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宇新:高崗何曾反黨篡權過

人氣 87
標籤:

【大紀元10月15日訊】1955年3月,中共全國黨代會上所謂「高崗、饒漱石反黨事件」被公諸於世,二人被開除出黨。這是中共掌權後黨內鬥爭的第一個重大事件。文革後,中共歷史上的許多冤假錯案都平反了,但「高饒事件」卻是個例外。1981年中共11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重大歷史問題的決議》中,雖然抹去了這一事件的「集團」、「聯盟」 字樣,但「反黨、篡權」的罪名依然存在。

那麼,當年高崗是否真的曾經「反黨、篡權」呢?高崗一案的真實情況究竟如何?要講清這個問題,還得從毛澤東和劉少奇的矛盾說起。

在中共黨內,劉少奇的地位原本並不顯赫,後靠追隨和吹捧毛澤東得以迅速崛起。1 943年3月,中共中央機構調整,劉少奇擔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幫助毛澤東處理政治局和書記處的日常工作。這時,劉少奇實際上已成為中共的二把手。當時,毛澤東曾多次讚揚他:「三天不學習,趕不上劉少奇」。1945年中共「 七大」會議上,劉少奇作修改黨章的報告,系統地闡述了毛澤東思想。從此,中共黨內公認劉少奇是毛澤東的接班人。但很快,毛澤東在倚重劉少奇的同時開始對他有了看法。1949年後,兩人關於國家發展方略的意見分歧更趨於公開化,劉認為當務之急是鞏固新民主主義秩序,不要急於搞社會主義,而毛則主張立即向社會主義過渡。毛因此對劉產生不滿,以至認為他不是合格的接班人,想讓他「挪挪位置」。

與劉少奇相比,此時高崗卻深得毛澤東的信任。毛澤東認為高崗對他的意圖領會好,接受快,並率先在東北實施,搞得轟轟烈烈,有聲有色。因此,在不斷批評劉少奇右傾、「不願走社會主義道路」的同時,毛澤東對高崗卻大加讚揚,一再推廣東北的經驗,要大家「向高崗同志學習」。高崗和東北就像是他實現宏偉藍圖的樣板田。

其實,早在這之前,毛澤東就對高崗很器重,多次一手提拔他。毛澤東曾說過,高崗和劉志丹、謝子長等創建的陝北根據地,為中央紅軍提供了長征的落腳點和抗日戰爭的出發點。……後來,毛澤東又推舉高崗擔任中央政治局委員、東北局書記、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軍委副主席和計委主席等要職,委以重任。

1949年之後,毛澤東對高崗的信任和器重,不僅表現在對他的使用方面,更表現在他們的私人關係非同一般。毛澤東喜歡這個「猴氣十足」的「陝北王」,因為他自己也有許多「猴氣」,他們有不少共同語言。他把高崗當作一員愛將,一個開路先鋒,要把他塑造成一個「毛澤東道路」的樣板。在接班人的問題上,他要依靠高崗來實現在 「八大」之前解決劉少奇問題的戰略部署。

1952年9月,毛澤東調高崗赴京工作,以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的身份擔任國家計委主任。來北京前,高崗對劉少奇只是有一些工作上的意見。到北京後,他幾乎天天與毛澤東見面,毛澤東對他說過許多不滿劉少奇的「私房話」,強調劉少奇的思想仍停留在新民主主義階段,沒有搞社會主義的思想準備,要推著他、拉著他走,必要時要讓他「挪挪位置」。這使高崗明白無誤地感覺到,毛已經對劉很不滿意,因而產生了要幫助毛澤東把劉少奇從接班人位置上拉下來的想法。

1953年春夏之交,毛澤東又命高崗親自去查閱東北的敵偽檔案,瞭解20年代劉少奇在奉天被捕後的表現。毛澤東將如此絕密和重要的事情交給高崗,足以說明他對高崗的信任非同一般。同時也使高崗意識到,毛澤東對劉的政治品質已經產生了懷疑,這顯然已不是一般的思想認識問題,而是事關黨和國家命運的大事了。他想,毛澤東對他如此器重,什麼話都對他講,什麼事都叫他過問,他應該為毛分憂才是。既然毛已經不信任劉少奇了,他就應該幫他去掉這塊心病,幫助他解決接班人的問題。他以為這是為黨為國家,也為毛澤東辦一件大好事;以為這完全符合毛澤東和相當多的中共高級幹部的意圖。

高崗的想法得到了他一貫信賴的陳雲的鼓勵。他們在一起商議由誰牽頭幫毛澤東解決劉少奇的接班人問題。陳雲認為由高崗挑頭最為合適。他對高崗說,「我不行,你比我行。你的本錢比我大,你有陝甘寧,毛主席信任你,給你撐腰。你在軍隊和地方都有條件活動,能得到他們的支持,你出來挑頭最好。你怕什麼!」陳雲還要高崗先搞起來,搞確實了再告訴毛澤東,高崗都答應了。

