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H1N1作戰新觀念

【新紀元】H1N1作戰新觀念 聞香驅疫古智慧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7日訊】秋冬是流感病毒的好發季節,世界衛生組織警告H1N1病毒變異種可能橫掃全球三分之一人口,令人不得不聯想同為H1N1病毒引發的上世紀大瘟疫——西班牙流感造成數千萬人殞命的悲劇……儘管H1N1新流感疫苗已進行人體試驗中,但能不能追上病毒基因組的變化、成效如何,仍有待觀察。

未盡完善的西醫防治,加劇全球瘟疫陰影。恐慌之餘,人們的目光重新落在古老傳統的中醫智慧。古時候,當瘟疫流行時,醫師用藥物做成「避瘟香」,燃燒生煙以屏擋病毒;或使用天然藥物做成香包,聞香以避瘟。從先民的智慧中擷取經驗,現代人類就能少受很多苦,何樂不為?

回顧瘟疫在人類歷史上的作用,驚現史上每一場大瘟疫都與當時的社會環境、人心道德緊密相關。瘟疫的出現與消失、病情無關是否倖存,都讓人感受「上帝之鞭」的無形掌控……

H1N1會造成瘟疫嗎?
文 ◎ 黃凱西


H1N1新流感是否成為二十一世紀初的全球性瘟疫,已經成為人們擔心的話題。(Getty Images)

隨著全球感染H1N1新流感的人數不斷攀升,新流感的威脅已不容小覷。世衛警告,秋冬時令,新流感病毒變異種恐將引爆全球大流行,屆時很可能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感染新流感。一場新的瘟疫,是否即將引爆?

入九月,很多國家都到了新學期開始的時候。為了防止H1N1新流感在校園出現大規模蔓延,各校無不膽戰心驚,展開防疫大作戰,學生進入校園前均要量體溫,洗手、清毒、以及宣導教育等樣樣不可少,希望做到滴水不漏,全力防堵疫情進入校園。

儘管如此,H1N1新流感仍在加速傳播。美國大學健康協會九月四日表示,該協會對全美一百六十五所大學的監測報告顯示,H1N1新流感開始在美國大學傳播,開學的第一周內已出現一千六百四十個病例。

在臺灣,截至九月十一日下午四時為止,全臺已有二百四十七所學校共三百六十八班停課,推估受到影響的學生人數已經突破上萬人。

九月十八日,曾發生聚集性H1N1新流感病例的中國黑龍江大學,為防止流感病情進一步擴散,已全面停課。另外,全中國有三十多個省市發生聚集性H1N1新流感,病例不斷增加。



在資訊不透明的中國,H1N1新流感在民間已引起恐慌。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在甘肅一間學校外,二十多名家長正在等待孩子完成檢疫。(AFP)

世界衛生組織(WHO)九月十八日在最新每周通報中表示,目前H1N1新流感已造成全球至少三千四百八十六人死亡,一周內死亡病例數增加了二百八十一例。美洲地區報告的死亡人數最多,為二千六百二十五人。非洲地區報告的死亡人數最少,為四十人。

世衛表示,與前一周相比,世衛組織所轄全球六大地區的H1N1新流感死亡人數均有所上升,確診病例總數超過二十九點六萬例,但由於許多疫情嚴重的國家已不再統計新增病例,這個數據顯然比實際感染數據低很多。

百年來流感殺人無數

最近的一百多年來人類經歷了幾次大的流感,死亡數百萬人至幾千萬人,其中又以一九一八至一九二零年的西班牙流感(H1N1新流感病毒)影響最鉅,全球死亡人數在四千萬至九千萬之間。

短短一個月裏西班牙三分之一的市民、即八百萬人患流感,政府關門、交通停運、商場停業,整個城市陷於癱瘓中,連西班牙國王也因此而亡。流感很快傳遍整個歐洲,僅法國就有四十萬人死於流感。

隨著貿易航線,病毒被帶到全世界,橫掃北美洲、歐洲、亞洲、巴西和南太平洋,造成極為嚴重的傷亡。據統計,在一九一八年三月至一九一九年九月的十八個月中,流感奪去了全球約2%人口的性命。流感病毒全球平均致死率為2.5~5%,是一般流感0.1%致死率的二十五倍以上,這令西班牙流感成為人類歷史上最致命的傳染病。

H1N1恐再成殺人瘟疫?

