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國人之222

劉蔚:一個人既不應向人借錢,也不應借錢給人(下)

劉蔚

標籤:

【大紀元2月10日訊】【《喚醒國人》題記:

我《喚醒國人》系列文章講述中國普遍存在的現象,願喚醒13億中國人認識到來自西方非主流的馬列共產黨自 1949年建政以來,沒有也不可能製造一寸土地、一兩礦產、一滴水,但它靠武力霸佔老天給每個人賴以生存的一份土地、礦產、水等自然資源,迫使人民為了生存到它那裏高價購買這些資源,按現在2007年的幣值,僅這一項每個人一輩子就要給共產黨白白掙30萬元人民幣。共產黨同樣靠武力壟斷全國經濟,一手決定人民收入,一手決定人民支出/物價,實際上收人民80%以上的稅。這就是13億人生活困苦的兩個根源。

共產黨為了壓搾人民,不斷挑起人民之間的攀比,爭鬥,毛澤東時代就害死了八千萬人中國人。2000年以來共產黨管區每年的非正常死亡達320萬人,包括200萬自殺的人中死亡的28萬,污染死亡的75萬等等。今天2007年13億人18歲以上的人平均400元人民幣
一個月的收入根本解決不了住房、教育、醫療等基本生活問題。而共產黨的3000名高幹子弟擁有的財富達2萬億元人民幣,平均每人6.7億元。今天共產黨管區 0.4%的人佔有那裏70%的財富。同時在共產黨大力破壞環境進行生產的情況下,污染,乾旱,洪水在加劇。幾十年來,共產黨只給了人民一個自由,就是給它掙一輩子錢,歌頌它一輩子,除此之外,它都會來打壓。

西方馬列共產黨使中國歷代幾千年中,人民擁有老天給他們每人的一份土地等自然資源,實際上實行市場經濟的狀況倒退到每人的一份自然資源被武力霸佔,實行武力壟斷經濟,人民被瘋狂壓搾的狀況。這是中國幾千年曆史上出現的唯一的一次重大倒退,來自西方的馬列共產黨也是中國幾千年來唯一的反革命,反動派。13億人每個人都有一部血淚史,就看你願不願意承認了。

現在的中國是壓搾和被壓搾的雙方。一方是佔不到人口千分之一的共產黨的局長們,他們決定人民收入,支出/物價,實際上收人民80%以上的稅,武力霸佔老天給每人賴以生存的一份土地、礦產、水等自然資源,現在他們就是不從單位拿錢,一年的收入都是三百萬元人民幣以上;而另一方就是13億人了,自己的收入,支出被共產黨的局長們決定,實際上繳80%以上的稅,老天給自己賴以生存的一份土地、礦產、水等自然資源被共產黨的局長們武力霸佔,痛苦比歡樂多。再也沒有第三方了。現在我們民眾可以做的主要有給13億人中認識或不認識的人講我們的生活為什麼這麼苦的真相,一輩子至少給一個人講,歡迎各位傳播《喚醒國人》的題記和文章。當哪天 13億人中有一半人認識到這些真相,共產黨的統治就持續不了兩年。

在結束共產黨的統治後,年滿18歲的約10億人一人一票表決,贊成票超過反對票後,民主平等的新中國實行以下四項制度:

1市長、省長、總統由當地年滿18歲的公民一人一票選舉產生,任期四年。
2公民享有遊行結社,興辦實業的自由。
3 平分共產黨管區的財產,主要是住房,貨幣。在壓搾人民的共產黨幾十年按權分配財富的制度下,幾十年來好人吃虧,壞人得利。新中國將共產黨管區2007年現有的平均每人23平方米的住房,以23平方米為單位編號讓13億人抽籤領取。住房是人民建的,人民不用交房租,這輩子住的問題就解決了。將共產黨管區的現有的學校、企業、貨幣等價值100萬億元人民幣的財富平分給人民,於是與其它政權更替一樣,宣佈人民幣作廢,13億人每人領取10萬華元,幣值與人民幣相當。
4自然資源一人一份。樓房地也是土地。每位年滿18歲的人不花一分錢,在政府抽籤領取老天給他的一份住房地、商用地、和耕地三種地,總面積在 1,000平方米以上,死後不遺傳,由政府讓後來滿18歲的人抽籤領取。民選政府每年將當年開發的石油、森林、金、銀、銅、鐵等自然資源的產值,扣除人員,設備費用,開13億張支票平分給13億人。

