果大家都貪污,你不貪污,就想辦法害死你或讓你走。這方面有兩個典型的人物,趙紫陽、胡耀邦,他們要把中國帶向正確的道路上,最後被趕下台。那麼溫家寶處於什麼位子,你是要跟著老上司走,還是跟著江澤民走,這是一個很典型的逼良為娼,共產黨不就是這樣?

問題十. 有人主張用回到毛澤東時代的方法來解決中國現在的問題,過渡政府有何看法?過渡政府可否介紹幾本書讓人們瞭解真實的毛澤東?

伍凡先生:這個問題值得討論。為何一部份人想回到毛澤東時代?他們追求什麼?他們喜歡毛澤東那裏?如果告訴他們,毛澤東、共產黨屠殺餓死了八千萬人,他們作何感想?我想他們不會認同這種行徑。但是他們也會說毛澤東對貪官污吏心狠手辣,如50年代天津市委書記張子善就被槍斃。當年眾多的政治運動造成了低收入低消費平均化,那時候幾十塊錢的工資大家過得還比較平穩,不像現在賺幾千塊還要貪污、帶來社會道德敗壞。從這個表象來看,他們覺得毛澤東比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要「好」,他們理解的毛澤東僅限於此。但是我們看待毛澤東要全面,他推行的政治路線、經濟路線、文化教育路線、土地政策等是導致中國走到今天這般田地的直接原因。有了毛澤東,才有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它們一脈相承。如果毛澤東那時能遵照1946年前《新華日報》所發表的社論,走美國式民主道路的話,那麼你現在去懷念毛澤東是合理的,因為走上了一條光明大道。可毛澤東卻讓中國走入死胡同,鄧小平要把它改革過來,卻又走上了另一條歧途!兩個都是不正確的道路,還有必要兩選一麼?我不知道他們的祖父輩中有沒有被打成反革命、國民黨殘渣餘孽、右派、「四五 」運動分子、天安門動亂分子、法輪功分子的。按照毛澤東「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的鬥爭理論一路走來,試問誰願意走這樣的路?這不是一條光明正大之路,而是死路一條!是一條所謂的烏托邦幻想共產主義的人民公社的道路。

現在有人擁護毛澤東,除了表達對現實不滿,又有無力改變的無奈。有些汽車司機在反光鏡上掛毛像,可是他救不了中國。毛澤東時代先是一邊倒倒向蘇聯,後又跟蘇聯決裂。他為什麼不繼續倒向美國?而中途改變倒向了蘇聯,讓中國走向了共產主義道路直到現在?憲法裡還寫著堅持馬列主義嗎!共產黨是外來邪靈,再加之毛澤東這種借馬列邪教之皮、執秦始皇之法形成了一個「中國式共產暴政」。

想要重回毛時代的人,往往是不瞭解毛澤東的人。如果完整瞭解毛澤東的話,是不會提出這個問題的。現在共產黨希望人們認為它沒有徹底腐爛,起碼祖師爺毛澤東還是好的,人們還可能跟黨走。共產黨內有左派、毛派,共產黨想讓人認為:毛既然是好的,那麼有這些左派、毛派存在的共產黨也一定有可取之處。這實屬大謬!尼泊爾毛派游擊隊打了幾十內戰,到去年年底全部放下武器去參加國會選舉。現在毛派游擊隊的領袖已經當了尼泊爾政府的總理,放棄了毛派信仰。連國外的毛派現在都放棄了,為何中國還要再走毛派的道路?可行嗎?在當前國際環境下,難道還要走閉關鎖國、遵從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自我封閉麼?行不通!別忘了,打開中國大門跟世界交流的是誰?就是毛澤東。尼克松訪華,從此中國大門洞開,緊接著鄧小平改革到現在。

我要問這些朋友,你們現在究竟要跟何時的走毛澤東走? 究竟走哪一條毛澤東路線可以救中國?鄧小平不敢徹底背叛毛澤東,只是在經濟上完全背叛了。江澤民走得更遠,他允許共產黨可以吸納資本家,資本家可以加入共產黨。他背叛了馬列主義,因為馬列主義要消滅資本家。那麼胡錦濤做了什麼?他什麼都不敢做,只是維持現狀。維持中共政權的船不沉。他既不敢得罪毛澤東,也不敢得罪鄧小平,一講就是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一條龍。豈不知這四個東西自相矛盾,是共產主義矛盾體。胡錦濤接著又提出了一個科學發展觀。所以說共產黨的理論是個前後矛盾的大雜燴,要人們遵守,卻首尾不能自顧,前後不能自圓其說。所以取它們中任何一個,都不能使中國走上光明。