H1N1新流感疫情今年三月在墨西哥爆發,之後席捲全球。H1N1新流感又稱甲型H1N1流感、A型H1N1流感,是由豬流感、禽流感、人流感三者結合變種後而形成的新型流感。

白宮科技顧問委員會八月二十四日在一份給ㄠ巴馬總統的報告中預測,全美今年有三分之一至半數人口,可能在秋天和冬天感染H1N1新型流感,並造成三萬至九萬人死亡。報告中並表示,這是只有少數人能免疫的新型病毒,很容易就讓許多人感染,因此對美國「仍構成嚴重的健康威脅」。

由於有「達菲」等抗病毒藥的使用,人們慶幸這次流感病毒雖然傳染力較強,但毒性不大。但專家警告說,根據流感以往的特性,很可能還會有毒性更強的第二波、第三波。

秋冬是流感病毒的好發季節,世界衛生組織於二零零九年五月八日向全世界發出警訊:九月份後,北半球即將進入秋冬季節,該病毒「變異種」恐怕會引爆「全球性大流行」,屆時很可能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即大約二十億的人口會遭受其魔掌,感染H1N1新流感,死亡人數恐大增。

八月下旬,在北京召開的一場「H1N1新流感應對與準備國際科學研討會」中,世界衛生組織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流感防控專家通過會議,向人們再次提出警告:今年秋冬,H1N1新流感有可能出現「爆炸」疫情,要謹慎防範,絕不能掉以輕心。

九月二十一日,香港一日內有十一所中小學爆發流感,共八百二十四名學生染病。世衛總幹事陳馮富珍在香港主持世衛西太平洋區第六十次年會中提出警告:H1N1新型流感第二波即將爆發。

西班牙大流感帶給人類的傷痛,會再次被提到人們面前嗎?H1N1新流感病毒會成殺人流感,造成全球瘟疫嗎?這個答案,只有留給將來歷史去驗證,但每個人都應有心理準備,這場防疫仗恐怕是一個長期抗戰。◇


對H1N1新流感的恐懼,已威脅到日常生活。圖為法國南部一群孩子帶著口罩在戶外遊戲。(AFP)

==============================================================================

聞香避瘟 古代的芳香療法
文 ◎ 胡乃文(臺北上海同德堂中醫師)

古代也有芳香療法!傳統中醫有一套有效隔離流行傳染的袪疫妙方,將多種草藥研磨製成避瘟香包,掛在身上,幾乎可避所有的瘟病。在H1N1新流感蔓延的今天,老祖宗獨到的智慧益顯珍貴。

行性感冒種類越來越多,感冒病毒的變種情況越來越普遍,流行時間也拉長……面對這種情形,有無預防之道呢?

現代西醫抵抗疾病的方式,是透過兩種管道讓人「感染」那個疾病的病源,以誘發選擇性抗體的能力。一是故意感染,引發本身的抗病能力,例如水痘、腮腺炎等,只要感染一次,就終生免疫;二是注射弱化了的病源(疫苗),引發本身的抗病能力,現代醫學影響下的許多小孩,剛出生就接種無數的疫苗。

而中國傳統的民間方法,藉由食補或藥補讓疾病遠離。另外,適度的運動、適度的作息、適度的飲食、適度的情緒管理、適度的穿著不令寒溫太過,都使人們免於染疾,這種「防病於未然」的方式,是中國傳統醫學的高境界。



中國強調藥食同源,利用天然的中草藥,配合正確的飲食方式,可以增強免病能力。(AFP)

中國古人對待疾病的智慧表現在多方面,普遍運用的防治方法有:

一、傳統中國式的食補、藥補:藥食同源,利用天然的中草藥,配合正確的飲食方式,可以增強免病能力。

二、傳統中國的生活方式:緩、慢、圓、不急,生活起居都是舒緩有規律的,於是情緒穩定;近代西方醫學的實驗數據,也證明這種穩定的情緒,可以令免疫功能正常。

三、傳統中國式的針灸、按摩:通過針灸或按摩某些穴道,例如三里穴、曲池穴、尺澤穴等,能改善免疫、抗病能力,每個人都可以試試的。

四、適度的寒溫:上古的中醫典籍《黃帝內經》,其中有「法於陰陽,合於術數,春秋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之論;說明人能根據「晝夜之陰陽」、「四季之陰陽」的規律而生活,就能長壽且少生病不生病。