以上是這四項制度。通過實行上述制度,共產黨管區累積了幾十年的冤屈、貧困都可以得到解決,每個人的住房、吃飯等基本生活也可以得到解決。13億人拿回屬於他們自己的財富,本身就是對正義和人權的巨大維護。

凡是基本上贊同本題記的人可以相互稱為覺醒人士,覺醒人士也是民主人士,便於相互交流。我們進行的是一場使13億人擺脫共產黨壓搾,拿回我們被搶去的財富,拿回老天給我們每人賴以生存的包括上千平方米土地等自然資源,建立民主平等新中國的偉大的全民大革命。一樣的痛,一樣的淚,13億中華兒女們,起來,向著人人都有自己家園的新中國前進!

劉蔚2007年9月4日】

「還有,共派人員常說他們把對手駁得啞口無言。我劉蔚《喚醒國人》的系列文章自2007年在海內外發表以來到今天2009年,一年多了,單是在大陸論壇的點擊量都超過了30萬。從來沒有看見中共的主要媒體反駁過,否定過,而我們是把它徹底否定了。其實我們在大陸生活過的人完全能明白共產黨所謂的把對手駁得啞口無言是怎麼回事。那就是共產黨用它的軍警和它在民眾中動員的流氓,所謂的革命群眾,對我們說,『你再說,我就打你,打死你。』嚇倒了很多人。在一個平等的環境中,我們看到,不是我們主張民主公平的人,而是共產黨被駁得啞口無言了,」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就是,如果共產黨要為其辯解或者反駁我們,它掌握了全國的軍警,數百萬個宣傳單位,它要講話誰也攔不住。它的一些人員反駁我們算不得數,那代表不了它的意見,只要它的《人民日報》,人民網,新華網和中央電視台等主要媒體沒有反駁我們,它就是被我們駁得啞口無言了,現在已經一年多了,」王紅說。

「好啊。共產黨說,『中國不能亂,要穩定。』對於我們百姓來說,中國已經亂得不能再亂了,我們沒有老天給我們生活的一寸土地,沒有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等任何基本生活的福利,還面臨局長們蓋了章的各種收費。還有比這更亂,更糟糕的嗎?今天中國每一位滿了18歲沒有自己住房,食品,教育,醫療一項或多項的人都是共產黨害的。中共局長們沒有殺我們,不是可憐我們,而是要我們給他們繼續創造財富。他們的穩定不過是他們好繼續逍遙法外,壓榨人民。在局長們按權分配財富的體制中,只有他們才能真正獲利,他們不但希望而且營造民眾相互鬥爭/爭奪的環境,這樣他們才好獲得比其它人多千倍萬倍的財富。

「毛澤東的在政治領域搞階級鬥爭與鄧小平的在經濟領域搞階級鬥爭都是害人的。只要搞爭奪,扼殺公平,吃虧的必然是百姓,得利的必然是官員。這些年中國人感到的苦,累,無奈,浮躁都是這麼來的。為什麼一些人沒有覺醒?因為他們還是覺得可以在共產黨的刺刀經濟裡撈一把,結果如何上面已經講明白了。中國百姓應該關注的是實現公平的制度,實現每個人都能憑居民證領取住房,食品等四項基本生活,而不是從私人那裏得到什麼。這幾十年來中國特有的望子成龍,望夫成龍都是邪惡的。一個滿了18歲的人為甚麼要別人包括家人去解決他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同樣從現在起,每個人不應再向別人借錢,也不應再借錢給別人,因為借錢無非是有人解決不了他的四項基本生活的一項或多項了,每個人都不應該再承擔那個政權壓榨民眾的後果了。在美國等公平的國家私人之間都是不借錢的。對於每個中國人來說,要麼他去把屬於他的財富拿回來,要麼他甘願被搶劫。