於是,這之後,具體講也就是1953年中共中央財經工作會議後,冒著一股「我不出頭誰出頭」傻氣的高崗,便一馬當先,開始四處活動起來,在中共高級幹部中大肆散播毛澤東跟他講過的關於劉少奇的「私房話」,而且添油加醋地加以發揮,攻擊劉少奇,反對他當毛澤東的接班人。高崗自己後來曾承認,他在這方面的活動主要有以下十條:對一些他認為信得過的高級幹部議論劉少奇的缺點,並加以誇大;懷疑安子文擬的「八大」政治局委員和各部委分工名單是劉少奇授意搞的;傳播、擴散「有薄無林 」的名單,藉以攻擊劉少奇;毛澤東追問擴散名單問題時,謊說不知,欺騙毛;毛澤東在跟高崗談「私房話」時曾提過中共中央分一線二線的問題,高崗後來在杭州將毛的這個設想告訴了林彪;跟陳雲、鄧小平議論毛澤東不在北京時中央書記處書記輪流主持工作好;跟陳雲講:「你一個,我一個,都當黨的副主席」;與劉少奇、陳雲談話,不談本質問題等等。

但高崗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積極倒劉的時候,毛澤東的想法卻忽然發生了180 度的大轉彎——由原來的「倚高反劉」一變而為「聯劉反高」。毛澤東忽然變卦的真實原因究竟是什麼?這是高崗一案的關鍵所在,也是至今未能完全解開的歷史謎團。據高崗當年的秘書,曾任高崗管教工作組組長的趙家梁分析,這主要是因為兩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是毛澤東在財經會議和組織會議上反劉受阻,改變了他原來急於讓劉少奇「挪挪位置」的想法;二是高崗私下的倒劉活動引起了毛澤東的懷疑和猜忌。

1953年6月13日至8月13日,中共全國財經會議在北京召開。毛澤東在會議之初提出了中共在過渡時期的總路線,他本打算藉著這股「東風」,實現他反劉的戰略計劃,而財經會議和此後不久召開的組織會議則是他實現這一計劃的兩個戰役。令他氣惱的是,這兩個戰役都遇到了極大的阻力,結果都不理想。經過這兩個會議的較量,毛澤東感到要動劉少奇絕非易事。他明白,要是繼續鬧下去,兩軍對壘互不相讓,黨就會分成兩派,無團結一致,統一步伐可言,實現過渡時期總路線的任務就會被擱淺,而這才是毛澤東心目中的頭等大事。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不得不權衡利弊,向劉少奇做出重大讓步,不再強調「講清楚社會主義道路和資本主義道路的問題」,而採取息事寧人的態度,轉而強調團結,以保證他提出的過渡時期的總路線能得到順利貫徹執行。筆者分析,也不排除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為了換取劉少奇的支持與合作,忍痛犧牲已經得罪了劉少奇的倒劉急先鋒高崗作為交換籌碼。

而在高崗這方面,我們大致可以看到這樣一條脈絡:1953年上半年,毛澤東對他很信任,很倚重。這時,毛澤東主要是在發展方略問題上與劉少奇進行較量。在這場較量中,他一方面藉助於高崗,同時也密切觀察高崗的言行。到了夏秋,他開始對高崗產生了懷疑。懷疑的原因恰恰是他背著毛澤東擅自倒劉。

按說,高崗倒劉完全是秉承毛澤東的意圖行事,何以毛竟會反過來懷疑高崗呢?原因就出在他的所有這些活動事先都未請示過毛澤東,更沒與毛澤東商議過,事後也沒向毛匯報,客觀上是背著毛進行的。而作為一個典型的獨裁者,毛澤東不僅一向性格多疑,而且最不喜歡別人無組織無紀律,脫離他的指揮擅自行動,這會使他覺得別人在背著他搞陰謀和分裂,自己的權力受到了潛在的威脅,即便這個人並無此心,是完全效忠於他的。具體而言,毛澤東跟高崗講的那些「私房話」,本來都是極為機密的事情,但高崗卻未經他允許就隨便到處亂講;把劉少奇拉下來,本來只是醞釀中的事情,高崗竟然打著他毛澤東的旗號四處張揚,擅自行動,過早地暴露了他的意圖,破壞了他的戰略部署,使他陷於被動,給他幫了倒忙。再者,高崗跟軍隊的人來往頻繁,經常搞非組織活動,也不向毛澤東請示匯報這些事,讓毛澤東覺得高崗有搞地下活動的嫌疑,問題嚴重。之前毛澤東儘管寵信高崗,但高崗如此行事,卻犯了毛澤東的大忌,很可能使他陡然感到了來自高崗的危險,對他第一次產生了猜忌和警覺——這個人膽子大,能耐也大,敢於私下倒劉,且有一幫人跟著他,有一天是不是會幹出更出格的事,反到自己頭上來?猜忌成性的毛澤東難免不這樣想。毛澤東對高崗有意擴散 「有薄無林」的態度就十分典型地說明了這一點。

據高崗自己回憶,大約在1953年4月上旬的一天中午,毛澤東的機要秘書給他送來一份文件,要他親自簽收,並立等閱後收回。在一般情況下,中央傳閱文件,即使是很機密、很重要的文件,都是中央機要局派專人遞送,由秘書籤收,唯有這一次例外。可見毛澤東對這一文件的重視程度,也說明這個文件的機密和重要程度。高崗後來得知,這就是安子文擬的「八大」政治局委員和各部委分工名單。他驚奇地發現,在政治局委員名單中有薄一波而沒有林彪(即「有薄無林」)。這個名單,他以前從未見過。