佩掛香包可防止流感肆虐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更簡單的方式可以防病。例如古時瘟疫流行的時候,有智慧的傳統醫師,開出了很多有效隔離流行傳染的處方,其中包括了「避瘟香包」的隨身佩掛物。

我在二零零八年四川的汶川地震之後,為了預防大災難之後的流行疫病,在報紙、雜誌、電視節目和廣播節目上都發表了可以佩戴「避瘟香包」防病,期望有識之士都能照方製作香包,以隔離病情的流行。

智慧的中醫祖先們,給我們留下了他們智慧的結晶。他們沒有給我們講啥理論,可確實有效。但講究科學論證的現今,不把理講透了,現代人都不相信、不肯承認。

現在,我把這個避瘟香包防病的理再講透些,希望現在的「新流感」和以後還可能出現的「更新的、更更新的」流感,不至於嚴重影響社會。

利用藥物香味,以智慧抵擋流行病

古時候,曾經有過多次大的瘟疫流行。以前的醫生,研究了使用幾種藥物做成「避瘟香」,以燃燒生煙的方式,將瘟疫的病毒屏擋於人體之外;也發展了使用幾種藥物做成「避瘟香包」,讓人佩掛在胸前,隨時嗅到它的香味,以至於可以將瘟疫的病毒屏擋於人體之外。

「避瘟香」和「避瘟香包」都是利用植物的香氣,因為嗅覺引起腦與免疫系統的綜合作用、呼吸道內部結構對香味分子的反應而達到抗病作用的。這怎麼講呢?

現代坊間流行一種「芳香療法」,使用一些以化學物從植物中萃取出的「香精」,利用低溫揮發之法,讓香精分子揮發在空氣中。當人們在室內嗅到了它們,依據「芳香療法」的說明,那就可能發揮了降低血壓、強化體能、抵抗壓力、放鬆肌肉、增強記憶、增加自信、改善脾氣等效能。以神經學和內分泌學的理論來說,也可能行得通。

植物之化學萃取的香精有療病能力,想想萃取使用的那些化學物對人身體,可能也具有一些別的作用。可是,「避瘟香包」是直接從植物研成的粉末,它含有的只是天然揮發性物質,而沒有化學物的作用,一樣具有好的效果,卻另外也含有一些很微量的「粗糙物質」,可能具有更細微之生理作用。它們都可能通過以下的路徑,而達到效果。

香氣的揮發性分子通過刺激鼻黏膜上的嗅覺接受器,起了神經衝動,經過嗅神經傳導到大腦的邊緣系統,以致影響自主神經的管控器官──下視丘,再影響了腦下垂體,而產生不同的各種荷爾蒙,這些荷爾蒙再去影響身體各部內分泌系統,而起到免疫能力之增強。

古時人們,就是和自然接近的,他們沒有現代的分析儀器,也沒有現代的萃取技術,可是古人的生活卻只有自然,與自然同化。於是,自然的疾病,也就只使用自然的方式,不必注射、不必疫苗,各種疾病在自然中就免除了。現代的人類,如果從先民們的智慧中擷取一些經驗,就少受很多的苦,何樂不為?◇


 

==============================================================================

解決現代瘟疫需用古代智慧
文 ◎ 陳彥玲(明慧教育學會理事長)

無論現在的科技如何發達,在控制瘟疫或是病毒的蔓延或是變種上,仍是束手無策。H1N1新流感的疫情不斷在全球蔓延,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全球危機,借鏡古人的智慧,或許可以替今日的瘟疫找出解決之道。

國人的諺語與成語裏蘊含了許多先人的生活經驗,這些智慧可以消災解厄,甚至保命平安。面對一波又一波的災難;從風災、水災到瘟疫,我們不能不心生警惕,尤其在這講究物質利益與速度的時代,這些創造快速科技成就與經濟利益的理論是否也讓我們與古人的智慧越行越遠,自以為聰明的人類可能已在作繭自縛而不自知?

