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傳記:美國建國元勳富蘭克林(18)

font print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從獨立開業辦印刷所時起,事實上業務經營全部由富蘭克林負責。梅萊迪斯不會排字,印刷技術也不精通,特別是又重新喝起酒來(曾在富蘭克林勸說下戒掉),常被人看見醉醺醺地在街上走或在酒館裡賭博。富蘭克林的朋友都認為富蘭克林不應和這樣的人合夥。但是富蘭克林不願意就這樣和在困難時幫助過自己的朋友分手。然而,不久後發生的事導致了合夥關係的解除。
  
按照當初富蘭克林和梅萊迪斯合夥時達成的諒解,梅萊迪斯的父親應付印刷設備的費用。但老梅萊迪斯付了100英鎊後便付不出了,而且還欠了一個商人100鎊。商人向法院提出起訴,使印刷所面臨倒閉的危險。這時,共讀社社友科爾曼和格雷斯分別都向富蘭克林提出願意墊付所需款項,條件是富蘭克林單獨經營。富蘭克林不忍向曾經幫助自己的梅萊迪斯提出散夥,事情便又拖了一段時間。直到無法籌措資金償付那商人的債款時,富蘭克林才對梅萊迪斯說,若是其父只願為他一人墊付錢款,自己願退出合夥,離開此地。

梅萊迪斯告訴富蘭克林,他父親確實無力墊付這筆錢款,他本人也不勝任印刷工作,打算到北卡羅來納去務農。只要富蘭克林願意承擔印刷所的債務,歸還其父墊付的100英鎊,替他還清他個人的零星欠款,再付給他30鎊和一副新馬鞍,便可得到全部股權和印刷所的全部產權。富蘭克林同意了。辦完了手續後,梅萊迪斯便去了北卡羅來納。兩個朋友好聚好散了。富蘭克林借助於另兩位朋友科爾曼和格雷斯,成了印刷所的獨立業主。1732年5月11日,富蘭克林印出了他獨自經營後的第一期《賓夕法尼亞報》。
  
此後,富蘭克林開始逐步還清為了創辦印刷所而欠下的債款。同時,他也注意在公眾心目中建立自己的一個勤謹商人的形象。在這方面,他有著他人的前車之鑑,那就是從凱梅爾手中買去了印刷所的大衛•哈里。大衛•哈里曾向富蘭克林學過手藝。買下凱梅爾的印刷所以後自己開業當了老闆。

起初,富蘭克林還擔心哈里會成為自己強有力的對手,因為哈里的親友有勢力也有能力,因此曾提出合夥經營,遭到哈里的輕蔑拒絕。不料哈里一當上業主便驕傲自大起來,穿著講究,生活奢侈,常在外面玩樂,不僅負了債,還失去了原有的主顧。最後只得像凱梅爾一樣,到巴巴多斯去了,在那裡經營印刷業,並僱用凱梅爾當他的工人。但在日益增多的債務負擔下,他賣掉了設備,回到賓夕法尼亞務農。購買了印刷設備的人仍僱用凱梅爾為工人。

幾年以後,凱梅爾死在了巴巴多斯。和大衛•哈里完全不同,富蘭克林為了獲得商人的名譽和聲望,他不僅克勤克儉,而且也注意自己的言談舉止。他衣著樸素,從不去無益的娛樂場所,從不出去釣魚打獵,只是偶然因讀書而誤了工作,但這種情況極少,他也注意不使人發覺而說閒話。他自己回憶說,「為了表示我不以我的行業為恥,我有時把從紙店購得的紙張裝在獨輪車上自己經由街道推回家。這樣一來,人們認為我是一個勤勞上進的青年,守信用,不拖欠,所以進口文具用品的商人巴不得我惠顧,別的商人也想托我代銷書籍」。勤勞、謹慎的經營使富蘭克林的生意蒸蒸日上。

在此前後,弗農來信提到了他的欠款。富蘭克林在回信中坦白承認了自己挪用這筆錢的過錯,請求延期償還。弗農答應了。富蘭克林不久之後一有了償還能力,便寄還了這筆錢的本息。在他心目中,「這個過失在某種程度上總算得到了改正」。
  
1728—1729年之交,在賓夕法尼亞出現了關於發行紙幣的爭論。在爭論中,包括債務人、商人、工匠的廣大人民要求增發紙幣,有錢人反對,怕紙幣貶值,使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害。共讀社的成員也討論了這個問題。富蘭克林兼有債務人、商人、工匠的三重身份,自然而然地站在贊同發行紙幣的一邊,撰寫並匿名發表了一本小冊子,名為《試論紙幣的性質和必要性》,大大助長了要求發行紙幣一方的聲勢。1730年,州議會通過了發行紙幣的議案,並因富蘭克林對通過這一議案作出的貢獻,由他在議會中的朋友提議,交由他來承印紙幣。不久,漢密爾頓又幫助他攬到了承印紐卡斯爾的紙幣、政府法律和選票的生意。這宗生意到富蘭克林離開印刷業之前一直在他手中。這是兩筆利潤豐厚的業務,正值創業初期的富蘭克林從中獲益非淺。
  這時,富蘭克林開了一家小文具店,出售空白單據、紙張、羊皮紙和商販用的帳簿等等。他還雇了一名排字工人,收了一名學徒。
  
