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精選:麥克阿瑟(68)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麥克亞瑟在陽臺上沉思著踱步,一邊小心翼翼地避開兒子佈滿橡皮玩具的淺水塘。儘管西太平洋上空戰雲密佈,但仍沒有理由相信日本軍閥想和美國開戰。這麼做無異於自殺。對日本威脅最大的是中國,而非美國。日本陸軍已深入中國,退出已不可能,但它缺乏人力和物資來征服這麼大的國家。日本軍閥解決中國問題的辦法是掠奪東南亞的礦產資源。這也許能使日本建立龐大的戰爭機器,並有足夠的錢實現帝國的政治和軍事野心,統治遠東。
  
日本人借德國人之力給維希政府施加壓力,1941年7月初得以進入法國在印度支那的海空軍基地。這使他們在東南亞處於軍事優勢,能夠掠奪他們想要的大部分東西。
  
羅斯福不想在太平洋作戰,但美國不能容忍日本人不費吹灰之力征服遠東。總統已經試圖阻止日本擴張,對其進行金屬品禁運。對日本進入越南,羅斯福的反應是全面石油禁運,一下子斷絕了日本的主要石油來源。
  
麥克亞瑟認為這是一個重大失誤。他深信,日本人現在已經感到必須進軍荷屬東印度群島,而且不久就會這麼做。1942年春季左右,日本海軍將用完儲備燃油,面臨癱瘓的危險。推一的油料供應來自於荷屬東印度群島的油田。如果總統真想挑逗日本人,他就應該先保證菲律賓的防禦,然後再進行石油禁運。日本人不太可能不控制菲律賓就試圖佔領東南亞的油田,羅斯福在以菲律賓共同體的安全作賭注。
  
史汀生立即意識到了危險。7月25日,他寫信給總統:「鑑於遠東的形勢,應採取一切可能措施增強菲律賓群島的防禦……最緊迫的措施之一就是動員菲律賓共同體的軍隊進入戰備狀態……
  
兩天後,麥克亞瑟正在吃早飯,一名傳令兵從維多利亞一號堡給他帶來兩份剛譯出的電傳,都標著「緊急」。一份來自馬歇爾,上寫道:「根據此檔,遠東美國陸軍司令部成立,即日生效。」新的司令部下轄共同體的軍隊和菲律賓軍區。「你就此被任命為美國遠東陸軍司令……你復職的命令於1941年7月 26日頒布。」第二份電傳是由羅斯福簽發的命令,整編菲律賓共同體軍隊。
  
麥克亞瑟派人請薩瑟蘭到維多利亞一號堡見面。薩瑟蘭正準備到馬尼拉內城的老護城河打高爾夫球,以免晚了烈日烤人。薩瑟蘭一到,麥克亞瑟就發佈了一號將軍令,正式命名美國遠東陸軍,同時接受任命。
  
然後,他和薩瑟蘭開始討論如何將他所領導的各種作戰單位,從剛入伍的新兵到受過嚴格訓練的美國正規兵,整編成一支能夠抵抗日本人的軍隊。幾個小時後,薩瑟蘭從桌上抬起頭來說道:「將軍,這簡直木可能。」
  
麥克亞瑟正在研究地圖,他從眼鏡上方膘了薩瑟蘭一眼,說道:「群島必須而且一定會守住。我只能盡我的最大努力。」
  
不管怎樣,復職後的他很激動。他回家時告訴瓊:「我覺得自己像只老馬又裝新鞍。」
  
次日傳來了麥克亞瑟被提升為中將的消息。錫德•赫夫恭喜他又得一顆星。麥克亞瑟表示感謝,但他又忘形地加了一句:「我好像現在開始找到自我感覺了。」
  雖然麥克亞瑟現在有了一個新的重要職務,但他木喜歡美國遠東陸軍這個名字。他很可能覺得取名前應先徵求一下他的意見。他私下把它稱作AFE,與AEF(美國遠征軍)的3個字母相同。
  
他的司令部如今下轄菲律賓軍區。在他任軍事顧問期間,菲律賓軍區的三任司令都沒有和他很好合作。現任司令喬治•格魯納特少將是位能幹而受人喜歡的騎兵,但他對麥克亞瑟的態度則一直比騎兵還傲慢。現在,麥克亞瑟可以用格魯納特的人員充實維多利亞一號堡,但他並沒有撤銷格魯納特的司令部,而是保留了這一軍區。他將用他們來監督訓練、處理日常管理任務,而他則可以組織美國遠東陸軍。但麥克亞瑟不準備任用格魯納特。  

美國遠東陸軍成立後數日,麥克亞瑟發佈了2號將軍令。這次是任命理查•K•薩瑟蘭中校為新司令部的參謀長。不久後,薩瑟蘭被提升為準將,越過上校軍銜得到了他的第一顆星。到1941年夏天,薩瑟蘭已跟隨麥克亞瑟3年,兩人相處很好。薩瑟蘭意志堅定,有決斷力,智慧出眾,他年輕時的惟一理想就是從軍。他的父親,西佛吉尼亞人,美國參議員,後來任最高法院陪審法官,就是不喜歡他的選擇。雖然他有能力把兒子送進西點軍校,但參議員拒絕考慮。薩瑟蘭只好去了耶魯,但他到達紐黑交的第一件事就是參加康涅狄格州國民警衛隊,做了一名17歲的列兵。  