借鏡古人智慧,替今日瘟疫找出路

「人哪不照天理、天地就不按甲子」是一句福佬話的俗諺。天與地不按時序安排來運行,所引起的氣候、洋流甚至生態的變化都是以天災地變的警訊出現,並造成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而災變的後面則必定是人人聞之色變的瘟疫。

現在的科技不論已經創造了多少所謂的奇蹟,例如:可以像偷天換日一般的基因改造工程,能發明出不受季節控制的農作物來滿足人類的口慾,但卻仍無法預測瘟疫病毒的變化,直到目前為止,現代科技掛帥的各國政府也只能用預防針來作為遏止瘟疫傳播的主要手段。卻忘了這些天災的前提竟是「人哪不照天理」的「人禍」。



儘管現代的科技再進步,面對日新月異的流感病毒,科學家們仍未找到一個可以破解或是遏止蔓延的方法。(AFP)

因此,不管是要遏止瘟疫的大面積擴散,或是平衡好個人的免疫系統以成功的與病毒抗衡,勢必要回過頭去看看,古人留給我們的智慧之語,並從中去實踐。瘟疫自古就有,古代沒有現在的顯微鏡的設備、基因改造的技術時,他們如何能避開瘟疫?

依天地運行,上醫醫國

與現代人的生活型態大不相同的是,古代人們從個人的養生到舉國民生的政策都順應天理,重德敬神,人人不敢慾望無度,則國泰民安,瘟疫無所現形。個人的養生或國家的治理皆講究「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總是依著天地的運行,尊重道統。

傳統醫學有所謂的「中工治已病、上工治未病」的思想,希望所有社會大眾能因為接受醫生的指導,運動、作息、飲食等都符合於正確的規律、正確的法則,不再生病。

一位好的執政者,會通過他有效的執政團隊制定可行辦法,讓他所管理的地區,也許是一市、一縣,也許是一省、一國,不至於承受各種不好的天災、疾病等苦難。中國古時的執政理想,即「上醫醫國」的境界。

古時有「下醫醫病、中醫醫人、上醫醫國」的說法,認為醫病只是「下醫」的工作;而「中醫」卻能醫人,讓人心改變以致不生病;但是上醫就能讓較大地區的人民免於苦難,這是不簡單的高能力、高境界表現。

今天,面對這個百變的HINI新流感或日後可能產生的其他全新病種的傳染病毒,海峽兩岸的為政者應該仔細地研讀近代的瘟疫起源與特性,對照古人的智慧,則必然能回歸到一條康莊大道。

無神論讓中國成瘟疫之溫床

然而,擁有最多中華文化資產的中國,卻因中共將無神論強行灌入中國人的腦海與骨髓,已將神州變成了赤色大地,用生態換取經濟利益,用謊言對全世界掩蓋疫情,導致中國幾乎已經成為瘟疫的溫床,自文革開始至今尚未解除的浩劫:鼠疫、霍亂、結核菌、性病、SARS、禽流感及新流感等不盡勝數的瘟疫,儼然如未引爆並能自行複製的炸彈一般的恐怖。

例如,中國有老鼠四十億,鼠疫再次爆發的風險正在增加。中國二零零零年統計有四億人感染結核菌,年新增肺結核五百萬,其中傳染性肺結核二百萬等。然而,由於掩蓋,中共治下六十年來所爆發的重大疫情,多數世人並不知曉。


中國老鼠估計有四十億,對中國威脅最大的是旱獺鼠疫。圖為一隻旱獺。(photos.com)
為何一個科技昌明的時代無法將這些古老的瘟疫控制?也無法預知病毒或細菌的變種?如果我們回過頭去看看古人的智慧,例如:「人體自有陰陽」、「人體是一個小宇宙」,利用古人的打坐或修心煉功,將人體的免疫系統達致最完美的狀態,何需注射「預防針」?

如果能讓瘟疫溫床的中國大陸再一次回歸為「神州」,讓人人「知曉舉頭三尺有神明」的天理,誰還敢不說實話?連「吃水果都得拜樹頭」了,哪裏會「人定勝天」或「與天鬥與地鬥」地去破壞生態?看來,從傳統的打坐修煉成為世人的首選,從退出無神論的黨團隊的行動中,讓順應天理的思想再一次回到中國,回歸古代的智慧,才能根本解決現代越演越烈的天降厲疫了。◇

==============================================================================

不敢忘卻的瘟疫之痛
文 ◎ 文華


黑死病發病後病人多則四、五天,少則數小時即死亡,死亡率基本上是百分之百。(大紀元資料室)

很多身體健康的人突然發燒,眼睛變紅,皮膚長滿紅斑,四肢出現壞疽並開始腐爛……瘟疫摧毀了羅馬帝國,卻催生了基督教。追溯時代背景,歷史上的每一場大瘟疫似乎都在提醒著人類「上帝之鞭」的掌控。