至此,在同布拉福德的競爭中,富蘭克林在不少方面佔了上風。但布拉福德資金雄厚,生活優裕,在印刷業方面只是僱用零工偶一為之,他的大量收入來自報紙的廣告費。由於身任郵政局長,人們以為他擁有優先獲得新聞的機會,在他的報紙上登廣台,效果也會更好。因此,布拉福德報紙的廣告遠遠多於富蘭克林的報紙。
  
後來在1740年,富蘭克林和布拉福德還在開辦雜誌方面作過一番較量。當時,富蘭克林打算倣傚1731年創辦於倫敦的《紳士雜誌》,在費城首創一份雜誌。布拉福德聞聽此訊後,搶先於1740年11月6日在其《信使週報》上宣佈,他將於次年三月開始出版《美洲雜誌》。富蘭克林則於11月13日的《賓夕法尼亞報》上宣佈,他的《大眾雜誌:美洲不列顛種植園歷史年鑑》將於次年1月問世。此後便是一場爭辦美洲首家雜誌的賽跑,最後以《美洲雜誌》比《大眾雜誌》領先三天出版而結束。《大眾雜誌》創刊號於1741年2月16日出版,標的日期是1月。但這場競爭的結局是以雙雙失敗而告終:布拉福德出了三期月刊、富蘭克林出了六期便停刊了。
  
對這份雜誌,富蘭克林自己沒有談到。從它的內容來看,富蘭克林轉載了新聞、來自書籍小冊子的各式各樣的文摘和論文、對話、詩歌、人物素描等,使《大眾雜誌》成為一種奇特的1741年美洲文學早期作品的文選。而其中的《歷史年鑑》那一部分則成為半年中逐月發生的事件的有用的概覽。
  
富蘭克林在當地辦雜誌失敗後,將目光轉向紐約。1742年2月20日,他和他的一個幫工詹姆士•帕克爾簽訂了合夥經營的合同,他提供設備運至紐約,並對在那裡的業務出1/3資金,分享1/3利潤,由帕克爾在那裡發展業務。帕克爾在威廉•布拉福德退休後,接辦了他的《紐約雜誌》,並於1743 年成為那一州政府的承印商、耶魯學院的印刷商,並於1755年4月12日,在設於紐黑文的印刷所創辦了《康涅狄格雜誌》。當時,富蘭克林已沒有從事活躍的商務活動,但仍是帕克爾生意的合夥人。
  
早在1742年以前,富蘭克林就開始在外地開辦合夥業務。1733年,他派了他店裡的一名工人到南卡羅來納的查理斯敦去辦起一家印刷所。富蘭克林提供給他一台印刷機和一些鉛字,並簽訂了一份合夥合同,按照合同規定,他負擔在那裡營業的1/3的費用,也獲得1/3的盈利。但這名工人不懂會計,儘管有時他匯款給富蘭克林,但從來不曾向富蘭克林報告其收支帳目。這人死後,由他的寡妻繼續經營那家印刷所。她不但將以往的收支情況加以清理,製出一份帳目,向富蘭克林作了匯報,而且以後的每季度按時寄去十分準確的報告。她管理業務也很成功。她將子女撫育成人,並在合夥合同期滿後。她將印刷所從富蘭克林手中買去,由她的兒子去經營,富蘭克林由此想到,年輕婦女應該學習一些類似會計、簿記之類的實用學科,以便在需要時獨力支撐家庭生計,不致於完全依賴丈夫生活。
  
在南卡羅來納合夥經營的成功,鼓勵了富蘭克林在其他地區開辦分店。在他的合夥人中,兩個是他的侄子。一個是他哥哥詹姆士的兒子。詹姆士後來將他的印刷店從波士頓遷到了新港,1736年,當富蘭克林離鄉十年後返回波士頓探親並順路看望他時,弟兄倆之間的嫌隙早已冰釋。詹姆士還托弟弟在自己身後照料兒子和家庭。富蘭克林將侄兒詹姆士接到費城,送他上學,並在自己的店裡學徒。

1740年詹姆士之世,富蘭克林幫助嫂嫂經營印刷所。詹姆士7年學徒期滿,帶著一批新鉛字回到新港,接替他母親經營印刷所,成為叔叔的合夥人。另一個是富蘭克林姐妹的兒子,1732年出生的本傑明•麥科姆,在紐約帕克爾那裡做學徒。

1748年,富蘭克林派他的幫工托馬斯•史密斯到中美洲安提瓜的聖約翰開辦了當地的第一所印刷店,並在那年9月辦起《安提瓜報》。但1752年夏天,史密斯死去。8月,富蘭克林便派本傑明•麥科姆接管了那裡的印刷和出版業務,成為自己的合夥人。麥科姆把《安提瓜報》辦到1757年,然後離開了安提瓜。買下了印刷所後,他輾轉於波士頓(1758年在那裡出版過《窮理查曆書》修訂本中的《亞伯拉罕老者的講活》的首版)、新港、紐黑文、費城和伯林頓,其間曾將自己的設備閒置起來,租下了帕克爾的設備(也是他舅舅富蘭克林的)。
  