所以對毛澤東不要看表面,要由表及裡完整剖析。共產黨從來不敢把真實的毛澤東介紹給中國百姓。它敢把李志綏醫生寫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張戎女士寫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九評共產黨》介紹給老百姓看嗎?《九評共產黨》把共產黨從起家、發展到現在為止的所有歷史資料,完全歸納總結出來了。《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是援引英國博物館,尤其是蘇共中央秘密檔案局裡的完整資料,採訪了幾百個和毛澤東有關的人士,最後總結寫出來的這本書。建議人們看看這些書,我想看過後你一定不再會對毛澤東抱有幻想。

這些問題很有價值,今天先回答到這裡。

問題十一. 我主張全國罷工、罷市、罷課,不在中共銀行存款,不入股市、樓市。過渡政府對此有何評論?

伍凡先生:這一點我們在兩、三個星期之前已經用發佈文件形式號召過了,謝謝你再提這一問題。我們號召全國老百姓在環境許可時廣泛進行罷工、罷課、罷市,把錢從銀行取出來轉存入外國銀行,甚至把人民幣兌換成美金或者黃金。不要把錢存進中共的銀行,不要進股市。

問題十二. 過渡政府對於武裝抗暴有何看法?

伍凡先生:首先共產黨必須被打倒,它的統治一定要結束。抗暴有和平的方式,也有武力的方式。和平方式包括退黨、抗議、罷工、罷市等,而楊佳就屬於武力抗暴。如果是小規模的、有組織、有領導的武裝抗暴,我們不反對。也有相當一部份這樣的人士跟我們聯繫,要採取措施對中共政權進行襲擊。對中共政權而不是針對老百姓的武裝襲擊,我們是支持的。但不要走上恐怖主義道路,這一點非常重要!比如楊佳攻擊的是警察,他甚至連女警都不傷害,這樣做是對的。所以我們支持有組織的、成規模的對中共政權進行武裝襲擊。這是維護自己的尊嚴、追求自由、結束共產黨統治、反對殘暴政權所採取的必要手段。正如美國《獨立宣言》中寫道:民眾有權力武裝起義,有推翻不是為人民謀利益的政府的權力。這一條在中國同樣適用,同樣可以做到。但國內民眾具體的行動由自己負責,我們可以進行原則性的指導。

今天的新聞發佈會到此結束。謝謝各個媒體、各位網友、全國的鄉親父老非常熱心地參加中國過渡政府的新聞發佈會,關心中國過渡政府,關心中國的民主事業。最後,我要號召大家再一次關心楊佳,進行必要的行動,採取一切措施,支持楊佳和他的母親,伸張正義。

中國過渡政府
2008-10-29
www.ChinaInterimGov.org
Mail: PresidentOffice@ChinaInterimGov.org
1. 歡迎報名參加過渡政府工作人員培訓:www.ufuture china.org.。
2. 中國過渡政府開設快速錄用通道:http://chinainterimgov.org/cn/index.php?news=199
3. 中國過渡政府新聞發佈會時間:北京時間每週晚一11點;參加方式:1.【Paltalk主房間】cig2008 ;2.【Skype轉播房間】 +9900827049425752 (轉播房間只能旁聽,提問可使用文字)(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大陸民眾提議﹕天安門設恥辱柱
伍凡:一切罪惡都來自萬惡之源共產黨
中國過渡政府第二十次新聞發佈會紀要
荊珂:中共逆天而行必遭嚴懲
最熱視頻
【微視頻】張文宏「進京」中共抗疫坑多少專家
【時事軍事】美五航母群雲集西太 回應中共主張
【財商天下】「世界工廠」遷移 台商投資領跑
【秦鵬直播】「流調最辛苦的中國人」全網刷屏
【拍案驚奇】封控不公 天津爆發抗議潮
【橫河觀點】歐洲疫情管制不同 群體免疫利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