顧瘟疫在人類歷史上的作用,人們驚訝地發現,昔日奠定歐洲文明的古希臘,毀在一場聞所未聞的大瘟疫中;盛極一時的羅馬帝國也倒在兩次瘟疫的鐵蹄下,連幾百年後重建羅馬的希望也被瘟疫消磨掉了;從中國朝代的交替到基督教的興衰、文藝復興的到來,這一切都讓人感受到「上帝之鞭」在無形中掌控著人類。重讀《歷史上的大瘟疫》一書,當時的悲慘景象不禁讓人擔憂災禍再次降落人間。

雅典瘟疫,依神諭增大祭壇才停止

西元前四百三十年,希臘雅典繁榮昌盛,被人稱為「黃金城邦」,其文明影響了後世的整個歐洲。然而在和斯巴達人的伯羅奔尼撒之戰中,一場前所未有的大瘟疫導致了三分之一的雅典人死亡。被瘟疫感染的二十五歲的史學家修昔底德用顫抖的手寫下他的親身經歷:

很多身體完全健康的人突然開始頭部發燒,眼睛變紅發炎,口內從喉中和舌上出血,呼吸不舒服、打噴嚏、嗓子變啞。不久病人胸部發痛、咳嗽、肚子痛,然後嘔吐出醫生都沒有定名的各種膽汁,大部份時間是乾嘔並產生強烈的抽筋。他們的體表溫度不高,但身體裏面很熱,哪怕穿著最薄的亞麻布也覺得熱,於是他們總想跳進大水桶,總想喝水。有的人異常激動,白天大喊大叫,晚上無法入睡。他們的皮膚渾身上下還長滿了紅紅的斑點,有的人四肢出現壞疽,這些疽很快變成深紅色,然後轉黑並開始腐爛,人還活著就能看見自己的身體在腐爛,蛆蟲在創口上滋長,不久整個人的身體全被摧垮了,腰或頭部不聽使喚了,最後心臟也停止了跳動。

開始幾天,人們簡直不能在雅典城的任何一個平民區睡下去,到處都是喧嘩聲和哭嚎聲,後來就連哭喪的人也聽不見了,因為人都死了。那些萬幸活過來的人,有的喪失了視力,有的連自己是誰都記不起了,有的生殖器、手指腳趾都喪失了功能。

當時恐怖籠罩著整個雅典。各個城區都設了屍體焚燒點,焚燒爐徹夜不息,陰森恐怖的濃煙和臭不可聞的氣味遮住了城市的上空,燻黑了嶄新建築上潔白的大理石。那時人人想保命,親戚朋友病了也不去探望和照顧,家人死了也不遵循喪葬禮儀,就隨便燒了就完了。有的看見別人設的火葬堆正在燃燒著,把自己家人的屍體擡過去,扔在別人的屍體上就跑開了,人們對死亡已經麻木了。

據希臘傳說記載,瘟疫來臨時,阿波羅神曾提示眾人得把阿波羅神殿中那個正立方體的祭壇加大一倍。人們於是把祭壇每一邊加長了一倍,(體積變成了八倍),但瘟疫依舊蔓延。後來人們才悟到,神諭的意思是要把祭壇的體積增大一倍,於是人們照此增大了祭壇後,瘟疫就停止了。但四年後又再次爆發,直到西元前四二六年底,瘟疫似乎完成了任務,才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瘟疫摧毀羅馬帝國,卻催生了基督教

據史書記載,稱雄世界、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羅馬帝國在西元二世紀後期突然衰敗下來,而其間的兩場瘟疫:「安東尼瘟疫」和「西普里安瘟疫」,竟起了決定性推動作用。

比如在西元一六四年,在安東尼奧王朝的羅馬帝國東部的敘利亞省境內,發生了一次大規模的叛亂。皇帝馬可.奧儒略派兵平亂,一場本無懸念的戰爭卻因為羅馬士兵染病死亡而拖了兩年,當羅馬人舉行盛大儀式,歡迎凱旋而歸的軍隊時,他們也迎來了另一支可怕的「軍隊」──瘟疫,連皇帝本人也在受盡瘟疫煎熬中死去。醫書記載,病人劇烈腹瀉、嘔吐、喉嚨腫痛、口渴、潰爛、高燒熱得燙手,手腳潰爛或生了壞疽,很多症狀跟雅典瘟疫一樣,在瘟疫高峰期,羅馬城每天要死五千多人,而更可怕的是,這場瘟疫的高峰期竟一直持續了十六年。

