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瘟疫滅亡的明朝

font print 人氣: 140
【字號】    
   標籤: tags: ,

明萬曆年間,政府的賦役越來越重。隨之全國各地幾乎連年遭災。先秦晉,後河洛,繼之齊、魯、吳越、荊楚、三輔,並出現全國性的大旱災。萬曆、崇禎年間,旱災變得越來越頻繁,大旱之年的比率也在增加。最後波及華北數省的大鼠疫終於在山西爆發。

萬曆八年(1580年),「大同瘟疫大作,十室九病,傳染者接踵而亡,數口之家,一染此疫,十有一二甚至闔門不起者」。同年,在太原府(治今太原)的太谷縣、忻州、苛嵐州及保德州都有大疫的記載。次年,疫情傳至遼州(治今左權),再傳至潞安府(治今長治),疫情進一步擴大。萬曆《山西通忘》卷26記載,潞安「是歲大疫,腫項善染,病者不敢問,死者不敢吊」。患者表現為腫項,傳染性極強。

萬曆十年鼠疫傳到相鄰的河北宣府(治今宣化)地區,這裡是軍衛密集的軍事重鎮。疫情發生時,「人腫頸,一二日即死,名大頭瘟。起自西城,秋至本城,巷染戶絕。冬傳至北京,明年傳南方。」此疫不僅造成懷來衛城中的人口大量死亡,並且傳入北京。

北京周圍地區,直到清末光緒年間當地人仍然能夠回憶:「萬曆十年四月,京師疫。通州、東安亦疫。霸州、文安、大城、保定患大頭瘟症死者枕藉,苦傳染,雖至親不敢問吊。」「大頭瘟症」就是頸項腫大。在疫區,死亡人口約占總人口的40%,如真定府(治今正定)新樂縣,「萬曆十年春夏大頭瘟疫,民死者十分之四」,武強、欒城二縣的記載相同。另外,來自各地方志的資料表明,鼠疫還傳播到了山東及河南北部等地區。

從崇禎六年(1633年)開始,華北鼠疫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流行。這次爆發地點仍是山西。一條來自山西興縣的報告說:崇禎「七年八年,興縣盜賊殺傷人民,歲饉日甚。天行瘟疫,朝發夕死。至一夜之內,百姓驚逃,城為之空」。「朝發夕死」、「一家盡死孑遺」是對鼠疫發病迅速,病死率高特點的描述。崇禎十七年(1644年)秋天,鼠疫南傳至潞安府,順治十八年《潞安府志》卷15《紀事》記載這次疫情,「病者先於腋下股間生核,或吐淡血即死,不受藥餌。雖親友不敢問吊,有闔門死絕無人收葬者」。

山西鼠疫也向周邊省份傳播。崇禎九年至十六年,榆林府和延安府屬縣相繼發生大疫,如崇禎十年「大瘟,……米脂城中死者枕藉,十三年,夏又大疫,十五年,……大疫,十六年,稔,七月郡城瘟疫大作」。

同樣,河北地區也深受鼠疫流行之害。崇禎十三年,順德府(治今邢台)、河間府(治今河間)和大名府(治今大名)均有大疫,並且是烈性傳染病的流行,「瘟疫傳染,人死八九」。崇禎十四年,疫情進一步發展。在大名府,「春無雨,蝗蝻食麥盡,瘟疫大行,人死十之五六,歲大凶」。死亡人口的比率相當高。廣平、順德、真定等府,類似的記載相當多。崇禎十四年七月,鼠疫再一次傳入了北京城。

崇禎時人劉尚友追述北京城中的情況時說:「夏秋大疫,人偶生一贅肉隆起,數刻立死,謂之疙瘩瘟,都人患此者十四五。至春間又有嘔血者,亦半日死,或一家數人並死。」「疙瘩」是對腺鼠疫患者的淋巴結腫大的稱呼。崇禎十六年夏秋間北京城中的人口死亡率大約為40%甚至更多。

北京郊區的疫情也很嚴重。在通州,「崇禎十六年癸未七月大疫,名曰疙疽病,比屋傳染,有闔家喪亡竟無收斂者」。昌平州的記載中稱為「疙疽病」,而且「見則死,至有滅門者」。又如河間府景縣,「崇禎十六年大疫,病者吐血如西瓜水立死。」

當時北京實際已是一座恐怖的疫城。如一份清代檔案就提到崇禎十六年北京城的大疫情:「昨年京師瘟疫大作,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戶丁盡絕,無人收斂者」。抱陽生在《甲申朝事小計》卷6中提到崇禎十六年二月的北京城,「大疫,人鬼錯雜。薄暮人屏不行。貿易者多得紙錢,置水投之,有聲則錢,無聲則紙。甚至白日成陣,牆上及屋脊行走,揶揄居人。每夜則痛哭咆哮,聞有聲而逐有影」。死人太多,白天已可見城中處處鬼影,真令人毛骨悚然。