富蘭克林還在多米尼加(他在那裡辦了《自由港報》)、牙買加的金斯頓、北卡羅來納、喬治亞、費城附近的蘭卡斯特有合夥人。但他在1748年以後的合夥經營業務量都不大,與其說是從中賺錢,不如說是起了鼓勵當地印刷業和印刷商的作用。他最主要的合夥人是紐約(也在紐澤西和康涅狄格)的詹姆士• 帕克爾和在費城的大衛•霍爾。對大衛•霍爾,富蘭克林在他1748年1月29日給朋友的信中這樣寫道:「我也採取了適當的措施以得到閒暇來享受人生和我朋友的友誼——我已把我的印刷所交由我的合夥人大衛•霍爾經管,因而完全脫離了銷書,遷到了城中較為安靜的地區。」是大衛•霍爾成為他的工頭後,他的《窮理查曆書》才成了《窮理查曆書修訂本》。在18年的合夥經營中,富蘭克林平均每年得到467英鎊的進項,而直到1766年,富蘭克林的商號被稱為「富蘭克林和霍爾」商號。
  
作為出版商和讀書人,富蘭克林不僅辦報,還出版印行書籍。他出版了伊薩克•瓦茨的讚美詩(1730年),喬治•韋伯的《巴切勒斯—霍爾》(1731年),托馬斯•哥德弗雷的單頁年曆(1729、1730、1731年),詹姆士•洛根翻譯的兩本德文書(1735、1744年)被富蘭克林視作他印刷技術的代表作,《共濟會憲章》(1734年),《每個人是自己的醫生》(1734年),《紳士的鐵匠》(1735年),狄福的《家庭指導書》(1740年)和理查德•森的《帕米拉》(1744年)——美洲出版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富蘭克林或是為了獲利,或是為了友誼印出的出版物中,除了《賓夕法尼亞報》以外,十有八九是邏輯的,也是短命的。現在看來,由他出版的印刷品中最有紀念意義的是對開本的《印第安人條約集》,其中保存了有關消失了的該民族各國家的豐富的文件。
  
富蘭克林的印刷業和出版業由於他所具有的特有的優勢,在白手起家的基礎上興旺發達起來。一個生意人和手工工匠,是他踏入人生旅途時和他在前半生扮演的重要角色。他在經商方面取得的成功為他一生中其他重大成就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除此之外,富蘭克林由於經常被請求替嗜酒者墊付酒錢、到發薪日才能收回——有時一週多達30先令,還由於公認是一個高明的幽默諷刺家,他在工人中的威信很高。同時,他從不缺勤,受到老闆的另眼相看。
  • 在倫敦生活的這段日子裡,富蘭克林和這位在船上認識的朋友的聯繫未曾中斷。富蘭克林對德納姆十分尊敬,特別是對他過去的一段經歷印象十分深刻。
  • 回到費城後的最初四五個月,富蘭克林忙於他的新活計。德納姆先生在水街租下一家店面,在那裡出售從倫敦購回的貨物。
  • 在伯林頓的近三個月中,由於富蘭克林更高的文化修養,新澤西監管紙幣發行印刷的委員會成員更喜歡和他打交道。
  • 共讀社的活動既有益於增長知識,又適合於年輕人的趣味,一些社員便想介紹自己的朋友入會。但富蘭克林為首的部分社員反對打破從一開始就決定下來的12人的限額,因為他們的這一團體一直處於秘密狀態,以免有不便拒絕的不良分子申請入社。
  • 富蘭克林打算在此基礎上寫一部《道德的藝術》來作為他未來的「道德黨」的基本信條,但其他的事務佔據了他的時間,他始終未能將這一寫作計劃付諸實施,也無暇組建他的關於道德的團體,然而他本人卻實實在在地照此實行過。
  • 就在富蘭克林為自己制訂了培養美好品德的計劃,並為了個人利益,也為了公共利益準備實施的前後,他也提出了他第一項公益事業的計劃。那是在 1730年。當時,共讀社已經改在格雷斯家中的一個小房間裡開會了。

  • 聖地亞哥加州大學政治學系教授阿蘭‧休斯頓(Alan Houston)在英國倫敦博物館訪問研究期間,發現跟美國政治家本杰明‧富蘭克林有關的47封信。這批珍貴的歷史文獻讓休斯頓教授欣喜若狂。
  • 這類文章富蘭克林寫了好幾篇後,又由布倫特納爾接著寫了好幾個月。結果是費城讀者的注意力大都被這些輕鬆幽默又富有諷喻意味的文章吸引到布拉福德的《美洲信使週報》上來了。
  • 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1874—1965)不僅是20世紀叱咤風雲的政治領袖,而且是激勵人心的一流演說家、榮獲1953年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悠然自得的業餘畫家。其是非功過雖有不少爭議,但這位在至暗時刻發出雄壯獅吼的前首相仍被民眾選為「最偉大的英國人」。其危難歲月卓越的領導力,至今仍為英美政要們欽佩稱道。
評論