令人吃驚的是,瘟疫不但摧毀了羅馬帝國,也催生了基督教。在此之前,基督教遭受了近三百年的殘酷迫害。古羅馬皇帝尼祿曾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基督教徒。他還命令將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然後邀請羅馬權貴一同欣賞這些人被猛獸活活撕裂咬死的場面;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製成火把並排列在花園中,然後在入夜時點燃,照亮皇帝的園遊會。

然而瘟疫之後,情況發生了巨變。正如著名醫學史家卡特賴特所說:「假如羅馬帝國不是在基督誕生後的一些年中受到無法治癒的疾病的打擊,基督教就不能成功的成為一種世界性力量,假如醫學不是落入基督教會的控制之下,那麼從四世紀到十四世紀一千年間的醫學史就會完全不一樣。」

東漢末年大瘟疫,百人存一

西元二零四年,瘟疫也在東方改寫了歷史。當時中國長江以北地區出現流行性出血熱,約兩千萬人口死亡,曹操的名詩《蒿裏行》:「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就是東漢傷寒瘟疫的真實寫照。為了保全性命,人們開始求助於神仙,於是,道教和佛教在中國極度盛行。

古代中國歷史上,除東漢末年的這次大瘟疫之外,另外兩次分別是西元十二至十三世紀的大瘟疫以及十七世紀中葉的大瘟疫。這後兩次大瘟疫,都曾造成了上百萬人死亡。特別是在一二三二年的大瘟疫中,在五十天內,開封城竟出現了「諸門出死者九十餘萬人,貧不能葬者不在是數」的驚人死亡率。

查士丁尼瘟疫,存活與病情無關

西元五世紀,正當東羅馬拜占庭帝國的查士丁尼皇帝,決定採取行動實現其復國夢時,一場空前規模的瘟疫令其壯志落空。《聖徒傳》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景:到處都是「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腐爛的屍體,他們腹部腫脹,張開的嘴裏如洪水般噴出陣陣膿水,他們的眼睛通紅,手則朝上高舉著。屍體疊著屍體」,在角落裏、街道上、庭院的門廊裏或者教堂裏腐爛。

更恐怖的還不是死亡人數之多,而在於這種瘟疫的快速殺傷力。據史書記載,人們相互之間正在進行著交談,突然他們就開始搖晃,然後就地倒下;一個人正在幹活,突然身體一歪,一個靈魂出竅了……後世研究發現,查士丁尼瘟疫是由鼠疫引起。在最流行的九十天裏,土耳其首都君士坦丁堡(現在稱為伊斯坦布爾)每天死亡五千人,總數為四十五萬,占全城居民人數的45~75%。令醫學界難堪的是,有很多被著名醫生預言即將死亡的病人,卻在不久後出人意料地徹底擺脫了疾病,而有些被預言會康復的病人卻很快死去了。

上帝之鞭——歐洲黑死病

西元十四世紀,歐洲爆發大規模鼠疫,至少兩千五百萬人死亡,這成為歐洲歷史的轉捩點,一半甚至三分之二的人口死亡。

「受害者發病那一天,水泡和癤子出現在胳膊、大腿和脖子上。他們非常虛弱,備受折磨,只能倚靠在床上。不久,癤子變成核桃那麼大,然後變成雞蛋或鵝蛋大小,痛徹心肺。病症會持續三天,到了第四天,又一個孤魂升入了天國。」
一三四七年,義大利牧師邁可這樣描述當時的疫情。病人一般會出現下列病症:發燒、咳血、脫水、昏迷、幻覺、腹瀉、淋巴腫大、皮膚潰瘍、皮下出血等,皮膚常常變成藍黑色,所謂「黑死病」便由此得名。發病後病人多則四、五天,少則數小時即死亡,死亡率基本上是百分之百。

據考證,黑死病也是由鼠疫引起。鼠疫通常有淋巴腺型、肺型和敗血症型三種。病原體可藉接觸動物和人與人之間的飛沫傳播。鼠疫傳染性強、死亡率高,未經治療的腺鼠疫病死率達50~70%,敗血症型接近100%。