谷應泰在《明史紀事本末》卷78中說當時「京師內外城堞凡十五萬四千有奇,京營兵疫,其精銳又太監選去,登陴訣羸弱五六萬人,內閹數千人,守陴不充」。京營兵士在遭受鼠疫侵襲之後,元氣大傷。以至於北京城牆上,平均每三個垛口才有一個羸弱的士兵守衛,怎麼能抵擋李自成精銳之師的進攻。事實上,北京城是不攻而克的。

崇禎十六年,天津爆發肺鼠疫流行,上引同一份清代檔案說:「上天降災,瘟疫流行,自八月至今(九月十五日),傳染至盛。有一二日亡者,有朝染夕亡者,日每不下數百人,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門逐戶,無一保全。」……一人染疫,傳及闔家,兩月喪亡,至今轉熾,城外遍地皆然,而城中尤甚,以致棺蒿充途,哀號滿路」,一片悲慘淒惶。奇怪的是,李自成的軍隊轉戰南北,文獻中不見這些人死於瘟疫的記載。

河南北部也是崇禎年間的鼠疫流行區,在汝州郟縣、開封府的陽武、滎陽、通許、商水以及河南府、彰德府、歸德府等地都有鼠疫流行的記載。如在陽武縣,「瘟疫大作,死者十九,滅絕者無數」;在滎陽縣,「春大疫,民死不隔戶,三月路無人行」。人口死亡也是相當驚人的。

據估計,明代萬曆和崇禎二次鼠疫大流行中,華北三省人口死亡總數至少達到了l000萬人以上。由於鼠疫的流行與旱災、蝗災及戰亂相伴隨,所以,這一時期華北人口的死亡數應當更多。清兵順利入主中原。乃是天意。

順治元年(1644年),即清兵入關的次年,華北日趨風調雨順,大範圍的鼠疫流行也已熄滅。社會開始復甦,直到1661年迎來了康乾盛世。明亡清起,天意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明萬歷年間,政府的賦役越來越重。隨之全國各地幾乎連年遭災。先秦晉,後河洛,繼之齊、魯、吳越、荊楚、三輔,並出現全國性的大旱災。萬歷、崇禎年間,旱災變得越來越頻繁,大旱之年的比率也在增加。最後波及華北數省的大鼠疫終於在山西爆發。圖
  • 在漢帝國西部的邊境,有一條狹長縱深的天然通道,它位於黃河以西,便以「河西走廊」名世。兩千多年前,一個以漢人張騫為首的百人使團,第一次從這裡走過。張騫用十三年的時間,用腳步丈量出西域範圍,勾勒出華夏民族與中、西亞諸國交流的網絡。從此,他成了漢朝第一位探索西域,並打通中原與西域聯繫的傳奇人物。
  • 此生何事問前緣,長育大恩知故年。 揮寫光明是吾命,好春相會九重天。
  • 起風了 殘燭在搖晃的燈火裡 將夢燃燒殆盡 輕吐著一縷絲煙 飄渺矇朧之姿 如窗外斜照下的皎潔月色
  • 盛唐過後,雄渾昂揚的詩歌氣象有所減弱,一批崇尚清新奇僻詩風的詩人出現了,「詩僧」賈島就是這類詩人的代表。他的代表作是《題李凝幽居》。
  • 一個失落的思緒 不再狂妄,難忘的是 暴雨的夜晚,水的熱情 仍然無法拾回往日的精采
  • 如果我們這些平常人家都能有這樣的些許心意,就能讓更多需要的人得到些許溫暖,同時,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就能讓我們的心性、生命,有個更加「向善成長」的機會。
  • boy
    好蛋在澳洲長大,愛吃東西,愛玩。他有西人的胃,喜歡吃披薩、漢堡、薯條、沒有骨頭的肉和沒有刺的魚,還喜歡吃西人熱愛的中餐,如餃子、包子,還有蛋炒飯。 他是澳洲的ABC(Australia Born Chinese),典型的香蕉人,外黃內白。再說確切點,裡面的黑色香蕉籽,還是中國的種子,有著媽媽爸爸身上的華人血脈和民族文化特點,雜糅著現代中國社會的種種特質。他是一個很簡單也很複雜的蛋。
  • 唐代有詩人作的詩,竟然成了自己的讖言詩。奇的是,這樣的事無獨有偶。也有人夢到自己的讖言詩。冥冥中真有預感這回事?
  • 我們在之前的節目中曾經介紹過,有些西藏得道高僧在圓寂前,會留下一些遺言、或者指示,告訴弟子們自己的「轉世靈童」將會出生在哪裡。不過,對於普通人來說,他們在人生最後時刻的願望,有時對於來世的自己也很有影響呢。下面,我們就來說兩個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