「上面談了,民選政府不會武力壟斷教育,誰有多高文化讓民眾/市場去承認,它不花一分錢就能解決每個人的住房,食品,教育這三項基本生活。同時民選政府對打人,污染人的惡行會切實處理,百姓會少很多傷病,醫療問題是可以解決的。那時百姓去哪裡玩也不用買門票了。景點都是我們的祖宗和自然留給我們的,政府沒有理由收費。這些我們都仔細考慮過,也是被中國歷代和世界各國的實踐證明了可行的。我們不明白每個中國人憑居民證領取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去哪裏玩也不用買門票的生活什麼不好?為什麼一些人要千方百計地維護貪官黨?」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2000年以來中國的GDP,即國內生產總值的60%以上是民營企業創造的,70%以上的就業人口是民營企業解決的,共產黨所謂的公有制占主體的這一社會主義根本原則已經不存在了。這個黨已經不再有任何主義了,只剩下用刺刀把老天給每個人生活的土地,礦產等資源和每個人創造的企業,住房,教育,醫療等財富劃為已有的貪污腐敗。所以今天2009年我們反共就是反貪污腐敗了,」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今天凡是願意這輩子獲得公平的人現在應該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發展進步力量,對於贊成的人平時應有所聯絡,瞭解當地中共的軍警狀況,想到一些情況發生時,我們應怎麼辦。2007年5月在廣西博白縣5萬民眾燒燬了中共的縣委大樓,把縣委的紅色牌子踩在了腳下,縣委書記和縣長逃到外地,2008年6月在貴州省甕安縣10萬民眾燒燬了中共的縣委大樓,2008年11月在甘肅省隴南市5萬民眾衝進市委大樓,砸了它的電腦等設施。如果這些地方的民眾宣佈成立民主政府,通電全球,只是一句話的事情。誰能夠在一個地方為那裏人民獲得解放發揮顯著作用,相信將來在當地民眾一人一票的選舉中能夠成為那裏的領導人,」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2009年中共的陸軍約230萬人,武警100萬人,共330萬人。它一般以師/旅為單位駐軍,一個旅約5000人,它最多在600個地方駐軍,而全國有2000個縣或縣級市,70%的縣它是沒有駐軍的。一些人認為它可以以小單位駐軍,如團,營,但那樣它更難控制,說白了,一個營起義比一個師起義容易多了。所以在70%的縣民眾真正動起來,一時推翻它的當地政權,通電全球,實現完整意義的起義並不難。如果中共的穩定靠多捉些人,多發些槍就解決了,那它的穩定早就不是一個問題了。有多少人它能信任到發槍的程度?就是它的軍警也是執行任務是才有槍,任務完了槍和子彈要在指導員面前一發一發地數,登記。

「同時它沒有也不可能把老百姓都殺光,殺光了它壓榨誰?我們上面談了中共政權是所有政權中殺人最多的政權,而反對它的人是在逐年增加。它殺到什麼時候才能獲得它所謂的穩定?它就是把中國13億人殺到只剩100人,它還會面對97人以上的反對,因為誰也不願意被壓榨,獲得公平是人的天性。如我們說的,占中國人口99%以上的人都應該是站在我們這邊的。今天2009年中國否定它的人有10億人了,它要真來捉1億人,謹防把它自己捉垮臺,」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至少今天各地民眾講真相,使用藍色,進行在家革命是完全可行的。你要是還期望局長來提拔你,你當然什麼也不能做了。對於中共軍警來說,你們不要再跟著中共的師局級官員害人害己了,道理上面已講了。我們在這裡說的也是對全國人民說的,都是我們認為真實的情況,歡迎各位傳播,登載。今天2009年你問中國100個人,相當部份人說他們不關心政治,但你堅持講真相,95個人會說共產黨在禍國殃民,4個人被共產黨騙得很深,不明白生活本來該是什麼樣子,希望它繼續執政,還有不到1個人是中共的局長子弟。100個人中95個人分開來相當部份人覺得它不可能垮臺,認為他的心聲與別人的不一樣,因為他沒有與別人交流。