當瘟疫橫行時,很多人認為這是來自上帝的懲罰。為了贖罪,不少人參加了自笞隊,希望通過嚴酷的自我鞭笞來清除身上的罪惡,以獲得上帝的寬恕。黑死病後,由於人口銳減,生產力受到極大損傷,直到一百年後,歐洲經濟才復甦過來。與此同時,許多倖存者開始了對舊制度的質疑,對傳統的價值觀產生動搖。因此有人說,正是黑死病的流行,客觀上摧毀了舊有社會體系,使歐洲迎來了文藝復興的黎明。

如今,在SARS、禽流感仍未消失之前,H1N1新流感又一波接一波的撲面而來。九月二十一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隨著北半球冬季的來臨,新流感第二波疫情已經出現,不過目前H1N1新流感病毒並未變異成毒性更強的病毒。然而,未來流感還會有幾波、如何演變,人們都無從得知,惟願上蒼保佑人類度過此劫。◇

==============================================================================

靜坐與新流感: 一個神經科學的再發現
文 ◎ 林威宇(藥學博士)


現代醫學證實打坐可以提升專注力、有效處理壓力,甚至可以減輕慢性疾病。(Getty Images)

靜坐,是古人留下最佳的保健方法之一。透過現今科學的研究發現,打坐足以讓人心神穩定、抒解壓力、甚至提升人的免疫系統。面對H1N1新流感的來勢洶洶,靜坐不失為一個防疫的好方法。

對當前來勢洶洶的H1N1病毒,雖有藥廠開始生產針對H1N1病毒的疫苗,但尚無絕對確定的疫苗可以使用,因為一旦爆發大流行,屆時病毒基因組未必與現在的病毒相同,抗病毒藥物Tami flu有助於減緩病人的病徵、降低病毒傳染給他人的機會,但卻無法將病毒自體內清除。

當西醫無法治癒疾病,而越來越多變異病毒與不明的現代病叢生,在繁忙的都市生活中,愈來愈多人藉由瑜珈或打坐來幫助抒解壓力。已有許多的研究證據發現,在冥想過程中,若將注意力集中於本身內在的特定目標或事物,可以有效降低焦慮、緊張、抑制負面情緒。這種釋壓方式被泛稱為正念減壓法(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 MBSR),有時亦稱為內觀認知治療(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MBCT)。

雖然對於打坐冥想的直接效果仍有研究方法上的爭議,但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輔助及另類醫學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NIH)已經將打坐冥想列為可能的醫療方式。但是打坐冥想為什麼對人的身體健康會有很大的促進作用?這對實證科學而言,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

打坐可強化身體免疫功能

這個難以回答的癥結源自於十七世紀,西方哲學從十七世紀後便一直採用心物二元論,把肉體(physical)和心智(mind)分割為二大區塊,這二者最大的區別即在於物質可以精確量化及實證(如驗血),而抽象的精神狀態則無法精確量化(如檢驗親情的多少)。但在東方的傳統文化中,講究「天人合一」及「心物一體」,認為此兩者不可分割,也無法獨立存在。

過去的幾百年來,這套哲學理論給人類社會帶來了前所未見的文明發展,因此不論是醫生還是科學家,都普遍傾向於二元論說法。然而近年來,隨著人們對精神世界的了解,大家漸漸開始認識到二元論往往不能解釋諸多的生命現象,而東方文明中,心物合一的思想觀,卻能夠提供完美的解答。

對西方的許多科學家來說,打坐冥想無非就是一種釋壓、放鬆、改善注意力、控制負面情緒或降低血壓的方法。不過,打坐冥想的功用似乎並不僅僅是如此而已。近年來,科學研究已發現,打坐冥想甚至可以讓大腦產生結構性的改變並強化身體的免疫功能,這些改變雖難以用西方哲學的理論論述,但是卻能被理性的工具所觀察。

目前的科學研究知道,左腦前額葉(left-sided prefrontal lobe)主要負責調控人類的正向情緒,而右腦前額葉主要負責調控人類的負向情緒。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情緒神經科學實驗室」研究發現,健康受試者在經過短暫八周的MBSR臨床訓練計畫後,他們的左腦前額葉的腦波(EEG)相較於一般受試者有更明顯的活躍現象,這表明這群人經由打坐冥想無形中保有了更多正面的思想及情緒。