1916年,他從耶魯畢業,國民警衛隊任命他為少尉。第一次大戰結束時,薩瑟蘭被授予正規軍軍銜。從那以後,他進入了所有主要的陸軍學校,在部隊表現也很好,但他最出色的方面還是做參謀。薩瑟蘭反應敏捷,雄心勃勃,而且是個工作狂,一天干16個小時木知疲倦,並且象海綿似的能記住每個細節。但他很魯莽,行為舉止令人反感,說話刺人。有些人覺得他可怕,很多人乾脆就不喜歡他。麥克亞瑟個人對薩瑟蘭並不是特別喜歡,但他覺得他有用。和艾森豪一樣,薩瑟蘭也有能力把麥克亞瑟的願望變成計畫,把他的思想變成命令,條理清楚,堪稱範文。麥克亞瑟說是他自己開發出了他的參謀長的天賦。就像他曾告訴奎松的那樣:“薩瑟蘭完全是由我調教出來的。”
  
他們每天待在一起的時間並不一定很多,但每天12點30分,他們多半在麥克亞瑟辦公室外的接待室會面。他們倒在面對面的兩張沙發裏,聽每日重要新聞。然後他們走進麥克亞瑟的辦公室,討論剛剛聽到的有關菲律賓群島軍事形勢的各種背景消息。然後麥克亞瑟回家吃午飯戶
  
麥克亞瑟給薩瑟蘭配了一名副參謀長,一名很能幹的中校理查•J•馬歇爾,他出名的特點是,不論形勢多麼緊張都能保持鎮定。馬歇爾總是樂觀,富於理性,他為愛惹麻煩,不易相處的薩瑟蘭起到了重要的平衡作用。他是那種麥克亞瑟一直在尋找卻總得不到的軍官。馬歇爾是一名陸軍軍需官,畢業于陸軍工業學院、利文沃斯和軍事學院。也就是說,他是陸軍中最有前途的軍官。麥克亞瑟在他的桌子裏留有一份陸軍軍官花名冊,隨時注意像馬歇爾這樣的人的情況。當出現需要這些人的機會時,他便可去徵詢。他很幸運在1940年得到了馬歇爾任他的G-4,即軍需官,但馬歇爾被提升為美國遠東陸軍副參謀長後,軍需官一職又空缺了。
  
麥克亞瑟任命中校路易斯•畢比為美國遠東陸軍軍需官,他原是菲律賓先遣團的一名軍官。畢比是一名步兵軍官,畢業于本甯、利文沃斯和軍事學院。步兵軍官一般不願任軍需官,何況畢比在這方面毫無經驗,這個任命本來就不是個好主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40年10月,海軍給亞洲艦隊新派了一名司令官托馬斯•哈特上將。麥克阿瑟也許有過一閃而過的念頭,他終於有了一個同情他、願聽他說話的人。雖然哈特有四顆星,哈特的「艦隊」只有一群不起眼的老式艦艇,其作戰能力令人懷疑。哈特自嘲道:「我所有的艦艇都夠投票的年齡了。」
  • 當塞耶1939年秋到達馬尼拉時,他發現奎松很害怕戰爭,有時甚至是驚惶失措。他從麥克阿瑟處接到的關於菲律賓陸軍進展樂觀的報告與那些能幹的菲律賓軍官的悲觀預測反差太大。奎松日益清醒地認識到,訓練有素的軍官太少,幾乎沒有現代武器,要想保衛菲律賓還需要很長時間,甚至10年也不夠。
      
  • 麥克阿瑟認定他需要自己的海軍專家。與艾克一起玩高爾夫球的有一名風度翩翩的海軍中尉錫德•赫夫。一天,錫德在打高爾夫球時突發心肌梗塞,他海軍軍官的前程在球道上中止了。赫夫回國養病。令他驚訝的是,他收到了麥克阿瑟的一封信,請他回馬尼拉任他的海軍顧問。
  • 但麥克亞瑟還是使他自己升了官。《共同體國防法案》通過後,他成了元帥。艾森豪不知道這個主意本來就是麥克亞瑟的而非奎松的,想勸他別接受。艾克後來從奎松處得知,這是麥克亞瑟出任軍事顧問的條件之一。
  • 1937年夏,麥克亞瑟給母親舉行完葬禮,與瓊結婚後,乘“樹立芝”總統號輪船回菲律賓。在船上他接受了一名記者採訪。當問及他是否認為即爆發世界大戰時,他不同意這種看法。“我不同意那些認為世界大戰即將爆發的觀點,”他說,“阻止戰爭的最佳方法就是使所有的民族都作好戰備。
      
  • 12月16日,長島鐵路總裁威廉姆斯和麥克阿瑟机場飛行長官Rizzuto共同在曼哈頓的賓州火車站宣布,推出乘坐火車往返于麥克阿瑟机場的折价票。單程票价為7元至14元,老人票為6元至11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