「中國好些人就希望他在家裏面看著中共抹黑我們祖宗的電視連續劇,吃著西瓜,然後中國的民主公平就實現了。可能嗎?唐朝的富人是誰?沒有人記得了;人們記住的是貧困的杜甫,因為他為民眾獲得公平而努力了。其實人的價值就是獲得公平。民眾紀念肯定林肯也就是這個道理。人生的價值不是依壽命來衡量的,而是看活得是否有意義。人們根本不關心杜甫,林肯活了40歲還是80歲,他們為公平起了作用就是偉人。也許因為中國多數人不看重公平,那我們就只能與我們前兩代人一樣,給局長們掙一輩子錢,消耗一通糧食就走了。一些人說他們爭取公平需要領導,伍凡總統在2008年2月已經下達了第二號總統令(https://www.epochtimes.com/b5/8/2/7/n2004317.htm),他們做了什麼呢?有了明確的指令,他們不能行動,讓他們自己行動,也不能行動,我看他們是要當奴才到底了,」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共產黨的影片《大決戰》講中共的根據地民眾如何支援前線,更大範圍上共產黨怎麼打敗了國民黨。其實這個原因今天2009年一樣能看見。你今天不給共產黨交各種人為的稅費,不任由它的企業污染你,結果就只會與它的根據地民眾不給它當兵,造武器,交糧食一樣。今天你還主動給局長們送禮,找不到送禮的途徑你還苦惱。三年內戰共產黨的傷亡比國民黨大,1988年中共民政部的統計有822萬它的人員在期間死亡,都是有名有姓的,1989年的民主事件後,它說它的紅色江山是兩千萬『烈士』換來的。而國民黨死亡的人員估計就200萬人。共產黨是靠拼消耗在大陸拼贏了國民黨,」張軍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這才是真相。共產黨的人海戰術是出了名的,它的江山就是靠人堆起來的。由於它的欺騙,強迫,它獲得了比國民黨多得多的兵員,武器,糧食,它拼消耗拼得起。我們反共,你說我們在大陸是接觸中共的媒體多還是海外的媒體多?當然是中共的媒體多。但就是它的這些作品告訴我們它是真正的反動派。它講一段話總會露出蛛絲馬跡,所以我說共產黨封鎖海外媒體意圖維持其反動統治也難起多大作用。再說中共的電影《地雷戰》。片中它的人員在村莊埋地雷。我們知道抗戰時期日軍守在它的城市,據點裡,一般不到鄉村來。一年最多掃蕩時才來一次,而村民是天天在鄉村裡走。你說地雷埋在那裏是炸日軍還是村民?就目前瞭解的情況,十有九個炸的都是村民。共產黨不在乎這些,只要它躲在山區的主力團能夠安全就行。」劉蔚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回到我們上次談的南麻戰役,粟裕指揮的華野四個軍圍攻南麻,還有一個軍打援。南麻西北連亙的山區地帶,國軍沒有派兵佔領,實際也無法佔領,山下是南麻盆地,有幾處小村莊散佈其問,才到達南麻主陣地,這裡派有游動的警戒兵。共軍攻擊開始,國軍楊伯濤旅長觀察到山地上有密集的部隊在運動,召來重迫擊炮連,向密集部隊猛烈轟擊。一0六口徑榴彈炮有碰炸彈,榴霰彈,空中爆炸覆蓋殺傷目標,燃燒彈三種。頓時山頭迷漫,烈焰騰空,共軍迅速隱蔽,停止了前進。以後共軍多利用夜間攻擊,使國軍的炮火不能很好發揮。在夜間戰鬥,國軍傷亡較大。