「有薄無林」在當時看起來很不正常。雖然安子文承認這個名單是他搞的,但高崗認為這是劉少奇授意的,是劉要安排政治局、書記處、各部委的人事。他和陳雲、林彪、黃克誠等談過這個看法,還對林彪說,「我記得那單子上沒有你。」但高崗不僅沒有把他的這些意見向毛澤東談,也沒有在中央的小會上談,更沒有找劉少奇談。更嚴重的是,他不聽毛澤東關於「不許擴散」這個名單的招呼,利用與一些軍隊和地方領導接觸的機會,擴散了名單,藉以攻擊劉少奇,這違反了中共的內部紀律,引起了一些幹部的不安,也引起了毛澤東對他的懷疑和猜忌。

一次,毛澤東將高崗單獨留下,強壓怒火,和顏悅色地笑問:「你知不知道是誰洩露的(指「有薄無林」的名單)?我懷疑是饒漱石。」高崗很緊張,沒敢當面承認是自己洩露的,只含混地說,「饒漱石?恐怕不會吧?」其實,毛澤東心明如鏡,而高崗卻一錯再錯,越來越陷入了不能自拔的深淵。

毛澤東如此重視這件事,不僅是因為高崗不聽招呼,違反了紀律,他懷疑高崗還背著他散佈了別的言論,懷疑他到廣州時與某些軍界人物進行了「串連」。而高崗的吞吞吐吐更加深了他的懷疑,也更令他氣惱。

到了這時候,下一步該怎麼辦?毛澤東想的最多的當然還是如何保證過度時期總路線的順利實現,因為這關係到他個人的權威。既然他已經代表黨中央提出了過渡時期的總路線,財經會議又批判了劉少奇的資產階級右傾觀點和無組織無紀律行為,他也做了檢討;當時全國正在掀起批判右傾思想的熱潮,所以,至少現在沒有人會公開跟劉少奇走了。再說,劉少奇在軍隊也沒有那麼大的號召力。由此看來,這個人暫時不會出什麼大的問題。然而,高崗就不同了!他位高權重,在地方和軍隊都有很高的威望和號召力,他可比劉少奇危險得多。當務之急,應該先解決高崗的問題。至於劉少奇麼,可以暫且放一放。現在不妨同他攜起手來共同對付高崗。就這樣,「聯劉除高」 的設想形成了。當然,捨棄高崗這員愛將,他心裏難免有些遺憾,但以此換來團結穩定的大局,還是值得的!

一旦毛澤東拿定這個主意,高崗當然也就死定了。至於罪名,那還不是由毛澤東說了算,他說高崗「反黨、篡權」,有誰敢非議?高崗倒劉,本來就得罪了劉少奇和劉的親信,現在毛澤東要拿他開刀,給他戴上「反黨、篡權」的大帽子,一舉打入政治冷宮,他們正是求之不得呢,當然舉雙手贊成。

回顧這段歷史,不管毛澤東當年究竟是出於什麼原因突然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但有一點事實顯然是很清楚明白的,那就是高崗反對的根本就不是中共這個黨,而是劉少奇個人。他反對劉少奇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取而代之,而只是要幫助毛澤東把劉少奇從接班人的位置上拉下來。更重要的還在於,他之所以這樣幹,完全是秉承了毛澤東的意圖。正如高崗在受審查時所說:「其實,『反劉』本來就是毛主席的意圖,我沒有領會錯。我錯就錯在不該把主席的意圖過早地宣揚出去,而且不該聽信陳雲的話。他叫我先幹起來,等搞出名堂以後再告訴毛主席。結果現在說我『背著毛主席搞陰謀活動』,我怎麼說得清呀!」「我的想法很簡單,既然毛主席已經不信任少奇了,我就應該幫助他出去這塊心病。至於誰來接替少奇,我並沒有想那麼多,反正誰上去都行,就是少奇不行。」

說到底,高崗不過是毛澤東和劉少奇進行黨內鬥爭的犧牲品,而「反黨、篡權」則不過是一頂置憑空捏造的政治帽子而已。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縱觀中共歷次黨內鬥爭,類似這樣的例子可以說是屢見不鮮,又何止高崗一人。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申淵:在毛澤東和斯大林之間走鋼絲的高崗
截訪者「完美接管」省信訪局——鳩佔鵲巢?
投書:十月一日紀國殤 罪魁禍首共產黨
顧國平:中共與人民的關係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內部暗潮湧?中共發血腥警告
【遠見快評】達薩克猛料曝光 蘋果終局背後玄機?
【時事縱橫】中共7.1露怯 逾二百軍巴塞爆鳥巢
【秦鵬直播】趙立堅曾甩鍋武漢軍運 美國會調查
【財商天下】大量糧食靠進口 中國耕地卻拋荒?
【珍言真語】鍾劍華:蘋果被打壓 觸動國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