而在實驗中也發現,這群帶著正面情緒的人,在接受流感疫苗注射後,也可以顯著的提升體內所擁有的抗體數目,這也表明這群人經由打坐冥想讓自己擁有更佳對抗流感病毒的能力。

打坐有助於提升正面人生觀

目前的神經科學研究也發現,當我們持續練習某些認知或技能,如重複性的動作、記憶、語言學習等,會改變神經突觸間的離子濃度及造成神經迴路的變化,而大腦中與這些認知或記憶功能相對應的區域也有較大的體積。如英國計程車司機因為必須熟記街道圖,所以與空間記憶相關的大腦海馬回區域會特別發達。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科學家發現,那些長期參與打坐練習者,用於抑制負面情緒相關的右側額葉眼眶皮質以及調控情緒相關的海馬回(hippocampus)體積都比一般人大許多。這項觀察結果顯示,打坐練習對於抑制不良情緒及提升正面人生觀具有相當的助益,這同時也間接說明了,何以那些經常參與打坐的修煉者外表看起來都特別的祥和平靜了。

正向思想與情緒,會讓一個人更長壽,而心理壓力則會誘發或強化某些疾病的發生,許多疾病如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癲癇、骨質疏鬆症、癌症、氣喘等都與負向情緒有極大的關聯。科學研究發現,當人一直帶著負向情緒想著不好的事情時,體內的C-反應蛋白(C-reactive protein)數量會明顯的增加,C-反應蛋白是肝臟製造的一種蛋白質,可以反映出一個人體內目前發炎的狀況,如氣喘、心肌梗塞、糖尿病、動脈硬化、高血壓等疾病,或許這也說明了,何以那些情緒穩定、心平氣和的打坐修煉者,不易見到心血管疾病及氣喘了。

當一個人內心在不斷的想著事情,承受著許多心理壓力時,這樣的個體對於許多流行疾病的抵抗力必然較弱。當前大家都憂心忡忡地談論著新流感的流行及預防,尋找增強免疫力及對抗病毒的方法,殊不知這種憂心忡忡的心理壓力恰好加劇了H1N1新流感這樣的高度傳染病在內的各種疾病對人體的影響。心理因素一直與免疫系統的許多功能相關,心理因素會影響感冒發病和傳染,也會改變個體對接種疫苗的免疫反應。心理因素甚至會影響到許多免疫參數及各種不良基因的表達。

壓力會降低免疫系統功能

《TIME》雜誌資深專欄作家Lemonick在二零零三年的一篇專欄中提到了:「一位神經科學專家告訴他,當一個人在想著有壓力的事情時,他的大腦會釋放出超過六十種神經傳遞物質出來,而這些神經傳遞物質會經由血液循環擴散到全身的每一個細胞中去,進而造成全身性的不良影響。」這種影響方式目前已知是藉由大腦→下視丘→腦下垂體→腎上腺皮質激素的路徑影響到全身。因此,當一個人在不斷的應付或思索著充滿壓力的事物時,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承受著傷害。這同時也說明了何以暴躁易怒的人,血壓及血糖往往控制不良;不肯原諒別人過錯、凡是斤斤計較的人,過敏症狀往往不易控制;而凡事過度憂心的人,冬天容易感冒。同樣的,靜坐修煉者因有較佳的情緒控制迴路,也就較一般人活的更健康、更悠遊自在、更灑脫了。

就算沒有流感,也不能每天憂心忡忡、心情鬱悶!每天想著不好的事情、心情憂鬱,莫名其妙地把自己的免疫系統搞得亂七八糟,流感還沒上身,身體狀況就已經一團亂了。

九月十六日在美國國家醫學研究所召開的H1N1新流感專家會議中,哈佛大學Marc Lipsitch教授說:「孩童症狀最輕微。」而美國CDC也發現在本次H1N1感染的死亡人數多集中在二十五至四十九歲(41%),這個年齡層抵抗力雖好,但也是接受社會及媒體資訊最多也最快的一群。負面想法過多、擔憂過度、過度擾亂自身的免疫系統或許正是這些人死亡的原因之一。

對抗流感的種種方法其實就是讓自己身體健康、長命百歲的方法!即使沒有流感,也要常運動、多吃蔬菜水果、作息正常、經常去戶外呼吸新鮮空氣,讓身體維持在一個恆定的健康狀態!除此之外,或許藉由東方傳統的瑜伽、氣功、太極或靜坐練習,通過一系列身體和精神的修行,以維持良好的免疫狀態及情緒控制,可能是一個更好的解決及預防之道。◇

本文轉自【新紀元週刊】141期「封面故事」欄目(2009/10/01出刊)
http://mag.epochtimes.com/143/index.htm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