「北面隘路口地形良好,共軍由北面山地的一條狹窄山脊通道進攻。守備此處的國軍一個營組織嚴密的火網,封鎖了這條山脊,並在夜間發射照明彈以發現目標。共軍雖多次進行夜襲,俱未成功。國軍發現共軍利用西北角高地為夜間進攻基地,白天收縮隱蔽,入夜出發進攻,進退自如。胡璉為了破壞共軍這種優勢,決定發起一次反攻。令我指揮一個團及炮兵部隊,向西北角山地出擊。楊旅長到陣地前沿仔細觀察地形,選定攻擊重點,於上午8時許,開始攻擊。在步炮協同下,佔領了幾個山頭。相持至下午4時,胡連認為已給了共軍一點回敬,算是達到目的,不能久纏,有受共軍反攻之可能,令楊旅長迅速撤回,」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我來接著說。由於共軍連續不斷地夜間攻擊,國軍部隊一入夜就緊張起來,荷槍實彈進入陣地,目注漆黑的前方,疑神疑鬼,頗感疲憊。為解決此種等待挨打的被動狀況,國軍採取了一種應付辦法。在白天仔細偵察陣地前數百米處地形,選定幾點便於埋伏之處,以一班或最大一排兵力為單位,攜帶步行機與陣地確保聯絡,於黃昏時,迅速秘密進入埋伏,一發現共軍前來,即先通報後方陣地守兵。同時開槍射擊,擾亂共軍攻擊陣容。這樣守陣地部隊,前面有一塊盾牌,可以安心休息,蓄精養銳,從容應戰而確保陣地。

「經三天四夜血戰至7月20日,共軍西線第9縱隊佔領崮山、高莊西山,南北埠東、田莊、水興官莊,並一度攻入國軍第18旅旅部駐地高莊。南線第6縱隊攻佔馬頭崮,並一度攻過沂河。東線第2縱隊攻佔沙溝、澇坡河,進至吳家官莊外圍,進展不大而傷亡不小。國軍方面也很困難,第18,118旅彈藥消耗將盡,每天空投的彈藥不夠夜裡打兩個小時,不但師的預備彈藥用完,就是守南麻城的第11旅的預備彈藥也都發光。胡璉無奈之下,令第11旅旅長楊伯濤將其全部彈藥除留少量外,其餘全部補充到第18,第118旅。7月20日這天總算熬了下來。我們在這裡說的也是對全國人民說的,都是我們認為真實的情況,歡迎各位傳播,登載,」李燕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結果雖然華野集中了四個縱隊外加魯中軍區三個團攻擊胡璉一個師,還有七縱一個縱隊負責阻援。共軍的一個縱隊就是一個軍。但是在胡璉的巧妙防禦工事和頑強防守下,華野四個縱隊連續猛攻三天三夜,始終沒有打入胡璉的核心陣地。此時國軍黃伯韜的25師和64師已經增援趕到,經過激戰,阻援的共軍七縱一個軍擋不住國軍兩個師,被迫後撤。國軍25師與64師攻擊前進,迫使主攻的華野四個縱隊從南麻撤退下來。依共軍的戰法,攻擊三天,它的四個軍至少傷亡了五萬人,加上七縱的傷亡,共軍傷亡應不下六萬人,而國軍損失大約一萬多人。這可是國軍三個師打敗了共軍五個軍啊。1947年7月的南麻戰役使山東戰場的主動權向國軍一方轉移,」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是啊,三年內戰有多少為了中國革命吃苦流血的國軍將士啊。我們覺醒人士為中國實現民主公平努力了就發揮了我們的作用,實現我們的人生價值了。對於我們百姓來說,如果我能憑居民證在政府領到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基本生活,它就是個不錯的政權;如果有一項或多項領不到,這個政權就在壓榨我。我再也不相信各種發財機會了,老百姓沒有一寸土地,還被貪官黨的各種法律管轄,根本不會有什麼機會。這樣,政權及其媒體就騙不了我們了。其實我們沒什麼好怕的了,因為我們已一無所有了,我們為獲得公平而努力,失去的只有鎖鏈。

「我們看我們該說的都說了,中國的未來肯定取決於中國民眾自己的選擇,現在路就在每個人自己的腳下了,」王紅說完喝了口白開水。

全文完@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劉蔚:只有為老百姓講話的人才算愛國者(上)
劉蔚:只有為老百姓講話的人才算愛國者(下)
劉蔚:印度比今天中國好得多 (上)
劉蔚: 2008年中國與1989年中國的三大不同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6.1疫情追蹤:亞美尼亞總理感染
【珍言真語】張燦輝:活在真理裡 惡魔不會長存
【直播】6·1白宮簡報會 紐約疫情大幅下降
【有冇搞錯】暴動與大選 美國兩黨一致反擊中共
【直播】川普新聞會 籲各州立即制止暴力
【新聞看點】弗洛伊德事件為何演變成暴力活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